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6章 葬仙
    4

    “不错,城外凶险,古仙墓那里更是堪称死亡绝地。小友既然要去封印古仙墓,身边必然要有人护法!”

    青州城中,一些仙人纷纷应和。

    现在他们也已经了解了事情的始末。

    先前便是这二人急匆匆而来,通知青州牧阴灵大潮即将到来否则现在恐怕青州所有的城池都已经失守,这里已经化作一片死地了。

    现在已经到了绝境,别说陆云是一个虚境修士,就算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他们也要死马当活马医。

    “不必,人数太多容易引起阴灵的注意,我与卿隆二人去足以。”

    风族的这尊玄天果位,又拉上了一尊卿族的玄天果位。

    两人都是采摘了七颗玄天道果的强者,在这琅邪天中堪称顶尖强者了。

    卿隆,与风族的这尊玄天果位风啸两人从天空落下,一左一右的站在陆云和卿寒的身边。

    “你留在这里。”

    陆云对卿寒说道。

    卿寒摇了摇头,“关键时刻,我能帮得上忙。”

    看着卿寒眼中那坚定的目光,陆云缓缓的点头。

    “走吧。”

    陆云并未拒绝风啸与卿隆二人,他确实需要护法,也确实需要一些强者随行。

    就算是这两人不主动跟过来,陆云也会找上他们的。

    嗡!

    白色的通天之路一震,便带着陆云等四人离开玄州城,朝着那座古仙墓而去。

    此刻,古仙墓之外,已经被一道道血光缭绕。

    天涯子手持竹杖,时而将一头一头格外强大的血色阴灵击毙,时而对着那层血光不断的敲敲打打。

    陆云,卿寒落到古仙墓之畔的时候,卿隆与风啸两人的手中,都出现了两件强大的果位仙器,引动巨大的天地力量,暂时挡住了那些汹涌而来的血色凶灵。

    “你们要做什么,就快些动手,我二人坚持不了多久。”

    风啸看着陆云,眼中那玩味的杀意毫不掩饰,似乎是在看着一个跳梁小丑表演。

    风啸与卿隆二人联手之间,气定神闲,也丝毫没有支撑不下去的意思,他们的身上闪烁着一道诡异的血光,隔绝了他们身上的生命气息,短暂的躲避开那些血色阴灵。

    但是他们所撑起来的防御光幕,却是不断的遭受着冲击,摇摇欲坠。

    “前辈。”

    陆云和卿寒没理会他们两个,而是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微微的拱了拱手。

    “殉葬者已经带到,开始了。”

    听到陆云的话,卿隆和风啸两人一阵毛骨悚然。

    “陆云!!!阴灵大潮果然是你引起的”

    风啸尖叫。

    但还未等他的话说完,一根碧绿色的竹杖便当头落下,将他打翻在地。

    卿隆想要逃走,但依旧被天涯子一杖打翻。

    陆云的身上,腾起一道黑色的火焰,将他连同他身边的卿寒守护在其中。

    地狱之火隔绝了生命气息,那血色阴灵对他们视而不见。

    此刻,诸多仙城之外,那些守护仙城,抵抗血色阴灵的玄天果位也在关注着这里。

    他们见到天涯子将卿隆,风啸两人打翻之后,又听到风啸的叫声,脸色都变得无比惨白。

    陆云?

    那人竟然是陆云?那么另一个,就必然是卿寒了。

    那阴灵大潮,真的是陆云引起的?

    他要干什么?难道是要报复琅邪天吗?

    “陆云可是星魔教教主,一方魔尊!”

    风族的仙人大声的吼道:“他来到这里,先是引发的凶灵大潮,继而又假惺惺的通风报信,将我们引到这里来,恐怕是要用我们的性命,来饲养这些魔头!”

    这番话一出,顿时人心惶惶。

    刹那间,便有数尊玄天果位因为心神动荡,一时疏忽之间,被阴灵攻破防御,转瞬间便被啃食,只剩下一副枯骨摔落到地上。

    “都给我住口!”

    老皇叔见状,厉声喝道:“谁再敢胡言乱语,休怪我剑下无情!”

    唰!

    说话之间,老皇叔的手中,多出一口仙剑。

    雪亮的剑光之下,方才说话的那个风族仙人,被一件劈碎。

    其余人见状,噤若寒蝉,不敢再说什么。

    “陆云,你要干什么!”

    此刻,老皇叔周身上下,被一道一道白色的光芒笼罩,他看向仙墓旁的陆云,厉声喝问。

    “风族,卿族二人与我有仇,他们的话前辈也相信?”

    陆云睁开幽瞳,开始勘测此地的地形。..

    陆云的话音不大,并未传出去多远,能听到他说话的人也寥寥无几,但都是绝顶的强者。

    “而且,这两人明知道我的身份,而故意随我来此他们安的什么心,你们难道不明白吗?”

    陆云微微的一笑,“不过此刻,他们身上纵有万般罪孽,也将抵消。我封印这座古仙墓的方法,便是将这两人,葬在此地!”

    陆云的话音越来越大,振聋发聩。

    将那些能听到陆云说话的绝顶仙人,耳朵震得嗡嗡直响。

    将两尊采摘了七颗玄天道果的仙人葬在这里封印这座古仙墓?

    风啸和卿隆两人还活着。

    他们听到陆云的话,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

    将他们葬在此处,来封印古仙墓?他们可是高高在上的玄天果位,经历千难万险,采摘到七颗玄天果位,乃是仙界中的人上之人。

    现在,却要被一个蝼蚁一样的修仙者埋葬?

    “陆云!”

    忽然,一个老者冷声喝道:“若是他们两人少了一根汗毛,我必灭你玄州!”

    这个老者也是玄天果位,采摘了八颗玄天道果他是卿族的强者。

    此刻,他的双眼几乎喷出火来,有心去救,却也无法冲破那层层叠叠的凶灵浪潮。

    “如此说来,这位老前辈是要阻止我解救青州众生了?”

    陆云的语气中带着一点点的嘲弄,“前辈既然如此说,那晚辈就只能从命了。青州的生灵是性命,玄州的众生,也不能枉死。”

    听到陆云这番话,卿族的那个玄天果位的肺几乎气炸了。

    轻飘飘的一句话,便将一口黑锅扣在了他的脑袋上。

    “陆云,有何手段只管施展,若是卿族敢对玄州动手,我青州一脉便并入玄州,与卿族不死不休!”

    正在这时,青州牧头顶青州大印,浴血杀来,他看着卿族的那尊玄天果位,大声的喝道。

    “既然青州牧这样说了,那么晚辈就恭敬不如从命。”

    说话之间,陆云一挥手,便从卿隆和风啸身上取下两道符箓,方才正是这两道符箓,短暂的隔绝了两人的生命气息,让阴灵无法觉察到他们的存在。

    “前辈,还请按照晚辈所说,重新布置此地的地势。”

    陆云看向天涯子,满面凝重。

    “晚辈要葬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