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章 第四轮回使者
    轰——

    熊熊的地狱之火,仿若实质一般,狠狠的轰在那九龙抬棺之上。

    刹那之间,熊熊的地狱之火,便将九龙抬棺点燃。

    九尊龙王的尸体,以及那口漆烟如墨的巨棺,瞬时间就被淹没在地狱之火中。

    “这九龙抬棺,也是一个局!”

    忽然间,陆云的脸色一变。

    眼前这个九龙抬棺,早已经形成一个局,能够汇聚吞噬天地之间至阴至邪之物。

    那九头龙王的尸体,显然已经变成了至阴之龙。

    那棺木中所葬着的,又是什么?

    刚刚究竟是谁在说话。

    正在陆云出神之际,半空之上的地狱之火猛地一震,一只巨大的骨臂从中伸了出来,一把抓向被陆云镇在地面上的血龙。

    血龙的口中发出一声悠长的龙吟之声,它的眼睛里充斥着一抹浓浓的兴奋,身躯拼命的挣扎着,想要投入那只骨臂当中。

    “给我滚!”

    陆云一挥手,半空之上漂浮着生死天书落到他的手上。

    随后,生死天书之上,再度爆发出巨大的地狱之火,向着那条森白的骨臂冲了过去。

    现在陆云的修为太弱,纵使在这鬼门关里,有无尽的天地之力加持到他的身上,但是他的攻击手段却太过单一。

    只能以地狱之火的本源力量来杀敌,还无法施展出地狱之火的诸多妙用。

    地狱之火,乃是天地间第一神火,可以焚烧万物,精华因果业障,但是这九龙抬馆也是异常强悍,竟然能生生的挡住地狱之火的焚烧。

    轰隆隆——

    地狱之火轰在那条骨臂上。

    瞬间,这条无比巨大的骨臂,便化作飞灰散去。

    但下一刻,半空之上的地狱之火猛地一缩,那九龙抬棺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九龙抬棺,根本就没有进来,而是……”

    陆云看着地上那一具莹白如玉的龙骨,脸色微沉。

    “九龙抬棺是一个局,血龙同样也是一个局,两者之间有着一种莫名的联系,将这鬼门关与九龙抬棺所在之地的空间链接到一起……现在,那九龙抬棺收走了血龙,两个空间也就重新分开了。”

    血龙已经被收走了。

    它借着龙族公主的身躯现世,不过血龙离开的时候,却并未将龙族公主的尸骨带走。

    血龙并不完整。

    最后一次玄河大祭没有完成,让血龙的力量有所缺陷,若是陆云不将它放出来,血龙依旧还在青铜椁与窨子棺中出不来。

    而现在,它又不得不舍弃了龙族身躯,只得带着身上的‘局逃脱。

    “现在只希望,看来那东西也是忌惮这鬼门关后的世界,不敢亲身降临。”

    陆云看着血龙和九龙抬棺消失的地方,喃喃的说道。

    “第四轮回使者,归位——”

    下一刻,陆云转身,对地上那具莹白如玉的龙骨,沉喝一声。

    他手中的生死天书散发出一道朦胧的光影。

    呼!

    地上那副龙的尸骨,陡然间燃烧起来。

    紧接着,一个妙曼的身姿从火光中时隐时见。

    嘭!

    玄淅手起一掌,将这里的另外一个男人,鬼差赵殿梁打晕过去。

    地狱之火散去,一个全身赤.裸的少女,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这少女的身体很高,虽然赤.裸着双足,却比陆云还要高了半个头。她的身材绝佳,纤细而丰盈,颇有一种增一分则肥,减一分则瘦的感觉。

    血红色的长发,从龙族公主的头上直垂到腰臀,她的皮肤胜雪,眉心处还留着一抹血色的细线,让她多了一种邪魅的妖娆。

    再看她的脸,陆云觉得一阵头晕目眩,他见过的所有人中,只有两个人可以与这位龙族公主相提并论。

    一个是化作男身的缈,另外一个,则是卿语。

    “这龙族公主的胸脯好大。”

    乐神仔细的观摩了一番那血发少女的胸前,自卑的低下头。

    “……你现在还小,以后会长大的。”

    煜影也有点嫉妒,她出言安慰道。

    “我都几千岁或者几万岁了……”

    乐神委屈的嘟起嘴巴。

    煜影:“……”

    “我说的是你的胸小。”

    煜影面无表情。

    乐神要哭了。

    ……

    “第四轮回使者敖雪,拜见主上。”

    龙族公主跪倒在地,那一头血红色的长发,直垂到地上。

    显然,之前化作血龙,对敖雪还是有着极大的影响,她的身上还留着某些血龙的特征。

    陆云狠狠的吞了一口口水,艰难的将眼睛挪开。

    轮回使者在死亡中的时候,她们身上的衣物便已经腐朽,重生之后,相当于一次新生,赤.条条的来,不着寸缕。

    “还好都是绝世的美女,唔,如果日后要是收个男人为轮回使者,还不得长出针眼来。”

    想到说不定那天面前就多出一个赤.条条的男人来,陆云有些不自然的扭了扭身子。

    “起来吧。”

    然后陆云摆了摆手。

    敖雪站起身来,她胸前的两座惊心动魄的山峦轻轻的颤了几下,陆云觉得自己的鼻子发热。

    “公主!”

    玄淅来到敖雪身边,将一件纱衣劈在她的身上,将那妙曼的身姿隐去。

    “玄淅。”

    敖雪见到玄淅,脸上浮现出一抹醉人的笑容,“现在你我同为主上轮回使者,公主二字请不要再提了。”

    “好。”

    玄淅点头。

    成为陆云的轮回使者,无论是曾经的玄淅,还是敖雪,都已经是过去,无需再提。

    “玄淅好没眼力,没见到公子的眼睛都快掉了到敖雪的身上吗?还给她穿上衣服。”

    斐惗小声的嘀咕着。

    敖雪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绯红。

    “唔。”

    玄淅也是一阵懊恼,稍稍顿了一下,她一伸手,又将敖雪身上的纱衣扒了下来。

    陆云:“……”

    ……

    州牧府已经重新建成。

    本来的州牧府中,被阴气充斥,重建之后的州牧府却显得一片欣欣向荣。

    不过让陆云赶到意外的是,重建之后的州牧府正院里,竟然长出了一棵大柳树。

    陆云曾将那五阴乱神岭的‘柳老斩杀于此,原本他留下的尸体已经被打碎,可现在竟然又重新长了出来。

    对此,陆云也没怎么在意,只要别破了府上的风水就行。

    “不过有了这棵大柳树,我可以尝试一下,将师门驻地的那个风水格局也布置出来。”

    忽然间,陆云想起地球上的师门驻地的那个局。

    那个不知名的格局,便是围绕着一棵千年柳树布下的局,不过到陆云进入摸金一脉的时候,那棵柳树早已死去几百年。

    陆云也不知道那个局究竟有着怎样的力量。

    “试试看看!”

    陆云看着这棵大柳树,心头一片火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