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章 承天之门
    这座门户之上,充满了神圣与肃穆的气息。

    一道看似柔和,实则异常霸道的玉色光华,狠狠的压在蝶兮的身上。

    蝶兮那原本站的比之的身躯,被渐渐的压了下去。

    她那原本血红色的长发,也变成了烟色。

    “果然是传说中的尸王……”

    这个身上闪烁着金色光华的老者,眼睛里几乎都要放出光来,他低声呢喃道:“僵尸逆死转生,化作的无上尸王。十万年前的典籍记载,尸王可以成长到果位极限,甚至有可能突破到那个传说中的境界!”

    “若是我将这头尸王炼化为身外化身,第二元神,那我也有可能触摸的到那个境界!”

    “没想到,此番来到玄州,镇压陆云那个小孽障,竟然遇到这般大的机缘……”

    这个老者强行忍住心头的喜意,故意板着一张脸。

    “你说她不是你琅邪天庭的仙人,而是古仙墓里出现的凶灵?”

    烟水玄蛇一怔。

    “没错,她确实是一头凶灵,否则又怎么会在玄州施展出玄仙的力量。而我这承天之门可以克制天地间一切阴邪之物,恰好可以克制她……”

    这个老者一本正经的说道,然后他对着那条烟水玄蛇拱了拱手,“老夫陆圻山,还未请教这位道友……”

    “原来是陆族的太上长老陆圻山。”

    烟水玄蛇的身上,烟色的光晕闪过,化作一个面目略显阴冷的中年男子,他也学着陆圻山的模样,拱了拱手。

    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蝶兮,此刻蝶兮被那座玉色门户的光华镇压,动弹不得,便稍稍的松了一口气。

    若是玄州真的出现了这么一个不受禁忌影响,可以肆意发挥战力的怪物,那么北海妖族可真的要撤出这里了。

    “本王乃是北海仙帝坐下,镇南王北宫溱。”

    这个中年男子回礼道。

    “镇南王北宫溱……没想到竟然惊动了北海镇南王。”

    陆圻山的脸上立刻流露出了一抹惶恐的神色,“此孽障乃是从由我琅邪天而生,贵族损失,理应由我琅邪天来赔付……这样吧,老夫便做主,赔偿北海王庭两亿仙晶,再将镇海关向南挪移三千里,您看如何?”

    “将镇海向南挪移三千里?你能做主?”

    北宫溱的眼睛一亮。

    两亿仙晶,北宫溱还不放在眼中,但将镇海关向南挪移三千里这个条件,却让他无比的心动。

    镇海关乃是琅邪天陆地的最北端,与北海的界限,这个界限一动,不仅仅玄州的版图会发生变化,就连与玄州接壤的其他几个州的海岸线也要随之而动。

    无形之间,可以让北海版图扩大数万里。

    “老夫奉天地诏喻而来,自然能做主。”

    此刻的陆圻山只想快些将这些妖族打发走,然后找个地方将这头僵尸炼化成身外化身。

    至于挪移镇海关,和两亿仙晶的事情,就让陆云那个孽障去头疼吧。

    反正他才是玄州牧,丢了镇海关也是他的责任。

    陆圻山乃是陆族太上长老,堂堂至仙,谁敢来找他的麻烦。

    更重要的是,现在仙界闭关,少帝即将登基,又岂会在意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

    “陆圻山?”

    就在这个时候,陆云的声音从镇海关之内传出。

    “你姓陆?琅邪天都陆族人?”

    陆云看着那个周身上下闪烁着金色光华的老者,冷笑着问道。

    “陆云?你这孽障竟然也在镇海关?”

    陆圻山猛地看到陆云,脸色微微的一变,“既然你在镇海关,那么就不用那么麻烦了,快快催动玄州之印,调动玄州天地之力,将镇海关挪开。”

    说话之间,陆圻山的手一招,再度催动那玉色的门户,要将蝶兮收入其中。

    轰——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颗闪着雷光的大水球,从镇海关内冲出,直直的轰在了那座玉色的门户之上。

    嘭!

    玉色的门户一震,那神圣而肃穆的力量,瞬间消散。

    被承天之门镇压的蝶兮脱身出来,化作一道血光,消失在原地。

    “早有耳闻,陆族有一件至宝承天之门,可以镇压一切阴邪,今日竟然能亲眼见到这件至宝。”

    一头里许大小的老龟,从镇海关中爬了出来。

    “你是什么人!”

    陆圻山见到煮熟的鸭子竟然飞走了,勃然大怒。

    陆圻山是以一件至宝镇压了自己的修为,才得以进入玄州。而他所带来的承天之门,也是为了克制陆云身边的血尸。

    陆圻山虽然是一尊至仙,但现在他却只有上仙顶峰的境界,若是尸王转过来对他出手的话,恐怕陆圻山还不是她的对手。

    陆圻山一招手,急忙将承天之门收回,守护在他的身边。

    “我?”

    老龟慢悠悠的说道:“我不是人啊,我怎么会是人呢?”

    “你是天帝使者?”

    陆云身旁的卿寒冷声问道。

    陆云眉头微皱,这天帝使者似乎还真不少,卿寒是天帝使者,那风离也是天帝使者,现在又冒出一个陆圻山。

    “哼!”

    陆圻山的面色铁青,他时而看向四周,寻找蝶兮的踪迹,又时而看向下方那头撼动承天之门的老龟。

    “可有天帝令印?”

    卿寒再度问道。

    “你又是何人,天地令印又岂是你一个小辈有资格观摩的?”

    陆圻山的脸上流露出一抹不屑,他根本就没有将一个区区修仙者放在眼中。

    若非是下方的那头老龟让陆圻山忌惮,怕是现在的他早就对陆云动手了。

    尸王跑了,陆圻山根本就懒得再管这里的事情,拿下陆云已经成为当务之急。

    卿寒的手中,多出了一块令牌,属于琅邪天帝的气息,从令牌之上传出。

    陆圻山的脸色一变。

    “看来你并不是天帝使者……啧啧啧。”

    陆云的脸上流露出一抹玩味来,“还记得我说过什么吗?凡是琅邪天陆族之人,胆敢踏入玄州半步,杀无赦!”

    “杀!”

    陆云话音刚落,下方的那头老龟猛然间胀大,化作巨霸本体。

    一颗直径足有里许的巨大水球,闪烁着轰鸣的电光,朝着半空之上的撸起上轰了过去。

    “混账,给我开!”

    陆圻山脸色一变,爆吼一声。

    巨大的剑光从他的双手之上绽放出来,狠狠的劈向那颗巨大的水球。

    ……

    “住手,住手!!!”

    这个时候,尉迟寒星大声的咆哮起来,“你们想要毁掉镇海关吗?!”

    这一人一龟,虽然都只是上仙,但是他们所释放出来的力量,甚至比普通的金仙更要强大。

    巨大的波动瞬间朝着四面八方冲击而去,整个镇海关都被撼动。

    镇海关镇守琅邪天北方,对抗北海妖族,本应该无比强悍。

    但若是千年前的镇海关,不要说是两个封印了修为的至仙在这里大战,就算是果位仙人之间的战斗,都难以撼动这座雄关分毫。

    但是千年前的那次暴乱,摧毁了曾经的镇海关,在那之后建成的镇海关,可是远远不如千年前的镇海关。

    “毁掉镇海关?”

    北宫溱重新恢复烟水玄蛇的本体,他看着镇海关之前,两尊大能的大战,嘴角闪过一抹森然的笑意。

    “儿郎们,镇海关一破,立刻登陆,占据整个玄州!”

    “远古天王的传承?我北海妖族,也该获得一尊远古大能的传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