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六十五章 紧张派与轻松党
    铁血领袖?

    那是当然!

    铁血虫群直指本质,铁血统治+虫群模式,一旦认为该杀,杀起自己人那也是毫不手软的。

    不过,凯恩也不是那种遇事就要掰扯清楚,绝不受一丁点委屈的人。

    他前世没少见那样的人:本来还算平和,能力强了、戾气也重了,渐渐变得惟我独尊。

    他的思路是对的,别人的思路都有问题。

    再然后,满街都是脸探草丛的货色,看谁都像嚣张找抽的贱人,走到哪装逼打脸到哪。

    再然后,金口玉言,说一不二,帝王无错。

    他并不想成为那种不能容半点相左意见的独夫。

    不过,他也有小脾气,矜持而又不乏原则的人都有的小脾气:

    这次不爽,但既然答应了,那就要有始有终。尽量不放脸、不发脾气,把事往成了做,往圆满了做,尽力而为。

    可也就这一次,下次就不约了,以后但凡有奈何,也都是婉拒。

    等走到地下室,思路巨大分歧的问题就基本已经放下了。

    他一脸严肃的看着因为材料增多而已经显得有些拥挤的地下室。

    现在这种情况下,他是不会退的。

    谨慎归谨慎,未战先撤不是他的作风。

    况且他认为,即便是只靠他自己的力量,也还是有一定操作空间的。

    队友不靠谱,仍要一挑五。

    传奇装逼犯——死星爵主,怎么可能没有独战群英的自信和思路?

    凯恩开始核对自己手中的力量。

    首先是他自己,泰德?奥斯顿这具躯壳,使用了特效活力药剂。

    魔法刺激效果,加了魅力,加了感知。这让他拥有脸缘和敏锐的洞察力。

    魅力又叫小幸运,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走哪都吃的开,说是幸运也没大错,这方面的加点价值,已经基本体现完毕了。

    最后一次应用,就是跟卡雷特家族的那些人打交道,能博取些第一印象分。

    感知是即将到来的硬仗的主要依靠了。

    洞悉、察知,作为指挥官,情报掌握不足是大忌,所以明知道容易掉san值,也得点起来。

    其他各项指数,只能说,距离人体极限还差一些,也就是运动健将的水平。

    施法方面,魔力水平也就年级时赫敏的水平。

    赫敏在金三角中算是贫魔的一个,靠技术吃饭。

    他现在也一样。

    要打出真正有威力的法术,就像他在开学演讲时说的那样,撬动外力,施展法术。

    外力包括身体之外一切可以利用的施法能量。

    黑暗之力,作为黑暗原力的契约者,他与黑暗之力的亲和力超高,这些天收集下来,也是有了些积累的。

    之后就是命魂之力。

    就是最终战狼,以及大湖偷袭他的未来人奥斯特等吸血鬼使用的那个体系所使用的力量。

    技术来自万象门体系原创的‘罪魂世界’,往根子上讲,就是生命之力和灵魂之力,说是吃人流也不为过。

    他让卡罗尔帮他搜罗必死之人,就是为了积蓄命魂。

    还有一张牌,是力量,更是技术,戒律誓约。

    通过受戒而获取力量,这技巧由于应用方便,立竿见影,所以很被他喜欢,用的也很溜。

    再加上凯恩的龙脊手杖,他自己也就这么多了。

    他之外,手下第一战力,玛丽娅。

    自他在威尼斯尝试着激活了亚兰卫城遗迹,他就知道,这是个有‘诸神天国’的世界。

    hp、黑夜、圣杯神器、暮光、咒血、克苏鲁、诸神天国,每一个都可以是独立的世界,现在它们砸一块儿了,不是一般的热闹。

    无所谓了,不能反抗就享受吧。亚兰血裔,泰坦之民,可是非常强力的血脉,他在任务准备时期梳理53年的可用人口资源时,偶然扫到了玛丽娅。

    玛丽娅的样貌特征跟他的相关记忆一对比,就基本确认了。

    这妹子从小被当男孩子养,骨骼清奇,冒充男孩也容易,像个男孩子般憧憬着走出泥潭,改变命运。结果很惨,被施暴后残忍杀害。

    他的第一感觉就是浪费材料,至于玛丽娅的悲惨际遇,怎么说呢,在这个时代还真不算什么。

    亚兰血裔的力量觉醒一般是周岁,觉醒后的强弱,很大程度依赖于潜力是否显性激活。

    玛丽娅虽然明年才岁,但显性激活阶段实力仍旧有显著的提高,在普通人的角度看,就是日新月异,近乎于夸张。

    玛丽娅自己也知道这次机会基本决定了未来命运,因此格外努力,短短一个月,已经十分强大。

    制造龙脊手杖剩下的精金和密银,他亲手耗费力量,为她打造了专属武器舔血和啄魂。他很期待玛丽娅在接下来的行动中的表现。

    玛丽娅之外,就是诅咒女妖,现在就在他的面前,同样是很稀有的存在,四胞胎姐妹。

    如今活跃在伦敦街头的‘绞杀组’,并非随机杀人,而是宗教杀人。

    简单的说,这是两个单亲家庭长大的、从小就受狂信徒的母亲洗脑的精神病。他们的母亲咽气之后,这两位就出笼助人升天来了。

    那些不信上帝、且犯下罪孽的,被他们兄弟俩抓住机会,就会对其进行强行救赎,通过帮其洗罪,让其升入天国。

    这兄弟俩就是这么认为的。

    至于为什么要杀四胞胎姐妹,就又扯到古老的猎巫时代的论调了——女性双胞胎之间有心灵联系,是潜在的女巫。

    双胞胎都这样了,何况是四胞胎,这绝对是原罪!

    生来罪恶,一出生就害死了自己的母亲(难产)。

    太可悲了,太可恨了,不行,我们兄弟得帮忙,这样的罪恶化身就应该待在地狱中承受煎熬

    凯恩表示我等候两位教友多时,就是要与两位当代圣徒共商大事。

    “是什么?”兄弟俩呲着烂牙、喷着口臭问。

    “背锅!不懂?没关系,我可以慢慢解释,耶稣受难知道吧?他是个木匠知道吧?”..

    连**咒都没用,一通海侃外加暗示术、催眠术,这俩精神病就欢快的将一堆人命官司背在了自己身上,当作丰功伟绩。

    凯恩并非唯一无良的欺负可怜人的,原历史线,率先让着两位顶锅的是一位神父,利用兄弟俩被抓到后的告解需要,将一桩凶杀案转嫁了过去。

    后来是这位神父跟人争执时说漏了嘴,才事情败露。

    凯恩也是通过观看这位神父的回忆录,才完成了绞杀组兄弟俩的人物侧写,很轻松的就将之利用了。

    大费周章,等待这一刻,是为了亲手杀死四姐妹。

    “愤怒!怨恨!恐惧!忧伤!黑暗之魂,诅咒女妖,魂契缔结,囚困纠缠至灵魂枯寂之时!”

    ‘咔嚓!’

    一连串的令人心颤的筋骨撕裂声中,四只黯色调的怨灵将四姐妹的嘴巴撑烂,从其已经‘腌制’了有些时日的身体内里钻了出来,在空中飞舞了一圈,就恶形恶状的扑向凯恩。

    每一次融入,都像是挨了一次重击,四次之后,凯恩已经连站都站不起来了,身上飘散着烟雾般的丝缕黑光。

    “barn!”玛丽娅想要上前搀扶。

    凯恩伸手示意别过来,女妖咒怨他能承受的了,不代表别人也行。

    驾驭黑暗力量,就算技术高明,也需要为自身的缺损为代价。

    诅咒女妖的代价是噩梦折磨,并且随着其强大,代价也会越来越高。

    普通人最多一周,就会被折腾的精神恍惚、生无可恋。

    凯恩表示我连黑暗原力侵蚀的锅都背着,也不差多一个盆儿,来吧,通电杀菌,刺激有益灵魂,就当磨砺修行了。

    他此刻还有后续事情需要操持,对玛丽娅道:“按照之前我告诉你的步骤处理尸首,快!”

    玛丽娅麻利的过去拿过银制的头罩,扶起扯烂的下颌,将头罩扣好锁死。

    四姐妹一早就被剃成了无毛怪,连眼睫毛和鼻毛都没有,自然也就没头发,不嫌那烂掉的下巴和耷拉的舌头恐怖恶心的话,戴头罩倒也不难做。

    然后分别注射药剂,扔进人造羊水的罐子里。

    这时凯恩已经艰难的站起,声音沙哑的道:“去!将它们变成返魂尸!”

    四条光影从凯恩身上飞出,正是诅咒女妖,分别扑向自己生前的身体。

    之后,疯狂的催生开始了,凯恩指点玛丽娅,不断的讲由卡罗尔购得材料,由他制造的药剂给四具尸体注射。

    前后不到一刻钟,便从4岁长成了24岁,并且身材凹凸有致,女性特征显著,看起来极有诱惑力。

    唯一比较诡异的是,头罩已经彻底跟脑袋融为一体,自颈部而上,就像用银色的软材料蒙了层极薄的壳,并且上面是有金色花纹的,读作花纹,写作咒纹。

    凯恩收回了诅咒女妖,女妖驾驭返魂尸纯属浪费。

    返魂尸是给众魂用的,这种返魂尸又叫lgin,译作:大群、军团、军势,或者粗俗的叫法:恶魂公交。

    什么邪魅狂狷,死不甘心,怨憎绵绵,请上身,请发泄!

    而这种技术,称作邪魂之炉,死星就是用类似原理点燃的。可以说是一种黑暗向的净化工具。

    “还是你们更让我感到亲切啊,我的黑祭司们。”艰难站起身的凯恩看着从罐中走出的还挂着人造羊水而皮肤显得光腻腻的‘银脑壳’如此说。

    “好了,剩下的就由你来调制,都是你的士兵,是想要质量还是数量,你随便吧。”凯恩说着递给玛丽娅一个手环,随即疲态十足的缓步离开了密室。

    玛丽娅盯着厅室中的人体材料,眼睛肿闪着光。

    近墨者黑,跟随凯恩干了几天弗兰肯斯坦式解剖拼尸的工作,玛丽娅也黑化了。这里的血肉肢体并没有让她害怕,而是觉得兴奋。从今天起,她也是统领了,会有自己的傀儡仆从,这很好!

    与此同时,邓布利多、理查德、劳拉和卡罗尔的讨论也差不多结束了。

    其实没什么好讨论的。

    理查德被凯恩提前营救,还不是原历史线那个因为深入调查、发现自己深陷绝境而开始跟邓布利多书信互动的理查德。

    这样的理查德跟邓布利多没太多可聊的。跟劳拉更是有点无话可说。

    理查德年秋就外出探险,年3月穿越来53年,父女俩4年未见,而这4年对劳拉而言,却是人生重要转折期。

    从一个大三女生,到知名遗迹猎人,阿宾顿伯爵,劳拉身上密集的发生了一系列重要事件,甚至远超普通人一生所能遭遇的大事总和

    那么多的重要时刻,做父亲的理查德都不在场,父女俩的生疏是不可避免的。

    其实劳拉还好,心中的父亲形象还是比较清晰的。

    理查德就不行,他记忆中的女儿还是那个单纯、快乐、有些野的大女孩

    卡罗尔则无话可说。本就是酱油角色,提前拿了奖品后愈发心理包袱几近于无。虽然他偏向凯恩,却也不会因此去跟邓布利多打对台。不过暗自腹诽邓布利多盲目乐观则是免不了。

    真是盲目乐观吗?

    至少邓布利多不觉得,卡雷特族灭的详情,他也不知道。

    原历史线跟他书信往来的那个理查德,自从去了卡雷特家族的猩红山庄,就再也没能传出只字片语。

    但他是怀着自我牺牲的心理准备,来操持这件事的。

    “我把自己的这半条命搭上,有之垫底,最关键的问题也就不是问题了,剩下的,正好看凯恩发挥”他是这么想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