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 北海之北
    ,精彩无弹窗免费!

    小天狼星的案件,背后是有黑幕的。

    当初小天狼星被关进大牢时,玩的是:说你是,你就是,不是也是。

    没有走正规流程,直接就扣帽子下狱了。

    “小矮星彼得被你毁尸灭迹,只剩一节小指,你是唯一活着的知情人,不是你出卖,还能有谁?我也懒得跟你磨牙,赶快滚去阿兹卡班!”

    大概就是这么个说辞,小天狼星就被定性下狱了。

    这案件表面看起来是巴蒂·克劳奇的锅,但实际上他是被利用了。

    他自己很清楚这一点,却苦于解释不清。

    在这种背景下,他选择了捂盖子。

    小天狼星罪大恶极,不能保释,不许探监。

    这是他一手促成的,没的赖。

    眼高手低、总是对自己的能力估测不足,是他的重大缺陷。

    这样的他,上演重病妻子入狱替小巴蒂·克劳奇服刑而身死狱中,儿子私囚于自家结果逃脱的事,也就不足为奇了。

    对于这个人,凯恩看在其在原历史线死前的那一番表现的面子上,决定网开一面。

    在小天狼星案件上,他给克劳奇两个选择。

    要么,私下解决,将这案件做成一篇锦绣文章。将错误推给‘不是我不给力,而是对手太狡猾’这样的理由上。

    具体点说,就是小矮星彼得的断指求生苦肉计太高明。

    要么,就直面魔眼商会的讼棍团,会有一整套条例直摔在克劳奇脸上,各大报纸也会将他当年的玩忽职守、不守规则悉数揭露。

    都不需要特别关联,他儿子是食死徒这件事就会被人们跟冤枉一个好人入狱联系起来,从而拓展出一堆负面向的推测。

    这是个只要智商在线,就知道该怎么选的选择题。

    巴蒂·克劳奇表示自己智商在线。

    作为对小天狼星的补偿,克劳奇是要帮忙炮制一系列能为小天狼星洗刷冤屈、恢复名誉的行动的,包括全球范围的专题报道。

    当然,克劳奇也会借此表演,比如喷一喷格林德沃,再拿出些看起来有板有眼的证据,证明食死徒和黑巫师仍旧暗中活跃,伺机而动,要各国魔法部提高警惕。

    他本来是英国魔法部长的热门人选,但终究还是因小巴蒂名誉受损,就在今年,在邓布利多拒绝出任的背景下,输给了康奈利·福吉。

    他原本是法律执行司司长,现在是国际魔法交流合作部的部长,算是能够蹭的上格林德沃脱狱的事件热度。

    而具体的资料、情报,是凯恩的十二宫情报网搞到的,这些情报有助于打击格林德沃一伙。

    尤其还有千万金加隆的悬赏,凯恩有理由相信,至少在相当一段时间内,能让那些人动弹不得,不敢肆意妄为。

    而他会在‘黑暗太阳系’计划和战巫俱乐部上轨道之后,好好跟那些人掰扯下劫持斯坦利·沙菲克这件事。

    当然,如果有人能在这之前就将之剿灭,他也是乐于看到的。他手头上的事不算少,至少在虫群上线前,没有在国际舞台横竖踢飞脚的打算。

    搞定巴蒂·克劳奇需要时间。

    而他也充分考虑了卢平成名后所需要面对的幸福的烦恼,因此入学五天后,才安排了卢平去阿兹卡班办事。

    9月6日,已经走在成功之路上的莱姆斯·约翰·卢平,装扮风度比英国魔法部长福吉还显得有派头,穿着竖条纹的宝蓝色西装三件套,披着深藏蓝色的魔法呢绒大衣(高纬度,尤其是即将前往的北海地区,已经十分寒冷),拄着文明杖,出现在霍格莫德镇的新街街头。

    他原本右腿有腿疾,到冬天会很不舒服,有拄杖习惯。不过成为阿尔法狼以后早就痊愈了。

    那么现在拄着杖,就是另有原因了,不是为了装,而是那是武器,法杖。

    内中就像子弹压弹夹般压着魔法能量,能释放数次‘万弹齐发’,也就是一堆魔法能量弹的连射。以此来弥补他中远程战斗力不足的问题。

    魔眼商会以令人咋舌的高效率,开发了霍格莫德镇。

    主体是冷杉山庄,背山朝南,西临大湖,东是森林,这森林与禁林是连接的,是人工林和次森林,树木相对稀疏。

    冷杉山庄自成格局,外有藤萝栅墙,藤蔓交缠、碎花点缀,看着单薄,实则防护力极高。

    山庄内部共分七层,每层都有住房、平台,风格接近麻瓜社区风格,巧妙、温馨、整洁、别致。

    从半山开始,一直到接近山顶,上四层是魔眼商会的员工住宅,下三层是商品房。都没有住满,但已经不缺人气。

    除了山庄,魔眼商会修建了湖畔码头,还有钓鱼台、泳台等功能设施。

    索伦的魔法料理店,风笛旅店,也都开设了过来,让霍格莫德的格局,从一个歪歪斜斜的1字,变成7字,多了一条横街主干道。

    这条被称作新街又或商会街的道路,平整宽阔,西连码头,北上山庄,然后拐下来才是原来的霍格莫德旧街。

    新街增添了一系列功能设施,令霍格莫德的居住舒适度大大提升,甚至还有直达对角巷的大壁炉,这导致一部分搬迁到霍格莫德自行盖房凑热闹,村就这么升格成为了镇。

    目前,这里定居人口1223人,常驻人口超过1500人,虽然这其中有认可巫师生活的麻瓜家属,但这个数据仍旧足够引人注目。

    加上霍格沃茨的学生老师,英国巫师界差不多有一半人在这边了(麻瓜家属比重增大)。

    也正因为这样,三把扫帚酒吧,猪头酒吧之流,并没有因为魔眼商会的店铺出现,就生意惨淡。相反,由于霍格莫德的重要性日渐凸显,巫师流量极大增加,包括外国巫师,人们总是会找最合自己口味的,所以生意都不错。

    唯独一点,霍格沃茨原本对学生开放的来霍格莫德逛街什么的,限制更严了,毕竟人一多,安全性也不可避免的有所下降。

    国王十字站事件发生后,就在当天晚些时候,魔法部派遣了一组傲罗跑来霍格莫德,看那意思是准备常驻了,也就是说,霍格莫德这下子警察也有了。

    这件事,是的车站袭击事件的影响进一步发酵,成为各酒吧的热点话题。

    卢平也因为在事件中的表现而成为了名人,《预言家日报》不乏献媚的写了篇文章——勇气与理智,靠无与伦比的自律谱写生命华章的男人。

    所以现在,卢平算是真正的活在了阳光下,有身份、有地位,小有身家,前途大好。

    霍格莫德日渐繁荣,路上路下,认识的、不认识的人向他问好,而他则微笑着点头致意。

    这种感觉棒极了,也让他愈发坚定的想要将商会交予的工作办好。

    通过新街的大壁炉,抵达不列颠岛最北部的吉尔斯,那里有渡轮前往南罗纳德赛岛的圣玛格丽茨霍普,也有壁炉中继站。

    然后再去桑迪岛、费尔岛、梅恩兰岛的萨姆堡、莫斯班克、加彻、安斯特岛的巴拉弗斯,再向北,就到了。

    其实阿兹卡班距离霍格莫德不算太远,具体在东北偏北大约 400公里的设得兰群岛东北部。

    只不过那里过了北纬60度线,人迹罕至,通行方式单一还繁琐。被国际魔法联合会的巫师们称作流放地。

    这几年,那里更是成了实施变相流放处罚的苦寒之所。

    卢平来到这里,只见到两个巫师看守,一个老的能跟邓布利多媲美,还有一个则是去年才从霍格沃茨毕业的小伙子,也不知道犯了什么错或得罪了谁,以历练之名被扔到了这里。

    这两位估计平时太难见到活人,全是话痨,扯起来没完没了。

    卢平很庆幸是和商会的讼棍汇合之后一起来的,讼棍能跟这两位友好互动。

    而他,只需要直面摄魂怪即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