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0章 帮我铸剑
    ,!

    生死天书,是一本书。

    书籍,代表智慧,承载文明。

    陆云引动生死天书,便可以进入一种玄妙的状态,可以拥有一种特殊的推演能力。

    陆云便是以这种推演能力,通过他人的剑意,推演出了自己的苍龙覆海,甚至鲲鹏法,也是陆云观摩鲲鹏真身,再通过大罗仙宗的金翅大鹏法推演出来的。

    而此刻,陆云要通过‘神剑堂’这三个古神族的文字,尝试着推演古神族的文字,继而了解那个时候的文明。

    ……

    噗——

    突然间,陆云原本那清亮的眼神中浮现出一抹混乱,他一张口,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陆云的眼中,闪过一抹骇然。

    他下意识的抬起头来,看向天空。

    “到底是什么东西,在阻止我推演神族文字……”

    陆云喃喃的说道。

    “……”

    绝尸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当年紫薇便是在试图寻找古神族文明的时候,遭到莫名重创,最终才被人斩杀,葬在绝墓中。”

    “刚刚那人说的没错,剑冢不祥。”

    陆云没说话。

    他的身边,黑色的火光愈发浓烈,不断的将剑冢当中的血气焚烧。

    “古神族的不祥,却还能留下一些痕迹,让人知晓当年古神族的辉煌。”

    陆云喃喃的说道:“但是地狱呢……曾经执掌众生生死,遏制万界轮回的地狱,却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陆云的嘴角微微的上扬:“究竟……谁更不祥?”

    “执掌众生生死?遏制万界轮回?”

    绝世的眼睛瞪大了,它的脸色有些惨白。

    这一刻,它骇然的发现,紫陵剑中的那些模糊的陵墓虚影,随着陆云的话音落下,竟然清晰了许多。

    陆云没再理会绝尸,幽瞳再次睁开,他看向剑冢深处。

    “凰情的尸体,在那座黑乎乎的大山之下。”

    陆云的身边,紫光闪烁,他的速度瞬间加快。

    “不对,那不是山!”

    忽然间,陆云停了下来,他的眼睛立刻就瞪圆了,满眼不可思的看着眼前这座黑乎乎的大山。

    这不是山。

    是一口剑柄。

    剑锋插在地下,剑柄露在外面。

    这裸露在外的剑柄,便有数万里高下,剑锋斜斜的插在地上,一道道恐怖的龟裂,从巅峰之处传出,蔓延到整个红色世界。

    这大地上的龟裂,全部都是源自这柄巨剑。

    巨剑周围,同样也是剑。

    这些剑,大小,造型不一,早已经失去灵性,死气沉沉的躺在地上。

    但无一例外,这些剑,统统都是……断剑。

    “这究竟是谁的配剑?”

    陆云呆呆的看着眼前这柄黑色的剑,稍稍的吞了一口口水。

    “这把剑也死了。”

    绝尸有些黯然的说道:“还未出世,便已身死……随着古神庭的文明,一同埋葬在历史的长河中。”

    “还未出世,便已身死……”

    陆云也发现了,这把剑,并非是一把完整的剑,而是剑胚,并未真正的成形。

    “若是我猜的不错,这柄尚未完成的剑,便是古神庭最后一战的希望,结果还未出世,便被人抹杀,连同这神剑堂一道被毁灭了。”

    绝尸幽幽的说道,“也不知道,无尽个时代之后,有人踏足某个仙道文明的遗址,是否也会如同我们这般,对着我们的遗迹慨叹。”

    “……”

    陆云没有说话。

    当——

    当——

    当——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一声清脆而沉闷,轻灵而沉重的打铁声,在这里回荡起来。

    当——

    当——

    当——

    这一声一声的打铁声,在这片寂静的世界中回荡,显得格外突兀。

    “苍天为鞘!”

    “大地吞口!”

    “混沌之剑,佑我神族!”

    ……

    “苍天为鞘,大地吞口!”

    “混沌之剑,佑我神族!”

    ……

    “苍天为鞘,大地吞口!”

    “混沌之剑,佑我神族!”

    ……

    ……

    古老苍凉的意念,随着这一声一声的打铁声,传遍四方。

    陆云听不懂古神语,但却能从这古老的意念中,判断出其中所代表的意思。

    铮——

    突然间,一道黑色的剑气,从那柄黑色的剑鞘之上冲天而起,化作一柄一柄锋利的宝剑,随后……从这方世界的当中钻了出去。

    随即,一声一声沉闷的杀伐之声传遍四方,似乎有无数大军,手持利剑冲出神剑堂一般。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左右,这里的震荡才斩

    陆云的眼睛再一次的睁大了。

    “剑冢当中的剑,是这样来的?”

    “混沌之剑,混沌之剑……莫非那便是混沌之剑?”

    陆云深吸一口气,缓缓的走向那柄黑色的巨剑。

    当——

    当——

    当——

    忽的,又是一声一声的打铁声,在陆云的耳畔响起。

    与刚刚那恢弘浩大,却又似是而非的打铁声不同,这一声一声的打铁声,是真实存在的!

    一抹赤红色的身影,如同一道火光一般,正手持着一柄大锤,立在一座残破的锻剑抬上,敲打着一个同样是赤红色的东西。

    当——

    当——

    当——

    ……

    “是凰情!”

    陆云的眼睛的微微的眯起,通过敖雪的记忆,陆云自然知道眼前这个赤红色的身影是谁。

    “她的魂,在敲打着她的尸!”

    陆云的脸上,闪过一抹不可思议。

    ……

    “锻我之骨……”

    “化我之肉……”

    “淬我之血……”

    “铸我之魂……”

    那赤红色的影子,发出喃喃的声音。

    突然间,这赤红色的身影停下手中的动作,它转过头来,两道惨白惨白的目光,蓦然间看向陆云。

    “以你之骨,锻我之骨。”

    “以你之肉,化我之肉。”

    “以你之血,淬我之血。”

    “以你之魂,铸我之魂。”

    ……

    这抹赤红色的身影,手里持着一柄大锤子,一步一步的走向陆云,她那绝美的面容上,还带着一抹诡异的笑容。

    “来啊……”

    “来啊……”

    “来啊……”

    “帮我铸剑!”

    “用你的身躯,来帮我铸剑!”

    ……

    “这是什么东西!”

    陆云的脸色骇然,他节节倒退,“不是鬼,也不是尸!是什么东西!”

    “血凰。”

    绝尸的生硬冷硬,“血魔之形,为一龙一凤。”

    “血龙出,天下飘血。”

    “血凰现,苍生灭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