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8章 驾崩
    508

    “哞——”

    夔牛长啸,它的身躯庞大,足有万里高下,立在青州当中,如同一座巍峨的巨山。

    但是它的近战力量,却远远不如朱厌。

    那庞大的身躯在朱厌的眼中,不过是一个活靶子,乌黑的大铁棍好似一根擎天之柱,狠狠的砸在夔牛的身上,将它那巨大的身躯撼动。

    朱厌的出手速度太快,夔牛根本就来不及引动雷霆,便被朱厌打断。

    到了这个时候,所有人才看到夔牛的整个身躯。

    它的身躯至少有一万里高下,全身上下都是紫金色的毛发,缭绕着一道一道紫金色的电光。

    那巨大的牛头之上,还立着一根足有百里长短的独角,不过那根独角似乎并不是夔牛的角,而是一件强大到极致的仙器。

    夔牛虽然被朱厌压制,但却没有收到实际的创伤。

    现在的夔牛尸神,虽然只有混元巅峰的境界,但它的肉身太强了,无限接近仙帝级。

    朱厌的铁棍本就少了一截,是残缺的,无法发挥出全力。

    两头庞然大物以整个青州为战场,疯狂的厮杀着,渐渐的,夔牛开始掌控主动,与朱厌分庭抗礼。

    ……

    “皇叔!”

    赵长空看着那两头厮杀中的巨物,狠狠的喘了一口粗气,“通天之路!”

    “陛下不可!”

    老皇叔的脸色一变,他知道赵长空要做什么,急忙出言阻拦。

    “我必须要将这两个怪物送出琅邪天!若是任由着这两头怪物在这里大战,青州就彻底的化作不毛之地,眼下的封印也会再一次的崩开!”

    现在,青州的生灵近乎死绝,只剩下一座青州城,还保留着一点火种。

    但青州依旧富饶,假以时日还可以重新回到先前的繁荣。

    而且那座古仙墓被青铜殿堂彻底封印,日后也不会再有阴灵大潮,而青州这一片大地,也会比曾经更加繁荣。

    可若是任由着这两头巨兽在青州大战,将这里的山川地脉彻底摧毁……那么青州就是下一个玄州了。

    玄州衰败之初,并非是千年前,画圣在玄州城里布下的九龙抬棺格局,而是五千年前,那座大坟从天而降……将玄州主脉摧毁,影响了玄州的气运。

    五千年前的玄州牧是至仙,甚至玄州麾下的一座仙城城主,都是金仙。而一千两百年前的玄州牧煜影,仅仅只是化神境的修仙者。

    现在的青州,也在经历着五千年前,玄州所发生的事情。

    虽然不是一座大山落下,但两头凶兽之间的大战,同样也会摧毁青州的一切。

    五千年前,玄州毁灭,已经让琅邪天元气大伤,损失惨重,若是此番青州再毁灭……琅邪天极有可能沦为九天中垫底的存在,甚至被十地超越。

    五千年前,那是人力无法挽回的事情,就算是当时的赵风扬也无能为力。

    现在,比五千年前玄州的情况更为严重,一旦这两头巨兽将青州的地脉打崩,那么那青铜殿堂也会崩毁,那道裂痕也会重新出现。

    到时候,阴灵也会再次肆意,到时候整个琅邪天,也许都会陷入恐怖的阴灵大潮当中。

    青州之外的那层光壁,已经碎了。

    赵长空无法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

    “陛下!!”

    老皇叔的眼睛微红,“你现在的境界还不足以催动通天之路……”

    “我是琅邪天帝!!”

    赵长空怒吼道:“拿来!”

    老皇叔身躯一震,他目中含着眼泪,他颤抖着手,将一柄钥匙模样的东西,交到赵长空的手中。

    赵长空一挥手,便将通天之路的钥匙融入身躯之中。

    轰隆——

    下一刻,偌大一条通天之路开始震颤,嘹亮的龙吟响彻天地。

    这条白茫茫的大路,直接化作一条张牙舞爪的神龙,冲天而起,赵长空的身躯,融入到通天之路中。

    “我死之后,赵神光便是琅邪天帝……他虽然是个不成器的废物,但有卿不疑和陈霄在,琅邪天依旧不会受到影响。”

    “还请前辈继续你的承诺,守护琅邪天百年!”

    说话之间,那条通天之路所化作的神龙,便朝着夔牛与朱厌冲了过去。

    扑通!

    老皇叔跪倒在地,朝着赵长空离去的方向,重重的磕头。

    “怎么回事?”

    其他人有些不明所以。

    通天之路是琅邪天的重器,乃是历代琅邪天帝手中最强的仙器,没有之一。

    但这一刻,赵长空持通天之路而去,竟然有几分慷慨就义的味道。

    “彻底引动通天之路的力量,需要琅邪天位的加持。赵长空还未采摘到九颗混元道果,无法主动催动琅邪天位。”

    画圣眼中的血光散去,他叹了一口气,“赵长空想要动用琅邪天位,唯有一种方法。”

    “魂祭。”

    “现在赵长空,已经将自己献祭了出去,他……已经死了。”

    画圣看着半空中那条张牙舞爪的神龙,身躯微微的颤抖。

    “我曾以为,这赵长空是一个自私自利的小人,却没想到在大义面前,他肯慷慨赴死……赵风扬没有看错人。陈霄和卿不疑,也没有看错他。”

    秦圣也幽幽的叹息。

    随后,他一招手,一张黑色古琴落到他的怀中。秦圣坐下,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拨动琴弦,一曲琴音徐徐响起。

    ……

    一处无名的古地中。

    赵风扬突然间睁开眼睛,两行清泪夺眶而出。

    “我的儿,你终究没有负了了这天下苍生……”

    轰隆——

    下一刻,这处暗无天日的古地一震,一只猩红色的手掌从大地之下探出。

    似乎有一个庞然巨人,想要从大地之下破封而出。

    九尊修为达到混元巅峰的强者同时起身,联手结成一个奇异的阵势,将那只巨手挡了回去。

    “桀桀桀桀……九只小虫子,你们能挡得住本尊多久?当本尊破封之日,定要将你们九只小虫子碎尸万段。”

    ……

    赵长空已经死了。

    在他的身躯融入到通天之路中的那一刻,他便施展了魂祭之术,将自己的血肉神魂统统的献祭了出去。

    刹那间,琅邪天的天位光芒大盛,瞬间引动通天之路。

    通天之路带着赵长空生前最后一点意志,狠狠的冲向朱厌和夔牛。

    此刻,朱厌与夔牛两个已经拼出真火。

    这里是人族的领地,朱厌也根本就懒得去保护这里,在它看来,青州彻底毁灭,让琅邪天元气大伤,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当然,朱厌却不知道,一旦将这青州的地脉毁灭,那么那个刚刚成型,还未稳定下来的青铜殿堂也会轰然间解体。

    不过若是过上一段时间,青铜殿堂完全稳定下来,天地大葬彻底的与这片天地融合之后,这青铜殿堂,天地大葬的大势,会将这整个青州彻底的守护,就算是远古人道时代的大帝重生,也休想破坏这里的地脉。

    至于夔牛,它只想将眼前这只碍事的猴子灭杀,然后再去抢夺乙木破魔雷法。

    所以两头巨兽,谁都没有留手,在这方满目疮痍的大地上疯狂的厮杀着。

    轰——

    突然间,一道白茫茫的大路从天而降,朝着这两头巨兽冲了过来。

    “通天之路!!!”

    朱厌的口中发出一声怒吼,夔牛尸神也在大叫。

    在通天之路者浩然的伟力之下,两头巨兽根本就来不及做出反应,直接被通天之路冲走,朝着茫茫的东海而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东海的尽头,升腾起一道蘑菇云。

    ……

    天地大丧。

    整个琅邪天,都降下一股股浓郁的悲伤意念。

    琅邪天帝驾崩。

    最后一点真灵消散,彻底的陨灭,琅邪天位也回归琅邪天。

    “陛下!!!”

    琅邪天老皇叔老泪纵横,他无力的跪在地上,放声大哭。

    琅邪天的其他仙官也都是一阵无力,彷如天塌了一般。

    琅邪天帝陨灭,对于琅邪天而言,是一场巨大的灾难……仙界其他八天十地四仙海,甚至东西南北四大洋的无数势力,都有可能趁势攻杀琅邪天。

    虽然赵长空死前,曾言明赵神光继任琅邪天帝之位……但是眼下,赵神光,陈霄和卿不疑三人已经失踪数年,杳无音讯。

    在这期间,恐怖不等其他势力攻杀过来,或者赵神光回归,琅邪天内部便会大乱。

    灵族,朱族,月族等巅峰族群便会如同其他几天那般造反。

    更为重要的是……赵长空倾尽全力,引动通天之路,朱厌和夔牛扔出琅邪天,现在通天之路也已经消失,老皇叔纵然有天大能力,也无法收回通天之路。

    只能等到下一代琅邪天帝诞生,以琅邪天位的力量,才能将通天之路收回。

    但若是在这期间……有人先一步找到通天之路,得到开启通天之路的钥匙,将其炼化,那么琅邪天极有可能永远的失去这件重器。

    “下一代琅邪天帝出现之前,谁敢动琅邪天庭……我就灭谁全族!”

    忽然间,画圣的身躯缓缓的漂浮起来,他的声音滚滚,瞬间传遍仙界:“我可不管什么规矩不规矩的……若是你敢阻我,我便自爆。在这个世上,能阻止我那本体的,可是只有我一人。”

    这最后一番话,是对高天之上,墨依的师姐说的。

    墨依的师姐那两条淡秀的眉毛微微的皱起,最终她微微的点头。

    画圣入魔不深,还保持着理智……但是那双眼睛,已经彻底疯狂了。

    除了画圣之外,在这世上已经没有人可以制约他。

    画圣若是死了,那么画圣身上的魔性,也会归入到那双眼睛当中,那双眼睛也会彻底入魔,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

    原本,已经来到青州的各族族长听到画圣的话,心头一凛。

    他们都已经认出,画圣便是一直跟在赵长空身边的那个神秘人,他曾出手为赵长空解决无数麻烦……甚至亲手格杀了前来刺杀赵长空,试图让琅邪天大乱的玄天果位巅峰强者。

    画圣的实力有多强,没有人知道……甚至有人怀疑,他本身便是一尊残缺的混元果位。

    “算我一个吧。”

    秦圣停下手中的琴音,平静的说道:“谁敢动琅邪天,我便杀谁。”

    轰——

    下一刻,一道纯正的混元之力从他的身上释放出来。

    秦圣……竟然是一尊混元果位仙人,更为重要的是,他的混元道果是完整无暇的!

    高天之上,墨依的师姐脸皮子狠狠的抽搐了一下,但无论是画圣还是秦圣,都是她招惹不起的存在。

    墨依的师姐承担使命,维护仙界的规则……但同样,也有许多人是她招惹不得的。

    比如陈霄,比如卿不疑,又比如下方的天涯子,画圣和秦圣。

    他们都有着惊天的背景和跟脚。

    就算是她身边的墨依,若非是两人同出一个师门,怕是她也无法限制墨依。

    这一刻,整个仙界寂静。

    琅邪天帝赵长空,是九天天帝退位之后,第一个陨灭的新天帝,原本诸多势力摩拳擦掌,准备攻杀琅邪天,将这一天占领或者瓜分。

    但是秦圣与画圣二人突然开口,让所有人都沉寂了下来。

    没有人敢招惹这两尊活祖宗。

    仙界中,知晓他们跟脚的人并不在少数。

    千年前,神秘强者大战画圣,将他封印在玄州之下的水之祭坛上,也惊动无数人。

    那个时候,画圣已经向整个仙界展示了他的力量。

    ……

    “有那两个怪物守护琅邪天,琅邪天暂时动不得了……不过!琅邪天的重器通天之路沉落东海尽头……去东海!!若是能在其他人之前找到通天之路,将其炼化,那么我族便可以以此自立天庭!!”

    有人疯狂的咆哮。

    通天之路,琅邪天第一重器,其威力已经超越许多先天法宝,乃是当之无愧的至宝。

    在这之后,无数仙人前往东海,寻找通天之路。

    当然,虽然朱厌和夔牛也在东海,也许就和通天之路在一块……但是通天之路下,也许那两尊巨兽也受到重创,此刻正是抹杀它们的最好时机。

    朱厌的身上,也有两件至宝!

    刹那间,整个仙界风起云涌,无数强者汇聚东海。

    ……

    七天过去。

    陆云才缓缓的醒来。

    这期间,卿寒,以及八大轮回使者,一直守护在陆云的身边。

    天涯子,画圣,秦圣已经离去。

    见到陆云苏醒,琅邪天的老皇叔立刻来到近前。

    “玄州牧!”

    老皇叔看向陆云的眼神中,满是渴切。

    此刻,所有人都明白过来,之前陆云的状态了。夔牛杀来,卿寒被击伤,陆云都无动于衷……显然他是进入到某种特殊的状态,动弹不得。

    “不用说了,我都知道。”

    陆云摆了摆手。

    “琅邪天帝为琅邪天赴死,这是大义,在这个时候,于情于理,我陆云也不会再与琅邪天为敌。”

    此刻,陆云的修为也突破了,达到返虚之境。

    更重要的是,他的风水造诣进一步提升,对于天地的领悟,也进入一个全新的领域。

    虽然现在他依旧无法独立布下天地大势,但再一次布下这样的天地大势,已经不会如之前那般吃力。更重要的是,他对寻龙诀,对走龙术的理解,也进入一个新的境界。

    寻龙,分金,定穴,走龙,也会更加的轻松写意。

    “若是琅邪天肯认可我这个州牧,那么玄州依旧还是琅邪天的。”

    陆云肃然道。

    他对赵长空没有什么好印象,但是在最后一刻,赵长空选择赴死,这依旧让陆云肃然起敬。

    “其实……老朽还有一事相求!”

    老皇叔有些迟疑,他看着陆云,沉吟着说道:“还请玄州牧……为琅邪天夺回通天之路!”

    “若是通天之路有失,那么琅邪天……便再也不是琅邪天了。”

    说话之间,老皇叔的面皮微红。

    毕竟他是玄天果位巅峰的强者,比陆云强了不知道多少倍,但是现在他却无法离开琅邪天庭,琅邪天帝陨灭,琅邪天庭还需要有人坐镇,主持大局。

    画圣和秦圣虽然都已经开后,力保琅邪天庭,但这两人也只是一个威慑而已。

    眼下,琅邪天中,各大宗门族群的果位仙人,纷纷前往东海,但是老皇叔可不认为他们会为琅邪天庭寻回通天之路。

    无论谁得到这件重宝,恐怕都会据为己有。

    现在老皇叔能信任的,只有陆云。

    “理当如此。”

    陆云点头,没有拒绝,“我身上有通天之路的一个分支,可以通过这个分支寻到通天之路的本体。”

    “呃……”

    听到陆云这样干脆的答应下来,老皇叔倒是有些不知所措,周围其他琅邪天庭的仙官也都呆了呆。

    “我陆云身受先帝大恩,当初若非被逼无奈,又岂会背叛琅邪天?现在天帝为琅邪天苍生驾崩,我陆云自然也会以大局为重。”

    陆云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若是琅邪天庭不再针对我,我陆云自然也是琅邪天的玄州牧。”

    “如此,多谢玄州牧深明大义!”

    老皇叔朝着陆云施礼。

    “哼,嘴上说的好听!”

    这个时候,那个声音尖细的果位仙官忍不住开口嘲弄道:“若是你陆云这的身受先帝大恩,何不将天地阵图交出来?”

    听到那个仙官这般说,在这周围不少仙人的心,一下子抽搐了一下。

    他们没有离去,等待陆云苏醒……为的就是那座阵图。

    “呵呵——”

    陆云没说话,卿寒笑了起来,“现在我们将那阵图给你……你确定你能活着走出这里?”

    那仙官的心脏一突。

    听到卿寒这番话,所有人都变了脸色。

    现在的琅邪天,根本守不住这样的东西!

    天地阵图落到琅邪天庭手中的那一刻,就是琅邪天庭灰飞烟灭之时。

    疯狂的仙人,即将被历史淘汰的仙人,见到一丝不被淘汰的希望……就算是画圣和秦圣,都挡不住!

    此刻玄州已经戒严,百余战争仙器对准四面八方,已经轰杀了不止一尊果位仙人,再加上东海尽头的通天之路,才阻止那些疯狂的仙人的探视。

    至于这青州……则是无人敢来。

    高天之上,墨依的师姐,那尊只手击败无暇混元的女人,正立在虚空之上,许多前来青州的仙人,都被她吓走了。

    “另外——”

    忽然间,陆云高声说道:“天地之阵的阵图,并非是通用的,每一个仙人所需要的阵图都有所不同,需要根据仙人不同的体质进行绘制。”

    “三个月之后,图山阁在玄州的拍卖会上,会拍卖出一千份天地阵图,为一千仙人当场绘制阵图!”

    陆云的声音滚滚,传遍整个青州。

    青州的生灵不多,但这里几乎都是仙界各大天庭,各大族群的眼线。

    听到陆云这样说……瞬间,传讯灵符满天飞。

    十天之前,图山阁曾发出拍卖盛会的请帖,但谁也没想到,拍卖的竟然是天地阵图!

    一千份天地阵图……虽然不多,但也昭示了一个信息。

    陆云并不打算敝帚自珍,这种东西,他迟早会公开!

    霎时间,仙界振奋,无数势力开始疯狂的准备天地异宝,各种仙晶。

    谁若是能先行得到天地阵图,让自己拥有堪比古仙人,堪比从虚境成仙的仙人的力量,那么谁就占据了先机。

    毕竟现在的仙界……除了墨依之外,还没有人从虚境成仙!

    ……

    东海苍茫,比之北海更加富饶。

    陆云和卿寒二人,驾着一叶扁舟,随波逐流。

    陆云本就要前往东海,为卿寒寻找天麟珠与天龟珠,顺便解救另外一头朱厌。

    不过现在,朱厌被赵长空送到东海尽头,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你真的要为琅邪天庭寻找通天之路?”

    卿寒看着陆云,微微的皱眉道。

    “嗯。”

    陆云点头,“琅邪天的兴衰,关乎于日后的玄州……若是琅邪天动荡,那么玄州也不会安宁。”

    先前玄州虽然遭到几次大难,但各方势力都还算克制,没有动用最强手段,直接将玄州掀了,便是顾及琅邪天庭的存在。

    “玄州太小了,又有仙禁的限制……陈族,陆族,卿族三族在玄州,根本就无法生存下去,要不了多久,这三族就会泯然众人。”

    “现在趁着琅邪天庭垂危,我帮他们一把,也会给这三族留下后路。”

    陆云轻轻的说道。

    “你……就没想过自己当琅邪天帝?”

    迟疑了一下,卿寒如是问道。

    陆云一下子笑了,他伸出手来,轻轻的刮了刮卿寒的鼻梁,“我渴望的生活,是逍遥自在,无拘无束……让我当琅邪天帝?我会被各种琐事烦死的。”

    卿寒微微的晃了晃头,她听到陆云的话,也噗嗤一下的笑了:“看出来了,若非是有煜影她们,现在的玄州也是一团乱。”

    “有人来了。”

    突然间,陆云的神色一肃,他从小舟之上站起身来。

    “敢问下方的两位,是陆云公子与卿寒公子吗?”

    来人是一个看上去眉目和善的老者,他对着陆云和卿寒恭恭敬敬的说道。

    “神族?”

    陆云的眉头一皱。仙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