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9章 给脸不要脸
    听到陆神侯的话,陆云略微的诧异了一下。

    他没想到,陆神侯竟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让陆云指点陆族修仙者修炼!

    陆神侯的话音刚落,陆族不少人的脸上,也都流露出了期待的神色。

    陆云号称仙界第一少年至尊,修仙者中第一人!

    虽然,现在的仙界中,还有不少隐世修仙者并未出世,参与到玄州一战,但陆云斩杀上仙,硬抗果位……依旧不负少年至尊之名。

    可以是,陆云现在,乃是无数修仙者心目中的偶像,许多修仙者,都以陆云为人生目标。

    陆族当中,依旧如此!

    虽然陆族修仙者仇视陆云,却并不妨碍他们崇拜强者,这是一种异常矛盾的感觉。

    ……

    “好,既然陆神侯提出了这样的要求,我也不会拒绝。”

    陆云点了点头。

    所有人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陆云。

    此时,陆族的修仙者和仙人,越聚越多。

    轰隆隆——

    陆云一挥手,他的手上剑浮屠飞出,其上的剑意疯狂的涌现,将周围的仙灵之气凝聚到一起,化作一座剑气凛然的宝塔。

    下一刻,这座宝塔滴溜溜一转,便落在陆族族会之地前。

    紫玉清平洞天中的天地之力,疯狂的朝着这个方向用具而来,最终让这座宝塔,化作实质。

    “这是……”

    陆神侯,陆千钧,甚至陆道聆的眼睛都瞪大了。

    “哦,我最近修炼也到了关键时刻,并没有多余的心神去指点谁修炼。”

    陆云沉吟了一下,然后平静的说道:“所以,我以浮屠天王的至宝剑浮屠,凝练出一座传承宝塔……嗯,与玄州城外的那座传承宝塔一般无二。陆族修仙者想要修炼,就借着这传承宝塔来修炼吧。”

    “不过,这座传承宝塔只能用来修炼,哪怕是登上了九百九十九层顶峰,也不会得到天王传承。因为天王传承,只在玄州城外。”

    蓦地,陆云补充道。

    “够了,够了!足够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陆千钧疯狂的大笑起来,他的眼睛里,几乎都要流出眼泪来:“陆族,复兴有望,复兴有望啊——”

    这座传承宝塔,虽然没有完整的天王传承,但每一层,每一个阶段,却统统都是浮屠天王设立下的关卡,每一层,都蕴含着浮屠天王,这尊超越果位之境的远古天王的感悟。

    别说是陆族的修仙者,就算是陆族果位,甚至陆道聆,在这座传承宝塔当中,都会获益无穷。

    陆云的这份大礼,实在是太大了。

    大到让陆族无法拒绝!

    大到让陆族对陆云的恶意,烟消云散。

    在玄州的时候,陆远侯,陆青燻,陆圻山等人,让陆云感受到了陆族的恶意,让他对自己的这个‘本族,产生了浓浓的厌恶之感。

    但是后来,陆青衣的到来,却又让陆云对陆族的态度,发生了转变。

    在当时,古仙墓中的那具血尸即将出现,所有人都躲得远远的,唯有陆族仙人挺身而出,这也让陆云对陆族产生了一些改观。

    想要将陆云炼制成傀儡的,仅仅是那一少部分人而已。

    现在的陆族的情况,需要陆云这个仙界第一修仙者来振兴陆族,同样,陆云也需要陆族这样一个大族,来当自己的靠山。

    否则的话,陆云一个小小的修仙者,所谓的第一少年至尊,在某些人眼中,也不过是一个蝼蚁而已。

    传承宝塔,本就是剑浮屠以浮屠天王的意志,融合天地之力凝化出来的,同样,陆云若是愿意,也可以再以剑浮屠重新凝化出来一个。

    现在陆云的修为,是绝对办不到的。

    这座传承宝塔,是陆云在剑泽之畔,以天帝之力凝化出来的。

    除了没有完整的天王传承,这座宝塔与玄州城外的传承宝塔,没有什么两样。

    ……

    陆云将传承宝塔放在陆族的族会之地前,几乎陆族所有人,对陆云的态度,都发生了一个大反转。

    原本对陆云心怀恶意的那群人,只能灰溜溜的隐藏起来,那那抹恶意深深的埋在心底。

    转眼,陆云在陆族住了三日。

    这三日之间,陆族中一片风平浪静,几乎所有的陆族成员,都争先恐后的进入传承宝塔修炼。

    不过仙阚城中,却是风起云涌。

    敖雪立在三元极真洞天之外,已经过了三天。

    这三天,敖雪连续斩杀卿族八十一尊上仙,没有一人能在敖雪的手中挺过三招!

    整个仙阚沸腾了。

    卿族却是沉默。

    若是卿族真的被堵门一个月,没有任何上仙能够击败敖雪的话, 那么对卿族而言,便是一个致命的打击。虽然不会有什么实质上的损失,但是卿族的声望,却会一落千丈。

    原本依附卿族的各个势力,也会因此动摇信心。

    整个三元极真洞天中,一片死寂。

    敖雪实在太强了,她的战力,根本就不属于上仙这个领域。

    敖雪融合了血龙真身,已然化神真正的血龙,同级之中,唯有同样身为血凰的凰情,才能与她一较高下。

    卿族中,第三上仙,被敖雪三招斩杀。

    “让卿寒去吧。”

    卿族当代族长幽幽的叹了一口气,“那陆云的目标,是卿寒。”

    陆云和卿寒的关系,早已不是什么秘密。

    “不行!!”

    一个须发洁白的金仙老者怒声说道:“好不容易才将卿寒那个孽障抓回族中,让他再出去,为我卿族招灾惹祸吗?这一次事情,便是卿寒那个畜生惹出来的!”

    “你说谁是孽障,谁是畜生?”

    卿族族长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莫非你们真的以为,不疑与陈霄离开仙阚,你们便能肆意妄为了吗?”

    卿族族长,卿踏仙,乃是卿寒的父亲!

    那个金仙老者的呼吸一滞,不敢再说话。

    “卿踏仙,你别忘了,你是卿族族长!”

    又有人开口了,“卿寒身怀天咒灵根,本应处死!因为他是你的儿子,所以才能活到现在……将他禁足于族内,是最好的选择。”

    这个人,一身黑衣,脸色却是一种不正常的白色。

    他的修为虽然是至仙,但是半只脚,却已经踏入果位之境,他身上的气息如海,远超卿踏仙。

    “还有,你何时与你的道侣生一个女儿?与东林世家联姻之事,已经迫在眉睫。”

    这个黑衣男子冷漠的说道。

    “卿相鹏,你莫要欺人太甚!”

    卿踏仙的脸色一变,忍不住怒声叱道。

    卿踏仙乃是卿族年青一代第一人,他的修为已经达到至仙极致,但是论资历,他却没有资格成为卿族族长……一切的一切,只因为他与他的道侣陈族之女陈秋岚。

    他们两人的体质特殊,结合之后,所生的子嗣会出现一种星辰之体,可以感应苍穹,甚至可以调动星辰力量。

    黄增天第一世家东林世家第一天才‘东林太皇修炼一种星辰功法,需要与星辰体质结合,于是,便找上了卿族,让卿踏仙与陈秋岚两人生一个女儿,结成姻亲。

    这件事,卿族高层直接绕过卿踏仙,立刻就答应下来。

    也正是这个原因,卿踏仙才成为了卿族的族长……让未来联姻的女儿,能够在东林世家获得足够的地位,为卿族谋取利益。

    而卿踏仙与陈秋岚,一共有七个子嗣,除了老五卿红尘是被迫认下的义子之外,都是两人在卿族高层逼迫之下生下的。

    怎奈,统统都是儿子。

    卿踏仙虽然不愿,但在卿族高层的逼迫之下,他也无可奈何。

    到了这个时候,卿踏仙已经厌恶了。

    而此刻说话的卿相鹏,便是卿族的上一代族长。与东林世家联姻,甚至将卿踏仙扶上卿族族长之位,都是他一手操控的。

    在所有人眼中,卿踏仙这个卿族族长,只是为了生出一个有地位的女儿罢了,他在卿族中,并没有什么实权。

    “好了,卿寒与门外那个女仙之事,便不用你操心了……早些与你的道侣生出一个女儿来,才是正事。”

    卿相鹏手一挥。

    “东林贤侄,你虽不是上仙,却有斩杀金仙之姿。有劳东林贤侄走一遭了。”

    卿相鹏看向他下手处,那个正在闭目养神的少年,开口笑道。

    “她很强,是一个值得我出手的对手。”

    少年的嘴角微微的一扬,随后站起身来,消失在议会大厅中。

    卿踏仙的脸色阴沉的可怕。

    卿族的族会,却有东林世家的小辈前来参与。

    ……

    “真仙?”

    敖雪见到眼前这个身穿白色长袍,神色间闪烁着一抹倨傲之色的少年,微微的皱眉。

    “真仙,也能杀你。”

    白袍少年一笑,他的手中多出一杆长枪,“可惜我成仙早了一些,不然去那玄州,也会博得一个少年至尊之名。”

    “死!”

    说话之间,白袍少年手中长枪一抖,似乎有一条金色神龙,被他抓在手中。

    “天龙法……亢龙杀!”

    嗷吼!!!

    巨大的龙啸之声,响彻天地。

    “天龙法,他是东林世家的东林少尘!!!”

    “据传,东林少尘在刚刚成仙之际,便斩杀了一尊金仙……他竟然也来到了仙阚!并且还在卿族当中!”

    天龙法一出,众人皆惊。

    “若是东林少尘没有成仙的话,那玄州一战,少年至尊必然有他一席。”

    “生擒这个东林少尘,以他来换卿寒。若是卿族不同意,那么就将他的修为封印,一个时辰捏碎他一根骨头。”

    陆云的声音,在敖雪的耳畔响起。

    “我给卿族一个台阶下,让卿寒出来击败敖雪也就算了,结果你们不要,还将东林世家的人弄了出来。难道你们不知道,我与东林世家有仇吗?”

    陆云的嘴角,闪过一抹狞笑,“真是给脸不要脸。”

    ……

    “天龙法?”

    敖雪的脸上闪过一抹嘲弄,随后,她直接探出手来,一把朝着那条金色的神龙抓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