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章 帝棺
    卿寒看着陆云,愣愣的点头。

    虽然他听不懂陆云在说些什么,但也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

    “那……你说我们该怎么破阵?”

    卿寒依旧愣愣的。

    就算是木火大阵,卿寒也无能为力。

    “如果是木火大阵的话,只要让玄淅将玄河引来,冲一下就行了。”

    陆云若有所思的说道:“不过这木火幻杀之阵只是表面,这幻阵是山景演绎出来的,若是将玄河引来,这里的山势就会将玄河禁锢,再一次的演化出一个山水之势来,到时候我们都得死在这里。”

    卿寒已经不想再说话了,陆云说的东西好似天书一般,完全超出了他的理解。

    “可是,山在哪里?”

    最终,卿寒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这里是一片茫茫的森林,哪里有山?

    “高水一寸便是山!”

    陆云沉吟着说道:“水之势在西绝墓,那里是一片大泽,而这里的地势要高过西绝墓的大泽,所以这里就是山。”

    “不识此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卿寒彻底麻木了。

    “哎呀,你不要摆出这样一副样子,等我坐稳玄州牧之位后,就将我会的这些都交给你,到时候你我兄弟二人携手仙界,挖遍仙界的仙墓!”

    陆云看着卿寒的神色,笑着说道。

    “真的?”

    卿寒的眼睛一亮,然后他小声的嘀咕了一声,“谁是你兄弟。”

    “你就不怕,我把你的这些本事泄露了出去,告诉别人?你知道,若是卿族的压力压下来,我是承受不住的。”

    卿寒又有些担心的说道。

    陆云会的这些东西,实在是太恐怖了。

    仙人挖掘一座古老仙墓,都是用海量的人命去填,甚至想要完全挖开一座古仙墓的话,至少要陨落好几尊位果位仙人。

    比如万阵山的那座大坟,在卿寒看来,想要将其挖开,几乎是不可能的了。

    但偏偏,陆云以一个区区低等修仙者的境界,生生的将那大坟挖开,不仅仅得到了浮生图和九天图,就连大墓最核心的青铜椁都给带了出来。

    但其中所付出的代价,在卿寒看来几乎是微乎其微。

    若是这样的事情宣扬出去了,足以震动整个仙界。

    “那也无所谓了,反正我的门派也只剩下我一个,若是摸金之道传入卿族,也就意味着卿族成为我摸金一脉的一支,若是传遍仙界,发扬光大的话……”

    陆云吧嗒了一下嘴巴,“后世之中,整个仙界都会记住我的名字。”

    “那也得等你足够强大之后再说,否则没人会记住一个金丹境的蝼蚁的。”

    卿寒小声的嘀咕一声,“若是你将你会的东西传给我,我就留在玄州不回卿族了,其实,我也是一个喜欢出风头的人。”

    看着卿寒的神色,陆云忍不住笑了起来。

    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个时候自己的身体,却不由自主的想要往卿寒的脸上亲一口呢?

    这绝对是他身体的一个本能的欲.望,但是他的思维却并没有这种想法。

    “天啊,我不会是被他掰弯了吧?”

    陆云猛地打了一个哆嗦。

    “你怎么了?”

    卿寒一脸无辜的看着陆云。

    “没,没什么!”

    陆云正了正神色,“若是李有才那个胖子在这里就好了,他以山河印的力量,便可以破了这山之势。”

    “其实,我们确实需要多找一些人来帮忙。”

    卿寒想了想,然后说道:“在北绝墓的时候,墨依可以破解北斗之阵,到了这里,李有才又可以解决这里的阵法……”

    “确实如此。”

    陆云十分认同卿寒的说法,一个人的能力终究有限,必须要多一些帮手,有所分工的话,才能安全的挖掘一座古仙墓。

    “不过现在既然已经走到这里,总不能再出去……那头巨霸指不定还会做出什么来。”

    陆云认真的思考了一下,然后他又引动寻龙诀,仔细推断了一番之后,才缓缓的散去真元罗盘。

    “不能直接破开这座山势,那么就侧面的化解这山势的力量!”

    呼!

    下一刻,陆云的手中,多出了一团绿色的火焰。

    碧游仙火!

    碧游仙火在煜影的身上,但煜影作为陆云的轮回使者,陆云同样可以使用她的宝物。

    只是现在陆云的修为还弱,无法像煜影那般发挥出碧游仙火的真正威能罢了。

    陆云的手一挥,碧游仙火便朝着眼前这茂密的森林烧了过去。

    虽然这片森林乃是山势幻化出来的幻境,但幻境背后,却依旧是一片死气沉沉的树林。

    呼呼呼!

    熊熊的烈焰爆发出恐怖的威力,转瞬之间就将这片森林点燃。

    “跟我走。”

    无意识的,陆云就拉起卿寒的手,但紧接着,他微微的呆了呆,便又将卿寒的手搭在他的肩头上。

    “他不会是发现了什么,故意装作不知道吧?”

    卿寒的心里,小鹿乱撞。

    “要不要告诉他真相?不行,他知道真相之后一定会生气的,明明说好的,要兄弟之间携手仙界,挖遍仙墓,如果兄弟突然变成了姐妹……还是算了吧!”

    卿寒的小脑袋里不禁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

    周围,碧绿色的火焰燃烧,却并未伤害到陆云和卿寒分毫。

    山势的杀机,都隐藏在这茂密的树林当中,现在陆云以碧游仙火破解这山林,便将这山势的杀力削了三成。

    不过碧游仙火一激,这山势中,恐怖的杀机却直接爆发了出来。

    整个天地,都变得昏暗起来。

    原本那山青水绿的山林,已经变成了阴森的魔岭,一声声鬼哭神嚎,回荡在两人的耳畔。

    似乎有无数怪影在眼前的树木中试图朝着这边冲来,却被那熊熊的碧游仙火挡住。

    “这就是这里的本来面目?”

    卿寒的脸色一变,他下意识的朝着陆云身边靠了靠。

    碧游仙火熊熊燃烧,继续焚烧着这里那些已经枯死的树木,抵挡那些未知的鬼物。

    “嗯。”

    陆云的脸上,也满是凝重。

    幻境被碧游仙火破掉,这里的全部景象,也就完完全全的展现在陆云和卿寒的眼中。

    “扶桑神树!”

    突然间,卿寒指着这片鬼气森森的树林深处,惊叫一声。

    “那就是扶桑神树吗?”

    陆云也看到那棵大树。

    这棵大树大约十几丈高下,看上去好像是两棵桑树缠绕在一起形成的。扶桑神树没有树叶,它的枝干上燃烧着一团一团赤红色的火苗。

    “传说,扶桑神树之上,被太阳神火包围……但是这棵扶桑神树怎么……”

    卿寒有些迟疑的看着眼前的扶桑神树。

    这棵扶桑神树之上,只有一些零星的火苗,却并不是远古典籍中记载的那般,被熊熊的太阳神火缭绕。

    “因为这棵扶桑神树,已经不是扶桑神树了。”

    呼!

    陆云的身体之外,地狱之火燃烧起来,他猛地出手,一把揽住卿寒的腰,让他的身体紧紧贴着自己。

    然后那熊熊的地狱之火,也将卿寒包裹起来。

    卿寒轻轻扭动一下身体,便温顺的贴在陆云的身上。

    “这座扶桑神树,被人雕刻成了棺木。”

    陆云喃喃的说道:“以扶桑神树为棺,以山川为势,以天地为局,以阴尸为卒……这里葬着的,莫非是一位仙帝吗?”

    “你说这扶桑神树是帝棺?”

    卿寒的眼睛也瞪大了。

    “对,就是帝棺。”

    陆云深吸一口气,“有资格以扶桑神树为棺的,绝对是一位帝王!而这里的布局风水,分明就是帝王之墓。这被五阴绝墓诅咒的,究竟是哪一族?族中竟然出了一位帝王。”

    帝棺,不是普通的棺。

    帝王雄心勃勃,死后依旧雄心勃勃……非帝棺,无可镇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