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九十七章 较量
    从工作模式的角度理解,高弗雷的成神就像是格式转换,转换的目的,自然是更好的处理神力和信仰之力这两种特殊的能量。

    这是正常的封神,但现在不正常。

    随着信仰之力以非同寻常的模式灌注在高弗雷身上,完成的是神魂的剥离,而不是转化。

    这样的割舍其实就是一种自残。优势是够效率。

    从高弗雷的半神之魂中剥离出来的那个虚影,就是神魂,感觉像是在水里提一块儿豆腐,透着沉重感,上升的很是缓慢。

    而神座椅背后刻着的原咒铭文,则在一个字符一个字符的亮起。

    这是神性吸取,是落井下石,却也是一早就谈好的,凯恩不会在这个问题上客气推让,而是第一时间自己拿。

    神圣大殿中,信民们已经彻底嗨了起来,情绪激动,有的甚至泪如雨下,现场气氛非常好、神圣而又不失真诚。

    实际上,信徒为神高举神座,是件非常苦逼的事,仪式往往需要进行好几天,耗费精力体能,就仿佛一直狂笑或一直恸哭般,伤身累心,当然也是考验。

    这次就简化的不能再简化,完全就是把流程走完,贴底过关就ok。

    然而好事多磨,不可避免的,对手在这个时候出手了。

    就在神殿山遥对的柯拜罗城城南的万仞山上,暗红色的能量在一幢尖塔上的眼形雕刻中酝酿,随即喷薄而出,以雷霆电浆的形态,直射神殿山这边。

    这能量束瞬间抵达,宛如高压水钻,一路熔毁烧穿,势不可挡。

    然而当它接触到至高殿堂的外壁时,生白色的光芒应激而生,阻挡了它的去路,冲击波在撞击点扩散,将附近的建筑狂风吹沙般瓦解。

    ‘轰隆隆!’直到这时,宛如雷声的高能射线破空之音才传递过来。

    邓布利多看了一眼这横贯天空的黑红雷霆,随即继续将注意力盯在维罗妮卡身上。

    凯恩的担心并非多余,维罗妮卡果然有问题,她的身手非同寻常,邓布利多亲眼看着她一路游刃有余的攻略至此,这里已经是暗血教会的核心区域,位于万仞山的半山腰。

    与此同时,先后经过四次强化的圣猎者劳拉,也找到了理查德。

    只不过理查德现在的状态宛如被邪灵占据,战力相当可观,不就前还手撕了一头怪物,劳拉听到了滚荡雷声,而没能看到暗血雷霆的异景,她现在在柯拜罗城的下层区,这里秽雾弥散,就算是大晴天,也只能看到一线天空。

    她跟踪理查德时间不长,但基本确定理查德在进行一系列的机关操作,这种复杂的多选的机关启动,让劳拉联想到了秘境遗迹,以她的经验,靠如此繁琐的机关封印的,基本都意味着恐怖和危险。

    她已经将消息传递给凯恩和邓布利多,可两人都迟迟没有回应。

    狗崽汉克则跟着艾伦?卡雷特,这位艾伦是不是卡雷特家族的守护者不清楚,但有一身好本领却是真的。

    若是凯恩亲自盯梢,就能鉴别出,艾伦并非什么巫师,而是一名猎巫者,更具体的说,是一名裁决者。

    涅尔瓦入侵野泽园时,身边的那两名副手就是裁决者,既是实际职务,也是战职,是资深猎巫的进阶职业,类似于神官,穿着板甲、一手拿着钉头锤或战镐,一手拿圣典或法杖。

    艾伦所在的位置,一般人想不到——神殿山下地底宫殿。

    凯恩当初忽悠高弗雷时,就一嘴道破,这神殿山的格局,是类似美索不达米亚文明的苏美尔人的神殿建造法,以旧为基,以新压旧,十分的霸气。

    所谓的以新压旧,便是神殿建筑群建立在旧神殿建筑群之上,旧建筑群进行打包封装,埋土成山,从而成为基座。

    所以神殿山,换个角度理解,可以说是陵寝山,每一层,都相当于陵寝地宫。

    而现在,艾伦就在这样的地宫中,平均深度,地平面以下300米。

    在地面以上,高端较量才刚刚开始,一击无功,来自万仞山的暗血雷霆增加到了五道,同样是又高耸尖塔上的雕刻之眼释放,五道光速,集中于一点。

    ‘轰!’

    撞击后的冲击波将大半个至高殿堂掀掉,远远的看,就仿佛是山头的一片林木起火,浓烟滚荡。

    拉近距离则可以看到,在毁掉至高殿堂前,这次的暗血雷霆攻击,还将殿堂前的另一幢建筑轰了个粉碎。

    然而,至高殿堂虽然一下就变得残破不堪,但半圆的能量光罩,却将建筑内部的事物完好保护,信仰核心依旧,神座依旧,高弗雷的封神仪式也没有被打断。

    “baron,暗血教会的狂猎战团已经集结完毕,并且发现了黑暗军团的位置,正在赶来。”

    接到玛丽娅的远程报告,凯恩哼了一声:“真是后知后觉,葬送他们,我们需要更多的战兵。黑暗军团交给你指挥。”

    “明白。”

    在柯拜罗城,杂乱无序,嚷嚷着行军的暴民们已经进入城北区域。

    柯拜罗城没有高耸的城墙,在加上道路宽阔,从这里已经能看到北郊大地上的巨大篝火,雨夜篝火,很是醒目。

    据说那里有一堆猎物,可以放手痛杀,不需要砸门破窗那么费力,也不需要搞仪式,直接射,又或上去砍就行。这很好,可以痛快的疯一把。

    教会不久前,已经紧急支援了一批暗血药剂,那可是好东西,服用以后非常爽,感觉自己就像大力神……

    轰隆隆!

    天崩地裂般的巨大声响传达到城市的每一处,超过两百米长的一段陆桥大道被炸上了天,冲击波横扫,数十幢超级建筑受到不同程度的波及,魔改苦味酸炸药包,相当于2000公斤tnt炸药的爆炸当量。

    没有侦察单位,行进时密集而又乱哄哄的狂猎战团,就这么坐了土飞机

    除了冲击波和烟灰尘土、以及激射的碎石,还有不同寻常的入墨浓烟,黑暗之毒,被作为附加材料施用。

    突然降临的双料死亡让狂猎战团转瞬覆灭,幸存者少的可怜。

    骑在魔鬼藤之上的玛丽娅,自一处平台上,看着下面的尘烟荡荡,撇了撇嘴,就这样的军势素养,说是战团都是高台,就是一帮只会砍人的乌合之众。

    她抬起左手,在空中顺时针转了转圈。这个手势在昨天白天,曾是凯恩让她清丽科尼兄弟带来的黑巫师的信号,现在她也是类似的意思。

    屠戮小队的众傀儡纷纷从高处跃下,如同炮弹般重击落地,甚至可以在地上砸出个浅坑,随即挥舞沉重的兵器,展开屠杀,一时间,濒死的惨叫陆续响起……

    与此同时,来自万仞山的第三次打击发动,暗血雷霆的数量一下子增加到120道。

    这基本已经是万仞山所有尖塔的数量。

    天空被映红,风雷之声一时间成为天地间至强音。

    而在神殿山这边,至高殿堂被彻底从建筑群中剥离了出来,周围的建筑都毁灭的厉害,高温不仅扭曲空气,令飞灰和火星飞荡,还令周遭的地面出现烧玻璃般的硫化现象。

    然而,防护罩依旧坚挺,宛如雪花玻璃球般,半透明的圣白障壁挡住了这次合击。

    殿堂内,凯恩通过信仰核心,看了一眼两界厅密银导能环的情况。

    比他预想中的还要强力,十二点喷薄星芒,只是熄灭四颗,就再度开始亮起。

    熄灭代表能量消耗,亮起代表补充.

    金苹果作为能源炉,功率非常强劲。在诸神天国的世界,这东西有小太阳之称,可见,其每秒的能量放射量,即便没有太阳的38600亿亿兆瓦那么多,却也不会差太多。

    当然,那是在有一系列包括功率放大等神级辅助设备的辅助下才能达成的,如今仅靠核心,肯定是差的远,具体是多少,凯恩手边缺乏工具,没法准确估测。

    强劲能源,就是敢于开启封神仪式的底气。扛下三波打击,凯恩愈发的笃定了。正如他之前想的那样,暗血之主,也不过是一只寄生吸血的虱子。

    若是菜鸟轮回者,面对狂境局势,很容易将dnd宇宙的神灵概念代入,以为暗血教会的信仰之力,才是暗血之主的根基,打掉教会,就会断掉其力量之源。

    真要这么想,并朝着这个方向尝试破解,就将自己坑了。克苏鲁一系的神灵,没有一个是信仰神灵,它们是类似于原始神灵般的存在,代表了已被人类所知晓、以及尚未知晓的宇宙现象。

    克苏鲁系的神灵对信仰之力的态度是‘有你五八,没你四十’,就好像墨西哥有道名菜炒蚂蚁蛋,这东西对人而言可以是饭,但人不指着仅靠吃它活命。

    在明白这个道理后,还有个概念需要搞明白,封印神,具体是怎么回事?

    神不是很难被彻底杀死吗?那为什么还能频频上演弑神戏码?

    两点,神的高下之分,以及封印的定义。

    神的高下首先看神格。

    比如上帝,祂是全知全能的类似创世神般包容了全领域的,这就意味着宇宙中任何一种要素,都可以成为祂赖以生存或复苏的依仗。

    其次看积累。

    高弗雷也是全知全能的,但祂跟上帝比,不过是大树根须的最微末的一小段,断掉这点根还是有办法做到的。

    假如高弗雷不再当局域网,而是作为上帝的一个分身(神子)存在,那么祂的神格数据就能上传,祂殒落上帝就能复活祂,反之,上帝若是落难,也能够通过祂重新复活。

    这有些类似东方玄学中的分身无数、滴血重生。

    然后是封印的定义。

    神这么难搞,要灭杀,必须是从根源上下手,就像网络病毒般,通过服务器主机,将所有分身感染。

    古神针对旧日支配者的封印,差不多就是这种模式。

    在这种背景下,仍旧可能会有网络断开状态的数据库备份存在。

    这种备份的数据库,不会也不敢连接主网,一连上就会被感染。只能是一点点的谋求自发展。

    可以现象,重新变成了小作坊后,肯定是无法跟大工厂比产能的,因此殒落之神的复起之路,就是一个个终端机状态的分身发展壮大,然后吞并合流,成为局域网,最后等待时机重新做成广域网。

    所以相对的,被封印的概念,并非是一般意义上的塞进了某个罐子里,结果时间一久罐子裂缝,封印之物探出触手搞事,不是这样的,这样想就太狭隘了。

    即便是这么搞了,那也是封印者挖的坑,就像故意让中毒深深的网络保持最基本的运转,就等那些终端机主动拨号连线。

    所以被封印了的神,其实等于从一条大鱼变成吃泥的虾米,仍旧能搞事,只不过积累不行,只能夹尾巴做人,不敢浪。

    凯恩一看狂境的格局,就基本明白怎么个意思了——隐修会窃火种搞事,旧支分身趁机吸血壮大。

    这都是在偏乡僻壤玩单机的终端,没有上线。

    如此情况,对于他而言,自然是如同天授,不取有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