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一章 魔法版充电宝
    凯恩前世见过不少触发式的魔法机关。

    触发后,灵魂归位,尸骸复活,战!

    搞的这般戏剧化,一个重要的点,在于那尸骸已经不适合作为灵魂的基座。

    灵魂是一团能量,它是需要供养的,这也是为什么大脑是人身上最耗能的器官的原因。

    身躯已朽,灵魂未息。契约尚在,职责不失。

    密厅守门人本是要上演一场boss范儿的登场的。

    奈何遇到了不走寻常路入场的凯恩,门扉未动,先触其躯。

    凯恩对着尸骸一招手,不久前才没入尸骸的灵魂,就被五花大绑的捆了出来。

    凯恩并不理会其竭力的挣扎,从空间腕轮中拿出一柄魔法手枪,这蚀刻了魔纹、镶嵌了少量密银的武器看着就像一支水枪,胖乎乎的q版风格透着可爱。

    凯恩对着被魔法光芒之索绑缚的灵魂开了一枪。

    宛如狼眼手电照射的景象出现了,一束光打在灵魂身上,灵魂慢慢缩小,最后被收摄进胶囊般的魔法水晶体中。

    此时毕竟不比1990年的本体,一把就能将对方薅成灵魂晶石,只能是借助器物,效果还不错,像个小挂坠,棱柱型的水晶两头有着金属帽,内里仿佛有烟雾流动,蛮漂亮的。

    凯恩从枪里将灵魂胶囊退出、连同枪一起收起,凑过去检查那尸骸。

    一般来说,这种守门者的躯体会被进行魔法改造,渐渐能量化,耗时久、威力也强大。

    果然,凑近了就能看到,守门者的尸骸虽然干朽,但皮肤却透着钢铁般质密的效果,隐隐可见内里金石般的骨骼。

    “咦?”凯恩发现了些有趣的工艺,这尸骸竟然还进行了‘战偶’工艺处理,不少技术细节,连他都一时半会儿看不明白。

    想了想,他抬手将尸骸直接收取,等回头有空再说。

    没有去碰触守门人之魂栖息的灵魂之巢(特殊的魔法器物),扭头看了看密银束缚环内宛如反应炉运转般的景象,掏出怀表看了看时间,他对玛丽娅道:“你去向侯爵致歉,就说我身体抱恙、晚饭缺席,将替身安排好,再回来。”

    玛丽娅点头表示明白,按照吩咐去办事了。

    凯恩撸袖子开始干活,他要对密银束缚环进行改造。

    先得制造一个临时取代其功效的替代品。

    这替代品自然只能应对一小会儿,这就要求改造的前置准备要充足,才能赶在替代时限内,完成密银束缚环的改造。

    这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傀儡在这类高级操作中,派不上太大用场。

    玛丽娅按照凯恩的吩咐完成诸项事务,距离天黑已经没多久。

    安排了替身,正准备离开,邓布利多和劳拉登门。

    “男爵在吗?”劳拉问。

    玛丽娅对这两人感观差劲,自然没什么好言语,硬邦邦的说:“说事吧。”

    “理查德失踪了。”邓布利多说。

    “若我没记错,吾主几小时前才提醒过两位。”

    两人尴尬。

    下午两人特意找到理查德,进行了一番带有交涉性质的商谈。

    正像凯恩说的那样,理查德打算利用神性指引,关键时刻反水,办自己的事。也确实有牺牲自己的觉悟。

    三人在讨论时起了争执,争执点在于,理查德不认为神利用他,而是觉得主动权始终在自己手中,神的意志不过是助手,为他提供情报、技术支持、让他获得相应的冒险能力。

    让邓布利多和劳拉不曾想到的是,理查德竟然能够施展类法术!

    出其不意的情况下,两人被其瓦解了战斗力,还被绑在了椅子上。

    理查德离开时说:“凯恩搞错了方向,关键不在地下,而在天上。他要搞错了主要目标,爱丽丝·卡雷特才是关键,而不是什么金苹果……”

    邓布利多和劳拉,也是不久前才脱困,然后借用凯恩共享的人员标注图,发现理查德失踪了。

    凯恩的山寨‘人员标注图’是在解构魔法阵的基础上建立的,不像原版的‘人员标注图’那般有回溯查询(类似录像回放)功能,但查询范围更大,主要在山庄的中心区,就可以显现。

    并且,由于两人上午享受了打包式情报共享的待遇,因此知晓昨晚潘蜜拉曾失踪,也知道通往西馆的桥廊有问题。

    两人猜测,理查德很可能也发现了前往里世界的方法而追过去了。

    “感谢两位的提醒,吾主自会定夺,请两位自便。”

    玛丽娅摆出这样的态度,邓布利多和劳拉只能是失望离开。

    两人确实有心联系凯恩,一起闯里世界,寻找理查德,可阎王好见、小鬼难缠。玛丽娅的态度两人能清晰的感觉到。张口恐怕也只会自讨无趣。

    玛丽娅虽然不待见两人,却也没到为此而瞒报的地步,于是半小时后,凯恩得知了消息。

    他看着眼前干到一半的工程,思忖了片刻,道:“我们为自己的言行负责。”

    之后就再没提这事,全力攻略魔法设施……

    又一次晚宴时间。

    在这个时代,这是贵族家一天中最为隆重的聚会,无论男女,都要穿上最最正式的晚宴着装,hite tie(大礼服)就是这种时候穿的。

    屡屡缺席这样的聚会,是非常失礼的。

    由于下午弗兰跟科尼兄弟的交涉没能谈妥,晚宴的时候,气氛沉闷而尴尬。

    话题不知道怎么就说到了凯恩身上。

    弗兰的姑妈玛茜挑礼说:“威灵伯勒男爵可真有意思,两天都不露面,我都不知道他原来是这么害羞的一个人。”

    庶长子艾伦·卡雷特帮腔:“如果是宵夜,大约是能见到的,那位一到午夜就变得活跃,不负早年盛名。”

    而弗兰的妹妹梅莉更是直白的问邓布利多和劳拉:“两位是男爵的长期女伴?”‘女伴’一词特意说的十分暧昧。

    科尼兄弟则一边恶狠狠的盯着两人,一边使劲的嚼吃东西,就仿佛吃的是两人的肉。这显然是撒气。

    就连弗兰都给两人添堵,因为理查德。

    作为一名典型的中产,律师能参与这样的晚宴,是荣耀、也是机会。况且昨天还急迫的到处推销自己,今天怎么就缺席了呢?

    邓布利多和劳拉很痛苦的熬过晚宴时光,正站起身准备离席,就听‘当!当!’的钟声响起。

    弗兰与梅莉和玛茜面面相觑,相继站起身。

    三人都是在侯爵府长大的,自然知道,这里只有计时塔而没有钟楼,怎么会传来钟声。

    不光是钟声,外面还传来了鼎沸的喧哗声,窗玻璃都被火光映亮了。

    “发生了什么事?”弗兰离坐紧走几步、来在窗边,看向外面,然后就目瞪口呆。半晌才道:“这怎么可能?”

    其他人也纷纷凑到窗前看,结果发现并非是一楼大餐厅的视角,而是三楼又或四楼,窗外近处,是一片十分狭促的由金属栅栏圈成的篱笆墙,远处则是一座城市的街道和鳞次栉比、如山如岳的延绵楼宇。

    “这是哪里?伦敦吗?”

    “伦敦没有这么多壮观的巨型建筑。”

    “来人!”弗兰叫佣人。

    结果无人应答,扭头一看,才发现餐厅也在不知不觉中大变样了。

    现在的餐厅比侯爵府的大餐厅无论是规模还是装饰装潢都差了许多,显得陈旧且冷寂。

    壁炉中火焰已熄,并不如何精致的器皿东倒西歪,桌布脏污,桌上堆的都是残羹冷炙,皮毛油滑的黑老鼠在上面窜来窜去……

    之前还挺拔站立,伺候众人用餐的仆人们,竟一个都看不见了,莫名消失,不见踪迹。

    其他人也相继发现了这些异常,又是惊诧,又是害怕。

    “如果这是幻觉,总不能我们一起出现幻觉吧?”

    劳拉道:“为什么不能?若是食物有问题呢?”

    “绝不可能有毒药。”弗兰很肯定的说。凯恩提醒过他,他也一直很注意这方面的防范,尤其跟潘蜜拉撕破脸之后。

    “那如果是其他类型的药物呢?”

    “呃…”弗兰不那么自信了……

    大约半小时前,凯恩的‘密银能量束缚环’改造终于正式开启。

    临时的束缚宛如荆棘环,表面有许多突触,当这些魔法的突触刺入发光的能量区域后,仿佛通电的灯般迅速亮了起来。

    之后,整个荆棘环开始发光,并生成光芒的纹路,在空中如寻隙流淌的水,勾勒出神秘的图案。

    这些光图最终形成一个筒柱的形状,继而猛然向内一缩。

    于是,截流取缔的情况发生,荆棘环取代了密银束缚环,开始承担反应炉外壁的工作。

    这次置换总的来说是顺利的,但还是惊动了某位存在。

    黑暗中,忽然亮起两点银光,不久之后,呢喃般的声音响起:“又一次的魔宴即将开启,轮回?还是终结?”

    凯恩这时可顾不上文艺,荆棘环只够支持半个小时,他必须全力以赴,以魔力重塑密银束缚环。

    在施法过程中,由于超限使用魔力,他整个人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老着,皮肤松弛起褶、头发黯淡失去光泽、老年斑快速生长,仿佛岁月在其身上全面快进。

    时间分秒流逝。

    ‘叮!’一声悦耳的鸣音,密银环的新接口熔合完成后,振响并没有令其裂开。

    认真观察了一小会儿后,凯恩满意的松了口气,进一步的测试开始了。

    鸣音再次响起,并且频率迅速提升,到最后成了一种蜂鸣般的连音。

    凯恩知道,成了,这次的系列操作,可以说是超水平发挥了,毕竟这躯壳不是他的本体,能一次性成功,很是不易。

    稍歇片刻,稳了稳情绪。

    束缚环重新换回的操作开始。

    荆棘环在瞬间被熔解气化,而后,新的密银环承受狂暴的力量,上面的符文越来越亮,紧跟着密银环也如同通电的灯管般散发光芒。

    之后,一个又一个的刺亮光芒自环上新造的节点中喷射而出,就像魔法钟表上的光之刻度。

    当所有的十二个刻度全部点亮,下一瞬,原本反应炉中光亮的刺眼的能量消失无踪了。

    其实它们还在,只不过不再以过去那种方式呈现,而是像对撞机般,在环形的密银通道中运转。

    凯恩将约束环改成了导能环。

    他自己将这种技术称之为魔法线圈,虽然工艺更复杂,但本质原理就是电流变压器线圈。

    密银导能环的运转,让原本能量熔炉般恐怖的区域变得安全。

    凯恩踏步而入,走到中心区域,目注宛如水团般的透明液态物质中的球体。

    这就是金苹果的真面目,一种近乎‘宇宙灵球’(无限宝石之一)的神奇能源,它的本体只有苹果核那么大,外层是容纳并利用它的魔法装置。

    很快,凯恩便明白了这里的运作原理。

    猩红山庄的广大神血浆果种植田是伞盖,通往异界的螺旋阶梯所环绕的柱体是伞柄,而金苹果的位置,就像撑开伞的卡舌般,十分关键,是开伞的支撑点。

    “很有趣的应用。”

    当凯恩发现,一部分能量被用于滋养神血浆果田,另一部分则如同污水管排废般向异界注入,忍不住感叹设计者想法的犀利,尤其发现所谓的异界很可能是刚分离出的平行世界之后。

    人为的改变历史,在平行世界分裂的瞬间加以利用,使之成为另类的半位面。

    这个平行世界是种子一级,利用者也不需要它成为完全独立的世界,而是拿它当特殊的半位面使用。

    它的特殊之处就在于法则比半位面完善,并且可以自行演变。

    如果说半位面是一个海岛周围水域尚未发现的岛礁,那么这种平行世界之种,就是海岛的区域克隆体,它拥有海岛那个被克隆区域的一切特征,却又走上了不同的发展之路。

    “天才的思路,神级的手段。”凯恩越看越觉见猎心喜,恨不得立刻就投入到相关研究工作中。

    “感谢厚赞,你的作品也不差,约束和疏导相结合,十分的高效。”

    由傀儡开辟的狭窄通道中,慢慢悠悠的行出一人,说出这样一番话。

    玛丽娅立刻摆出一副如临大敌的架势。她在狭窄通道之外,以及螺旋向下的阶梯口那边,都安排了傀儡。这人能在不惊动傀儡的前提下出现在这里,值得她严肃对待了。

    “没关系,玛丽娅,至少在谈完之前,打不起来。”

    玛丽娅有些诧异的扭头看了凯恩一眼,这还是凯恩第一次在外人面前直呼她的真名,而不是叫‘亚瑟’。

    实际上凯恩也是看人下菜碟,他认为这人一眼就能辨别出玛丽娅的性别,何不坦然一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