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0章 布局
    天涯子那恐怖的力量,只来得及将那封禁大阵摧毁,便被水之祭坛镇压下去。

    他整个人都趴在祭坛之上,口中发出一声声愤怒而不甘的咆哮。

    九具血尸再度被打散,那九具血尸身上的血影,已经变得黯淡无光。

    不过血尸的肚子里有鬼面蛆,那成群结队的鬼面蛆不断的钻进尸媿的身体中,撕咬吞噬着它那腐烂的皮肉。

    尸媿的行动已经缓慢下来,但那人面鱼的脑袋和尾巴,却依旧生龙活虎。

    一条一条的触手,不断的破解着斐惗的阵法。

    ……

    “斐惗,你全力帮乐神抵挡那个怪物,祭坛的事情交给我。”

    说话间,陆云的御起紫陵剑,朝着另一个方向疯狂逃窜。

    至仙级的大战,哪怕是泄露一点小小的气息,也足以将陆云化作飞灰。

    若非是斐惗在陆云的身上布下不知道多少座小型的防御阵法,恐怕陆云早就在那恐怖的冲击波中死了几百回了。

    现在陆云驾驭紫陵剑的剑光,已经逃到了祭坛的另一边。

    祭坛上绽放出力量,暂时阻挡了九具血尸与那尸媿与人面鱼合体的怪物战斗时产生的恐怖冲击波。

    “公子小心!”

    斐惗又在陆云的身上布下一百零八座小型防御阵法之后,才祭起阵界珠,朝着那头怪物砸去,让乐神有喘息的机会。

    刚刚陆云在这里,无论是无论是斐惗还是乐神,都不敢全力出手,唯恐波及到陆云。

    ……

    祭坛之外,似乎是一个巨大的结界,结界内与结界外,是两个世界。

    外面的力量波动,根本就撼动不了这祭坛分毫。

    但此刻的陆云,却也不敢贸然靠近祭坛。

    天涯子虽然被镇压,但他刚刚可是一拳轰碎了斐惗的封禁大阵。

    渐渐的,祭坛上那镇压天涯子的力量缓缓散去,天涯子再度站起身来,冷冷的看向陆云。

    陆云一声不吭,他拿出阵基石,开始在阵基石上布阵。

    不,确切的说,陆云并不是在布阵,而是在布局。

    斐惗布下的阵法,天涯子能一拳打爆,那么陆云的阵法自然也无法抗住天涯子的攻击。

    所以,陆云布置的并不是阵法,而是风水格局。

    阵法的力量可以被蛮力强行摧毁,可是格局却不同,格局乃是阵法力量对天地自然的影响所诞生的神秘力量,是蛮力无法毁灭的。

    只要陆云保护好阵盘,那么天涯子便破不了局。

    布置一个风水格局,可要比布置阵法困难无数倍,不仅仅需要阵法分身的力量,还要考虑到周围的环境。

    同一座阵法,在不同的环境中所产生的风水格局也是不同的。同理,两座不同的阵法,在某些特定的环境里,也可能会产生同一种风水格局。

    这就是风水格局的神奇之处。

    斐惗从陆云那里获得风水知识的时候,她的第一感觉,就是风水的复杂程度,远远超过阵法。

    ……

    陆云一共拿出七座阵盘。

    这些阵盘都是斐惗从秦先火那里剥削来的,统统放进鬼门关里。

    陆云在七座阵盘中,分别刻录了七个不同的风水格局,借助这些风水格局,来改变这里的环境。

    风水师的强大之处,便是能够在不可能的环境中,造就出可能的环境。

    这里的地势和环境,并没有形成封印之局的条件,所以陆云便以风水,阵法的力量,来改变环境。

    嗡——

    七座阵盘之上,爆发出一团团炫目的光华,随后缓缓的漂浮在半空中。

    原本死气沉沉的地穴,受到这七座阵盘的影响,也变得生机盎然。

    “有人以祭坛的力量为核心,形成一种封印,加持在深渊上空,才产生了那种吞噬生命的力量。那么我便以布下一座生命之局,阻挡这个格局的吞噬!”

    经过一番推算之后,陆云立刻做出了最正确的判断。

    这种吞噬生命的力量,不仅仅封印了深渊,更是笼罩了整个大坟,让大坟中死去的生灵的生命精华,统统被祭坛汲取,然后送到那曾经的回生之局上。

    这个封印,可比之蝶兮那活人墓上的吞噬之力更加恐怖。

    现在陆云的布局,又与斐惗的封印大阵不同。

    封印大阵一出,不但吞噬生命的力量会消失,祭坛的力量也会被暂时封印,说不定就会产生什么乱子。

    所以陆云布下生命格局,来阻拦那种吞噬生命的力量,祭坛的力量还在,吞噬生命的力量也还在,只是被陆云的格局暂时挡住。

    “其实,刚刚若是你不破解了斐惗的封禁大阵,任由着封禁大阵封印祭坛,你也可以脱困出来了。”

    陆云一边布局,一边幽幽的说道:“看来被镇压的太久,你的脑子出了问题。”

    闻言,天涯子的脸色也略微的懊恼,刚刚他只顾着阻拦陆云,却忽略了他自身的问题。

    “你现在不是一样也在布阵吗?当你的阵法成形之后,我依旧可以借机出去。”

    天涯子毫不掩饰他内心的想法。

    “那你可以试试。”

    将七座阵盘完成,陆云吞服一颗恢复真元的丹药,开始恢复消耗的真元和体力。

    “不如这样,你放我出去,我让那头怪物离开怎样?”

    天涯子见到陆云这般说,也意识到了什么,他急忙改口说道。

    “用不着。”

    陆云睁开眼睛,他又拿出了第八块阵基石,在上面刻画起来。

    “纵使那个怪物有至仙的力量,但它终究只是一个没脑子的至仙。斐惗和乐神都有智慧,若是她们俩联手还打不过那头怪物,那么我会亲手将她们再灭一次的。”

    陆云一边刻画阵纹,一边说道。

    果然,这个时候,另一边,斐惗和乐神联手,渐渐的将那头尸媿和人面鱼合体的怪物压制下来。

    正如陆云所说,那个怪物并没有脑子,一切都只凭借本能厮杀。

    斐惗动用阵界,连续布下了十几座幻阵,直接就蒙蔽了它的感知,让它只顾着攻击空气,却再也伤害不到那九具血尸。九具血尸也趁机扑了上去,开始撕咬吞噬着那怪物身上的血肉。

    在此之前,这九具血尸便吃光了一头巨大的尸媿。

    ……

    “斐惗,乐神,你们回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陆云猛然间大喊一声。

    “好!”

    斐惗答应一声,又连续释放几十座阵法,将头怪物镇压在阵法之下,随后她才和乐神遁入鬼门关。

    “玄淅!”

    陆云又喝了一声,“十八个呼吸内,离开深渊!”

    深渊之下,玄淅的身上猛地爆发出湛蓝色的光焰。

    “催动神水符,我们走!”

    玄淅听到陆云的话,急忙对身边几人说道。

    无穷无尽的玄河河水,穿越空间的阻碍,将深渊下的几人卷入河水当中。

    与此同时,又有一道巨大的烟色波涛,将陆云的身体也卷了起来。

    嗡——

    翠绿色的光华在祭坛四周升起,那郁郁葱葱,充满生机的力量,瞬间锁住了这座祭坛。

    “走不了!”

    天涯子尝试脱离祭坛,却发现祭坛的力量依旧在镇压这他。

    情急之下,天涯子再度出拳,轰向面前的绿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