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9章 我们修仙者的事
    479

    所有人都呆住了。

    这是什么情况?

    最有一点余光散去,一个略显单薄的身影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中。

    卿寒!

    此刻的卿寒依旧站在原地,连衣角都没动一下,好似没事人一样。

    所有人的呼吸都停滞了,眼睛里充满了不可思议。

    方才那一击是无暇的仙道神通,虚境修仙者完全可以以这种仙道神通,发挥出虚境的力量,就算是玄仙都会被轰杀至渣……但是卿寒,一个小小洞虚境修士,在至尊榜之战结束之后,虚境满地走的时代中,并不算是多么出色。

    但就是这样的一个小角色,却是正面承受了无暇仙道神通的一击,连衣角都没有动一下。

    刹那间,方阳姓氏的青年之前所营造的一切声全部土崩瓦解,方阳族的这个青年呆呆的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在此之前,他可是带着考校的意味,高高在上要指点卿寒,结果到了这一刻,反倒被卿寒说成是让他……一百招。

    很多人都想笑,但无论如何都笑不出来。

    就连在玄州之外围观的那些果位仙人,都面带凝重。

    这个卿寒究竟有多强?

    大道之花下的少年道尊,竟然这样恐怖?

    “不可能!!!”

    方阳族的这个青年好似发疯了一样,疯狂的朝着卿寒出手。

    依旧是无暇的仙道神通。

    不过这一次,方阳族的青年在一瞬间,施展出了三十六种不同的无暇的仙道神通。

    恐怖的天地巨力彷如洪水一般倾泻而来,将卿寒淹没。

    周围的那些修仙者瞬间四散飞逃,就连十王和其余三十六皇都不例外,这是一种无差别的攻击。

    “这个方阳族的青年心性太差!”

    玄州之外有人叹息。

    虽然之前,方阳族的那个青年说是让卿寒接下他三招,但实际上他的想法,是一击抹杀卿寒,宣誓方阳王族的强势回归。

    而现在,一切希望都落空,他的心神失守,所以才会做出这般疯狂的事情。

    “哼!”

    一尊方阳族的强者冷哼一声,他探出一只大手,朝着玄州之内抓去。

    方阳族那个青年的攻击,依旧没有伤到卿寒,卿寒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一脸风轻云淡的站在原地,她没有出手的意思。

    轰!!!

    就在这时,方阳族果位仙人的那只大手到了。

    这虽然只是一只大手,但依旧是无暇的远古法,天地之力与仙道之力结合而成的法相天地。

    这一击,也将玄州城囊括在其中……显然,他要将卿寒,连人带城一起屠灭。

    但就在这时,一片一片的雪花从半空飘零,将卿寒的身躯缭绕在其中。

    那只来势汹汹的大手一碰触到这些雪花,便瞬间消散,化作一道清风。

    “你想死吗?”

    一个身穿男装的少女,从虚空中缓缓的走出,落到玄州城的城墙之上。

    这个男装少女粉黛未施,却给人一种异样的飒爽,她立在那里,便如同这天地间的核心。

    “墨依!”

    无数仙人和修仙者见到墨依到来,目光灼热的看着她。

    “墨依仙子!”

    “竟然真的是墨依仙子,她真的现身了!”

    无数修仙者欢呼雀跃。

    躲在另外一边的陆云,可以清楚的看到一道一道浓郁的愿力,从四面八方出现,汇聚到墨依的身上,这让他很是嫉妒。

    若是能将这些愿力凝聚到一起,定然能够演化出一丝功德,让生死沙罗树再一次结出一颗功德果实。

    ……

    “墨依,莫非你要庇护这个祸害仙界的魔头不成?”

    方阳族的这个果位仙人同样目光灼热的看向墨依。

    仙界的美女很多,但如同墨依这般,第一个成就虚境,第一个从虚境成仙,现在又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境界的美女却不多。

    墨依容颜绝世,本就是仙界顶级的美女,再加上她平日中喜穿一身男装,凸显出一种另类的美感,凡是见过她的男人,几乎都会对她产生一种迷恋。

    方阳族的果位仙人深深的望着墨依,然后他将脸上的痴迷收起,继而冷声喝问道。

    “魔头?”

    墨依的声音清冷,她不解的看向方阳族的果位,疑惑的问道:“卿寒道尊修复了修仙之路,造福苍生,功大于天。你说他是魔头,那你又是什么?”

    卿寒的逼问,让方阳族的果位脸色几经变换。

    “因为卿寒就是卿语!”

    东林世家的那尊果位仙人现身,他指着卿寒,冷笑道:“这个卿寒,便是卿语,十八年前卿族诞生的星辰体质之女。虽然我不敢确定他究竟用什么方法掩盖了女儿身,但她绝对就是卿语!”

    “卿语和那个本班的……也就是陆云,他们二**乱天命城,强行破坏仙界的盛事至尊榜之战,不是魔头是什么!”

    这尊果位的话大义凛然,但是他的目光却自始至终都在墨依的身上。

    “怎么,没话说了吧?”

    方阳族的果位冷笑道:“墨依,你现在包庇魔头,看来你与他们也是一丘之貉……我劝你们还是自缚手脚,走出玄州来请罪,否则战争仙器之下,玉石俱焚。”

    他将又将主意打到了墨依的身上。

    墨依闻言一怔,她想到了此前陆云对她说过的话,就算她与世无争,有许多人也会打她的主意。

    “战争仙器吗?”

    卿寒笑道:“既然你们想死,我就成全你们。”

    轰隆隆——

    卿寒的话音落下,玄州城墙之上的战争仙器齐齐的亮起,对准玄州之外的那些果位。

    “你们这些老不死的都给我闭嘴!”

    突然间,一个斥骂之声传来,十王之一的龙王冷冷的说道:“这是我们修仙者的事情,与你们这些仙人何干?”

    “至尊榜之战,也是我们修仙者之间的至尊榜之战,我们的事情,还用不着你们来插手。”

    “龙王说的对,这里是我们修仙者的事情,你们这些连玄州都不敢进的老家伙,除了在外面犬吠之外,还敢做什么?用战争仙器轰击玄州?你们有那个胆子吗?”

    妖王的一身金色毛发璀璨,它的声音威严,其中带着浓浓的嘲讽。

    “我们修仙者之间的事情,我们自己解决……方阳家的那个蠢物,你敢打墨依仙子的主意,我就与你不死不休,等我从虚境成仙,必要斩你头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