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三十七章 触碰历史的弦
    ,精彩无弹窗免费!

    都知道威尼斯地下集会所是建在遗迹之上的,或者说,利用了遗迹的物理构架。

    凯恩将遗迹激活,巫师们的贪欲也被点燃了。

    辉煌的史前文明的宝藏啊,谁不想要?

    凯恩不想要,他从来不靠捡别人的陪葬品发家致富。

    这或许也是前世他不受其他轮回者欢迎的一个原因:这逼装的仿佛你多高贵冷艳似的,知识也是陪葬品,你倒是也别捡啊!

    还好,他性格虽然有点拧巴,有点爱装逼,但心胸还可以,没有那种‘即便我不要,宁烂在那里也不便宜你们’的心思。

    所以凯恩其实是个快乐的人,用他的话说:“装逼就像是发脾气,完成之后有种发泄式的舒畅感,至于别人接不接得住,那是人家的事。”

    察言观色,在场的很多人就没能接住,至少接的不太好,明显都有些神不思属。

    矜持!

    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要爱惜羽毛,不要轻易露出丑陋的嘴脸。

    凯恩带头营造了这样一种氛围,大家也就不好嘴炮又或动手了,且忍一忍吧。

    巫师们恋恋不舍的继续赶路,前往集会的殿堂。

    邓布利多来去匆匆,没说一句话,但临走时向凯恩点了点头。

    凯恩知道老蜜蜂是来救场的,毕竟这是国际场合,不是不列颠那个人口不过八千万的小地方。

    老蜜蜂点头,意思是认可了他的事件处理方式。

    遗迹的激活,让集会大厅也变得美轮美奂,宛如阳光可以透射到海底、海水也足够清澈的珊瑚海水晶宫。

    许多入场的巫师都对这种光影构建的艺术级展现发出了由衷的赞叹,罗伦佐?翁贝托高兴的不断搓手,就差一点就绷不住了。

    凯恩能理解翁贝托的心情,这就好比21世纪天津外围的一处房产突然换成了北京二环内考究四合院,换谁都高兴。

    见翁贝托看过来的眼神有些灼热,凯恩及时用眼神做出了反馈,那意思:你开心就好,不用谢。

    翁贝托有些讪讪,兴奋的情绪也有所降温。他知道,凯恩这是拒绝了他的攻略参与提议。

    “这位还真不是一般的拿的起、放的下,这样的机会都说舍弃就舍弃。”

    与此同时,万里之外的赫敏也在想这件事。

    “按照时间推算,凯恩现在已经激活了亚兰卫城,现在他的情绪不太好,希望他能多保持一会儿这样的状态,否则恐怕会发现神圣黄金枪的锁定之力……”

    凯恩当初跟她讲起这一段过往时,有提过一些细节。而且赫敏知道自己丈夫的一些喜好。

    与西方人重视晚餐不同,凯恩在这方面是东方式的,非常重视中餐。一天中的午时,才是最正的日子。

    东道别说午餐、连杯水都没有,就直接安排钻洞窟开启公审,凯恩对这种安排是不满的。

    简单的说就是他挑礼了,说好的是集会,公审只是其中一环,行程就是这么安排的?还能不能再抠门点?

    所以激活遗迹,其实也有打脸的意思:

    你这东道不合格,我这宾客却是没失礼。你说惊喜,就给你惊喜,价值过百万金加隆的水元素能量,能扔的起。但也就这一回,以后就是帝王规格、总统待遇,也休想请我出场。

    赫敏还知道,亚兰卫城,就是个坑,先后坑了不少人。

    这是好事,人们将注意力投向宝藏什么的,一时之间,也就顾不上沙菲克家族未来有能力掀桌子的威胁了。

    另外,凯恩也注意到了宝藏对巫师们的吸引力。

    凯恩是自干丰足一系的,不屑、也不能切身的体会那种指望天上掉馅饼、又或捡漏发达的人的心态。

    这么描述那些巫师似乎有些黑人家,但事实就是如此。

    这里边不单纯是人性劣根,更有丧志和认清现实人过了不惑之年,对自己的成色已然有了准确把握,明白没有什么大机遇,这辈子也就那样了。

    攀登的野心还在,却力不从心了。也不再那么坚定的相信勤奋就一定有成果。

    于是投机心理渐重,对额外助力的渴求之心自然也大盛。

    不屑、不理解,却仍旧意识到了这是个可以利用点。

    赫敏知道,原历史线未来第四人陈述爆发了成吨的伤害后,凯恩也想到了亚兰卫城宝藏的吸睛作用。

    为了更好的转移视线,他在集会后,对之进行了第二阶段的铺垫,也算是一种隐性贿赂。

    结果聪明反被聪明误,亚兰卫城坑大水深,牵扯了他很多精力,最终还惹了一身臊。

    真要索性一直高冷,别人也怨不到他,第一阶段处理堪称完美,第二阶段的热心铺路事后细细品,就觉得有异味了。人家不管你也赔进去不少,人家就说你开坑铺路居心叵测。

    所以第四人一定要死。死了之后,凯恩就能继续保持一贯风格,这就像某些高冷系的女神,装酷没毛病,一笑立刻毁画风掉逼格。

    这时,瑟琳已经身处教堂钟楼,眼中蕴含能量,由于太盛,在眼外形成氤氲的金色光雾,那模样极端非人。

    这样的一双能量之眼,比之中子射线还要犀利,洞穿万物,锁定生命。

    赫敏少说了几句话,对事件的过程和结果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在赫敏的认知中,瑟琳会在第四人进入受审环节时,当众射杀,然后将锅甩给教廷。

    瑟琳却不这么想,她觉得应该提前射杀。

    两个主要原因:首先是自己操作可以更从容,成功率更高。其次,能放开手脚做,不用担心误伤,毕竟她才掌握了这种特殊的力量,对其性质、威能什么的并不是特别有谱,缺乏实践经验。

    至于戏剧性的需要,瑟琳觉得,自己这边事后搞的动静大点,还是能成功嫁祸的,不一定非得当众射杀,羞辱众巫师。

    于是,她这一放手开大,前期效果就太过惊人。

    威尼斯主岛上的行人忽然发现,午后的光照度突然变得有些过强,以至于眼前出现了高原强光照射时的那种盲白特征。

    而站在高处的人则看到天上的云朵正在被快速吹散,那是只有核爆级的大当量爆炸冲击波才能做到的裂空流云效果。

    当时就有不少人惊了,这是发生什么大事了?

    紧跟着声音就到了,就像是海啸一般的声响,遥远,却十分宏大。

    然后一线金光出现在天地间。

    开始是若断若续的,但很快就成了笔直的金线,并迅速变的粗大。

    这时已有不少人锁定了这异景的位置,有本地人惊呼:“是救主堂!”

    咔嚓!咔嚓!有游客已经在用相机拍照。这年头老外也跟20年后的天朝人差不多,出门旅游不带照相或拍摄设备,等于是没出门。

    事发地的雷登雷托这时已经被映照成了金色,有事后某些目击者的描述:就像黄金的圣堂,不似染色,而是每一块砖瓦都在发着金光。

    金光还在不断加粗和实质化。

    渐渐变成一种纯金都不曾有的光辉色泽,非要给定名,这种金色称之为神圣光芒,看了掉san值,掉的不多,但只要有这个特质,就已经不是任何世俗色彩所能比拟的了,毕竟它直接撼动了心灵,理性认知的防护对其无效,不讲道理。

    拜上帝者立刻就将之与信仰联系到了一起。

    “这是显圣,是神迹!”有人激动的声音都变了。

    这时教堂钟楼中,神圣黄金枪的力量聚集度已经超过了70%,整个钟楼就像是孕育了一个金色的太阳,能把附近的地面、海面、甚至主岛那边的一些建筑都映照成金色。

    而天空中,金光对应的上方,蔚蓝消失,露出了深邃的星空。

    嗡……

    宛如高压输电线送电的声音持续响彻,万钧雷霆沿着通天彻地的光柱而下,形成了一股一股的光团,带起七彩的光波涟漪,向下坠落。

    这是神圣黄金枪在切割地球磁场,疯狂的抽取转化能量。

    而在瑟琳渐渐拉开的弓弦与弓胎之间,完整的神圣黄金枪正在由虚化实,就仿佛是由无数散碎的金屑凝组。

    能量质化、结晶化,周围的空间都已经扭曲。

    瑟琳也感觉越来越吃力,开弓的双臂重逾万钧。

    “拉不开?不行,一定要拉开!不完整的黄金枪有破绽!”瑟琳竭尽全力张弓。

    结果集会大厅中就坐的包括凯恩、邓布利多、塞拉菲娜都突然脸色大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