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九十二章 进度
    桥廊的守门局已破。

    但疑似亚兰人尸骸的特殊战兵,和诡异的技术体系却让凯恩陷入了进退维谷的窘境,说的直白点,他有些怂了。

    这种怂并非源自他是否有胆量继续深入探察,而是来自衡量和计算。

    他从狂境神殿山回转猩红山庄的初衷,是因为林肯和肯尼迪被围攻,而这两个傀儡守卫的,是用于紧急脱离的空间坐标,往具体了说是事先经过特殊处理的两辆马车。

    然后牵扯出‘妖魂邪域’,于是想着是否可以把这个有可能影响到全盘的谜团解开。

    他有进入妖魂邪域探察的心理准备,但若是再加上亚兰人,他就吃不住劲了。以他现在的实力,想要开亚兰人的副本,哪怕是遗迹,也极度需要注意打开方式。

    在一番盘算后,凯恩绘制了一次性的传送魔法阵,然后收了用在女巨怪身上的魔化小挂件和脑魔针,传送离开了。

    片刻之后,女巨怪重新站起,继续漫无目的的游荡。

    又过了一会儿,桥廊的顶棚上雾气涌动,一根青黑色的触须探出,触须的最前端是没有眼皮的眼珠,四下看了看。触须收走。

    再过一段时间,女巨怪的身影转淡消失,然后桥廊景致也开始发生变化,渐渐的恢复到本来面貌。

    这时候,以马车车厢作为传送中转的凯恩,已经在存放金苹果的两界厅收取了一波观测解构数据,并回到狂境神殿山。

    他先与高弗雷碰了一面。

    自从两人达成协议后,高弗雷就一直在按照他的要求做着准备,此刻已经有了些成效。

    了解了进度之后,凯恩又与白鸦见了一面。

    白鸦的地位比较超然,平时在神殿山的雷霆塔上最高处居住。

    说是居住,不如说是封印镇守。那顶层塔楼面积只有十平米左右,无墙无窗,以柱撑顶,地当间有把雕饰极度精美华丽的高背座椅,由黄金铸造,光芒流转,叫做皆允之座。

    坐在这与两界厅紧密关联的魔法宝座上,受能量持续滋养,可免吃喝拉撒,并日积月累的完成着强化改造。

    白鸦见凯恩安然归来,聊了几句,便坐上皆允之座,陷‘浅睡深眠’状态。

    睡的很浅,就像假寐,随时能醒,醒了立刻就能战。

    同时又睡的很深,若是无事,几十上百年过去,也不会有任何时间流逝的感觉和变化。

    整个神殿山上,这皆允之座的技术含量,还在高弗雷的圣座之上,白鸦的地位超然由此可见。

    白鸦的战力,凯恩无话可说,他担心的是诡谲的伎俩。

    桥廊的守门局所展现出的技术风格,就是这种云谲波诡的类型,连他都没能看出其根脚,所以要给白鸦提个醒。

    离开雷霆塔后,凯恩又去偏殿了解了下卡艾尔的运转情况。

    卡艾尔要想较好的发挥作用,是需要信仰体系的大舞台配合的,这次算是借鸡生蛋,借壳上市,高弗雷及其神殿山就是可借用的壳。

    至于能不能上市,凯恩从没怀疑过,而这里最有意思的部分,其实不是高举神座,而是重铸神座。

    高弗雷的想象力也就到这一步了,凯恩知道高弗雷以为他图谋的是其神性,铸就自己的神座。

    其实并不是,他的真实意图比这个还要复杂。像他这么博学且讲究的人,怎么可能在这种关键点上大搞拿来主义?

    那太粗糙了,筑基这一步做不好,还如何指望高楼大厦?

    他想要的,不过是一个逼格。有些操作,比如窥视和抓取法则,以寻常角度,难如登天,但以神的高度来做,会容易很多。

    他要的是借用神格,把自己的未来点亮,万事开头难,将第一步迈出,后面就是一个重复的积累过程,至于成神,讲究其实极多,他又不是初哥,光是个名讳就被唬的五迷三道的。

    已上线的卡艾尔运转良好,凯恩又去检查能量储备。

    俗话说巧媳妇难做无米之炊,他能在高弗雷面前装逼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两界厅的束缚环改成了导能环。

    他通知邓布利多和劳拉,留意星辰计时塔,其实就是跟密银导能环紧密关联。

    导能环上有十二个喷光点,那并非时间刻度,而是能量刻度。

    十二个刻度黯淡,意味着所有可支配的能量耗尽,两界厅的平衡打破,锚定点崩溃,狂界作为平行空间卵,会脱离主世界。

    一系列巨大变故,都会在那一刻发生。所以在那之前不走,真就不用走了。

    至于他自己,只要将这次副本的收获按照计划送回1990年,他折在这里还是值得的。这种大项目,必须有人坚守到最后,以攥取胜利果实,光想吃果子,不想投入种树的苦累和牺牲,没那好事。

    检查能量储备,当初以玛丽娅的黄金血建立的用于解构猩红山庄的魔法阵,此刻已经有机的与导能环结合,这加快了导能环对于神血浆果种植田的控制,目前来看,这一步完成的非常顺利,甚至可以说是超前的,已经进入两界能量交互的阶段。

    之后就是检查信仰体系。

    高弗雷的信仰体系的外在表现,就是一块巨大的能量水晶,内里封印着他的本体,说是水晶标本也是可以的。

    它的实体在神殿山的至高殿堂,那里是核心中核心,本来是任何人都禁止入内的,但签了协约之后,高弗雷等于是把自己论堆买了,也就没那个讲究了。

    凯恩没兴趣在高弗雷古旧的宛如286电脑的体系上大改。

    他让高弗雷帮忙,切下一部分能量水晶做封装材料,将软件程序以魔法阵的方式封装,然后像挂件一般加挂在高弗雷的信仰体系上。

    卡艾尔,就像是以这个挂件为基础,上线运转的。形象些理解,卡艾尔就像电影中的火焰女皇。

    再次来在至高殿堂,原本的挂件,已经从足球大小成长到落地镜的高度,透过剃头的晶体,能看到内里宛如电路板的金色线路延伸,密密麻麻,并且依旧在拓展。而与之相应的,原本的信仰体系却缩小了许多。

    这代表着转换,不仅是将a模式转换成b模式,还意味着数据过滤审核等细部处理。

    等转换完成,高弗雷的本体会封存在重新规划的冰灵柩般的能量晶体中,这是凯恩答应高弗雷的——神魂火种保留。

    简单的说,这是神殒落的一种待遇,有那么一点苏醒概率。假若高弗雷能挨过岁月的枯寂,火种就能养大,其精神力波动可以被某些智慧生物感应到(类似于收音机调频接收某波段信号),假若对方愿意为他奔走,那么他就有苏醒可能。

    在这个最后退路的基础上,凯恩还答应高弗雷,帮他斩断现在的信仰关联,并荣享凡魂之终。

    凡魂之终,就是想个普通人那样存在以及死去。

    这其实也是必然的一步操作,高弗雷是半神,凡魂已经腐朽,必须与神魂斩开,否则会彻底沉沦。

    而要如何斩断?那就得封神,跨出这一步的瞬间,以纯粹的信仰之刃就能将非神的部分斩出去。因为信仰之力只有神性才能与之互动,这就有了区分神凡的基础。

    所以整个的操作过程是,强行为高弗雷封神,成神之时也是殒落之时。

    即便如此,高弗雷和白鸦都被凯恩震惊到无语了。这尼玛什么人啊?连这种业务也能包办!

    凯恩心说:“你以为高级轮回者是靠什么发家?做点任务被万象门坑的不要不要的,全靠偏门捞钱,本法师虽然后来独创了虫群洗地流,但起家时的业务那也没有生疏呀,这跟学骑自行车一样,学会就很难忘了。”

    卡艾尔在调教信徒,这些信徒除了参加封神仪式,还要将另外一位捧上圣座。说白了高弗雷的锅得有人背,这个人就是爱丽丝。

    挂就是挂,程序就是程序,再厉害也是辅助系统,需要有一个正体目标依附。凯恩不会跳这种坑,一般人又没资格跳,爱丽丝可以,她本就是隐修会为高弗雷殒落而准备的备胎。

    此时,邓布利多已经将爱丽丝交给了玛丽娅,玛丽娅也没废话,接过昏睡的爱丽丝直接往背上一绑,跨上化作藤蔓巨蛾的魔鬼藤,直向神殿山飞去。

    邓布利多看的眼角一阵阵抽搐,跟凯恩相处的时间越长,他就越是能深刻的感受到凯恩的恐怖。

    凯恩这人就性情、品质、头脑等综合打分,其实也就是中人偏上一点,并不算特别优秀,但其掌握的知识和层出不穷的手段则着实恐怖。

    看看这个玛丽娅,泥土般泯灭于众的存在,跟了凯恩之后,华丽转身,他几乎能肯定,若是玛丽娅能充分成长,未来绝对是涅尔瓦、浮士德那一级的妖孽,天赋、努力、灵性,都是顶尖的,再加上凯恩给予的顶尖技术,不可限量。

    再横向比较,他就理解凯恩为什么没怎么把伏地魔当回事了。

    收起遐思,邓布利多挥动魔杖施法“给我指路”。

    指路咒的高级运用,凭借足够的线索(印象、气味、物品等)就可以追寻一个人。邓布利多追查的目标是维罗妮卡。他隐隐有种预感,找到维罗妮卡,就会找到理查德。

    劳拉自从偶遇堕落猎人后,认识到了自己实力上的不足,决定先刷刷积分,换些强化要素,提升下实力。

    利用飞檐走壁和圣猎者透视地图、灵魂标注的优势,劳拉通过营救信民来刷积分。

    由于凯恩接管信仰体系后,提供了标记即传送的服务项目,大大提升了营救效率,劳拉只需要找到人,完成标记,信民就会被传送走,积分就到手了。

    靠着命运之子的隐性属性,劳拉在一个小时多一些的时间里,拯救了一个城区中的数百信民,等她再回圣猎者居所强化整备后,便有了风驰电掣般的速度和异常灵活的敏捷性。成了柯拜罗城的天台幽灵。

    相较而言,弗兰等人就不似劳拉般,总能踏出正确的脚步。

    林立的巨型高楼和繁多的天桥使柯拜罗城,即便是本地人,也时常迷路,在外乡人而言,根本就是一座巨大的迷宫,而弗兰和他的妹妹梅莉、姑妈玛茜,选择了正常穿行,还要尽量避开成群成活的狂猎队,这就使得他们走了大量的冤枉路,遭遇了不少小麻烦,并且终究还是被潘蜜拉给截住了。

    这是一座宽阔的石桥,路面上散落着杂物,雨水一浸,显得肮脏而杂乱,路灯的灯罩上也落了雨水,使得内里油灯照射出来的光芒显得斑驳而黯淡。

    猩红裙装、华丽的宛如参加晚宴的潘蜜拉自空中飘落,而四周,是漂浮着的穿着单薄的染血睡衣的女仆,都是侯爵府上的女仆,现在则如同怨灵,面无血色,神情怨毒。

    潘蜜拉冷哂:“我说过,你们走不掉的。”

    弗兰和玛茜都感受到了,这座桥是经过事先布置的,现在魔法阵已经激活,想要幻影移形离开做不到,只能是杀出一条血路。

    “杀!”

    弗兰刚将这个字喊出口,呈包围之势的女仆就集体发出嚎叫,半透明的声波汇聚,形成声浪自四面八方合压。

    弗兰试图施展无声咒,但还是晚了,嚎叫声入耳,宛如钢锥捅刺,立刻就破坏了施法,紧跟着便觉天旋地转,倒地昏迷前,弗兰看到四只傀儡对包括潘蜜拉在内的众敌展开攻击,而潘蜜拉的裙下竟然飞蹿出大量青黑色的触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