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8章 干他
    “陆云,你欺人太甚!!!”

    刚刚受到堵门刺激的卿族修仙者,猛地听到陆云的这番话,瞬间暴走。

    族会之地前,一千余卿族修士的脸上,都写满了愤怒。

    一招?

    此刻这些陆族的修士,恨不得将陆云一剑一剑的劈成碎片。

    他们并未将陆云当成陆族之人,同样,无论卿族是出于什么原因来堵了陆族的门,此事便应该由陆族来处理。

    但是偏偏,陆云却越俎代庖,让他的属下出面,斩杀了卿山。

    方才那个红衣女仙,直言是奉玄州牧之命。

    屈辱!

    虽然事情已经被解决了,但是在这些陆族少年人的眼中,却是莫大的屈辱。

    “我就是要欺你们,你们能奈我何?”

    陆云负手而立,神色倨傲:“这样吧,你们在场一千三百八十二同时出手,无论几招……今日,只要你们有一人能碰到我的衣角,便算我败。”

    “……”

    静。

    静的可怕。

    这一刻,包括陆族的老祖宗陆道聆都呆住了。

    这个陆云,真的是想要将陆族彻底的得罪死吗?

    莫非,他真的不想回陆族,并且还要同陆族彻底的走向对立吗?

    今日,无论谁胜,谁败,对陆族都将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甚至,比方才卿山堵门更胜!

    年青一代,一千三百余修仙者同时出手,无法碰到陆云的衣角,陆族自己都没有那个颜面,居住在这紫玉清平洞天了。

    先前,陆族的这些修仙者前来挑战陆云,第一是心中憋了一口气,二来是某些人暗中扇动。

    现在心头那股热血散了,他们哪里再敢和陆云动手。

    若是他们一个一个的出手,败在陆云的手中,那也没什么可怕的……但若是一千三百人联手一击,依旧无法伤到陆云的衣角,这个代价,就太大了。

    ……

    “哈哈哈哈——”

    忽然间,一个张狂的大笑声响起,“陆云,你为了引我出来,可真是煞费苦心!”

    一个粗犷的笑声,在这片区域中回荡起来。

    紧接着,一个满面虬须,身材魁伟的男子,从虚空当中显现出来。

    他的身上,背着一柄宽大的重剑,脚踏虚空,一步一步的走了出来。

    这人看上去三十多岁的年纪,浓眉大眼,满面虬须,身上穿着麻布袍子,赤着一双大脚,就彷如一个流浪汉一般。

    不过值得人注意的是,他的身后,斜背着一柄宽大的重剑,好似一面门板一样。

    “这个人是谁?为何会出现在紫玉清平洞天中……”

    下方,陆族的修仙者,包括仙人见到这个虬须大汉,都不禁有些发蒙。

    很显然,他们都不知道这个中年男子究竟是谁。

    “是神侯!神侯竟然回来了!!!”

    陆族的族长陆千钧见到这个虬须大汉,眼睛猛地一亮。

    所有人都认为,陆族年青一代第一天才是陆远侯,其实不然。

    陆族年青一代的真正第一天才,是陆神侯。

    只是陆族刚刚恢复些许元气,不可能将族中所有天才都摆在明面上……所以三十年前,陆神侯便离开陆族,外出历练。

    那个时候,陆神侯不过是元丹境的修为,而此时归来,已经是化神境巅峰,无限接近仙境了。

    不过让陆千钧等陆族高层诧异的是……当年那个玉树临风的浊世公子,竟然变成了这般模样。

    所以一时间,他们也没有认出陆神侯。

    “陆神侯!我陆族年青一代,真正的第一人!没想到,他竟然回来了!”

    刹那之间,便有人欢呼起来。

    陆神侯的名字,自然有人听过。不过陆神侯已经消失三十年,他的名字也已经被人渐渐的淡忘。

    ……

    “陆云!这一路上,听着你的名字,都把我的耳朵磨出茧子来了!今日一见……你这小子坏心眼不少呐。”

    陆神侯赤着一双大脚丫子,几步就来到陆云的面前,他的身体好似一座铁塔一般,比陆云高了足足两个头。

    “我的一手敛息术冠绝仙界,果位之下,无人可以觉察到我的存在,你是如何发现我的?”

    陆神侯瞪着一双牛眼,死死的看着陆云。

    “我没有发现你的存在。”

    陆云微微的摇头,“但是我的剑意感觉到了你的剑意。”

    “原来如此!”

    陆神侯点了点头,随后他伸手将背上背着的重剑拔了出来:“战否?”

    刹那之间,陆神侯的身上,爆发出一道惊天的剑意,熊熊的战火,在他的眼中燃烧。

    陆云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番陆神侯,然后微微的摇头,“不战。”

    “……”

    “哈哈哈哈……陆云你个胆小鬼,莫非你是怕了?”

    “陆云你还有自知之明,知道不是我陆族第一修仙者的对手!”

    “我觉得,不说是陆神侯,那陆远侯也能完胜陆云,只可惜远侯死在僵尸之下!”

    ……

    陆神侯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陆云,他身上的战意,越来越重,几乎化作实质。

    “你有伤,若战必死。”

    陆云微微的摇头,“十日之后,等你伤好,我再与你一战。”

    陆神侯一怔,“你能看出我的伤?”

    “不久之前,你应该闯了一座古仙墓,被墓中阴灵所伤。此刻,阴气已经入骨,索性并未入魂,不然陆族老祖宗出手,都救不了你。”

    陆云淡淡的说道。

    陆神侯的神色一下子垮了下来,他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那座大墓富得流油,其中各种典籍法宝多不胜数,可惜我的水准有限,破不开其中的阵法,反倒被墓中阴灵所伤。”

    “你站到一边去吧,本来以为,陆族终于有一个值得我全力出手的人……没想到还是个半残。”

    陆云撇了撇嘴:“接下来,又轮到我们了!你们一千三百八十二个人,同时出手吧,若是能碰到我的衣角,便算我输!”

    陆云看向那些陆族修仙者。

    陆神侯乖乖的站在一边,并未动怒,陆云说的没错,现在的他确实是半残。

    可陆族的其他修仙者,几乎要哭了。

    “奶奶个熊的!”

    见到那些陆族修士的神色,陆神侯当即怒了:“你们这是什么样子?一千三百多人打他一个,你们怕什么!?怕打不过他?”

    陆神侯的话,让那些陆族修士身躯一震。

    “你们都是废物!”

    陆神侯大声的喝道:“现在我陆族所有人,除了老祖宗之外,统统都是废物!百年前的大难,活下来的,全部都是废物!”

    “废物,连战死的资格都没有!”

    “你们一千三百多人联手无法碰到他的衣角,这是理所当然的……因为他是天才,你们是废物!”

    陆神侯的话,瞬间让所有人都抬起头来,他们的眼中带着一抹深深的不甘。

    “嘿嘿嘿,废物,真正的废物,因为害怕失败,所以不敢出手?那你们,就只能继续当废物了。”

    “老子已经不是废物了,在自在天,老子和武屠龙那厮打了不下百场!老子不是武屠龙的对手,但是老子就是敢干他,能怎地!”

    “干!”

    陆神侯的语气粗俗,“这个陆云可是说了,他站在原地不动,让你们打……莫非你们连打他的勇气都没有?嘿嘿嘿,如果连这点勇气都没有,我立刻向老祖宗请求,陆族干脆搬出这紫玉清平洞天算了,住在这里,也是浪费资源。”

    “干他!!!”

    猛然间,陆族的那群修仙者中,爆发出了冲霄的战意。

    陆神侯这一番话,将他们骂醒了。

    身体,可以是废躯,但若是意志中也失去了勇气,那么就真的变成了废物。

    轰——

    一道道法力,在半空中凝结,化作一股莫名的意志,铺天盖地,隐隐间,有了仙道的威势。

    陆云深吸一口气,站定身体,如同汪洋大海一般的剑意,从陆云的身上爆发出来。

    轰隆!!!

    各种神通道术,剑技武技,从四面八方涌来,朝着陆云狠狠的砸下,仿若狂风骤雨一般。

    陆云的眼中,闪过一点点如同星辰一般的光滑。

    此刻,他依旧只出了一剑。

    以剑意凝成剑招,一剑星河,守护在他的身边,任凭着无数的法术神通朝着自己砸来,陆云的身躯,岿然不动。

    撕拉——

    突然间,一个微不可查的声音,传入所有人的耳中。

    “裂开了……陆云的衣角,裂开了!”

    “陆云败了!”

    不知道谁呢喃了一声。

    下一刻,所有人都将目光,集中在陆云的那一角衣衫之上。

    “我败了。”

    陆云微微的点了点头,然后他抬起自己的左手,一丝鲜血,顺着他的手指缓缓的流下。

    “现在,你们想怎样?”

    陆云平静的说道。

    “这……”

    在场,陆族的修仙者都蒙了,他们没想到,他们竟然真的伤到了陆云!

    这一千三百余修仙者,在陆族中算是顶尖……但若是放到其他大族中,便是一些底层修仙者,根本就没有资格走到核心。

    陆神侯说的没错,他们统统都是废物。

    但是让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事情发生了,他们联手一击,竟然真的伤到了陆云。

    “还想个球!赶紧让陆云指点你们修炼……他可是说了,随便你们让他怎样都行!”

    陆神侯有些极其败坏的说道:“这一次他是故意让着你们,现在谁敢说要让陆云去陆远侯那个废物的墓前磕头,老子就先打断他的腿,再把陆远侯那个废物的墓刨了!”

    他还真怕有人真的让陆云去给陆远侯磕头……

    陆族修仙者,或者许多陆族的仙人也许没有觉察到……但是以陆神侯的眼力,一眼就能看出,方才那一刹那间,陆云故意卖了一个破绽,让一抹细小的剑气,割破他的手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