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黑之章 (推荐加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欧米伽狼人一爪下去,便意识到情况不对,或者说手感不对。

    事实上破土而出的也确实个沙土傀儡,不过只有被击破时,才显出真身。

    并且,它的身体中是藏着炸弹的,就是浮士德之前用于打击教士们的那种黏土炸弹。

    ‘轰隆!’猛烈的爆炸中,欧米伽狼人近150公斤的壮硕身体被冲击波吹飞。

    然而就在空中,狼人便像只被抛到空中的猫般拧转身体,使之能四肢朝下的稳稳落地,而后便立刻跃起,向着之前踩踏的地方踩了过去。

    涅尔瓦啧啧赞叹:“这狗脑子还挺聪明哈!”

    他赞的,不是狼人及时的意识到浮士德释放傀儡玩声东击西,是因为它之前踩踏伤害到了浮士德或灰发老者。

    他赞的,是狼人选择了仍旧去踩之前踩过的那个地方。这是把对手在声东击西之后,有可能逃窜的方向也算进去了。

    在不知道目标具体在地下哪个位置时,踩踏同一地域,是最保险的选择。

    因为以浮士德表现出来的智慧,很容易就想到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你刚踩过的地方,还会再踩,而不是考虑我已经向着背离破土而出的傀儡的反方向逃逸了?

    正是多了这么一层算计,狼人才去踩同一个地方,这样除了真的与傀儡出现的地方反向而去,否则无论朝哪一方向,都有更高的概率被波及。

    狼人赌对了,新的一踩虽然没能正中目标,但力的传递令浮士德损失了一件珍贵的替伤魔法挂件,灰发老者更是损失了所有三个挂件,还喷了口血,变得奄奄一息。

    浮士德怒了,心说:“真当老子怕你?”

    他在地底施法,与此同时,抽动鼻子猛嗅的狼人再度高高跃起,向着泥土中散发着血腥味的地方踩踏过去。

    ‘呛!’

    无数晶石锥自泥土中如雨后春笋般蹿出,瞬间就把百米方圆打造成了锥矛陷阱般的水晶丛林。

    ‘轰隆!’

    狼人的又一次踩踏也完成了,晶屑四下迸飞,被轰碎好大的一片,但狼人也伤的不轻,至少一条腿是废了,插着晶石,血肉翻卷,骨头茬子都露了出来。

    涅尔瓦放声大笑,揶揄道:“大地水晶,你使用终极秘法了,因为一头狼人!哈哈,我要凑个热闹!”

    说着他蹿入空中,双手挥动权杖砸下,权杖顶端的蓝宝石释放出无比璀璨的刺目光芒,随即便如同殒落的流星般高速冲下。

    ‘轰!’

    地动山摇,本来就无以为继的角斗场,束缚之力化作烟花光雾砰然崩散,而晶石的丛林,也仿佛粉碎的玻璃,化作晶莹的渣屑满场迸飞,就连角斗场之外,大地都被涟漪般扩散的土浪惊扰,在扩散的褶皱中破裂和向上喷发,完成了一次涉及半径近三百米的‘抖毯子’效果。

    凯恩捂脸,心说:“这真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完全无法预测的思路。”

    浮士德也没了之前的懒散模样,睁眼怒瞪着涅尔瓦,从脖子上一把扯下条正寸寸碎裂的獠牙项链。又一件魔法装备,还是大件!

    而他身旁,灰发老者再度衣衫褴褛,浑身都是被碎屑划上的大大小小的口子,魔杖都断了。

    涅尔瓦探手从怀中又摸出颗堪比‘海洋之心’的硕大钻石,装入权杖前端,嘿笑道:“浮士德,下次再参加这种顶级聚会,记得不要带这种只会拖后腿的土狗,你还没那么大牌。”

    灰衣老者差一点就再喷口血。可他又必须承认,这种级别的阵仗,绝非他有能力参与的。刚才若不是浮士德再度保护他,他必然会被涅尔瓦的圣裁之锤的能波给活活震死。

    而野泽园的那位虽然没露面,但同样很恐怖,他连人家豢养的魔法生物都打不过,又拿什么跟人家叫板?这外围已经凶险成这样,野泽园内里还不晓得多么恐怖,他现在是心如死灰,琢磨着或许应该就此远遁,省的连累家族,就是不知道这么做会不会只是一厢情愿,根本解决不了问题。

    浮士德暗中检点自己的损失,嘴上不服输的道:“你不用急着嘲笑我,我拿死海古卷圣殿卷做赌,你今天会失利而归。”

    涅尔瓦眼睛一亮,在指掌间舞转着权杖,道:“你也不用激我,即便没有赌注,我今天照样要好好‘拜访’下野泽园的主人,我怀疑他持有约伯记-黑之章!”

    这回轮到浮士德动容了。

    《约伯记》是《圣经》中最古老的一卷,它还在《摩西五经》之前。

    《约伯记》属于《旧约》,《旧约》是根,枝叶,是《新约》的前置准备,是描述耶稣出生前犹太人的事情的典籍。

    这是普通人的认知。

    但实际上《约伯记》还有一些秘卷,除了讲神威严公义的一面,也记述了光和暗的特性和由来。其中黑暗的篇章,就叫黑之章。

    传闻晨星路西弗,就是因为过‘黑之章’,才能在地狱仍旧保持辉煌,而不是像其他堕天一般羽翼变黑,外貌扭曲。

    总的来说,读懂‘黑之章’,就能明白黑暗本源之力,与之相比,现在所有的黑魔法,不过是其皮毛。

    “我不信,那是传说中的传说,就算真有,也不可能留存在世间。”

    “嗯,所以,像你这种连想都不敢想的人,还是老老实实的回家玩泥去吧。”

    浮士德这时又恢复成那种耷拉着眼的懒洋洋神态,恹恹的道:“削了我的几层保障然后让我当先锋?涅尔瓦,你的觊觎心远比我胜,为什么冲在前头的反倒是我?我不看好你,如果你真能赢,来找我,我不会赖账。”

    说着,他看了一眼欧米伽狼人。

    狼人这时已经现场给自己动手术,将肢体中的所有碎片都挖了出来,还给自己做了简单的骨骼纠错,而它流的那些血,正在像蒸汽般消散,不过是绯红色的光雾。

    浮士德知道,那是血液中含有过多的魔力而导致的现象。

    “黑暗之力,破坏之血,沙菲克家族启动《不死卷》将黑渊的枯骨巫师唤醒了吗?妈的,事情向着最坏的方向发展了,得通知另外几个老不死……”

    浮士德未再逗留,带着灰发老者以幻影移形离开了。

    涅尔瓦用权杖的前段敲打着另一只手的手心,搓了搓牙花子,没算计到浮士德,有点小亏。

    他知道浮士德身家丰厚,今天损失掉的,很快就能补上。而他已经废掉了绿、红、蓝三块稀有宝石,价值不菲。

    他不缺钱,但讨厌赔本的感觉。

    眼睛一眯,他的目光转向欧米伽狼人。

    欧米伽狼人毫无惧意的回瞪着他,然后身形像风中的灰烬般消散了。

    “又是秘法,秘法怎么突然就变得如此烂大街了?连一头异变狼人都能施展!”

    涅尔瓦扭回头,用权杖一指向导:“你说说,为什么现在秘法这么泛滥,连一头狼人都会使用了?”

    向导差点当场跪下,他心中叫屈,却不敢表现出来,躬着身子,头垂的很低:“boss,我平日里主要负责研究和熟悉地形,技术情报方面并不了解。”

    涅尔瓦冷哼:“你当然不了解,处于和平环境太久,懈怠在不知不觉中滋生。”

    向导不敢再多说什么,只是尽可能显得恭敬的戳在那里,他只是异端裁判所的外围成员,身份是主业会所属的一名教士,平时更多的是跟特战队和特勤人员一道接受训练,连跟驱魔师一起行动情况都很少。

    今天的所见所闻,他觉得自己没有当场尿崩就已经很坚韧了。他现在是真的怕,怕自己无法在这次行动中活着生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