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5章 引蛇出洞
    卿寒离开了。

    陆云觉得自己的心里一下子变得空落落的,好像少了点什么。

    “五个月之后,卿寒应该还会来玄州的,到时候,再和他把酒言欢!”

    五个月之后的日子,对陆云很重要,卿寒若是真的将陆云当成朋友,他定然会出现。

    这点,陆云可以肯定。

    “不过为啥我的心里总有点空落落的呢……”

    突然间,陆云只觉得一阵毛骨悚然,“不,这种空落落的感觉,不是因为卿寒,而是因为挽风那个小丫头的离去……”

    陆云猛地打了一个冷战,赶忙替自己找到了理由。

    “卿寒是一个男人,我舍不得他作甚?哎……说到底还真的有点舍不得挽风那小丫头。”

    莫名的,陆云的心里还真的有点想念挽风那个小丫头。

    ……

    陆云又在玄水城停留了三天。

    这三天时间,陆云亲自监督,由墨依推选,将玄水郡那六个失缺的城主又填补了上去。

    此刻的巴家也彻底投靠墨依,成为墨依麾下的第一个修仙家族,巴楚一也幸运的成为了一方城主。

    玄水城的大权,也被墨依夺了回来,甚至整个玄水郡,都在墨依的掌控之下。

    原本将墨依架空的李有才,现在反倒被墨依架空了。

    本来墨依的性情淡薄,对什么都浑不在意,才被李有才逐步蚕食,彻底架空。

    现在的墨依被陆云点醒,也吸取了教训,作为一个城主,就要有城主的样子,才能做到大隐隐于市。

    ……

    陆云带着葛龙,以及那九十九个玄武天兵回到了玄州城。

    玄州城已经重新洗牌。

    陆云在玄水城中,灭了葛家的主力,并且宣判葛家乃是琅邪天叛徒,消息传回来之后,风家,有熊家两大家族立刻联手,将葛家在玄州城的势力连根拔起。

    自此,葛家从玄州除名。

    葛家覆灭之后,葛家麾下的产业,也都被风家和有熊家瓜分一空。

    对于这件事,陆云毫不在意。

    现在还不是炮制这些人的时候,一切都得等五个月之后,他再将玄州大权彻底掌控在手。

    ……

    “嗯?”

    当陆云带着葛龙回到州牧府的时候,发现本来应该空无一人的州牧府,竟然有人搬了进来。

    “似乎有些不对劲。”

    还未等陆云仔细思考,便有人将他挡在门外。

    “来者何人,胆敢擅闯州牧府!”

    这是一群下人打扮的修仙者,他们都拥有元神境的修为,堪比玄州的一方巨头。

    陆云的脸色微沉。

    “陆族人?”

    陆云看着将他拦住的几个修仙者,冷冷的问道。

    “滚。”

    这个修仙者显然为将陆云和葛龙等人放在眼中,冷冷的吐出一个字。

    “嘿嘿嘿,陆族,可真是不知好歹。”

    蓦地,陆云放声大笑。

    “死!”

    其中一个修仙者听到陆云的话,脸色依旧冷漠,他抬手就是一道剑光,朝着陆云劈了过来。

    这人出手狠厉,一剑之下绝对会要了陆云的命……他根本未将人命放在眼中。

    嗡——

    整个州牧府陡然间亮起,九条神龙从州牧府中冲了出来,险之又险的将那道剑光挡下。

    陆云的脸色一白,他向后退了几步。

    而眼前这个神境修仙者却是纹丝不动。

    “你们竟然篡改了州牧府的大阵!”

    陆云的脸色又是一变,他的嘴角流露出一抹狞笑。

    “原来你就是玄州牧……拿下!”

    门前一众陆族修仙者的眼睛一亮,瞬间对陆云出手。

    “保护大人!”

    葛龙大喝一声,那幽屠连同余下九十八个玄武天兵便冲上前来,保护陆云。

    “都退下!”

    陆云将那些玄武天兵喝退。

    与此同时,他的身边,出现一个白衣女子。

    七口仙剑化作七道剑光,瞬间便将这些修仙者斩杀。

    一袭白衣,面若寒霜的煜影落到陆云的身前,将他护在身后。

    “杀进去!”

    陆云沉喝一声。

    煜影一声不吭,七口仙剑再度化作道道剑光,杀入州牧府。

    陆云的脸上流露出一抹冷笑,也跟着煜影冲了进去。

    葛龙和九十九个玄武天兵紧随其后。

    几天之前,他刚在玄河河畔发出警告,并且斩杀了陆族的仙人,却没想到这陆族竟然还不吸取教训,竟然将他的州牧府都给占据了。

    既然杀一个陆远侯还不够,那么接下来就该杀几个真正有分量的人了。

    “他们让几个修仙者在门外挡我,分明是乱我心神,让我顾不得观察这里的阵势!”

    一入州牧府,陆云立刻就发现了不对。

    这里已经被一座全新的大阵笼罩,煜影进入这里之后,立刻就被大阵镇压,动弹不得。

    回到自家门口,也是陆云精神最放松的时候,然后猛地又见到自己家被人霸占,陆云立刻就怒火中烧,根本就来不及看州牧府之外的格局。

    对方对陆云的心理把握恰到好处,让他不知不觉间便进入陷阱。

    “好强的阵法,我虽然可以看破阵法的本源,但要破阵还要花费一些手脚。”

    陆云心中暗道。

    他可以破解阵法,但是在他破阵的时候,主持阵法的人,完全可以将陆云身边的煜影,葛龙,以及玄武天兵统统斩杀。

    玄河河畔,血尸在众目睽睽之下斩杀陆族上仙以及陆远侯,现在这州牧府中的大阵,绝对不是普通的阵法。

    不过陆云却并不在意,对方在引他入阵,陆云又何尝不是引蛇出洞呢?

    “贤侄孙,你可算是回来了。”

    就在这时,苍老的声音从州牧府内传出。

    紧接着,一个面容枯槁,看上去行将就木的老者,在两个女仙的搀扶之下,颤颤巍巍的走了出来。

    “五叔公已经在这里等了你半个多月了。”

    “你是谁的五叔公?”

    陆云看着这个老者,眉头微微的皱起。

    “哦,我是远侯的五叔公。远侯是我那可怜的哥哥最心爱的一个孙儿。”

    这个老者说完这番话后,疲惫的喘了几口气,“本来我还想留你一点神智,但是你这个数典忘祖的畜生,竟然杀了远侯,虽然远侯不争气,但终究是你的堂兄,也是我那可怜的哥哥唯一的嫡孙!”

    “你杀了你的堂兄!”

    老者的声音陡然间变得尖锐,“我原本可以留下你的神智,让你成为一个有独立思想的傀儡,让你依旧可以体会到活着的快乐!但是现在……你要死!”

    “我陆青燻的丹,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吃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