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二十五章 病态家庭
    ,精彩无弹窗免费!

    随着第一头异魂血食者落网,先后又有两头在作案时被发现。

    一个是因为硬闯51区,另一个是通过手工挖掘,试图入侵美国魔法国会的地下秘库。

    都险些成功,也造成了不小的损失,单是51区那边,就有近30名守卫在极短时间内被击杀,就这还是因为异魂血食者志在夺宝。

    捕俘之后刑讯,得到的情报极其有限,五人,各有任务,完成后潜伏发展,基本就这么多。

    让傲罗们耿耿于怀的是,剩下的那两个始终都没能找到。

    按照已抓捕的三头异魂血食者的任务计划进行横向推测,在逃的那两个绝对是祸害。

    它们并不会跟超凡世界接触,而是独立操作。它们的目标都是特殊的魔法器物,以之为支点,种田蓄力,炮制恐怖,并会在适当的时候引爆。

    1990年10月20日,这天是周末,距未来人入侵事件发生,已经过去了将近两周,事件经过十多天的发酵和酝酿,终于到了一个关键时刻。国际性质的巫师高层集会,包括公审已抓捕的未来人。

    凯恩昨天依照惯例,在日落前回到冷杉山庄,跟凯瑟琳共进晚餐,今天也仍旧是早起晨跑,回来冲澡后,丰盛的早餐已经准备好。

    这都是凯瑟琳亲手做的,相夫教子,家庭主妇的角色她现在是越做越好。

    当然,现在无夫可相,子也无需她教,有的是一个意识形态上亦夫亦子的早熟少年需要共处。

    斯坦利的死对她基本没有影响。

    凯恩也曾问过她要不要让斯坦利回来。

    凯瑟琳反问:“哪个?”

    结果尴尬的是凯恩。

    是啊,哪个?

    真实的斯坦利?沙菲克在他们母子名下是个混蛋,在逃亡的日子里,不止一次弃他们俩于不顾,甚至拿他们俩作为交易筹码。

    而那个慢慢完成调教的1号实验体沙菲克,对凯瑟琳而言改变过大,说是另一个人也不为过。

    还在逃亡时,凯瑟琳就说过:“他的躯壳中就仿佛装着另一个灵魂,这让我毛骨悚然。”

    凯瑟琳还知道凯恩对她也动过手脚,在逃亡后期,某天,凯瑟琳在噩梦中醒来,情绪还陷在梦境中没有完全挣脱,她泪眼婆娑的对他说:“凯恩,除了你,我已一无所有。”

    凯恩那次没有像往常那样,从学术角度,解释意识改造的局限性,解释核心记忆,灵魂烙印,他只是很肯定的告诉凯瑟琳:“你有我,也会有全世界。”

    凯瑟琳只想要儿子,在失去了近乎所有亲人,也未从丈夫那里感受到爱情和温情,又经历了多次险死还生之后,她的情感变得有些畸形。

    实际上逃亡的种种际遇,使得凯瑟琳患上了抑郁症等精神疾病,从某种角度讲,凯恩也是不得不出手,当然他自己也有精神疾病。

    大疯子凯恩给小疯子凯瑟琳开出的治疗方案,就是放纵其正面情绪,帮助其转化负面情绪。

    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

    这话反过来也不是不可以成立。

    凯恩不仅要让它成立,还有让它偏转。比如说恐惧,恐惧的对立面并不是爱,而是勇敢。想要凯瑟琳单纯的变得勇敢很难,加一个前提,请为你的儿子想想,ok!凯瑟琳可以变得非常勇敢。

    这就是以点带线,以线带面。

    再加上催眠等伎俩,凯瑟琳确实走出了痛苦的阴影,却也造就了畸形的爱。

    逃亡岁月的经历并没有被抹去,太深刻,也抹不去。

    那些不好的记忆,都成为畸形之爱的发动机,每每当凯瑟琳回想起当年的不易,再看看眼前的拥有,就会转化出巨量的爱的情绪。

    用一个天朝词形容:齁甜!

    望夫成龙、望子成龙,从情感角度讲,作为阴柔的代表,凯瑟琳对阳刚的需求和爱意已经全集中在凯恩身上。

    从小可爱、哄自己开心的玩具角度讲,凯恩并不是合格的妈宝,但从能力的角度讲,凯恩则又是异常优质的,甚至过了,太过于严肃。

    这导致凯瑟琳十分喜欢用母亲的权力,把凯恩搞的狼狈窘困,潜台词就是:你再高端我也是你妈,再有理也刚不过你妈我的从不讲理。

    凯恩也并不讨厌被凯瑟琳这么欺负,他知道自己的性情太过冷清,如果凯瑟琳不主动,两人的关系会像正式的社交礼仪般相敬如宾、而缺少了至亲的温度。

    所以说,这个家之所以显得温馨,是因为两人对爱的表达,一个外放,一个内敛,正好互补。

    吃过早餐后,这对变态母子又开始了齁甜情感之旅,凯瑟琳非要给凯恩穿衣服,就仿佛他是个生活不能自理的残疾人,结果衣服穿了一个多小时,半个衣橱的衣服都被试了一遍,最后选了最一开始试穿的那件,凯瑟琳满意了。

    每次经凯瑟琳打扮后,凯恩就会觉得自己有点娘。像这次,没系领带、领结,也没使用他惯用的领针,而是被系了三角巾,衣服也选择了发亮的宝蓝色。让他感觉自己像个扎眼的靶子。

    实际上他的容貌气质过于刚硬冷冽,又很喜欢穿暗色调的正装,过于肃穆而缺乏亲切感。

    他自己却不觉得,而是认为自己这副身板还太年幼,容易让人轻视,所以得往老成了打扮,都快成了另一种意义上的米勒娃?麦格教授了。

    所以人家凯瑟琳是真心为他。

    你不利用自己的年龄优势卖萌也就算了,每次穿的都跟参加葬礼一般,台风又一点不活泼,张嘴不是平铺直述、开门见山,就是专业术语、理论数据,不是一般的刻板无趣,尤其再配合上这么小的年纪,简直就是怪咖中的典范,干脆扛个‘生人勿进’的牌子好了。

    这其实也是凯瑟琳为什么向家庭主妇转变的一个重要原因。她发现儿子生活无能,偏偏还很傲娇臭屁,以为自己很行,是个很有贵族范儿的纯爷们儿。于是她就把这个方面挑了起来,将艳丽的色彩带回到家里,别让人家说,沙菲克家族估计是经营殡葬业务的。

    从冷杉山庄经传送阵抵达夏宫,国际魔法联合会的两名傲罗已经在等候,见到衣着骚包扎眼、同时也英挺非凡且贵气逼人的凯恩出现,立刻都站了起来,恭敬的行礼。

    来自国际魔法联合会的傲罗小组,近段日子感觉有点尴尬。

    经过发酵,沙菲克家族的真正实力浮上水面,他们已经知道,他们每天保护的凯瑟琳,不过是魔眼商会的执行总裁,而根本不是凯瑟琳本人。

    另外,沙菲克家族也根本不需要他们保护,他们那点战力说是无足轻重也不为过。

    被养着当门面和联络员,对于有着不错实战经验,对自身战力也比较自信的他们而言,有点伤自尊。

    为此,他们跟上级专门沟通过。

    上面的回复是:“你们可以尝试让自己显得更精锐一些,这样,再发生类似大湖伏击事件时,凯恩?沙菲克或许愿意把你们算作可用战力的一部分。”

    好吧,从这个角度讲,上面的回话也不算说错。保安的身手,就当你的保安,别想着被视作s..a.t或总统特勤。敢招惹沙菲克家族的都不是一般人,实力不够,硬顶上去也不过是瓦片塞车轮,除了被碾,也没别的了。

    所以,这些精英傲罗傲气少了许多,见到凯恩气势自弱三分,甚至有点小紧张。

    夏宫之外,专车已经准备妥当,英国魔法部的傲罗驾车保护,还有警用机车开道。

    规格这么高是因为凯恩?沙菲克已经是正式的高地男爵,同时也是具有重要影响力的经济实体的掌舵人,而他的父亲不久前才遇害,这又是一次正式出行。

    车队在前往希斯罗国际机场的过程中,有三辆车并入。

    那是来自英国魔法部的官员,包括魔法部长康奈利?福吉,都是这次重要集会的参与者。

    这次集会是全球性质的,其中,一个重要环节,就是由威森加摩对被俘的未来穿越者进行公审。

    集会在威尼斯举行。

    威尼斯自中世纪开始,就是巫师们的重要集会所。

    bauta,也就是著名的威尼斯面具的诞生,就跟巫师集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官方,以及教会曾数度禁止戴面具。

    教会的理由是戴面具入教堂显得不敬,也有损教会威严。

    官方则表示戴面具的多是落难的贵族和避债的赌徒,妨碍了身份识别。

    实则是都是因为巫师,斗篷、面具、特殊的地形,三者结合为巫师们提供了较好的遮蔽和藏匿效果,所以哪怕猎巫时代已经开启,巫师在那里仍旧相当活跃。

    而今次在那里举行的全球性质的重大巫师集会,将真正决定沙菲克家族未来会走上何种道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