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0章 血灵芝
    400

    “命符?”

    听到翼天凌的话,陆云与卿寒对视一眼。

    他们确实听过命符一说。

    至尊榜之战是在一处未知的远古遗迹中进行的,而想要进入那处远古遗迹,必须要通过一种特殊的命符。

    本来,想要拿到命符,需要进入天命城,从天命城主那里得来。不过现在,天命城几乎都被塞满,陆云和卿寒还没找到进城去取命符的机会。

    “对,就是命符。”

    翼天凌微微的一笑:“老朽之力,恰好有两道命符,可以赠与两位小友!”

    “真的?”

    卿寒的眼睛一亮,他的脸上流露出一抹渴切。

    “当然!不过命符这东西太过珍贵,就算是在天命城中,想要得到命符,也需要去挑战资格,所以老朽并未随身携带,请两位小友随我前来。”

    说话之间,翼天凌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而陆云和卿寒,就如同两个初出茅庐的愣头青一样,立刻就跟了过去。

    “那两个后生……要倒霉了!”

    见到陆云和卿寒跟着翼天凌离去,一个金仙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

    有人听到这个金仙的话,不禁好奇的问道。

    “那个翼天凌……嘿嘿嘿,可是一个吃人不眨眼的魔头,比星魔教的魔头还要恶毒!”

    金仙见到翼天凌回头瞪了他一眼,急忙闭口不言。

    天命城之外,已经建立起了不少建筑,俨然形成一座一座小小的卫城,翼天凌的住处便是在一座卫城之内。

    嘎吱——

    暗红色的房门被推开,一股子淡淡的血腥味钻入陆云两人的鼻孔当中。

    “我的小宝贝儿,我又为你找来两具血肉肥料,吃了他们俩,大概你就可以化形而出了吧。”

    翼天凌走进房门之后,他一挥手,一座暗红色的阵法便亮起,将这个房间笼罩。

    咕咕咕——

    一个古怪的声音响起,就好像是什么人肚子饿了的时候,发出的那种声音。

    “这是——”

    忽然间,陆云的眼睛瞪大了,他看向这座房间中央的一件东西,眼睛猛地亮起。

    这是一株巨大的灵芝,通体血红色,大约有磨盘那么大,其上交织着一道一道暗金色的纹路。

    “血灵芝!竟然是血灵芝,现在的仙界竟然还有这种东西!!”

    猛然间,陆云尖叫起来,他的神色中,立刻浮现出了 一抹激动。

    有了血灵芝,卿寒便可以达到虚境!

    翼天凌打了一个冷颤,他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陆云。

    血灵芝这东西,在远古仙界中便已经灭绝了,就算是远古仙墓中出土的典籍,都不会有记载。

    这东西,可是翼天凌在仙界之外,无心星空中的某一处古地寻到的一枚种子,无数年来,他杀了仙界不知道多少天赋极高的青年俊杰,取他们的血液浇灌,才将血灵芝养大。

    却没想到,这次带来的两个人形肥料,竟然认出了血灵芝。

    “死!”

    翼天凌也是异常果断,他伸出一指点向陆云。

    至仙一指,足以击溃陆云的元神,让他化作一地碎肉。

    嘭!

    但是下一刻,一只盈白如玉的小拳头,从陆云面前的虚空伸了出来,一拳砸那根点向陆云的手指之上。

    “真的是血灵芝!”

    一个十二三岁的小萝莉从虚空里蹦跶了出来,她看着那磨盘大小的血灵芝,口中发出一声欢呼。

    陆云能认出血灵芝,便是因为星紫。

    血灵芝这东西,在星紫那个时代中,都是异常珍贵的重宝。

    “有了这株血灵芝,我与煜影,笑笑联手,可以炼制出一炉‘血还丹’,这样就可以让主母……哎,让卿寒公子也能立刻突破到虚境了!”

    星紫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急忙纠正过来,蓦地,她还不忘偷偷的瞄了一眼卿寒。

    卿寒双目圆瞪,狠狠的瞪了一眼陆云。

    而陆云则是眼观鼻,鼻观心好似没听到一样,星紫吐了吐舌头,抱着那株血灵芝乐颠颠的回到鬼门关。

    卿寒满脸通红,脸上也显得有些局促不安。

    翼天凌好似一滩烂泥一样软在地上,他全身上下的骨骼,包括元神,都被星紫一击震碎,但是他依旧还活着,他的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陆云和卿寒。

    卿寒!

    他听得清清楚楚,方才那个可怕的小丫头,说出了卿寒二字。

    一人是卿寒,那么另外一人,便必然是陆云了!

    此刻,翼天凌的肠子都悔青了,他没想到,自己出去随便寻了两个愣头青一样的少年,竟然是那两个煞星!

    “命符呢?”

    陆云来到翼天凌的面前,弯下腰,轻轻的问道。

    翼天凌挣扎着想要起来,但是星紫出手极有分寸,既让他失去行动的能力,但也恰恰的保住他的性命。

    “在,在我的储物戒指里。”

    翼天凌放弃挣扎,苦笑一声,“给我一个痛快的……另外,那株血灵芝要化形了……”

    “化形之后,你是想要将他炼制成身外化身?”

    陆云一怔。

    翼天凌摇了摇头,闭口不言。

    “公子,血灵芝确实是要化形了,而且其中孕育着一个小小的神魂……并不像是要被炼制成化身的样子。”

    星紫的声音传入陆云的耳中。

    听到星紫的话,陆云的指尖闪过一道剑芒,将翼天凌的脑袋劈了下来。

    “唔!”

    下一刻,翼天凌又站了起来,他有些惊恐的看着陆云,呆呆的不知所措。

    “滚进去,用你自己的血去喂养那株血灵芝。”

    陆云顺手将翼天凌的储物戒指取了下来。

    “是,是!”

    翼天凌不禁咋舌,他急忙回到鬼门关中……他还真怕星紫一个想不开,将整株血灵芝都炼化了。

    “北宫鱼,蛟魔王他们也是与方才的翼天凌一样?”

    卿寒鼓起勇气,开口问道。

    “被我杀死的人,都会成为我的属下。”

    陆云点了点头。

    卿寒有些不自在的耸了耸肩。

    陆云已经将翼天凌的储物戒指捏碎。

    哗啦啦!

    一大堆荧光闪闪玉色的符箓从储物戒指里掉了出来,正是那所谓的命符。

    “好多!那个翼天凌到底杀了多少人!”

    卿寒一怔。

    “少说有几百人了吧……仙界那些巨头也真是瞎了眼,竟然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发生。”

    陆云冷笑道。

    一次,两次……也许有人不会在意,但是一下子少了几百人,竟然没有人去调查。

    这只能说,现在仙界各大势力之间,还是各家自扫门前雪,只要他们的人没丢,就不会有人去管这些事。

    来到此地的修仙者,也都是竞争对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