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1章 撒泼
    “哈哈哈——”

    听到陆云的话,赵铁峰怒极而笑。

    “我堂堂大罗仙宗弟子,会去夺舍你琅邪天玄州的一只蝼蚁?”

    说话间,赵铁峰的眼中,满是嘲弄。

    “还是,你琅邪天修仙者故意破坏规则,然后嫁祸给其他人……此番恰逢老夫揭穿你们,所以就咬定我大罗仙宗?”

    反正那个‘葛城’已经死了,死无对证。

    在印丹台之上,‘葛城’就是金丹境修士,元神都被封印回金丹,死了也就彻底死了,不会有元神的存在。

    “反正那人已经死了,所以你就信口开河,污蔑我大罗仙宗?”

    赵铁峰的脸上带上一抹冷笑,“陆云,还有那个叫卿寒的琅邪天帝使者,今日你们若是不给我大罗仙宗一个交代,休怪我大罗仙宗不客气。”

    赵铁峰虽然不敢在玄州怎样,但大罗仙宗却可是对琅邪天施压。

    “要一个交代是吗?”

    陆云看着赵铁峰,微微的点头:“那我今日就给你一个交代。”

    “滚出来!”

    蓦地,陆云大喝。

    “滚出来?让谁滚出来?”

    赵铁峰微微的一怔,但是下一刻,他的脸色变了。

    印丹台上,那原本已经死去的葛城,突然间站起来,他的身体当中,一个半透明的人影走了出来。

    似乎是一缕魂魄。

    但是这缕魂魄的模样,与之前的‘葛城’却是截然不同。

    葛城看上去是一个面目略带阴沉的中年男子,而这个魂魄的模样,却是一个青年。

    “那是醪诺!七百年前,大罗仙宗最为杰出的弟子之一!”

    忽然间,一个仙人失声叫道:“醪诺失踪了七百年,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显然,这个仙人是与醪诺同时代的人,他一眼就认出那个人影。

    赵铁峰的脸色一变,但是他的反应极快,当即说道:“醪诺?七百年前叛出我大罗仙宗的醪诺?原来是投靠了琅邪天……”

    “赵铁峰你个王八蛋!”

    醪诺听到赵铁峰的话,当即破口大骂:“七百年前,老子与七位师兄奉师门密令,潜入丹仙煜影的墓中,寻找‘山水炼丹图’,为何到了你的口中,变成叛出师门?”

    “什么山水炼丹图,什么丹仙煜影的古墓,你休要信口雌黄!”

    赵铁峰的脸色微变,继而他怒声斥道:“醪诺,你个数典忘祖的孽障,不但背叛大罗仙宗,还联合外人污蔑师门!”

    “哈哈哈哈——”

    醪诺的眼角,都流出了泪水,魂魄流泪,这是何等悲怆。

    醪诺为了大罗仙宗,浪费七百年青春,藏身于古墓当中,眼看就要成功之际,又被煜影一击毁灭肉身,只逃得一抹残魂,夺舍了那葛家家主。

    现在,醪诺又以葛家家主的身份,不顾生死为大罗仙宗谋夺天王传承,结果落到赵铁峰的口中,却成了背叛师门!

    纵使现在醪诺已经成为陆云的鬼差,但是他的心中,依旧被无尽的怒火与悲意充斥。

    “赵铁峰,当年你们为了谋夺丹仙煜影身上的至宝‘山水炼丹图’,介入她的天劫,让她深受重创,几乎陨落……”

    “住口!!”

    听到醪诺说出这番话,赵铁峰终于变了脸色。

    当年丹仙煜影渡仙劫,几乎是没有任何困难,成就仙人也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但谁都没想到,煜影竟然渡劫失败,惨死在天劫之下。

    当初那位仙界的天骄‘天涯子’,也因此消沉了许久。

    但是现在,听到这位‘大罗仙宗的叛徒醪诺’如此一说,所有人都发现了其中的猫腻。

    不过让人感到惊异的是,那丹仙煜影竟然没死,只是受到重创,躲在古墓中疗伤。

    “嘿嘿嘿,这件事我也听说了。一千两百年前,大罗仙宗为了得到山水炼丹图,纠缠了许久,丹仙煜影不得已,才托庇在琅邪天庭麾下,成为琅邪天的玄州牧。”

    说话的这个仙人,也是大罗天的仙人,不过他所在的势力,似乎和大罗仙宗有些不对付,倒是十分乐意看大罗仙宗倒霉。

    “那丹仙煜影渡劫失败的时候,大罗仙宗的十八位渡劫期修仙者,也莫名其妙的失踪,至今下落不明……”

    “大罗仙宗,赵铁峰,今日你们若是不将事情解释清楚,你大罗仙宗之人,休想活着走出玄州。”

    这个时候,卿寒睁开眼睛,他的眼中,射出两道淡银色的光华,刹那间,恐怖的威压从四面八方涌聚而来。

    这股威压,源自于卿寒身边的琅邪天帝灵印。

    赵铁峰的脸色一红,一丝鲜血从他的嘴角溢出。

    “琅邪天帝,你这是在借机发难,要将我仙界诸天的苗裔,一举扼杀于此吗?”

    忽然间,赵铁峰撒泼似的大叫起来,“还是说,这一次天王传承之事,根本就是你琅邪天故意弄出来的,想要毁掉我仙界诸天的根基?”

    “现在你们弄出来一个消失了七百年的醪诺来陷害我大罗仙宗,是不是下一次又会弄出来一个阿猫阿狗,来借口灭掉其他宗门氏族的人?”

    赵铁峰的话,恶毒到了极点。

    原本还在幸灾乐祸,看热闹的诸天仙人,瞬间警惕起来。

    玄州之地异常特殊,有恐怖的禁忌存在,高等仙人不敢进入。

    若是琅邪天真的狼子野心,要在这里除掉仙界中的这些天才修仙者,恐怕没有人能幸免于难。

    “你是不是傻?”

    就在这个时候,陆云突然间笑道:“把仙界诸天的天才一举抹杀?这对琅邪天有什么好处?对我玄州又有什么好处?难道琅邪天帝就不怕被其他诸天仙帝,十地之主,四海龙王围攻?”

    “你说话不经过大脑吗?就还是你根本就是个白痴?”

    陆云的脸上,满是嘲弄,“至于醪诺所说的是不是真的,这件事已经上报琅邪天帝与其他八大天帝了,只等此番比斗结束,便会有个结果。”

    “所以你大罗仙宗还是做好准备一套说辞,九位天帝大人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至于这个醪诺……此番比斗,除了争夺天王传承之物,意在印证修为,本州牧又岂会痛下杀手。醪诺,我这般打败你,你可服气?”

    陆云睥睨醪诺。

    醪诺已经被陆云斩杀,不过被陆云斩杀的人,自主成为陆云的鬼差,陆云可以随意掌控他的生死,让他以残魂的形式出现,他就会变成一缕残魂。

    甚至现在的醪诺,也可以重新回到葛城的身体当中,继续以夺舍的状态出现。

    “服!”

    醪诺回到葛城的身体当中,摇摇晃晃的拱了拱手,将眼中的那一抹恭敬隐去,然后落下印丹台。

    赵铁峰的脸色阴沉的几乎要滴出水来,他的目光森然,死死的盯着陆云。

    但到了这个时候,他确实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一切,都要等九位天帝将事情调查清楚。

    “玄州牧说得好,此番比斗,我等不望得到那个什么远古天王的传承,只为与仙界豪杰一争高下!”

    “这样的盛事,又岂能被一些阴谋诡计,暗算陷害乱了雅致!”

    突然间,一个爽朗的声音响起,继而,一个少年缓缓的登上印丹台。

    “琉璃天,莫族,莫辰风前来讨教!”

    这个少年,锦袍玉带,面目清秀,他的身上无时不刻不展现出一抹飞扬的神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