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二百一十三章 胜利只以刀剑取
    ,精彩小说免费!

    躯壳占据时间短暂,灵肉适应尚未完成,会导致力量控制不够圆融。

    弗兰,或者说新的血腥荆棘之主如今就处于这样一种状态下。

    外在表现,空气于它而言仿佛是海洋,它那极端鲜艳的浓密长发,像是在海水中漾动的丝状海藻般飘逸。实际上,是它在不断释放能量的缘故。

    弗兰的神情显得安静而祥和,可惜那对竖瞳以及激战的大氛围有些破坏气氛,将这份宁静映衬成了诡谲。

    “我以为来的会是奥斯顿。”弗兰声音娘化,‘柔美’的说。

    劳拉当然知道这是讽刺,既然弗兰与血腥荆棘之主融和,已然是圣域以上的存在,有了神感,又怎么会到现在还不清楚事件的来龙去脉?

    然而在这件事上,劳拉并不觉得理亏,凯恩事情处理的并不难看。

    她昂着头回应:“弗兰,奥斯顿并不亏欠你什么。”

    “那倒是,但他亏欠我很多。”弗兰的后半句话声音转为尖细,异常刺耳,不似人声,仿佛是金属刮擦。

    “抱歉,一激动就会走音,失礼了。”弗兰补了这么一句。

    “我还欠奥斯顿四具傀儡,以后有机会还他。”说着,弗兰‘妩媚’的笑了笑道:“说说你吧,你来见我是有什么诉求吗?”

    劳拉没说话,而是拿出一节大约食指长的荆木,从内到外都是真红色泽,有从红到黑过渡色特征鲜明的刺,光是见到,就给人以锋锐有毒的危险感觉。

    这节木条,是劳拉在理查德的马甲中找到的,时之沙、怀表、红荆棘,这就是理查德贴身携带之物。

    提起理查德,有个细节一直未能揭晓——他是如何进入狂境的?

    理查德失踪的较早,凯恩上午在庭院向邓布利多和劳拉互通有无时,就已经失去他的影踪。山寨的人物标注图中都没有显示。

    而前往狂境只有两个办法,从两界厅走螺旋阶梯去神殿山。又或走西馆通往卫楼的桥廊中设置的隐秘‘翻板门’(表里切换)。

    无论走哪条,都很难不被发现,毕竟一条有白鸦和高弗雷,另一条更是直接通往黑莎布的巢穴。

    所以,理查德出现在狂境,已经不能称之为神通广大了,而是不符合基本的逻辑。东方玩神打的同道,对理查德这么牛逼的神上身表示不服。

    自认为是狮子的凯恩不太注重这类细节,邓布利多虽然情真,心却不那么诚,他要的太多,又要看灭门之秘,又要考验凯恩,还希望能救到卡雷特……却对敌、我的估测不足,想法贪婪的鬣狗。

    劳拉算是乌鸦或秃鹫,剔骨缝,深挖细肉,理查德是她的父亲,1853年时光之旅对她而言,最主要的命题就是救父。

    凡事就怕认真,劳拉终究还是挖出了些东西。

    血腥荆棘之主算是莎布比较人性化的那个面,毕竟是莎布版的不可描述大祭司,要为本体的复苏在人间奔走的(主要是通过小恩小惠驱使炮灰,搜集包括神尸在内的材料,跟信仰无关),自然要点亮人类学、心理学等技能。

    面对劳拉的无声质问,它很坦然的一笑:“当初捕捉伊登时布置的闲棋。没想到还挺有用,它记载了岁月,20世纪末,到时候我会去找奥斯顿的本体谈谈的,虽然分别不久,我却已很怀念他。”

    劳拉有些激气,却又感到无奈。整个事件中,理查德所扮演的角色,的确是被从头利用到尾、却又不值一提的小人物。血腥之主都懒得多提。

    不管莎布想借助理查德实现怎样的目的,现在都不重要了,主体在狮子间的搏杀中死亡,余者无论是精雕细琢的谋算、又或福至心灵的闲笔,都失去了意义。

    像现在的血腥荆棘之主,它其实就很悲剧。

    它对凯恩的体系缺乏了解,以为凯恩一死,它就不胜而胜,成了最后的赢家。

    殊不知凯恩跟玛丽娅是一体两面,甚至由于玛丽娅的特殊血脉,战斗力还要强于被搞的风烛残年的泰德?奥斯顿。而凯恩也从不吝啬在玛丽娅身上投资。

    凯恩是死了,却在死前将玛丽娅鼓捣明白了,哪怕黑莎布占据的并非亚兰人安息之所,玛丽娅也有办法拖住它,直至灭界打击的到来。

    只不过那样一来,过程就会更曲折一点,不像现在,玛丽娅都带着主力走了,靠着小头目仍旧镇压狂境。当然,白鸦、邓布利多、爱丽丝也都发挥了各自的作用。

    劳拉执着于得到一个确切的答案,现在得到了,味道却很怪,只能说,人有时候追寻真相,只不过是将真相跟让自己满意划了等号。

    光芒闪耀后迅速敛去,凌厉如刀范儿的法利路出现在劳拉左近,对血腥荆棘之主开嘲讽道:“呵!百年以上的岁月都碌碌无为,现在知道惜时用功了?拖延的这点时间,融合度增加了多少?”

    法利路的羞辱成功惹恼了血腥荆棘之主,它不悦的啐了声:“狗东西!”随即血红的头发中飞出四条黑影,等扑到法利路近前,已经彻底恢复形态,正是被凯恩指派保护弗兰的那四具傀儡,也可以说是法利路的同僚。

    这四具傀儡虽然未能获得凯恩和玛丽娅的神力礼包,却受到了血腥之主的青睐。或者说,血腥之主故意将这四具玩坏的傀儡回收,为的就是报复潘蜜拉。

    潘蜜拉急于绑架弗兰等人,完成瑞恩的复活仪式,结果在桥战中被拼死作战的傀儡击伤。

    血腥荆棘之主能够关键时刻挣脱潘蜜拉的意志压制,也与潘蜜拉受伤有相当的关系。

    当然,换个角度,潘蜜拉的失败只是时间问题,她越是依赖莎布的力量,自身转化的就是越快,终究有一天,身体会彻底异化,成为灵魂的囚笼。

    只不过情况极速紧急,莎布等不起。四傀儡砍伤潘蜜拉,就显得很关键。

    并且,四傀儡还是吞噬弗兰意志的关键道具,睹物思人,血腥荆棘之主成功借用傀儡,骗弗兰相信泰德?奥斯顿对他和卡雷特家族早有觊觎之心,只不过城府深沉,手段高明,藏的极好。

    深深的遭受背叛感,使得弗兰的心灵有了罅隙,被血腥荆棘趁虚而入,弗兰知道上当受骗时,已经晚了。

    莎布的属性虽然是地,但作为三柱神之一的黑暗繁殖者,它对黑暗力量的理解和掌控也是比较深的。

    哪怕这并不足以解构凯恩的虫群体系,但配合它批量生殖的血腥荆棘之种,完成了另类的应用。

    现在这四具傀儡看起来就像是缝合怪,充当缝合线的自然是发菜般的荆棘藤蔓,它们可比看起来的坚韧的多。

    浑身闪耀着猩红光芒的奴役傀儡并不实用武器,而是野兽般使用尖牙和利爪,两具凶猛,两具迅敏,很不错的配合。

    法利路且战且退,将死具傀儡渐引渐远。劳拉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该问明白的基本都明白了,她决定送血腥荆棘之主上路。

    化身弗兰的血型荆棘之主本来还打算继续跟劳拉扯点有的没的,结果人家突然拔枪速射,‘砰砰砰!’就打过来一片弹雨。

    弗兰暴怒,它不想动手,是为了积蓄力量突破猩红山庄的区域封锁,而不是阿猫阿狗都战不过。

    身体一抖,无数残影中躲过子弹,脑袋一甩,红色的头发掀起一波猩红浪潮,拍向劳拉。

    劳拉利落的一个侧扑翻,躲过这波能量冲击,并趁机换了弹夹,又是一通爆射。

    弗兰心中不屑,心说:“凡人就是烦,智商低下,居然还不死心!”

    要知道它的动作虽然快不过子弹,但却快过劳拉的射击动作,劳拉瞄准、扣扳机的时间,以它的思维速率就已经完成了对射击轨迹的预估、并开始躲闪了,神的思维速度和反射神经决定了他有这个实力。

    结果下一瞬他竟然中弹了!

    不是劳拉射击效率提升,而是因为子弹的速度不再恒定,有的快,有的慢。

    一弹命中,立刻打出一定的迟滞效果,接下来几枚子弹也都相继命中。

    弗兰体表绽放出几朵小花般的光华,那是破魔效果,子弹入肉,弗兰一个踉跄,退了半步。

    相比于身上的伤势,脸疼才是真的。

    劳拉成功令这位本就气不顺的神祗化身彻底炸毛。

    能爆!

    绯红色的冲击波一瞬间就将计时塔爆轰成了碎渣,然而这并非结束,这些渣屑的木质部分,竟然被赋予了生命,迅速生长,化作猩红荆棘。

    这也是莎布繁殖神职的体现,相比于玛丽娅带队突进时遭遇的藤蔓疯狂增生,这种力量更凸显生命的赋予,当然还有剥夺。

    但这一下并没能一波带走劳拉。

    劳拉的身体四周,出现了四色光球,以之为节点生成的菱形光盾挡住了这一波打击。

    这是凯恩战殁前送给劳拉的礼物。

    诅咒四女妖,以及四胞胎为根本诞生的黑暗祭司,都被凯恩在生成泰坦时吞掉了。

    这种玩意不是吹比听名那么简单,说是黑暗天启,就要复合定义概念,否则会反噬。

    凯恩不可能将之带回到1990年,他在那里的核心主张是秩序安定、发展富强。再加上确实有实际需要,吞了也就吞了。

    只不过最后终还是要搏命,四女妖搞殉葬就有些可惜,思量之后,连同一部分物品,给了劳拉。

    他认为,劳拉虽然是命运之子,但却难以获得超凡之力,直白的说她的人生传奇(原定命运轨迹)并不包括回到过去怼神明这么魔幻的事件。

    天不补,我补,算是对二次死爹(第一次是失踪超时限,默认死亡)的补偿。

    女妖残魂转换为四元素之灵,给了劳拉。

    劳拉的圣猎者战职,也由此脱离了神殿山体系,独立而出。

    元素圣猎,这个战职在某种程度上等于是跟四元素签约,是有职责在身的,比如自动成为元素神殿的神殿骑士,凯恩觉得还算适合,反正劳拉野性十足,喜欢寻幽探秘,顺便招呼着点元素神殿,这没毛病。

    果然,劳拉愉快接受。其实她正处于为父报仇的情绪状态中,为了获得超凡力量,再苦逼点的条件她也会接受。

    但凯恩不占这个便宜,毕竟是自己人,他没有坑自己人的习惯。

    被冲击波吹飞到空中的劳拉换上了另外的武器,左手是万能套索,右手是凯恩的龙脊手杖。

    这手杖是劳拉敢于找血腥荆棘之主的底气。

    她以万能套索套住楼层的边沿,飞荡而起,龙脊手杖则化作刀牙长鞭,加持火元素,烈焰的鞭子就像一柄大刀,切割那些疯狂滋生的血腥荆棘。

    与此同时,弗兰双手发光,遥控那些发着光飘飞在空中的血腥荆棘。

    但凡他的神力所到之处,血腥荆棘立刻爆发式生长,如同成形的魔鬼藤般包卷扑击,又或化作一**投矛射击劳拉。

    这种情况下,劳拉灵动的特点就凸显出来了。

    灵动不光是敏捷高、躲避能力强,还在于空间感极佳,并且在这方面有着天赋,天生会玩,总有灵光乍现的出彩操作演绎。

    原历史线的劳拉,面对险情时,就是靠这类让人叹为观止的即兴操作,一次次与死神擦肩而过的。

    弗兰则因屡屡被劳拉逃脱而怒不可遏,钻了牛角尖,不计消耗的狂攻不止,试图碾死劳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