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章 巨柳
    摸金一脉驻地的格局,早已成为一个死局。

    因为那棵千年柳树的死亡而衰败。

    但陆云依旧看不穿那个局,甚至看不到那个局的布局方式。

    不过摸金一脉的典籍中,却是将关于那个局的一切,都完整的记载了下来。

    现在陆云见到这棵大柳树,立刻就有了将那个无比深奥的格局,搬到仙界的想法。

    按照记忆中的布局方法,陆云立刻动手布置那个无名格局。

    虽然此刻,州牧府之外已经五龙戏珠的格局笼罩,但布置一个局中局,却是难不倒陆云。

    ……

    无名格局的布置手法异常繁复,陆云在斐惗的帮助下,足足用了七天时间,才将这个局布置完成。

    轰——

    咔嚓嚓!!!

    在格局完成的一瞬间,整个州牧府陡然间发出一阵惊天的巨响。

    柳老死后所化作的那棵大柳树,在一瞬间就化作飞灰。

    随后,五龙戏珠的格局,以及无比强悍的仙级大阵‘五龙覆海大阵’,瞬间破碎。

    整个州牧府,再度化作废墟。

    甚至五龙覆海大阵毁灭的时候,所产生的恐怖巨力,将州牧府的一切,都化作了粉尘。

    葛龙抱着他的脑袋,狼狈的从废墟里爬了出来。

    若非是他的名字写在生死天书上,葛龙怕是也早就被大阵毁灭的力量杀死了。

    “大,大人,发生什么事情了?”

    葛龙呆呆的看着陆云,脸上满是茫然。

    “没事,在测试阵法的威力而已。”

    陆云摆了摆手。

    幸好陆云将幽屠他们九十九个亲卫,送到玄水城去帮助墨依,给她撑场面去了。

    否则这一次,这九十九个玄武天兵,怕是要被一窝端了。

    陆云随手又弹出三十六颗黄豆,召唤金甲神将,开始重建州牧府。

    “为什么会这样?”

    陆云的眉头微皱:“是因为局中局的关系吗?”

    “不,不是因为局中局……是那棵柳树不够强!”

    “玄州,应该还有一棵更强的柳树吧。”

    ……

    玄州北方。

    巨大的咆哮声,回荡在整个五阴乱神岭中。

    五阴乱神岭中的生灵,战战兢兢,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混账!玄州牧竟然敢毁了我的分身!死死死,我要他死!”

    这是一棵无比巨大的柳树,足有万丈高下,遮天蔽日,它的叶子是烟紫色的,如同一片一片精美的玉石雕刻一般,挂在同样是紫烟色的枝条上。

    柳树的树干之上,浮现出一张巨大的人脸,正在愤怒的咆哮着。

    “雷鸟!”

    突然间,那张人脸再度发出一声大喝。

    “雷鸟在。”

    一只漆烟如墨的大鸟,从天而降,落在柳树的面前。

    “去玄州城,将玄州牧的人头取来。”

    柳树上的人脸渐渐恢复了平静,它的声音恢弘而浩大,传遍整个五阴乱神岭。

    “诺!”

    雷鸟的眼中,闪过两道电芒。

    “慢!”

    就在这时,一头老龟慢慢悠悠的从一个水潭里爬了出来。

    “龟老,有何不妥?”

    柳树看向那只老龟,神色间略显恭敬。

    当初,五阴乱神岭定计,将巨柳化身送到玄州城,借机插手天王传承,也是这只老龟的主意。

    老龟的身形巨大,足有里许方圆,它那巨大的龟壳上,布满了岁月的沧桑。

    “雷鸟虽强,但还不是玄州牧手下那头僵尸的对手。”

    老龟的声音和它的行动一样,慢吞吞的。

    玄州牧对抗陆族的底牌,乃是一头强大的僵尸,这件事已经传遍琅邪天。

    陆族成为琅邪天的笑柄,但仙界各方势力,却在研究该如何对付陆云。

    陆云的实力虽然不强,但他所掌控的力量,恐怕真的能够颠覆玄州,威胁到琅邪天各大氏族,各方势力的利益。

    天王传承,事关重大。

    “纵使雷鸟解开封印,也杀不死玄州牧。”

    老龟再度说道。

    “雷鸟解开封印,便是金仙。”

    巨柳的声音低沉,“一瞬间解开封印,杀死玄州牧之后,再重新封印自身,那个禁忌应该不会在意。”

    “若是我没看错的话,玄州牧身边那如同血影一般的僵尸,是血尸。”

    老龟叹了一口气,“最弱的血尸都是玄仙。”

    “玄仙……那古仙墓中的禁忌,竟然没有攻击玄仙!”

    巨柳树干上,那巨大的人脸有些阴晴不定。

    “僵尸是死是活,谁也不知道。”

    老龟轻轻的摇了摇头,“古仙墓里那苏醒的怪物,似乎只杀生灵。”

    这棵巨柳无比的憋屈。

    曾经,它是玄州的王,叱咤风云,超然世外,就算是琅邪天的天帝,也对它另眼相看,甚至默认它玄州王这个身份。

    但自从千年前,一切都变了。

    玄州中央,那超越帝级的古仙墓中,一个恐怖的禁忌苏醒,逼的它不得不自封修为,躲进五阴乱神岭中,不敢出世。

    “龟老,那你说应该如何?”

    巨柳沉吟了一番,然后问道。

    “现在想要再插手那天王传承,还有两个办法。”

    老龟慢慢悠悠的说道:“第一个,就是交好玄州牧,与他联手,共同开启传承。”

    “第二个办法,四个月之后,重选玄州牧之际,我五阴乱神岭也参加,并且击败所有人,成为玄州牧。”

    “这两个方法都行不通。”

    巨柳沉声说道:“那玄州牧已经与卿族联手,以卿族的霸道,绝对不容他人染指那传承。第二个办法……玄州牧只能由人族来做,我五阴乱神岭中,却都是异类成道。”

    “报——”

    就在这时,一只乌鸦从外面飞了进来。

    “王上,陆族仙人求见!”

    “陆族仙人,还敢进玄州?”

    老龟的脸上流露出一抹错愕。

    禁止陆族修士进入玄州,这个命令可是以玄州大印发布的,直接刻录在玄州的天地之力上。

    一旦有陆族修士进入玄州,那么陆云立刻就会心生感应。

    “不是陆族之人,只是与陆族交好而已。”

    一个金衣男子,与一个留着山羊胡子的老者,一步踏进五阴乱神岭,来到巨柳的面前。

    “你是……”

    巨柳身上那巨大的人脸上,流露出一抹思索的神色。

    “一个生意人。”

    金衣男子一笑。

    “是你看穿了那玄州牧的底牌,并且将消息卖出去的。”

    老龟不动声色的说道。

    “正是在下。”

    金衣男子哈哈一笑:“此番在下前来,便是代表陆族,与五阴乱神岭联手的。”

    “五阴乱神岭,胆敢窝藏陆族之人,罪无可恕!”

    突然间,一个浩瀚的声音如同炸雷一般响起。

    “玄武天兵!他们怎么来了!”

    那棵巨柳,以及老龟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异常难看。

    “怎么,‘玄州王’还会怕区区的玄武天兵?”

    金衣男子笑着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