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章 天帝的考验
    玄州大印悬浮在陆云的面前。

    在那巨大的海啸压下来的瞬间,玄州当中的天地之力,猛然间爆发,形成一层巨大的壁障,将那无穷尽的海水挡住。

    噗!

    但是下一个瞬间,陆云一张口,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咔嚓嚓——

    这一刻,陆云全身上下的骨骼,都发出一声声不堪重负的呻.吟声。

    “陆云!”

    卿寒大惊失色,他就要伸手去扶陆云。

    “别碰我!”

    陆云沉喝一声,这个时候他的身体以玄州的天地之力为壁障,承担着那恐怖的海水……若是卿寒碰到他,没有玄州之印守护,怕是立刻就会粉身碎骨。

    轰!

    下一刻,陆云再一次引动玄州大印的力量,身上爆发出强悍的气势,直接将卿寒震退。

    然后,陆云的身体缓缓的升空,玄州大印悬浮在他的头顶之上,不断的凝聚玄州的天地之力,来对抗北海之上冲来的海啸与天地间倾盆而下的暴雨。

    玄州的天地之力虽强,但陆云的修为却太弱,还无法完全的调动这恐怖的天地巨力。

    那恐怖的巨浪,依旧在一寸一寸的逼近镇海关。

    嗡——

    突然间,整个州牧府陡然间亮起。

    五条金色神龙冲天而起,将陆云缭绕在中央。

    陆云头顶之上的发髻陡然炸开,玄州之印上的光华愈发璀璨。

    “此事因我而起,自然要由我来解决。”

    陆云的声音平缓,但其中却充斥着一抹不容置疑。

    卿寒咬了咬嘴唇,最终没有跟上去。

    “嘿嘿嘿……北海妖帝?根本就是一只野生杂毛,也敢来我琅邪天讨野火。”

    陆云的身体,已经升到了万丈高空之上,将天空之上那厚重的乌云冲开。

    刹那间,金色的阳光冲进玄州大地,原本那将人压的喘不过气的厚重感,瞬间烟消云散。

    “一个命丹境的蝼蚁,死!”

    北海妖帝听到陆云的话,勃然大怒。

    轰隆隆!

    下一刻,整个玄州的天空之上,传来一声巨大的雷霆巨响。

    而后,那被陆云冲开的乌云,再度凝聚。

    这一次,一条长达万里的烟色巨蛇的影子,盘旋在整个玄州。

    北海妖帝!

    北海妖帝的本体,便是一条巨大的烟水玄蛇。

    不过北海妖帝不敢踏足玄州,但是他却可以凭借他那庞大的力量,在玄州上空,凝聚出一个巨大的身影。

    整个玄州的天地之力,都在剧烈颤抖。

    陆云的七窍中,都流出鲜血。

    一层血雾,从他的身上的每一个毛孔中,一点一点的渗透出来。

    生死天书在疯狂的颤抖,试图保护陆云。

    但是此刻,生死天书所能释放出来的力量,根本就无力对抗那恐怖的北海妖帝。

    生死天书所能释放出来的未能,取决于陆云的修为境界。

    纵使现在,北海妖帝远在北海,隔着几万里……也不是陆云所能够抗衡的。

    就算是有生死天书也不行。

    两人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

    突然间,陆云丹田中的生死天书,连同生死沙罗树的种子,猛地一缩,化作一个基点,消失在陆云的丹田当中。

    那汹涌的地狱之火,也化作一片虚无。

    轰——

    陆云的身上,升腾起一道金色的光霞。

    那五条巨龙瞬间湮灭,取而代之的是九条金色的神龙。

    一个高大的金色身影,出现在陆云的身后,无穷无尽的力量,涌入陆云的身体当中。

    这一刻,陆云觉得自己变得空前强大,似乎举手投足之间,便有天地相随。

    这是一种异常奇妙的感觉。

    “我原以为,你只是一个混账家三级的纨绔,不堪重用。却没想到,你竟然这般有担当,敢直接对上那北海妖帝。”

    忽的,一个略带轻佻的声音传入陆云的耳中,“难怪卿家那小丫头会钟情于你。”

    “谁?”

    陆云眉头微皱,他猛然间醒悟,为何生死天书和生死沙罗树会突然消失,原来是一尊擎天巨擘的力量,加持到他的身上。

    “你猜。”

    那个声音里充满了戏谑。

    “原来是天帝大人,请恕臣现在不便,不能下跪行礼。”

    陆云一本正经的说道。

    “无趣。”

    这一次,那个声音里又带上了一点索然无味,“竟然一猜就中。”

    “除了天帝大人您,谁又会在这个时候来救臣下呢。”

    陆云耸了耸肩。

    “赵风扬!!“

    忽然间,北海之上,北海妖帝发出一个惊怒的声音。

    “什么北海妖帝。玄州牧说的没错,你就是一只野生的小杂毛,别自找不自在。”

    琅邪天帝冷笑一声,“我的本体虽然还在闭关,但要碾死你这只野生小爬虫,也是轻而易举。”

    “玄州牧,你将玄州的天地之力放下,我倒要看看,那条野生小爬虫敢不敢水淹玄州!”

    “他敢让一滴水落到玄州,那么我就屠了北海妖族阖族,虽然我已退位,但这个威,还是要立的!”

    琅邪天帝已经退去帝位,他的自称也变成了‘我’。

    赵风扬的话一落,北海之上,瞬间变得风平浪静。

    那千丈巨浪,几乎在一瞬间就收了回去。

    “算你识相。”

    陆云身后,那个巨大的身影冷笑一声,“想要找这个借口觊觎玄州的天王传承,你是太小看我琅邪天了。”

    “老东西,你也给我安分点。”

    蓦地,赵风扬的身影,又看向了玄州中央,那座超越帝级的古仙墓的方向。

    “什么禁忌不禁忌,若非是怕波及了这玄州众生,老子早就把你挖出来碎尸万段了!”

    那座巨大的古仙墓没有动静。

    赵风扬冷哼一声,但他的脸上也是带着一抹无奈。

    躲在古仙墓中,赵风扬拿那个禁忌存在也没有办法,古仙墓中可怕的,是古墓中的阵法与格局,相比之下那古墓中诞生的阴灵,在某些大能的眼中,到不算什么了。

    “十五日之后的选举,估计也难不倒你,我闭关之后,希望你能全力辅佐赵长空,他虽然不怎样,但终究比其他人强了一点点。”

    赵风扬的身影低下头,十分认真的看着陆云。

    “我?一个命丹境的修仙者?辅佐太子?”

    陆云的眼睛瞪大了。

    “我说你行,你就行。”

    赵风扬的语气中,带着一点点异样,“当然,还得有一点点考验才行。”

    “现在整个仙界的目光,都在盯着那天王传承,既然如此,我就成全他们。”

    陆云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十五日之后,琅邪天玄州重选玄州之牧,仙界九天十地四大仙海的仙人,都有资格参与……‘印丹台’上谁能百连胜,便有资格动用玄州大印,开启天王传承!”

    赵风扬的话,化作滚滚声浪,传遍仙界。

    “此话当真!”

    下一刻,整个仙界都沸腾了。

    立刻就有大能开口

    “朕,金口玉言,自然当真。”

    此刻,赵风扬的自称,又变成了‘朕’。

    “你琅邪天玄州乃是特殊之地,那里的天地之力,岂会承认非玄州血脉的修士?”

    又有人问道。

    “朕,乃是琅邪天之帝,玄州天地,也要臣服于朕,朕说行,就行。”

    赵风扬的话,言出法随,下一刻,陆云就通过玄州大印发现,这玄州的天地之力,竟然产生了一抹……恐惧!

    这个琅邪天帝,究竟达到了什么境界。

    陆云的心里忍不住打鼓,难怪生死天书和生死沙罗树的种子都藏了起来。

    “十五日之后,谁在‘印丹台’上战胜现在的玄州牧,并且百连胜,谁便是新的玄州牧,拿到天王传承之后,自可卸任。”

    “印丹台上,生死不论。若谁敢在事后找麻烦,无论是谁,朕也会亲自走一遭。”

    “八位道友,你们看如何?”

    “合该如此。”

    仙界八个方向,八个浩瀚的声音同时响起。

    这就是琅邪天帝对陆云的考验,面对整个仙界的挑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