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1章 妖帝之怒
    “哪里来的烟龙?”

    镇海关的城楼上,陆云满脸茫然的看着渐渐恢复平静的大海,诧异的问道。

    “北海当中,竟然还存在着这样一尊强者!”

    尉迟寒星也是一脸呆滞。

    刚刚那条突然冲出来的烟龙,能够将巨霸与烟水玄蛇缠绕时候,所衍生出的玄武之相拖入大海之中,至少也是一尊巅峰至仙。

    蝶兮古怪的看着‘满脸茫然’的陆云和同样‘茫然’的卿寒,心里有些不明白这两人究竟在想什么。

    那条烟龙,不就是卿寒在深渊之下收服的那条烟龙吗?

    这两人怎么又不认识了?

    但蝶兮心性虽然有些单纯,却并不是笨人,她敏锐的意识到了什么,所以才一言不发。

    “就是就是!”

    卿寒也赶忙附和道:“那条烟龙,至少也是至仙吧。镇海关之外,竟然还存在着一位至仙!”

    陆云强行忍住心中的笑意,然后严肃的说道:“好了好了,至仙大战已经结束,都散了吧。尉迟寒星,这一段时间你要全力防守镇海关,不得有半点松懈。妖族反应过来之后,不会善罢甘休的。”

    “是!”

    尉迟寒星赶忙说道。

    至于那头突然冒出来的巨霸,尉迟寒星则是只字未提。

    现在仙界只有一头巨霸,定居在五阴乱神岭中。

    ……

    “这镇海关明明是我救下来的,怎么绝大多数的愿力,都跑到蝶兮和卿寒的身上了。”

    回去的时候,陆云有些郁闷。

    原本这一次,陆云以为他可以吸收镇海关八十万玄武天兵的愿力,直接突破到元丹之境。

    却没想到,玄武天兵的身上虽然诞生了庞大的愿力,但这些愿力却大多数都是朝着卿寒和蝶兮去的。

    分到陆云身上的愿力,也是少的可怜。

    但这一次出来,依旧硕果颇丰。

    不说卿寒得到的紫薇帝君的传承,单单是牧仙图中藏着的那几个怪物,就足以震动仙界了。

    至仙大战的最后,烟水玄蛇缠绕巨霸,形成玄武之相,直接被烟龙卫叼着牧仙图,收到了图中,被禁锢起来。

    要不了多久,巨霸和那位北海镇南王就会彻底的合体,成为一个活在当世之下的玄武。

    若是玄武真的出世,怕是立刻就会拥有果位的战力。

    那条青龙神王被重创,居于牧仙图中养伤,它的实力更是不知道有多强,恐怖不比现在仙界的许多顶级强者弱。

    不过它受的伤势实在太重,若是想要让青龙神王恢复,必须要找到它的下半截身躯。

    那位紫薇帝君在与青龙神王大战一场之后,便陷入沉睡,她的执念已经与那抹若有若无的残魂融合到一起。

    也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才会苏醒。

    陆云带着牧仙图和紫薇帝星遁入鬼门关之后,借助地狱的力量,仔仔细细的搜寻一番之后,确定这两件宝贝中没有任何隐患,才将它们还给卿寒。

    但相比于卿寒,陆云的收获才是最大的。

    生死沙罗树的种子!

    有了这颗种子,陆云修炼,可以事半功倍,更重要的是,生死沙罗树成长起来之后,可以撑起地狱,让那鬼门关之后的地狱不断的完善,最终恢复成为曾经那个让诸天万界都为之颤抖的死亡归宿。

    卿寒留在了玄州。

    卿寒住在陆云的府上,一方面是给他撑腰,另外一方面则是避难。

    他身上的宝物实在太多,若是回到卿族,极有可能被卿族的那些老怪物觉察到,强行剥夺,所以卿寒的大哥与表哥,直接将他轰到了玄州。

    名义上,卿寒依旧是天帝使者,代替天帝监察玄州。

    接下来的日子,平静如水。

    虽然得到生死沙罗树的种子,但陆云却并未刻意去做什么,来收集愿力。

    毕竟现在在玄州人的眼中,陆云依旧是那个混账加三级,整日都在胡作非为的恶棍州牧。

    陆云若是突然间做出点什么异样的事情来,非但无法收集愿力,恐怕还会适得其反,招惹一身业力。

    ……

    在距离重选玄州牧还有十五天的时候,玄州发生了一件大事。

    这一天,原本晴空万里的天空,骤然间变得烟压压的。

    一层厚重如山的乌云,将整个玄州笼罩。

    玄州之北的北海上,一道千丈巨浪掀起,无限的逼近镇海关。

    巨浪之间,无数的北海妖族聚集,金仙,玄仙,至仙多不胜数。

    玄州城州牧府中央,陆云和卿寒并肩站在七星揽月楼之上,凝视着北方。

    “果然来了。”

    陆云的眉头微微皱起。

    北海王庭的镇南王在镇海关之外失踪,北海王庭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而且,玄州境内,关于天王传承的争夺,也愈演愈烈,仙界其他地方,却没有插手的理由和余地。

    但是现在,镇海王失踪,生死不明,却恰好给了北海妖族一个理由和借口。

    “交出镇南王,不然水淹玄州,玉石俱焚!”

    恢弘浩大的声音,在整个玄州境内回荡,无数生灵抬头,骇然的看向天空。

    “交出镇南王!”

    “交出镇南王!”

    “交出镇南王!”

    ……

    无数个呼和之声回荡,整个玄州都在颤抖。

    巨大的海浪已经逼到镇海关之前。

    北海妖帝不敢踏足玄州,但是他却可以掀起滔天巨浪,水漫玄州!

    玄州当中的那尊禁忌,也无法抵挡这漫天的洪水。

    “你北海的镇南王都已经死了,你让我交什么?”

    七星揽月楼之上,陆云北方的天际,嗤笑一声。

    他的声音不大,但是通过手中的玄州之印,却传遍整个玄州。

    玄州修士听到陆云的话,瞬间被惊呆了。

    北海镇南王死了?

    那尊无时无刻对玄州虎视眈眈的至仙巨妖死了?

    刹那间,玄州当中,又传出了无数的欢呼声。

    玄州与北海妖族,早已经结成死仇,而那位镇南王北宫溱,也是整个玄州的梦魇。

    玄州贫瘠,北海虽然也不富饶,但比玄州却是强了许多,玄州修士也时常进入大海探索,寻找天材地宝。

    但是北海中的镇南王,那条巨大的烟水玄蛇,却是镇压着北海,将玄州修士的探索之路阻断。

    现在他们听到镇南王死了,就算是此刻北海妖帝压境,但依旧难以抑制心头的激动。

    “我就不明白了,那镇南王明明是我解决的,为啥那愿力会朝着南方飞去呢。”

    陆云身怀生死沙罗树,他自然能够看到那无穷无尽的愿力,不过这些愿力,却并未朝着陆云飞来,而是飞向了南方……琅邪天都的地方。

    显然,玄州无数的生灵,都将这一切归功到琅邪天帝的身上。

    “既然交不出镇南王,那么玄州……灭!”

    轰隆——

    一声炸雷响起,滔天的洪水从天而降。

    海面上的巨浪,也狠狠的朝着镇海关压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