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5章 地狱的痕迹
    ..,

    在地狱中,陆云可以借助整个地狱的力量,无限的扩大自己的实力,让他的思维,神念,甚至法力都达到一个淋漓尽致的状态。

    唯有在这种状态之下,陆云才敢尝试以十方界石炼制风水罗盘。

    十方界石只有一块,可遇而不可求。一旦炼废了,可就很难再找到第二块十方界石了。

    地狱之火,熊熊燃烧,整个地狱,几乎都化作一片火海。

    陆云的五大轮回使者,此刻也回到地狱中,在这片火海之内开辟出了一方空间,护住了乐神,舞神,以及那些鬼差。

    ……

    坚不可摧的十方界石,在地狱之火下,一点一点的融化,化作液态。

    陆云一边以炼器手法,不断的淬炼十方界石,另一边则是发动寻龙诀,让他全身上下的法力,以寻龙诀的方式运转,注入到十方界石中。

    三百年!

    地狱中的时间,整整过去了三百年!

    这三百年间,这三百年间,陆云一直枯坐在地狱之火中央,不断的淬炼着十方界石。 那块原本只有拳头大小的十方界石,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经过地狱之火的淬炼,这块石头非但没有变小,反倒无限扩大。

    化作了一颗璀璨的星辰!不是天星石,而是真正的星辰。

    星辰引力,星辰法则,一应俱全!

    不过十方界石所化作的星辰,却是一颗死星,其上的星辰法则,也是一种死去的法则。

    万物分阴阳,天地有生死。

    法则,自然也分生死。

    十方界石之上的星辰法则,赫然是死的。

    换句话说,十方界石所化作的星辰中,孕育着一个属于亡者的世界。

    地狱很大,无边无际,足以容纳这颗星辰。

    “这些死法则的气息与地狱相似……莫非,十方界石源自于地狱?!”

    蓦地,陆云的心头一震,他豁然间睁开眼睛,如同水银一般的神念,狠狠的涌向十方界石所化作的星辰之内。

    此刻,陆云的神念涌入十方界石所化作的星辰当中,立刻就感受到了一抹与地狱相似的气息。

    已死的法则,只有在地狱中才存在!

    但是陆云寻遍了整个地狱,却都没有发现十方界石的踪影。

    “莫非,十方界石中所隐藏着的秘密,是关于地狱的?”

    陆云并未停止炼化十方界石,但是此刻的他却是一心多用,开始思索起自己身上的种种事情。

    “我在地球上得到生死天书,生死天书将我带到仙界……生死天书选择我,并不是一个巧合?”

    “生死天书中流传出的生死神通‘阴阳两界’可以开启鬼门关,打开地狱之门,而十方界石,又与地狱有关。”

    “我寻到生死天书的时候,手里拿着风水罗盘,也是以十方界石打造而成!”

    这一刻,陆云终于想通了关键之处。

    生死天书,为何会选择陆云。

    完全是因为那个时候,陆云的手里拿着风水罗盘,十方界石中有着源自于地狱的力量,也正是这股力量将生死天书激活。

    陆云的那方风水罗盘,也并没有遗留在地球上,而是被生死天书的力量分解,重新开启了地狱。

    让地狱从一个绝对封闭的死界,逐渐的复苏。

    “不过,现在地狱已经通过生死天书,与我紧密的链接在一起,相当于一个完全属于我的世界,只要我的修为不断的进步,那么地狱也会不断的复苏,并不需要十方界石的力量了。”

    陆云松了一口气。

    若非如此,怕是这块十方界石一旦进入地狱,便会被地狱给吞了。但毫无疑问的是,十方界石这种顶级的仙材,绝对产自地狱。

    仙界的仙界,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地狱存在过的痕迹,十方界石,便是地狱留下的痕迹。

    想到这里,陆云稳下心神,开始全力催动寻龙诀,炼化十方界石。

    转眼,又过去两百年。

    嗡——

    陆远的眼前,一道乌光闪过。

    那颗巨大的星辰,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巴掌大小的罗盘。

    罗盘的通体漆黑,共分三层。

    一层辨辨方位,二层测吉凶,三层定风水!

    五百年!

    陆云用了整整五百年的时间,终于炼制成了风水罗盘。

    这一刻,哪怕是身处地狱中,陆云也几乎要虚脱了。。

    漫天的地狱之火收起,煜影赶忙飞身上前,将一大把丹药塞进陆云的口中。

    “我摸金一脉的祖师,究竟是什么人?”

    陆云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开始飞快的恢复着体力。

    “我在这地狱中,虽不说有混元果位巅峰的天帝之力,但也相差无几了……但依旧用了五百年时间,再加上地狱之火的辅助,才堪堪炼成风水罗盘。”

    陆云喃喃的说道:“老祖宗能炼成风水罗盘,可绝对不是普通的凡人!”

    “摸金一脉,真的是因为开启了一口青铜椁,才走向衰落的?”

    情不自禁的,陆云的脑海中又产生了一个疑问。

    ……

    陆云再地狱中,耗费五百年,终于炼制成风水罗盘。但是对外界而言,不过是弹指一瞬。

    陆云离开地狱的时候,脸色略微的有些苍白,脚步也有些虚浮。

    他炼制风水罗盘时候,消耗的法力已经恢复,但体力和精力却不是那么容易恢复的。

    “大人,月族的月笼莎求见!”

    葛龙身上穿着一身华丽到极致的仙器袍子,神采飞扬。

    现在陆云再陆族的地位极高,几乎要被陆族诸多仙人供起来了,连带着葛龙也水满船高,在陆族得到极高的待遇。

    不过葛龙对陆云忠心耿耿,一直寸步不离的伺候着陆云。

    “月笼莎?”

    陆云的眼中,闪过一抹茫然,继而五百年前的记忆,纷至沓来,重新回到了他的脑海中。

    陆云在地狱中炼器五百年,猛地回到现实中,还是有些不适应。

    “她来做什么?”

    陆云眉头微微的皱起,然后微微的点了点头,月笼莎乃是月族的天之骄女,天生仙体,更是一位宗师级的丹师。

    月笼莎亲自拜访,陆云也不好不见。

    陆云住的地方,是陆族特意为其开辟的一方空间,其中鸟语花香,仙气缭绕,可以与陆族果位住的地方相提并论了。

    此刻,花园中,一个少年正与月笼莎对坐,不过气氛似乎有些不对,好像……这两人之间,竟然产生了一抹敌意。

    敌意?

    陆云有些不明所以。

    “哎?卿寒咋来了?”

    陆云见到卿寒,心里竟然产生了一抹暖意,五百年来……他最为思念的人,竟然是卿寒。

    “难道不应该是卿语吗?好像也没什么不对。”

    陆云晃了晃自己的脑袋,“为什么不对呢?”

    陆云又有点发蒙。

    “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卿寒看到陆云,原本那带着杀气的眼睛,瞬间被浓重的担忧取代。

    此刻的陆云,头发略微的有些散乱,脸色也十分苍白,脚步虚浮,整个人也瘦了一大圈。

    卿寒急忙站起身来,将陆云扶住。

    “哎,我没事。”

    陆云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来,摸了摸卿寒的头。

    卿寒的表情有些僵硬。

    月笼莎也是目瞪口呆,一个男人,伸手去摸另一个男人的头?而且还是那种温柔的抚摸……这让月笼莎心头产生一抹恶寒。

    卿寒心里虽然十分享受这种感觉,但还是将头别去。

    陆云倒是没什么其他感觉,他一屁股坐在卿寒的旁边,端起刚刚卿寒喝过的茶,一口吞了下去,然后吧嗒了一下嘴巴。

    月笼莎有些不自在的扭了扭身子。

    “月仙子此番前来,是为了那对儿月翼吧?”

    一路前来,陆云也想通事情的关键。

    虽然对陆云来说,时间过去五百年,但是他的记忆也很快恢复了。毕竟,陆云融合了五个轮回使者的记忆尚未迷失,区区五百年的时间,对陆云而言也不算什么。

    陆云依旧记得,当时月笼莎见到月翼时候,那一抹微不可查的激动。

    “正是!”

    月笼莎微微的点头,“不知道陆公子需要什么样的条件,才肯交换月翼。”

    听到月笼莎这样说,卿寒才稍稍的松了一口气,同时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月笼莎自始至终都有些摸不着头脑,不明白卿寒为何会突然间对自己产生那么大的敌意。

    “这个,你不应该来找我。”

    陆云看了一眼卿寒,“我已经将月翼送给了卿寒,你想要月翼的话,可以与卿寒商量。”

    卿寒的脸上,流露出一抹笑意。

    天龙筋陆云自己留下了,这东西对敖雪有着极大的作用,可以提升她的实力。

    月翼乃是先天法宝日月双翼的一部分,炼化之后,便可获得无双的速度,拥有着绝强的保命能力。

    陆云等人即将启程,去探索那座古仙墓,自然要做出万全的准备,将月翼送给卿寒炼化了,陆云也能稍稍的放心。

    “在云水乡……哦不,应该是剑阁的时候,你月族的月惩,已经选择站在了与陆云对立的一面。”

    卿寒看着月笼莎,正色道:“而你月族,似乎也是支撑月惩的决定,与陆云为敌,所以仙子请回吧。”

    不等月笼莎开口,卿寒便冷冷的拒绝了。

    开玩笑,不说月族的立场如何,单单这月翼,便是陆云送给他的礼物,卿寒又岂能轻易让给他人……还是一个容颜绝世的女人。

    月笼莎见到卿寒那坚定的神色,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她站起身来,朝着陆云和卿寒拱了拱手,转身离去。

    “慢着!”

    就在这时,陆云突然起身,叫住月笼莎。

    月笼莎豁然转身,她的脸上带上了一抹淡淡的笑意,“莫非陆公子要替卿寒公子做出决定了?”

    陆云微微的摇头,“日月双翼的另外一半,日翼应该在月仙子的身上吧。不知道陆某需要付出什么,才能让月仙子割爱。”

    还在找”仙墓”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