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1章 禁忌的来历
    嗡——

    就在卿泉的拳风接近陆云的那一个刹那之间,虚空当中,七颗璀璨的星辰,陡然间出现。

    以北斗之相排列,刹那之间,银色的星光闪烁,整个玄州城,都变成了银色。

    “什么东西!”

    卿泉惨叫。

    七颗星辰连成一片,化作一个似阵,似神通的存在,狠狠的轰在他的身上。

    卿泉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他的身躯就如同一个破布袋一般,狠狠的倒飞出去,继而消失的无影无踪。

    “你是什么人,胆敢袭击我卿族太上长老!!!”

    卿泉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生死难料。

    卿族仙人如丧考妣,瞬间就乱了心神,他们朝着半空中的突然出现的男装少女大声的喝骂,却不敢上前。

    “我说过,我是琅邪天玄州牧麾下,玄水郡守墨依。”

    男装少女立在虚空,半空中的七颗银色星辰化作一串璀璨的手串,缠绕在她的手腕上。

    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气。

    墨依只是上仙,从里到外都是上仙,没有看到任何封印修为的迹象。

    但就是这样一个上仙,反手之间,便将果位仙人轰飞,生死不知。

    所有人都觉得喉咙发干。

    不是说玄州是琅邪天最为贫瘠,最为落后的一个地方吗?为什么这里会接连出现这样逆天的怪物。

    先是一个陆云,力战仙界修仙者,斩杀自封修为的至仙,获得第一少年至尊之名……而后又力战自封修为的果位仙人,不落下风。

    到了现在,这位玄水郡守出现,更是一招击败被封印的果位。

    这些究竟都是什么怪物。

    “玄水郡守,你过分了!”

    就在这时,另外一个呵斥之声传来,“卿泉仙尊与玄州牧公平一战,你何故插手!”

    “哦。”

    墨依扫了一眼说话那人,并没有接话。

    墨依就这样静静的立在陆云的身前,她身上还带着一点点银色的星光,将陆云守护在她的身后。

    所有人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身受重伤的陆云,一点一点的将卿族的那件果位仙器‘玄玄金钟’拖进承天之门中。

    刚刚那个说话的卿族仙人,也是面红耳赤。

    果位仙人与修仙者公平一战?怕是过了今日,这个说法也会变成天大的笑话。

    ……

    “奶奶的,那女人好凶残!”

    玄州的一个角落里,李有才身上的肥肉不断的哆嗦着,形成一道一道白花花的波浪。

    “要不是她遵循琅邪天庭的规矩,恐怕我这一身肥肉早就被她一片一片的削下来炼油了!”

    到了这一刻,李有才才知道他曾经的行为是多么的可笑。

    “还好玄州牧阻止了我,不然一旦那个女人对我失去耐心的话……”

    李有才不禁又打了一个冷颤。

    一股愿力,从他的身上传出,落到陆云的身上。

    原本李有才才是玄水郡守,但是那一次事情过后,他直接将玄水郡守的大印交给了墨依,墨依也没有推辞,接了大印就成了郡守。

    ……

    过了不知道多久,承天之门将玄玄金钟彻底的吞下,落宝金钱从承天之门上飞出,回到陆云的手上。

    陆云长松一口气,心中暗叫一声侥幸。

    虽然他又得到一件果位仙器,但是心里却没有半点喜悦。

    卿寒依旧在忍受着万毒噬身之苦。

    “立刻去五阴绝墓,取出扶桑神树!”

    陆云看向北方,五阴乱神岭的方向,眼中闪过一抹坚定。

    “小寒怎样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略显懒散的声音在陆云的耳畔响起。

    这是陆云第一次见到陈霄的真身。

    看上去二十三四岁的年纪,全身上下懒懒散散,似乎对什么事情都漠不关心。

    “都是我不好……”

    陆云的语气有些低落。

    “万毒噬身?”

    陈霄看了一眼州牧府的相仿,脸色一变。

    “嗯。”

    陆云继续看向北方。

    “你有方法救他?”

    陈霄见到陆云的神色,心中一动。

    “有。”

    陆云点头,“五阴乱神岭深处的五阴绝墓中,有一株扶桑神树,扶桑神树可以救卿寒。”

    “我去取。”

    陈霄的面色平静下来。

    “五阴绝墓诡异异常,那里有一头天帝级的绝尸。”

    陆云微微的摇头,“我和你一起去,我可以破解那座古墓。”

    “天帝级的绝尸?”

    陈霄轻轻点头,“你留下照顾卿寒,我一个人去就行了。”

    “把紫陵剑给我。”

    陆云一怔,他将紫陵剑取出,交给了陈霄。

    然后,陈霄的身形化作了一道残影,消失在天际。

    ……

    “我弟弟受到万毒噬身之苦,虽然这对他来说,是一场磨练。但是琅邪天帝这个位子,你还是不用想了。”

    那座清秀的山峰之上,卿不疑站起身来,冷漠的看着赵长空。

    赵长空的脸色微沉。

    “凭你,也想阻止我登临帝位?”

    陈霄离去,只剩下卿不疑一人,赵长空也无所畏惧。

    赵长空看向卿不疑,眼中闪过浓烈的杀意,但他却没有动手的意思,在这玄州动手,稍有不慎便是引出那个禁忌。

    “对,就凭我。你从水之祭坛上解救出来的那双眼睛,帮不了你,已经有人去收拾它了。”

    卿不疑淡漠的说道。

    赵长空的脸色有些难看。

    “朕将于十八日之后正式退去琅邪天帝位,介时将由琅邪天十一太子赵神光继承帝位,为新的琅邪天帝。”

    忽的,琅邪天帝的声音,在整个琅邪天中回荡起来。

    刹那之间,整个琅邪天都产生一种奇特的共鸣,一朵朵元气组成的花朵在虚空中飘零。

    天花乱坠!

    天帝退位,新帝即将登基时候,所产生的天地异象!

    琅邪天帝金口玉言,一开口便确立了琅邪天下一代天帝,瞬间得到整个琅邪天的认可,被琅邪天的天道记录下来。

    除非是赵神光身死,否则他的琅邪天帝位,便无人可以更改,甚至现在的琅邪天帝赵风扬都不行。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赵长空已经以琅邪天帝自居,却没想到,到了最后关头,琅邪天帝竟然将他的帝位剥夺!

    “你想知道为什么吗?”

    卿不疑的神色平静如水。

    “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长空疯狂的咆哮道,“我不信,你们两个纨绔恶棍,会让父皇改变主意……剥夺我的帝位!!!”

    “因为陆云是琅邪天帝选中辅佐你的人,而你却联合卿泉暗算陆云……所以赵风扬对你失望了。”

    “胡说八道!!!”

    赵长空继续咆哮,“那陆云不过是一个蝼蚁一般的修仙者,父皇岂会因为他而将我抛弃!”

    卿不疑抬头,幽幽的叹道,“当然,最根本的原因,是刚刚陈霄对琅邪天帝说,你赵长空若是成了琅邪天帝,那么他就掀了琅邪天都,将你琅邪天赵族灭族。”

    “不要怀疑陈霄,他虽然疯疯癫癫,但说过的话,却从未食言过。”

    “我再告诉你一件事。”

    卿不疑的头缓缓的靠近赵长空的耳朵,“这玄州的禁忌,是陈霄放进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