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章 似尸似鬼
    “对!北绝墓中的北绝棺!”

    听到卿寒这样说,陆云也猛地醒悟。

    他挣扎着要站起身来,怎奈现在全身上下依旧瘫软无力。

    “斐惗,敖雪,你们两个先回去。”

    陆云对斐惗和敖雪说道。

    “是。”

    两人听陆云这样说,便转身回到鬼门关。

    她们出来的时候,身上都带着玄淅炼制的符箓,隐去了她们身上的生命剥夺。

    “为什么让她们回去?”

    卿寒扶着陆云,将他搀扶起来。

    “那头老龟正在用某种方法,监控着这里,嘿嘿嘿,虽然它毁了我的阵盘,但我的阵盘,又岂是那么容易毁掉的?”

    陆云冷笑一声。

    那座阵盘,可是斐惗炼制出来的,表面上是一座传送阵,但实际上里面却隐藏着一种高明的监视阵法。

    巨霸将阵盘毁灭,正好将那隐形的监视阵法释放出来,监视那巨霸的一举一动。

    “那头老龟在监控这里?”

    卿寒的脸色一变,刚刚他可是在烟暗中显露了本体。

    “应该是通过某种特殊的感应方式,可以感觉到我们的生命波动。”

    陆云并未发现卿寒的异状,此刻周围的虚空烟漆漆的,陆云也看不到卿寒的表情,只是自顾自的说着。

    “若是它能看到这里,又岂会不知道这下面是一座大墓?但它恐怕早就知道这里有冰玄蛇王,但却不知道冰玄蛇王所守护的东西,以及这下面的北绝墓。”

    陆云沉吟了一番,“我让敖雪回去,只是让那头老龟疑神疑鬼,它看不到这里的具体情况,所以不敢再轻举妄动。”

    那头巨霸来到这五阴乱神岭中,至少有近万年的时间。

    这万年的时间,它完全可以研究出这里的一些阵法妙用,激发五阴绝墓中的一些阵法。

    刚刚那北斗大阵突然间亮起,就是那巨霸在外面做了手脚。

    北斗大阵虽然消散,但五阴绝墓的恐怖,绝对不止有一座大阵这样简单。

    “你扶着我,那北绝棺就在左前方三百丈之地。”

    陆云喘了几口气,然后说道。

    “我背你吧。”

    忽的,卿寒脸色微微一红,他躬下身子,对陆云说道。

    “你背我?”

    陆云一怔。

    “怎么,只准你背我,不能我背你了?”

    卿寒强自镇定,故作浑不在意的说道。

    “好吧,我正好也需要恢复一下体力和真元。”

    陆云点了点头,并没有拒绝。他轻轻的伏在卿寒的身上,就闻到一股沁人心脾的香气钻进陆云的鼻孔当中。

    让陆云有一种十分舒适的感觉。

    虽然陆云吞服丹药,但也不能立刻就恢复体力和真元,还需要一段时间的静养。

    而这五阴绝墓,特别是北绝墓中,凶险重重,多停留一刻,便多一分的危险。

    陆云根本就没有心情在这里调息恢复。

    “怎么样,羡慕吧?”

    忽然间,陆云那略带得意的声音在卿寒的耳畔回响。

    “羡慕啥?”

    卿寒一怔,他有些奇怪的问道。

    “羡慕我这一身结实的肌肉啊。”

    陆云无不得意的说道:“回到玄州城之后,我便努力锻炼身体,现在我虽然不说是很健壮,但肉.身强度已经达到曾经的三倍!”

    “你看看你,上次都和你说了,要抓紧锻炼身体,结果现在你的身上还是软乎乎的。”

    说话间,陆云伸出手来,在卿寒的身上一边捏来捏去,一边品头论足。

    “……我忍!”

    卿寒的脸上几乎要滴出血来,不过他却并不抵触这种感觉。

    “哎,要不是你的胸是平的,我还真会以为你是一个女人。”

    这样说着,陆云将手伸到卿寒的胸前,又捏了捏。

    虽然现在陆云全身无力,却并没有失去行动力量,那颗丹药的力量在他的体内发挥作用,慢慢的恢复着他的体力。

    “……我再忍!”

    卿寒咬紧牙关,却不敢撒手。

    现在这地上,全部都是冰玄蛇的尸体和血液。

    冰玄蛇的血液也有剧烈的毒性,可以要人性命。若是陆云从他的背上掉下去,恐怕立刻就会没了半条命。

    “到了!”

    忽然间,卿寒停下脚步,他的脸色变得苍白。

    “前面那口棺上面,有什么东西?”

    卿寒小声的问道。

    那阴冷,邪恶的气息,几乎让他忍不住想要离开这里。

    “是怨尸。”

    陆云也有些紧张,他挣扎着从卿寒的背上爬下来。

    他没想到,北绝墓中的尸体,已经化作怨尸,并且自己从棺中爬了出来。

    “怨尸,不是应该出现在中央的主墓里吗?”

    陆云的心里产生一种十分不妙的感觉。

    怨尸,僵尸被怨气充斥,非尸非鬼,而又似尸似鬼。

    “点火!”

    陆云轻声的说道。

    呼!

    卿寒的指尖,一道火焰冉冉升起,将这片空间照亮。

    随后,陆云和卿寒就觉得他们的汗毛猛地站立起来。

    前方,是一口血红色的棺。

    这口血红色的棺,大约六丈长,一丈高下,其上刻录着一道一道如同血痕一样的花纹。

    “窨子棺!”

    陆云见到这口血红色的棺,下意识的开口。

    这北绝墓中的棺,竟然是窨子棺!

    布下这五阴绝墓的人,还真够狠的。他不仅仅要毁掉一族,更要将来到这里的人一网打尽。

    这窨子棺的棺盖已经被打开,一个惨白惨白的人形物体,正晃着两条同样惨白的腿,坐在棺盖之上。

    它头上的长发,正黏糊糊的站在一起,七窍中都流出黄橙橙的尸水,那烟黢黢空洞无神的眼眶,正直勾勾的盯着陆云和卿寒。

    但此刻,这头怨尸却并没有什么动作。

    它虽然发现有什么东西到来,却又好像没有觉察到陆云和卿寒的存在。

    它的嘴里发出一阵好似阴风一般的歌声,回荡在烟暗中,让人毛骨悚然。

    僵尸的眼睛几乎失明,只能通过生灵身上的生命气息来判断方位。若是没有生命气息出现,僵尸要么沉睡在棺椁当中,要么就漫无目的的四下游走。

    “它好像看不见我们。”

    卿寒小声的传音道。

    他和陆云都是用了那种敛息符,将身上的生命气息收敛。

    “别的僵尸也许看不到我们,但是这怨尸和其他的僵尸不同,这东西已经有了一些灵智。”

    陆云的神色依旧紧张,“不要靠近它,这怨尸绝对比刚刚的北斗大阵更加恐怖!甚至……这东西可以和血尸,尸王媲美。”

    卿寒打了一个哆嗦,他不敢说话了。

    血尸和尸王都是玄仙级的存在,反手之间便拥有毁天灭地的力量。

    怨尸这种东西,只记载在摸金一脉的典籍中,其他的盗墓贼派流没有记载这种东西。

    这种东西,只会出现在五阴绝墓中。

    布局者以怨尸本体为阵,汇聚天地间至邪之气,毁灭一族。

    这怨尸,承载了一族的怨念而生,似尸非尸,似鬼非鬼。

    当初摸金一脉的祖师在那已经失去作用的五阴绝墓中,便遇到一具怨尸,侥幸逃脱。

    那位祖师的最终下场,也没有逃过厄运,被怨尸身上的怨气侵染,化作僵尸。

    最终,被摸金一脉的强者镇死在门派当中。

    但他化作僵尸之前,却将怨尸,五阴绝墓的事情,都详细的记载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