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章 蝌蚪
    陆云和卿寒的身上,贴着两道湛蓝色的符箓,他们两人如同两只鱼儿一般,在水中畅游。

    这是玄淅为他们绘制的‘瞬水符’。

    ……

    “古墓在水底吗?”

    卿寒在水下四下观望,水中黑漆漆的一片,偶尔有一些鱼儿从身边游过,却并未看到什么特殊的东西。

    卿寒朝着下方看去。

    云水大泽不知道有多深,他的神念也探不到湖底。

    “这里是一处火山口, 直通地底仙墓应该就在水底的某处。而且这里的天地之势特殊,有可能孕育出什么未知的怪物,要小心了。”

    陆云缓缓的说道。

    两人的身形,继续朝着水下潜去。

    随着两人的下降,周围的水温越来越高,到了最后,甚至两人都不得不施展出护身法宝来对抗这恐怖的温度。

    “吼——”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沉闷的咆哮声,突然间从水下传出。

    原本平和的湖水,刹那间出现一道道恐怖的水流,两人身上护身法宝所形成的光幕,在这恐怖的水流之下,瞬间被冲破。

    恐怖的热浪,直接轰在两人的身上。

    “这到底是水还是岩浆!”

    陆云吓了一跳,几张御字符脱手飞出,层层叠叠的御字金光将两人护在其中。

    “吼!”

    那个巨吼声再度响起,周围的水流变得更加猛烈,彷如仙人的飞剑一般。

    陆云一共打出九张御字符。

    但是这恐怖的气流在一瞬之间,便破去其中七道。

    剩下的两道也是摇摇欲坠。

    嗡——

    陆云手中,紫光绽放,紫陵仙剑爆发出璀璨的剑芒,一剑朝着大泽深处劈去。

    刹那间,那恐怖的水流被一剑分开,朝着两侧流去。

    “唔!”

    陆云的脸色一白,嘴角流出一抹血痕。

    “陆云!”

    卿寒的脸色一变,他的手里也多出了一柄仙剑,同时,他的精神开始沟通牧仙图。

    “我没事。”

    陆云摇了摇头,但是他的眼睛却是亮了,“这些水流……是水的意境。”

    陆云嘴里吐出一个气泡,“总算明白,我的剑意与东方昊的剑意差在哪里。”

    “意境!”

    剑意!

    手中剑便是心中剑,心中剑便是意中剑。

    但这还不够,剑意,还需要融合一种意境,才能真正的成为剑意。

    陆云的剑海剑意,便是因为没有意境,所以才被东方昊的剑意克制。

    陆云的剑意宏大,境界比之东方昊的剑意高了不知道多少,但因为没有具体的意境支撑,所以他剑意便彷如空中楼和,镜花水月,华而不实。

    遇到真正的剑道高手,便会被对方的剑意轻易破开。

    陆云领悟东方昊的剑意,却依旧没有看清楚他的剑意中的意境,也只是学会了一个形,依旧还有着巨大的破绽。

    “水的意境!若是我能将水的意境,融入到‘剑海’当中,便可让剑海剑意大成,再也不惧东方昊的剑意!”

    这样想着,陆云闭上了眼睛。

    他的丹田中,生死天书散发着熠熠的黑色光华,直冲入陆云的脑海,刹那间,陆云眼前的湖水发生了变化。

    原本清澈透明的湖水,似乎变得复杂起来。

    水利万物,不争而胜。

    无形无质,无拘无束。

    陆云的剑意,便是自由,以剑海的形式表现出来,无论是演化出的苍龙覆海,还是大鲲化鹏,统统都是为了打破束缚,搏一个自由自在。

    水的意境,恰好与陆云的剑海剑意吻合。

    咕噜噜!

    大泽的深处,传来一声声古怪的声音。

    原本狂暴的水流,在渐渐的平缓下来。

    一个巨大的阴影,从大泽水底深处,飞速的窜出,张开大嘴就朝着陆云和卿寒咬来。

    “这是什么东西!”

    卿寒瞪大了眼睛,虽然水下光线极暗,但是他依旧能看到,这是一头黑色的巨兽,圆圆的身体,足有里许方圆,背后拖着一条又细又长的尾巴。

    似乎这东西,是一只大到无法想象的蝌蚪!

    陆云已经沉浸在水的意境中,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他的双目紧闭,脸上时而微笑,时而严肃。

    卿寒知道,陆云已经到了关键时刻,绝对不能受到打扰。

    当下,卿寒横剑,立在陆云的身前,眼睛死死的盯着下方浮上来的那头蝌蚪模样的巨兽。

    “它的身上没有任何法力或者仙力的波动,也没有僵尸身上特有的气息,似乎只是一头很大的野兽!”

    卿寒的眼中,愈发疑惑。

    这只大蝌蚪,不是妖兽,而是野兽。

    “小心了,这是幼生期的‘嗜灵魔蛙’。”

    忽的,紫薇帝君的声音在卿寒的脑海中响起,“幼生期的嗜灵魔蛙没有妖力和法力,但它却可以轻易的吞噬金仙。你不是它的对手,将那条小龙放出来,让那条小龙来对付它。”

    紫薇帝君口中的那条小龙,自然就是那条拥有蛟龙血统的黑龙卫了。

    黑龙卫乃是货真价实的至仙,而且他的情形异常特殊,处在生死之间,玄州禁忌并不禁止他在玄州出现。

    “不行!”

    卿寒决口否定,“陆云正处在一种特殊的状态中。黑龙卫是北海水族的强者,他一出现势必会影响这一片水域的法则波动,极有可能将陆云从那种状态中惊醒。”

    “我自己来。”

    与半截青龙大战之后,紫薇帝君的执念与残魂融合,虽然可以施展出种种的神通仙术,却已经无法出面战斗了。

    银色的星光,从卿寒的胸前绽放,他的头发和眼眸,也变成了银色。

    天星石。

    卿寒的身上,有三颗天星石。

    一颗是他本来的荧惑天星石,一颗是陆云送给他的北斗天星石,第三个便是那紫微帝星了。

    现在,紫薇帝星改换卿寒的外貌,荧惑天星石与北斗天星石,同时绽放出威能。

    他的身体,沐浴在星光当中,将这片水域,渲染成一片淡淡的银色。

    ……

    “怎么回事?云水大泽中,为何会有星光闪烁!”

    云水乡中的朱玉和月惩立刻被惊动。

    “云水大泽,神秘莫测,就连果位仙人都无法潜入水低……莫非是有什么异宝出世?”

    想到这里,月惩的心头一片火热。

    不约而同的,两大守备将军同时走出自己的住处,朝着云水大泽而去。

    不仅仅是这两人,云水乡中的其他修士,也都被惊动。

    “州牧大人在云水大泽中有要事要做,各位请回吧。”

    蓦然间,虚空中一个冷漠的声音响起。

    尉迟寒星率领玄武天兵,已经将通向云水大泽的路径封锁。

    朱玉和月惩两人又惊又怒,但却不敢拿玄武天兵怎样,玄武天图大阵一出,绝对可以吊打朱玉和月惩两人。

    云水大泽之下,卿寒的身边,两颗天星石缭绕,直接将那朝着陆云冲来的巨大蝌蚪轰回水底。

    “天星石?没想到你这卿族小子的身上,竟然有这种异宝,将天星石给我,不然我就杀了这小子。”

    忽的,一个阴测测的声音响起,那身穿金衣的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手中仙剑迸射出一道剑光,距离陆云的眉心,不过三寸之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