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1章 将妖女拿下
    玄河河岸。

    乌云盖顶,阴风席席。

    玄河之上,惊涛骇浪,那烟色的波涛中,传出一阵阵如同鬼哭神嚎一般的声音。

    一头一头未知的生物,在河水中不断的跌宕沉浮。

    所有人都相信,河中的那些鬼物,便是那超越帝级的大墓中的阴灵。

    必须以玄河大祭的力量,才能将它们封印。

    今日,便是玄河大祭的日子,也是整个玄州最为重要的一个日子。

    玄州所有的郡守,城主,以及各大势力的巨头,也全部都聚集到玄河河岸。

    这种大型祭祀活动,并不仅仅是献祭祭品,更需要众生祈祷,万灵之愿,才能完成仪式。

    ……

    “今日乃是玄州的大日子,百年一次的玄河大祭,关乎整个玄州众生的生死。”

    祭坛之前,风离和陆远侯两人身着宽大的袍服,看上去*肃穆。

    此刻,陆远侯的口中发出悠长的吟啸声,“但是玄州牧身为一州之长,竟然缺席今日的祭祀。看来天帝陛下的决定是正确的,陆云那等昏庸之辈没有资格成为玄州之牧。”

    李有才那庞大的身躯站在陆远侯和风离的身边,他垂手而立,恭恭敬敬的低着头,不敢多说一个字。

    “玄水郡守。”

    风离看向李有才,淡淡的说道。

    “下官在!”

    李有才赶忙应道。

    “过了今日,你便将你手下的那七个城主统统废了吧。玄河大祭都敢不到场,他们也没有资格继续当玄州的城主了。”

    风离并不知道那七个城主的去向,不过既然那他们敢犯错,那么风离就不会放过这次机会,立刻将他们废掉,然后趁机就两他的人安插到玄州。

    “是,是……”

    李有才的脸上冷汗涔涔,他急忙答应下来,这个时候,他根本就不敢多说半个字。

    这两位天帝特使也是高高在上,李有才醒来之后,几次想要拜访他们,结果都被拦在门外。

    “时辰到了,开始吧。”

    陆远侯的手中,多出了一篇祭文。

    正是玄河大祭的祭文,不过这篇祭文,与卿寒手中的祭文不同。

    卿寒手中的祭文乃是原本,而这一篇则是拓文。

    “祭祀开始——”

    李有才扯开嗓子,大声的吼道。

    ……

    天地间的阴气越来越重,他们身后的祭坛,已经散发出浓郁的烟光。

    祭坛上,挽风依旧在昏迷。

    那九十九对那看上去不过三四岁的童男童女,却已经苏醒过来,他们不哭也不闹,乖巧的坐在祭坛上,静静的等待着命运的降临。

    显然,这九十九对童男童女都被什么东西控制住了。

    在所有人的眼中,玄河大祭是一场拯救玄河众生的神圣仪式,能成为玄河大祭的祭品,是他们的荣幸。

    若是这个时候,那九十九对童男童女在祭坛上一哭,那么这神圣的祭祀仪式,可就变了味道。

    陆远侯的身体轻轻的悬浮起来,他的口中开始吟诵着那篇拗口的祭文。

    祭文的篇章从他的口中诵读出来,立刻就化作了一个一个活着的文字,融入到祭坛当中。

    祭坛上,一道如同水波一般的火焰,缓缓的燃烧起来。

    “可惜,陆云那小子不知道逃到哪里去了,若是他看到他心爱的侍女被我祭祀了,一定会气得走火入魔吧。”

    陆远侯一边吟唱着祭文,一边得意的想道。

    “可惜,若非是五叔公拦着,我定要将那陆云一并送到祭坛上,献祭给河神!”

    陆远侯心中有些懊恼。

    此番临行之前,陆远侯得到的命令是,是尽力控制陆云,若是控制不住,便将他斩杀,只要留下陆云的全尸便可。

    可不知为什么,那次陆远侯再次准备算计陆云的时候,却被族中的老怪物挡住。

    陆远侯在陆云的手中败了两次,第一次被陆云痛打,丢尽颜面,第二次更是被吓的不敢露面。

    这让陆远侯心里淤积了一股子怨气,始终无法发泄。

    现在能亲手将陆云心爱的小侍女祭祀,也让陆远侯心中产生一种病态的快意。

    此刻,整条玄河的河水就如同煮沸了的开水一般,不断的翻腾着。

    祭坛之上,那水波一般的火焰已经将挽风和那九十九对童男童女的身体包裹,缓缓的将他们点燃。

    一道一道烟色的符文,在火焰中闪现,开始汲取着挽风和那九十九对童男童女的生命,将他们的生命融入到脚下的祭坛之内。

    随着祭文的诵读,玄河祭坛之前,无数玄州的大人物也跪倒在地,对着祭坛顶礼膜拜。

    浩瀚而恐怖的祭祀力量,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将方圆十里之内笼罩。

    “来了!”

    蓦地,风离和陆远侯两人的精神一震,连上流露出浓浓的喜色。

    一股充盈而磅礴的力量,从祭坛之上涌现出来,进入他们的身体之内。

    这是来自玄河大祭的反馈。

    “这就是玄河大祭所带来的好处吗?”

    “汲取这股力量,我便可以达到心火炼神,进入炼神之境!”

    陆远侯大喜过望,按照他原本的修炼速度,想要心火炼神,至少还需要三年的苦修。

    但是这玄河大祭反馈来的力量,却能让他快速达到炼神之境,并且没有任何后遗,比他自己修炼来的境界还要扎实。

    “以后的玄河大祭,也必须由我来主持!”

    陆远侯和风离对视一眼,都明白彼此的心意。

    尝过一次甜头之后,这两人都食髓知味,不会放过日后的机会。

    ……

    轰——

    突然间,那汹涌的玄河之上,掀起万丈狂澜。

    似乎有一个玲珑的身影,从那万张狂澜当中缓缓走出。

    那让风离和陆远侯全身舒畅的力量,顿时间便如同潮水般退去。

    祭坛上,那熊熊燃烧的火焰,也缓缓的熄灭。

    此时此刻,玄河大祭,竟然被生生的打断!

    “何方妖物,胆敢破坏玄河大祭!!”

    陆远侯见状,脸色猛地一变,他强行停下口中的祭文,大声的喝问道。

    “当年我传下祭祀之术,庇佑玄州生灵,乃是以草扎刍狗为祭品。今日尔等何故以生灵血肉为祭?”

    陡然间,那玄河河水中,传出一声呵斥。

    然后,一个蓝发,蓝眸,身披蓝色纱裙的少女,从河水当中显现出来。

    她赤.裸着双足,立在玄河上空,她所在之地,那汹涌的玄河河水也恢复了平静。

    这少女目光微冷,看着河岸之上的众生。

    “你是……玄河河神!!”

    突然间,李有才惊恐的大叫,他满是不可思的看着河中少女。千年前,玄河河神现身的时候,便是这个样子!

    已经陨落的玄河河神,为何会在今日出现。

    “胡说八道!玄河河神已经死了!她分明是玄河中诞生的阴灵妖物!来人,将那妖女给我拿下!”

    陆远侯已经气疯了。

    刚刚的一瞬间,他距离炼神之境,只有寸步之遥。但现在,那股力量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近在咫尺的炼神之境,再一次变得遥不可及。

    玄河大祭,玄州生灵的生死,和他陆远侯有何关系!陆远侯所要的,仅仅是玄河大祭所带来的好处,助他突破,仅此而已。

    “没错,打断祭祀,罪大恶极!将妖女拿下!”

    风离也回过神来,无论这个玄河河神究竟是真是假……她都必须得死。

    现在的仙界,不需要活着的神!

    更不需要一个被众生顶礼膜拜的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