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章 作弊?
    漫天剑影,如同狂风暴雨一般,朝着陆云倾洒而下。

    每一剑,都带着凛冽的杀机,似乎不将陆云碎尸万段,便不肯善罢甘休。

    ……

    陆云站在原地,他静静的看着眼前的剑影,随后叹了一口气。

    “杀人,一剑就够了,你出那么多虚招作甚?平白浪费了力气。”

    陡然间,陆云一指点出。

    他的手指之上,还带着一点银色的光芒。

    当!!!

    一声清脆的声音凭空响起。

    风隐的身形,陡然间从虚空当中跌落下来,然后朝着后方不断的倒退,最终他手中的剑脱手飞出,掉落到印丹台之外,他的身形才渐渐的稳住。

    风隐满脸骇然的看着陆云。

    一招。

    他竟然连陆云一招都接不下!

    印丹台之下,琅邪天都的人满脸骇然。

    风隐的真实修为,可是元神之境,并且在元神境中水准极高,同境当中,也只有陆远侯,卿红尘这样的人才有资格做他的对手。

    风隐的修为被压制在金丹之境,他在金丹之境中,也是绝对的强者。

    但是任谁也想不到,陆云竟然一招便击退风隐,甚至将他手中剑打飞了出去。

    “不可能!”

    风隐怒吼着,他的身形再度消失。

    “没什么不可能的。”

    陆云一步踏出,同时手起一拳,朝着面前的虚空轰去。

    嘭!

    风隐惨叫一声,直接飞出了印丹台。

    “这样的废物就不要上来送人头了,一点挑战性都没有。”

    陆云吹了吹自己的拳头,然后叹息着说道。

    风隐听到陆云的话,两眼一翻,便晕了过去。

    场下寂静一片。

    风族的人更是气的吐血,虽然他们听不懂‘送人头’是什么意思,但陆云那话语中的蔑视,却是毫不掩饰。

    ……

    “还有谁?”

    陆云轻轻的打了一个哈欠,“上来之前先掂量掂量自己的水准,我可已经战胜一个人了,再赢九十九场,那远古天王传承,就是我的了。”

    “我来!”

    陆云的话音刚落,一个声音紧接着响起。

    然后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就落到了印丹台之上。

    “玄州牧,我们又见面了。”

    中年男子看向陆云,那狭长的眼睛微微眯起。

    “葛家家主?不,你应该是古仙墓里,大罗仙宗的人。”

    陆云歪着脑袋,看着眼前的这个中年男子。

    “不,我现在只是葛家家主。”

    中年男子微微的摇头。

    下一刻,他的手中多出一柄阔剑,瞬间,属于仙人的气息,从他的身上释放出来。

    这是一柄一品仙剑!

    “琅邪天玄州葛家家主葛城,前来挑战!”

    嗡!!

    下一刻,他手上的仙剑绽放出一道璀璨的剑华。

    长达百丈的剑芒,从他手中的仙剑释放出来,似乎要将整个印丹台,切成两半。

    “仙剑!修为被封印到金丹境,他竟然也能驱动一品仙剑的力量!”

    不少人失声惊叫。

    轰!!

    仙剑释放出来的力量实在是太大,就连印丹台都发出一阵轻微的颤抖。

    陆云的脸色一变,他的身形一动,急忙朝着一边躲闪开去。

    但是仙剑所释放出来的威压,实在太大。

    那巨大的剑芒,急忙横贯整个百丈方圆的印丹台,陆云想躲,都没有躲闪的空间。

    “妈蛋,本来以为这张底牌可以多留一会,没想到被你逼了出来!”

    陆云咬牙切齿。

    嗡!

    眨眼之间,陆云的身上闪过一道紫芒。

    随后,冲天的剑影从陆云的身上释放出来,直直的朝着葛城手中的剑光劈了过去。

    嘭!

    下一刻,葛城手中的仙剑碎裂,连同他的身体之上,都出现了如同瓷器碎裂一般的裂缝。

    葛城手中的仙剑,可是大罗仙宗长老亲自为他炼制,以特殊手法炼化,可以保证发挥出仙剑的全部威力。

    但却没想到,陆云的手中竟然发出一道更强的剑光,直接将他的仙剑劈碎。

    噗!

    葛城一口鲜血狂喷而出,巨大的震荡之下,他的金丹都直接碎裂,整个人化作一滩肉泥倒在印丹台之上,气息全无!

    死!

    这个在古仙墓中困了七百年,刚刚逃生出来不过半年的大罗仙宗弟子,毙命于印丹台之上。

    陆云手持紫陵剑,紫色的剑芒不断吞吐,他的胸膛略微起伏,呼吸也有一些急促。

    很显然,与葛城的碰撞,也让陆云吃了一点暗亏。

    但是这几日,陆云天天以先天五行元力淬炼身体,他的肉身强度早已经达到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否则刚刚的碰撞之下,陆云也会受到重创。

    “九品仙器紫陵剑!!!”

    突然间,有人大声的喊道,“十七年前,紫陵剑在我‘雷横天’的一处古仙墓中出土,被一个神秘的白衣男子强抢而去,为何会出现在你的手中!”

    一个紫衣紫发的仙人猛地站起身来,大声的喝问道。

    “那柄剑,若是我记得不错,之前应该是在琅邪天卿族的卿寒……也就是现在的天帝使者大人手中,为何又会到了这陆云的手里呢……奇怪,奇怪!”

    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这个声音似乎是疑问,又似乎是自语,但是谁也分辩不清楚,这个声音是从哪里传出来的。

    “琅邪天卿族,给我一个解释!”

    那紫衣紫发的仙人转而看向卿族的方向。

    “哈哈哈哈——”

    就在这个时候,印丹台上的陆云长笑一声,“仙器有灵,有德者居之。在你雷横天出土的九品仙剑,你雷横天仙人没有抢到,就是与你们无缘。现在你反倒去怪罪得到仙剑的人?”

    铮!

    似乎是为了回应陆云的话,他手中的紫陵剑也绽放出一道轻轻的铮鸣,紫色剑华,变得愈发炫目。

    “总归是我雷横天的宝物!”

    雷横天的仙人咬牙切齿。

    “那天王传承不也一样是我琅邪天的?你们现在又跑来作甚?”

    陆云反口相讥。

    雷横天仙人哑口无言,面红耳赤的坐了回去,气呼呼的不再说话。

    “琅邪天的玄州牧陆云,你作弊!”

    雷横天的仙人刚刚坐下,又一个人站了起来,指着陆云大声的喝道:“你区区金丹境的修士,何德何能,能够发挥出九品仙剑的力量?你分明是作弊,用了某种手段,躲过印丹台的力量!”

    陆云看向那人,然后问道:“大罗天大罗仙宗的人?”

    那人微微的一怔,随即点头,“不错,本座正是大罗仙宗长老‘赵铁峰’。”

    “我还没说你大罗仙宗,你大罗仙宗倒来反咬一口……刚刚那个什么葛家家主葛城,分明就是被你大罗仙宗之人夺舍了。你大罗仙宗夺舍我玄州第一世家家主,究竟是何居心!”

    陆云怒声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