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5章 当死
    若非是陆云有生死沙罗树吸纳众生愿力,让陆云可以分辨出对方对自己是真心还是假意,怕是刚刚那一瞬间,陆云就已经死了。

    这种突然的暗杀,根本就防不胜防。

    而且还险些牵累了卿寒。

    那九大上仙的攻击实在太过猛烈,若非是卿寒让陆云有了一丝喘息的机会,他根本就分不出精神来召唤血尸。

    此刻,陆云的心中怒火滔天,在印丹台上,陆云放过风隐,并未取他性命,却没想到,风隐恩将仇报,竟然派人来刺杀自己。

    这九个上仙被陆云斩杀之后,便成为了他的鬼差。

    鬼差所说的话,自然不会有假。

    这九人本就是风族秘密培养出来的天才仙人,日后也会渐渐成长为风族一大杀手锏。

    此次,他们九人前来刺杀陆云,并不是风族高层授意,仅仅是受到风隐指使。

    风隐乃是风族修仙者中的第一人,虽然还未成仙,但在风族族内,却有着极高的地位,他自然可以调动这九个上仙。

    而现在,风隐就在云水乡之内!

    ……

    “风族是吗?”

    陆云微微的点头,他的手一招。

    嗡——

    玄州大印便从他的手中飞出,金灿灿的光华,便将整个云水乡笼罩。

    云水乡之内的大阵瞬间被封印,只能进,不能出!

    州牧虽然不能控制传送阵,却能够调集一州的天地之力封印传送阵。

    “陆云,你要干什么!”

    刚刚的那个声音再度响起,变得怒气冲冲。

    “不干什么,杀人而已。”

    陆云的神色变得冷漠,“看来我立的威还不够,什么阿猫阿狗都敢跑到我的头上拉屎撒尿。”

    “有本官在,看你能杀得了谁!莫非你真的以为,凭借你身边的那头僵尸,你便能无敌于仙界了吗?”

    轰——

    一声巨大的轰鸣之声回荡。

    整个云水乡都轻轻的一震,其中的云霞与水波,顷刻间消散。

    云水乡两侧的山峦之上,传出了一股庞大的杀机。守护云水乡的天兵天将立刻就被惊动,他们的目光中带着凛冽的杀机,看向陆云。

    云水乡的天兵天将并不受到陆云辖制,而是直属于琅邪天庭。

    就算是玄州牧敢在这里闹事,他们也会将其斩杀。

    “是否无敌于仙界我不清楚。”

    陆云手里提着剑,一步一步的走向云水乡深处,两边的修士纷纷退让,或崇拜,或幸灾乐祸的看向陆云。

    “这玄州,是我的地盘。在玄州,我就是无敌的。你敢拦我,我就杀你。”

    陆云的脚步愈发沉重,踩在地上,发出‘咚、咚、咚的响声。

    ……

    “他要杀我,他真的要杀我!”

    云水乡之内,一座高大的府邸中,风隐的脸色惨白,全无血色。

    陆云踩在地上的脚步声,竟然出现在风隐的心头,将他完全锁定,甚至与他的心跳都产生了一种极其诡异的联系。

    必杀的信念。

    就如同当日,陆云要杀绿孤鸿一样……妖王绿标上前阻拦,也被陆云一剑斩杀。

    “放心,有我在,他杀不了你。”

    风隐身边,一个身材高大,相貌威武中年男子轻轻的拍了拍风隐的肩头,瞬间将他心中的脚步声震散。

    风隐的脸色才恢复了正常。

    “叔父,此番都是侄儿鲁莽行事,怕是要连累到叔父你了。”

    风隐看向这个中年男子,面带愧疚。

    “不必如此。就算这一次你不出手,我也会想办法将那陆云除掉。”

    风隐的叔父冷哼一声,“那陆云无法无天,将玄州视作他的地盘,全然不将天庭放在眼中,迟早会背叛琅邪天。趁此机会,将他除掉也好。”

    “以为得了一个什么少年至尊的称号,就真的将自己当成至尊了?来人,将这陆云拿下!”

    忽的,这个中年男子大喝一声。

    “诺!”

    云水乡两边的山峦之上,无数天兵天将应和。

    刹那间,战鼓擂动,风云色变。

    两座山峦之上的天兵天将,刹那间腾空而起,将云水乡包围起来。

    陆云停下脚步,他抬起头来,看向将整个云水乡围得水泄不通的天兵天将,嘴角闪过一抹嘲弄。

    “调兵是吗?我也会。”

    陆云的手中多出了一块金色的令牌,巨大的光柱冲天而起。

    “玄武天兵何在!”

    陆云嘶吼一声。

    轰——

    天空之上,一座几乎将整个天际占据的金色门户,轰然间开启。

    尉迟寒星一马当先,麾下百万玄武天兵,尽数到齐!五阴乱神岭一战,损失的十几万玄武天兵,已然补全。

    刹那间,这片天地,都被这支大军映成一片暗色。

    “两位快快住手,你们要干什么,莫非是想要内乱吗!”

    就在这时,另外一个声音响起。

    一个身穿火色战甲的男子,急急忙忙的现身出来。

    “无疆道兄,州牧大人,你我同在天庭为官,有什么事情不能坐下来好好谈谈,何故伤了和气!”

    这个身穿火色战甲的男子,似乎是刚刚从其他地方赶回来,他见到云水乡上空,两支大军对峙,瞬间吓的魂飞魄散。

    若是玄武天兵和云水乡的天兵真的打了起来,这人也难免要掉脑袋。

    他与风族的风无疆,以及另外一人同为云水乡的守备官,这三人各自执掌一支天兵,相互制衡,各掌三分之一的传送阵。

    今日他与另外一个守备官因事离开云水乡,却没想到在他中途返回之际,就遇到了这样的事情,急忙出言制止。

    “月惩,此事与你无关,你最好不要搀和进来。”

    风无疆也现身出来,他的眼中带着森然的杀机,狠狠的看向陆云。

    “云水乡有三个守备官,风无疆,月惩和朱玉,风无疆为正,月惩和朱玉为副。他们三人都是至仙,你要小心了。”

    卿寒悄声说道。

    也正是因为有另外两个守备官的存在,才让风隐有所顾忌,不敢派更强的仙人过来。却没想到,风无疆早就料到风隐要动手,借故将另外两人支开。

    陆云点了点头。

    “敢问月惩将军,刺杀琅邪天州牧,该当何罪?”

    陆云开口,朗声问道。

    “当死。”

    月惩一怔,他似乎明白了什么,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口中吐出这两个字。

    “哈哈哈哈——”

    风无疆放声大笑:“玄州牧,罪该万死的人是你!”

    “玄武天兵,镇守琅邪天北疆,抵挡北海妖族,现在你却将其尽数调到这里……若镇海关有失,你这个玄州牧就算死一万次,也难抵罪孽!”

    “这个不劳你费心。”

    还未等陆云说话,尉迟寒星冷冷的说道:“镇海关有蝶兮大人守护,万无一失。”

    “交出刺杀州牧大人的罪人,否则我玄武天兵便平了这云水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