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3章 我已经来了
    363

    “他,他手里拿着的那个罗盘状的宝物,是什么东西?竟然将这方虚空的真相映照出来!”

    忽然间,有人将目光从鬼树之下那无尽的鬼物僵尸的身上,挪移到陆云的手上。

    风水罗盘!

    那片虚空中的一切鬼物,一切阵法布局,在风水罗盘的金光之下,才显现出来的。

    “难怪陆云与卿寒两个修仙者,能够相安无事的走到这里,有这样的宝贝在手,这古墓中的一切危机都将无处遁形,若是我能得到这件宝贝……”

    刹那之间,无数仙人,包括化湿天帝与东林鄂在内,都将目光集中到陆云手中的风水罗盘之上。

    “那是用十方界石炼制成的宝贝。”

    忽然间,一个文绉绉的声音响起,众仙回头看去,就见到一个如同凡人中的儒生一样的青年,正斜斜的靠在一块石头上,懒洋洋的说道。

    “十方界石?”

    所有人都微微的一怔。

    十方界石的大名,他们当然听过。

    这是一种异常罕见的仙材,超脱九品的存在,能让仙界无数的炼器师为之疯狂的宝贝。

    “一年半之前,图山阁在仙阚城拍卖十方界石,最终被陆云得到。”

    卿云鹤的语速不疾不徐,娓娓道来:“那个时候,祝融氏的那位炼器宗师祝融苍山曾向陆云求取十方界石,结果被陆云以器道究极境界‘天地烘炉’折服。”

    “那个时候,陆云便便说过,他要用十方界石锻造出一件仙器。现在看来,他真的成功了。”

    “卿族卿云鹤!”

    在场的许多仙人,已经认出卿云鹤的身份。

    “你凭什么说,那是十方界石炼制出来的宝贝?”

    东林世家的一尊罗天果位微微的眯起眼睛,冷笑道:“说话之前,你可要想清楚后果!”

    风水罗盘可以映照出这方虚空的真相,让古墓中的种种诡异无处遁形,这简直就相当于一件重器,甚至还要凌驾在琅邪天的通天之路上。

    若是这件东西是陆云无意间得到的也就罢了,但若它是陆云炼制出来的,那结果和意义就完全不同了。

    这可是一种足以改变仙界格局的存在。

    十方界石虽少,但也不是绝无仅有,陆云可以炼制出一件风水罗盘,就能炼制出第二件,第三件来。

    虽然在场不少大能都已经相信了卿云鹤的话,但是他们却并不愿意承认这件事。

    “大概你们没有发现吧。”

    立在卿云鹤身边的沧海成风也说话了,“陆云在驱动那件罗盘的时候,显然是动用了某种神通或者是功法,两者相互配合间,才让那罗盘发挥出真正的威力来。”

    “陆云的手中,掌控了一种特殊的传承,针对这古仙墓的传承。”

    沧海成风的语气虽然轻,但却让所有人的几乎发狂。

    此刻,他们看向陆云的眼神,就如同方才他们看火梧桐时候的一般无二。

    这是一个活宝!

    “不过现在这陆云,是星魔教的教主呢。”

    沧海成风接下来的话,如同一盆冷水一样,浇在他们的心头,让那几乎失去理智的心神恢复过来。

    “星魔教,星魔教……”

    星魔教,彷如一层厚重的乌云,笼罩在每个人的心头。

    就连那化湿天帝的脸上,都流露出一抹忌惮。

    自始至终,他的强势,他对星魔教的高压政策,也不过是为了震慑星魔教,让星魔教投鼠忌器,防止他们在拓跋劫成长的这段时间中对他出手,将他扼杀。

    而此刻,沧海成风却与卿云鹤对视一眼。

    “陆云所说的佐道为王,挖尽仙墓……恐怕指的就是这件东西了。”

    ……

    陆云已经来到这棵沐浴在火焰中的鬼树之前,风水罗盘之上,金光道道,彷如化作一个又一个的小世界,将周围那些不祥之物逼退。

    寻龙诀依旧在运转,风水罗盘之上的指针,与那三重罗盘不断的重组,分离,推演着这里的种种影像。

    “这里不是龙巢的核心,但却是龙巢的一个气穴。”

    “这座龙巢的格局,乃是水火相交的一个天地大势,这里是火穴。那么在龙巢的另外一处,应该还会一个水穴,若是水穴中也有一个怪物的话……”

    陆云的眉头微皱。

    龙巢乃是龙族祖地,孕育龙族的地方,这里不可能是阴阳之局,阴阳之局又代表着生死,是亡者的格局。

    这里虽然已经被人改造成龙墓,但本质上依旧是龙巢。

    水火相济,才是演化生机,繁衍后代的格局。

    这座龙巢本身,便是一座水火相交的天地大势。

    若是陆云没有猜错的话,沐浴在鬼树之外的火,便是龙族的‘祖火’。

    但是在此之前,龙巢被演化为龙墓,龙族的祖火已经熄灭……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火梧桐会出现在这里,以其上的先天之火,将这祖火重新点燃。

    “那水呢?水又是什么?这片无边无际的北海?还是……”

    一时间,陆云的脑海中有些混乱。

    眼前的鬼树,已经与龙巢化作一体,通过整个龙巢,来吞噬进入这里的龙族的血肉与生魂,来让自己复苏。

    只要这棵鬼树没有彻底的复苏,那么陆云便可以通过这里的格局来对付这鬼树。

    破解这火穴的关键之处,便是水穴。

    只是陆云无法确定,水穴那里,是否也被一个恐怖的怪物寄生了。

    “等等!水穴……难道是它!”

    忽然间,陆云的心头一颤,他想到了一个恐怖的存在。

    水鬼牵手!

    一个灵与局结合的怪物,就算是陆云,都找不到破解的方法。

    “是了,是了……水无形无势,不会被禁锢在某个地方,那水鬼牵手的局,便是这里的水穴,果然……”

    陆云手中的风水罗盘的光芒再一次的绽放,将那些蠢蠢欲动的怪物压了回去。

    眼前的这棵鬼树,正处在半生半死之间,它的意志虽然在不断的影响着这周围的鬼物,但却没有真正的复苏。

    此刻,陆云已经倾尽全力的催动风水罗盘,让风水罗盘的力量彻底绽放,与这株鬼树对峙,压制它的本能。

    另一边,他的脑海中在不断的思考着对付这鬼树的方法。

    “卿寒!”

    突然间,陆云对卿寒传音,“你去方才我们遇到卿泉的那间墓室,若是我猜得不错,那水鬼牵手应该在那里,你想办法将水鬼牵手引过来!”

    忽然间,陆云想到了一种方法,找到那水鬼牵手的本体的方法。

    “不用去了。”

    忽然间,一个呢喃的声音,在陆云的耳畔响起,“我已经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