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6章 可怜虫
    486

    仙界对种魂术还存在质疑。

    陈族和陆族更甚,他们根本就不相信陆云的说法……中了种魂术,被种下魂种之后,与之前没有任何区别。

    甚至整个仙界,也都不认可种魂术这种说法。

    莫族,紫族,仙武门,虽然也出面说明关于种魂术的事情,但是依旧没有人相信。

    而且按照现在发生的种种迹象表明,剑神也不可能对仙界每一个势力的仙人和修仙者下种魂术,现在他所针对的目标,除了莫族,紫族,仙武门之外,便是陈族和陆族了。

    剑神的目标很明显,要修复大道之花的那几个道尊所出身的势力。

    如何处理这些被下了种魂术的仙人和修仙者,陆云一直很头疼,杀也杀不得,放更放不得。

    索性这一次,这些攻打玄州城的修仙者为他解决了一切烦恼。

    ……

    “早该想到,那剑神和巫族有关!”

    陆云看着下方,被图录的陆族,陈族仙人,面如沉水。

    “种魂术就是巫神一族弄出来的,巫族自己完全可以炼制魂衣,无须凝练那些有缺陷的魂种!”

    陆云将目光看向城中的紫宸,以及城外的莫欺天和武屠龙。

    他们的身上,都种下了无暇的魂种,这种魂种成长起来,便会将宿主的神魂当成魂衣,穿在魂种之上。

    陆神侯就是如此。

    “究竟……那混沌之剑的传人,是一个巫神,还是巫神的人,渗透到了混沌之剑传人的身边?”

    整个玄州城一片混乱,无数仙人和修仙者在厮杀,陆云的脑袋里,也是一片混乱。

    轰隆隆!!!

    就在这时,玄州城之外的大地,陡然间开始颤抖。

    一块一块森然的白骨,从大地之下钻了出来,在虚空当中飞快的重组,化作一头一头恐怖的骷髅巨兽。

    “陆云!!!”

    一头足有百丈高下的骷髅巨兽头顶,立着一道淡淡的身影。

    他的周身上下,被一道淡淡的尸气笼罩,但是这并不妨碍什么,他的目光穿透虚空,落在传承宝塔之上的陆云身上。

    “可敢出城一战?!”

    这个炼尸门的虚境修士,脸上带着一抹淡淡的飞扬。

    虽然他没有参加过至尊榜之战,但是他的修为却同样达到了返虚之境……

    炼尸门有大秘密,就算是远古流传下来的方阳王族,他们都不放在眼中。

    此刻,这个炼尸门天才的脸上,带着一抹飞扬的神采,似乎是在昭示着,哪怕是炼尸门弟子没有参加过至尊榜之战,但也同样拥有巅峰修仙者的战力!

    “我叫将臣邪,被你杀死的将臣无伤,是我的族人!”

    “不过他是我家老祖选中的夺舍之身,终究要死,你杀了他,与我无关。此番我来只想证明,我将臣邪,哪怕是没有参加那至尊榜之战,也不弱于任何人。”

    说话之间,他的手一招,大地之下,再一次的冲出上百头骷髅巨兽。

    ……

    “将臣邪,这个怪物竟然出世了!”

    正在玄州城中大杀四方的方阳族青年,脸色猛地一白,眼中流露出一抹恐惧。

    “据说三万年前,将臣邪便达到神境巅峰……但是他却迟迟不肯突破成仙,直言神境之后,还有一个境界!所以他便将自我封印,陷入沉睡中……”

    “他竟然在神境顶峰的时候,便感受到了虚境的存在?”

    与方阳族青年同行的雷王吓了一跳。

    当初方阳族这个青年,也是神境巅峰的修为,他并没有感受到神境之后,还有一个境界。

    “对!”

    方阳族的青年点头,“不仅仅是他,远古时代,仙界之外的修仙世界中,也有这样的人!”

    “他们不肯突破,不肯成仙,只立在神境巅峰,将自己封印,陷入沉睡……漂流在无尽的星空当中。”

    现在虚境已经出现,这些原本属于方阳族机密的记载,也已经不算什么。

    “远古仙界,从其他世界飞升仙界的仙人,要远远的弱于仙界本土的仙人……原本,远古仙人也只以为仙界是高等世界,宇宙天地的核心,所以这里的仙人自然格外强大。”

    “现在来看……”

    雷王不说话了。

    当然,方阳族青年的话,也被其他人听在耳中。

    远古时代,便有绝世天才发现,修仙之路是断的,所以它们自我封印,自我放逐……在宇宙星空中漂流,等待一飞冲天的机会。

    而现在,眼前又出现了一尊这样的人物。

    三万年前,自我封印……直至今日!

    方阳族与炼尸门似乎有仇,与炼尸门已经争斗了不知道多少个岁月,所以这两族对彼此也是有着一些了解。

    ……

    “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物!”

    陆云看向将臣邪,眼睛里闪过一抹战意,但继而熄灭。

    “不过你比之真正的天才,还弱了一些,比不得那些古人。”

    看着那些已经攻杀而来的骷髅巨兽,陆云一招手,剑浮屠出现在他的手中。

    刹那之间,剑气成海。

    “哦?”

    将臣邪脸色微变,他笑道:“为何我不如那些古人?”

    说话之间,将臣邪双手翻飞,操控着骷髅巨兽形成一个又一个的大神通,与陆云战在一处。

    两人的招数凛冽,出手之间便是生死搏杀。

    “因为你还活着。”

    陆云的语气风轻云淡,没有任何大战时候该有的模样。

    “我为大道之花护法时,曾踏上那条白茫茫的大道……那条大道染血,是先贤的血。”

    “在我们之前,便有先贤踏足那里,试图修复修仙之路!”

    将臣邪的身躯一震。

    “但是他们都失败了,也都陨落了,是一群失败者而已。”

    将臣邪双手握拳,猛然间朝着陆云轰去。

    无数头骷髅巨兽长啸,轰然解体,化作一道道白骨乱流,杀向陆云。

    陆云以剑浮屠镇压己身,连续施展剑招,将这恐怖的白骨乱流化解。

    “你没有向道之心……只是一个等待他人施舍的可怜虫而已!先贤虽死,但他们的精神永存,迟早有一天会重现仙界,成为一方强者!”

    “而你,纵然活着,也没有向道之心,不敢踏足那条路,你,才是真正的失败者!”

    说话之间,陆云双手合十,整个人都化作一口巨大的剑,朝着将臣邪当胸刺去。

    “另外,有一点你说错了……将臣无伤死在龙墓的水鬼手中,他并不是我杀的。”

    轰!!!

    陆云这一击,轰在将臣邪的胸膛。

    将臣邪的身躯如同一枚跑到一样,重重的朝着后方砸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