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7章 再现
    生死判,一判定生死!

    ……

    北宫鱼那即将碰到陆云眉心的手指,瞬间停下。

    他的表情凝固了。

    一丝丝黑色的火苗,从北宫鱼的七窍中慢慢渗出,渐渐的将他的身躯点燃。

    “啊——”

    随着一声短促而痛苦的尖叫声,北宫鱼的身体,在下一刻化作飞灰。

    什么都没有留下!

    业力越强,生死判的威力也就越大。

    当初陆云可是以生死判,直接将一头无比恐怖的天鬼判死。

    北宫鱼身上的业力虽然不如天鬼,但也足以让陆云杀他七八回了。

    就算北宫鱼没有自斩修为,依旧还是至仙,只要他身上的业力足够,陆云就能轻而易举的将他杀死。

    “嗯?”

    忽然间,陆云的神色一怔。

    他发现,一股十分不弱的愿力,从虚空中诞生,流入到他的身体之内,被生死沙罗树的树苗吸收。

    生死沙罗树的树苗,翠绿色的光华闪过,反馈一股力量,被陆云身上的真元吸收,陆云的真实修为,距离神境更进一步。

    神境,对陆云来说,是一个巨大的门槛,想要突破到神境,凝化元神,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但是刚刚生死沙罗树上反馈来的巨大力量,瞬间就将北宫鱼给陆云带来的伤害治愈。

    ……

    “怎么回事!”

    所有人都站了起来,惊恐的看着印丹台上的陆云。

    北宫鱼是死了,这是毫无疑问的。

    但是却没有人看清楚,北宫鱼究竟是怎么死的……似乎,他在靠近陆云的那一个刹那间,就突然间化作飞灰。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不过他们的修为都被限制在上仙之境,无论是仙力还是元神,都受到极大的限制。

    他们根本就无法看清楚,印丹台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似乎是被一种火焰烧死的。”

    陈霄看着陆云,若有所思,然后他看向卿寒。

    “小语知道是怎么回事。”

    陈霄松了一口气。

    “胳膊肘都要拐到南天门去了!”

    卿不疑有些不自在,但是他的眼睛里却满是欣慰。

    “果然是那种神通!”

    卿寒大喜过望,这一招他见过。

    在五阴绝墓的东绝墓中,陆云以这一招,将那头恐怖的天鬼斩杀。

    那个北宫鱼的身上,也有着与天鬼相同的气息,虽然不如天鬼那般纯粹,但也是异常浓郁。

    但下一刻,卿寒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他急忙将脸上的神色收回,然后偷偷转过头来,正看到陈霄和卿不疑那似笑非笑的目光。

    唰!

    卿寒的脸一下子红了。

    ……

    “生死判虽强,但一日之间只能使用九次……九次之后,就要等过了午夜子时,才能继续使用了。”

    陆云喃喃自语着。

    现在陆云的几大生死神通,撒豆成兵,阴阳两界,幽瞳,生死判,回生,五行术,除了那让陆云想都不敢想的‘回生’之外,其他几大生死神通,都对陆云有着极大的帮助。

    而这生死判,更是为陆云除掉了两个恐怖的强敌。

    “陆云!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你用了什么方法杀死了北宫鱼。”

    忽然间,一个喝问之声传来。

    正是之前说话的那个雷横天仙人。

    “你这是在询问我的底牌吗?”

    陆云扫了一眼那个雷横天仙人。

    雷横天仙人的脸上一阵狼狈,悻悻的坐了回去。

    陆云杀死北宫鱼,用的显然是一种逆天手段,陆云的底牌所在,那个雷横天仙人这般询问,就有些冒失了。

    “假仁假义!”

    忽然间,一个冷嘲热讽的声音响起,“不是说,此番比斗乃是同辈之间切磋,只是相互之间印证修为,绝对不会杀人吗?”

    依旧是之前,暴露紫陵剑来历的那个声音,依旧没有人听出这个声音究竟从哪里传来的。

    “同辈之间的切磋,自然是点到为止,不会伤到和气……但是那个北宫鱼,少说也有七八千岁的年纪,堂堂北海妖王,和我同辈?”

    陆云有些惊愕的说道。

    那个声音不说话了。

    “藏头露尾,鬼鬼祟祟!”

    就在这时,一个清亮的怒斥声响起。

    “给我滚出来!”

    轰——

    天地之间,传出一声轰鸣。

    一个灰色的人影,狼狈的从虚空当中跌落下来,摔在地上。

    这是一个身穿灰色长袍,下巴上留着山羊胡子的老者。

    “是他?”

    陆云看着这个山羊胡子的老者,眼睛微微的一亮。

    “扰乱印丹台比斗,饶你不得!”

    一个绝世的身姿,从人群中升起,她的手指一引,一道星光从她的手上飞射而出,直接就将那山羊胡子老者禁锢起来。

    “你,你不能这样对我!”

    山羊胡子老者怒声吼道。

    “这位道友纵使说了一些过分的话,但也罪不至此!”

    有人见到一个男装女子出现,要拿那个山羊胡子老者,当即不满道,“而且你又是何人,又有什么权力抓人。”

    “我是玄州牧麾下玄水郡之主。”

    墨依立在虚空中,他已经将那山羊胡子老者抓在手中,“这个老者乃是琅邪天陆族的人……而之前,玄州牧曾下死令,若是陆族人敢踏入玄州,格杀勿论。”

    墨依一挥手,她的身后开启了一个门户,直接将那个山羊胡子老者收入其中,不给任何人反应的机会。

    刚刚陆云对墨依传音,让她无论如何也要将那个山羊胡子老者拿下。墨依也意识到了什么,她立刻动用自己的至宝,将那山羊胡子老者抓了起来。

    此刻陆云无比的惊喜,五阴乱神岭的那棵巨柳曾说过,这个老者乃是一件仙器化形。

    不过那个时候,这个老者已经随着金衣男子进入五阴绝墓。这一次,若非是墨依发现了他的踪迹,恐怕陆云还不知道他们已经从五阴绝墓里出来了。

    “现在陆云依旧站在印丹台上,没有被人击败,他依旧还是玄州牧,他的命令依旧有效。”

    “玄州主宰,言出法随,谁敢违背……死!”

    墨依的声音清冷,她的身上穿着白色的男装,却无法掩盖她那绝世的风姿。

    许多男人看着墨依的身影,不禁有些痴呆。

    “既然如此,那么我等便不追究此事了,敢问玄水郡守芳名,可有道侣,不才在下自在天……”

    “哼。”

    墨依冷哼一声,她的身形飘然而逝,消失在所有人那怅然若失的目光中。

    墨依带着那山羊胡子老者,直接回到州牧府,那里,斐惗和煜影早已等在那里。

    ……

    “本州牧针对陆族的原因,是当初他们给我送来一颗九窍金丹,其上被下了傀儡术,试图将我变成傀儡。”

    陆云见到印丹台周围,许多人的脸上,带着不屑的冷笑,便开口解释道:“至于那山羊胡子的老头,当初就是和一个金衣男子作为陆族使者,前往五阴乱神岭,联合五阴乱神岭中的玄州王,试图对本州牧不利。”

    “本州牧得到消息之后,尽起百万玄武天兵,围攻五阴乱神岭。”

    有些事情,陆云不得不解释,否则一旦引起这些仙人不满,印丹台比斗之后还是有些不好收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