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互动
    ,精彩无弹窗免费!

    凯恩不认为自己是好人,不过一些好的品质,他自认还是有的。

    比如,尽可能诚实。

    当初在当铺,他对直男欧文说的,是实话。

    他并未打算一直躲在幕后,当一个阴险的操控者。

    而是用一种正大光明的向世人宣布:不管你们接受不接受,这就是我。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他喜欢以惊喜或惊吓的方式登场。

    所以铺垫和一个合适的契机,必不可少。

    邓布利多来访,就是个契机。

    昨天,在结束了跟那个向导的对话,准备离开之前,他看了秘境之外一眼,就是察觉到有人到了。

    他当时就猜测,很可能就是邓布利多。

    也只有邓布利多,能在霍格沃茨,观测天象,就知道这边发生了一些事。

    果然,不久之后,邓布利多的信函到了。

    他觉得,既然邓布利多有这个心思,那么正好接机深入的沟通一下。

    有些事,不能怨别人多疑,沙菲克家族的崛起本身就非同寻常,无论是速度、还是高度,都不是一个金主就能解释的了的。

    但凡有点脑子,就能想明白,被赶出家门而在麻瓜世界生活的潘多拉,没有深化魔法专业学问的基本条件。

    而凯瑟琳,她的人生经历已经被很多有心人用放大镜仿佛观察了,连她在学校时爱慕过谁,被谁追求过,以及有哪些糗事,甚至某学年的魔药课程得了多少分,都被查的清清楚楚。

    就像当初凯恩告诉她的:从现在开始,要学习在聚光灯下生活。

    被关注,被人肉,还能保有的**极少,这些烦恼就是出名的代价。

    人生历程被看个通透之后,没人会觉得凯瑟琳是沙菲克家族崛起的那个技术担当。

    那么剩下的就是凯恩了。

    虽然铺垫一早就开始了。

    虽然国际魔法联合会因黑麻和魔泪,为凯恩颁发了一级梅林勋章,令其光环加身,成为前无古人、以后也恐怕不会有来者的最年轻的魔药大师。

    但,没人愿意相信这是真相,包括邓布利多。

    如果信,他就不会向凯恩发一封入学邀请函,因为那样做等于是自找羞辱。

    “东方有句俗语,叫‘有志不在年高,无志空活百岁。’英国其实也有类似的说法,人们也都承认,生命重质不重量。可到了实际当中,大多数人还是宁肯把这些道理只当做说说而已的玩意。”

    凯恩边说,边踏着大理石阶梯从容下楼。

    那一刻给邓布利多和米勒娃的感觉,就像是个谈吐风雅、但有些小卖弄的自傲成年学者登场亮相一般。

    有意思的是,如果这么理解的话,跟这里的场景、氛围,乃至凯瑟琳的存在,都很搭。这就是这座城堡的男主人出场了。

    “邓布利多阁下,麦格小姐,两位好,欢迎两位到访。首先,我要为自己没能远迎而道歉,我在处理昨日事故的一点点残余问题。另外,我也想两位能通过自己的观察,发现这里的一些问题,这样谈起来就不会显得太突兀,可以跳过很多铺垫环节,节省彼此的时间。”

    凯恩说着颔首致意,作为高地男爵爵位的实际继承人,魔眼商会的掌舵者,一级梅林勋章获得者,他有逼格跟包括邓布利多在内的任何巫师平起平坐,现在这个礼节,就是以这种资格行的,否则他得躬身施礼才算不失礼。

    邓布利多和米勒娃也很快调整状态,以先生称呼凯恩。

    这个称呼虽然从小巫师们一入校就可以获得,但实际上每多少人当真,包括小巫师们自己也很少在意。

    这个称谓的潜台词其实是:你该知晓起码的道理,需要为自己的言行承担后果了。

    可今时不同往日,不需要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十三四岁做爹,二十年后挂掉算正常死亡。

    于是先生这个词用在小巫师身上,变得轻飘飘的,成了一种虚礼。

    可邓布利多和麦格,现在没有表现出这份‘虚’来,郑重、正式,态度端正,情绪饱满。

    凯恩暗中点个赞。

    不是因为两人认可了他的资格,而是因为他觉得这种能迅速拧转心态、坦然接受某种可能,恰恰是属于强者的基本品质。

    心强,才能心态好,才能坦然应对。

    那种死不相信,又或惊诧莫名,大呼小叫‘这怎么可能!’的,只能说连承认真相的气量都没有,逼格一瞬间就掉光了。

    有了这样的前置,之后的交流反倒简单了,一番浅显的嘘寒问暖和相互恭维之后,凯瑟琳和麦格,以及后来出场的潘多拉,进行一些女人间的话题交流,而邓布利多和真正的一家之主凯恩,则是爷们间的对话。

    凯恩并没有给邓布利多看昨日的战场实录,但涅尔瓦、浮士德、灰发老者、猎巫者们,还是以抓拍镜头的小短片给其一一呈现了。

    邓布利多相应的也抖了点干货,指认灰发老者应该是传闻中的莱斯特兰奇家族守护者艾伦,而涅尔瓦也是位传闻中的名人,虽然不缺逸事流传,但邓布利多知道一些有价值的情报,比如说涅尔瓦真实经历过什么,家庭环境是怎样的等等。

    “听您这么说,我就整理出思路了。”

    凯恩点评道:“涅尔瓦想要的,大约是通过非常手段,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重拾信仰。”

    “艾伦是习惯性作梗,不肯轻易服输的斗犬。”

    “浮士德的心思似乎是最复杂的。我不太相信他是那种为了一次亏欠,就甘冒生命之险的人,至少没那么纯粹。”

    凯恩思索的道:“浮士德不缺小钱,也没有高炙的权欲,更不是那种劫富济贫、并扩散其垄断技术的侠盗,那他为什么?”

    邓布利多放下翻倍加了蜜糖的红茶杯,接话:“也许是为了探取情报。传闻他的挚爱,身患绝症而找不到医治的办法,被他封在冰灵柩中。”

    “指望古代魔药救命这个我能理解。采取的方式我不能理解。宁肯相信人在胁迫状态下才会尽全力,而不是通过正常的交涉和交易?如果真是这样,那他一再力保艾伦,就显得不同寻常了。”

    “假如真有一定的救治把握,或许能约对方出来沟通,毕竟他已经是巫师世界硕果仅存的几个通晓元素魔法的人了。”

    凯恩分析:“浮士德这次展现出来的是土元素之力,还带有黑暗**特征,并且施展了‘大地游鱼’的技巧,如果冰灵柩的传闻是真的,那么从水风的变种冰元素,转变为水土的变种泥元素,做这么吃力不讨好的事,且接触黑暗**,我想他需要解决的,应该还包括从冥界把魂找回来的难题。”

    邓布利多皱眉,他对元素魔法也是略有研究的,知道元素的对立特质,也知道黑暗**意味着研究死亡。

    如果是前者只是还只是耗费工本、得不偿失,但那是其自己的事。那么后者,就绝对会影响他人了。研究,从观察开始,然后进行各种测试,这都离不开一个概念,制造死亡,也就是杀戮。

    而一个陷入到这种状态中的巫师,只能说,越是强大,越是为祸深重。

    邓布利多心说:“看来,法国也有自家的黑魔王啊!”

    凯恩的脑海里浮现出那个神情恹恹的年轻人,心道:“也许那些示于人的,皆是伪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