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章 紫薇
    陆云伸出自己的右手,一指点向半空中的天鬼。

    呼!

    熊熊的烟色烈焰燃烧,在陆云的指尖汇聚成一道巨大的漩涡。

    “这是什么……怎么会这样!!”

    天鬼惨叫。

    一股让它绝望的气息,从陆云的身上绽放出来。

    这一刻的陆云,似乎成了天地之间的主宰,反手之间,便可执掌众生的命运。

    “你一个被业障充斥着东西,也敢靠近我……嘿嘿,烟烟……死吧。”

    陆云有气无力的说道。

    嗡——

    下一刻,生死判彻底发动。

    天鬼惨叫一声。

    它的身躯骤然间燃烧起来,在千分之一个眨眼间,那刚刚还无比凶悍的天鬼,便彻底化作灰烬。

    不过,依旧有一股力量,从它那泯灭的身影上传来,狠狠的轰在陆云的身上。

    生死天书的影像浮现,将那恐怖的力量挡住。

    陆云的头一歪,身体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

    “陆云……”

    卿语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踉踉跄跄来到陆云的面前,将他抱在怀中。

    “你不能死,不能死……”

    此刻的陆云,脸色惨白到透明,身上的生命气息也如同风雨中的烛火一般,随时都要散去。

    卿语不顾一切的催动着牧仙图的力量,将这幅图中的力量打入陆云的身体中,稳定陆云的生命。

    陆云被天鬼伤了神魂,后来强行催动生死判,他体内的真元也涓滴不剩,就连金丹之上都出现了一丝丝的裂缝。

    天鬼临死之前,也给了陆云惨烈一击,虽然被生死天书挡住了绝大多数的力量,但依旧让陆云受到重创。

    “都怪我,都是我不好!”

    卿语抱着陆云,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流下。

    若是她早早的告诉陆云真相,若是她的心里没有存着那么多顾虑的话,陆云也就不会被绝死之局欺骗,引来天鬼了。

    但现在,说什么都已经太迟了。

    卿语的心中,只有无尽的悔恨。

    牧仙图之上,乳白色的光晕将陆云的身体包裹,但起到的作用却是微乎其微。

    陆云那白的几乎透明的脸上,已经浮现出了一抹烟气。

    蓦地,卿语一咬牙,心中做出了某种决定,她的胸口上,那银色的天星石,缓缓的亮起。

    ……

    “你想救他吗?”

    忽的,一个轻柔的声音传入卿语的耳中。

    卿语下意识的抬头,她看到了一抹火红色的身影。

    这是一个高贵到无以复加的女人,头上戴着紫金色的皇冠,身上穿着如同火焰一般的皇袍,她的气度雍容,举止华贵,她站在这里,就如同这片世界的中心,万物都围绕着她,对他顶礼膜拜。

    “你能救他?”

    卿语擦去脸颊上的泪水,皱眉问道。

    “可以。”

    这个高贵到无以复加的女皇轻轻点头。

    “但我凭什么相信你。”

    卿语微微的摇头,“你就是那帝棺中所葬之人吧。”

    高贵女子点头,“对,但我确实可以救他。”

    “至于信不信……随你。”

    “那我还是不信你为好。”

    卿语的语气无比坚定。

    “你希望他死?”

    高贵女子略微诧异了一下。

    “我能救他。”

    卿语站起身来,她将陆云抱起来,然后慢慢的放到自己的背上,转身朝着后面走去。

    但下一刻,卿语停下了。

    那个头戴王冠,身穿霞帔的女人又出现在她的面前。

    嗡——

    天星石与牧仙图的力量同时绽放,道道银色光霞将卿语的娇躯笼罩。

    与此同时,她身上的衣物也发生了变化。

    原本那一身烟色的袖袍,也变成了鹅黄色的罗裙,她赤.裸着双足,缓缓的悬浮到半空中。

    “好强的元神,竟然以修仙者之身,释放出果位的力量,你的来头很大。”

    身穿火色皇袍的女子脸上闪过一抹错愕。

    “你很聪明,刚刚没有变成这个样子,不然那只天鬼将你吞噬,你背上之人那古怪的神通,也伤不了天鬼了。”

    皇袍女子的脸上流露出一抹赞许。

    “你究竟想怎样?”

    卿语的声音渐渐冷下,她却不敢贸然出手,唯恐伤了陆云。

    “我只是想救下他,然后让你欠我一个人情。”

    皇袍女人一笑,“对了,我的名字叫紫薇,在很久之前,许多人称我为紫薇帝君。”

    “你让我一个将死之人,欠你一个人情?”

    卿语却不肯深信她的话。

    刚刚那只天鬼,无论如何都要抓走陆云,显然陆云的身上有着让天鬼眼馋的东西。

    眼前这个紫薇帝君,自然不会例外。

    卿语的气息还在逐步的增强,她那如云一般的长发,已经变成点点星光。

    “够了!”

    忽然间,紫薇帝君冷喝一声,一颗巨大的紫金色星辰从她的眉心处释放出来,直接将卿语压了回去。

    卿语死死的咬着牙,对抗着那恐怖的星辰。

    卿语看得出来,紫薇帝君眉心处的那颗紫金色的星辰,也是一颗天星石。

    而这颗天星石,却是以一颗完整的形成化作。

    “若是再提升你的力量,那牧仙图也保不住你的命!”

    紫薇帝君那火红色的皇袍,陡然间化作紫金色,一股君临天下的气势,从她的身上绽放出来。

    “我死,就能换他一命!”

    卿语惨笑,虽然她被那颗紫金色的星辰压制,但她身上的力量却就在释放,原本属于她的那颗天星石,已经变成纯银色。

    勃勃的生机,从卿语的身上释放,涌入陆云的体内。

    当初卿语中了冰玄蛇之毒,也正是她身上的天星石保住她的性命。

    “痴儿!”

    紫薇帝君一挥手,浩瀚无边的巨力,从四面八方涌聚而来,强行切断了卿语与那颗天星石的关系。

    一股深深的无力从她的心头升起,继而卿语背着陆云,缓缓的落到地上。

    “你身上的天星石,乃是荧惑星力所凝聚而成,可以保护你的性命,同样也能给你带来灾祸。”

    紫薇帝君叹了一口气,“罢了,我人都已经死了,还抢夺一个晚辈的宝贝作甚?你放心就是,他身上的那东西,我不要了。”

    卿语依旧倔强的看着紫薇帝君。

    卿语自始至终都没有相信这个紫薇帝君,也早已觉察到她始终对陆云的那抹淡淡的恶意。

    她借口要救陆云,实际上是想要借机搜寻陆云的身体,看看他的身上究竟有什么宝物。

    “你的本体被镇压在帝棺中,为何会在这里显形?”

    卿语的语气固执,寸步不让。

    “不要过去,也不要动我的尸体。”

    忽的,紫薇帝君严肃起来,“我的尸体已经尸变,化作一具绝尸,你和你背上的小朋友开启帝棺,必然会被绝尸所杀。”

    “而我……早已魂飞魄散,你看到的,只是我的执念,一个不愿意死去的执念。”

    紫薇帝君轻叹一声,“一个不愿我族绝后,要为我族延续血脉的执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