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7章 黑手
    活捉河神!

    听到陆云这样说,卿寒和煜影的眼中,也是激动异常,活捉一尊神!

    特别是卿寒!

    他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也曾听过玄州河神的传说,更查阅过无数关于玄河河神的典籍和记载。

    现在,真正见到了那传说中的河神,并且……要将她活捉。

    虽然此河神非彼河神,但依旧让卿寒难掩心中的兴奋。

    呼!

    煜影手中的碧游仙火一跳,绽放出碧绿色的光华,将这深渊之下照亮。

    “这些都是什么东西!”

    正走向玄河水宫的卿寒,猛地停下了脚步。

    他就看到这深渊之下的地面上,趴着一群惨白色的怪物。

    这些怪物的形状异常诡异。

    它们就好像是躺在地上,仰着脖子一样……嘴巴在上面,眼睛在下面,那纤细的四肢也如同蜘蛛的腿一样,关节是反长的,将它们那纤瘦的身躯支撑起来。

    原本,这些怪物趴在地上,正瞪着一双双烟黝黝的眼睛,默默的盯着陆云等人,现在碧游仙火猛地将这里照亮,那些怪物愣了片刻之后,便逃离这里。

    “是食尸鬼!”

    陆云说道:“在阴气极重的古墓,或者万人坑中会生出这种怪物……这种怪物喜阴惧阳,很少主动攻击活人,别理它们。”

    陆云在地球上也见过食尸鬼。

    这种食尸鬼力大无穷,却又胆小如鼠,从不主动招惹生人,除非是先惹到它们。

    陆云没想到,这深渊之下竟然也生存着一大群食尸鬼。

    卿寒和煜影微微的点头。

    随后三人迈步,踏进了玄河水宫。

    这座水宫已经破败,但依旧可以看到昔日奢华的影子。

    “卿寒……你有没有发现,这水宫正殿的样子有些眼熟。”

    突然间,陆云对卿寒说道。

    “嗯。”

    卿寒点头,“万阵山下,那座大坟之前的宫殿。”

    “对……很像。不过那大坟之前的宫殿,是墓葬的格局。而这里却是一座真正的宫殿。”

    陆云的眼中闪过一抹疑惑:“大坟之前的宫殿显然是后来才建造的,与大坟的年代不同……而且还是以玄河水宫的布局建造的……”

    陆云的脑海中闪过一点灵光,他似乎要抓住什么,但却总差了那么一点。

    “你是说,玄河河神,和那座大坟有关系?”

    卿寒开口问道。

    “也许吧。”

    陆云晃了晃脑袋,觉得脑袋里的思路有点乱。

    “你们……竟然敢进来!”

    突然间,那个沙哑的声音再度响起,玄河河神躲在大殿的最深处,她看到陆云等人竟然跟着闯入宫殿,不禁变了脸色。

    随后,她的身边又是一条一条的人面鱼,诡异的游了出来,那白色的触手在虚空中组成一座有一座的困阵……鬼扯脚之局。

    呼!

    碧游仙火熊熊的燃烧,那些人面鱼还未等靠近,便被这恐怖的仙火焚烧一空。

    “你们别过来,别过来!!!不对,你们快过来,快过来啊!”

    玄河河神受到惊吓,她的口中发出一声声凄厉的惨叫,此刻,陆云发现那玄河河神的精神似乎都出了问题。

    “等等!”

    卿寒将煜影抓住,“别过去……那里有东西!”

    卿寒的身上,依旧闪烁着牧仙图的影子,他似乎得到了某种力量的加持。

    “什么东西?”

    陆云睁开幽瞳,却并没有看到有什么东西。

    刚刚,也正是卿寒首先看到了玄河河神。

    活人墓之外的结界,除了能隔绝深渊,抵挡深渊中那些恐怖的怪物之外,也可以阻碍视线,让活人墓中的人看不到深渊中的怪物。

    所以最开始,没有人看到玄河水宫中的河神。

    现在卿寒融合了牧仙图,获得种种神异的能力,他也能看到许多陆云看不到的东西。

    死物瞒不过陆云。

    但一些活着的生灵,或者是一些游走在生死之间的东西,陆云就无能为力了。

    “是吃掉玄河河神尾巴的东西。”

    蓦地,卿寒的眼中闪过一抹恐惧,他的身躯节节倒退,“不对,不对……还有一个更大的家伙,我们在它的嘴里!”

    “走,快离开这里!快走!”

    蓦地,卿寒一把抓住陆云,带着他就要冲出这座水宫。

    “吼!!!”

    一声巨大的嘶吼声突然响起。

    整个宫殿都开始颤抖起来,并且不断的坍塌。

    似乎有一张大嘴,正在缓缓的闭合。

    “这不是宫殿,是那个怪物的嘴!!”

    卿寒大叫。

    “什么!?”

    陆云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这座宫殿是怪物的嘴?

    可是进来之前,他们已经检查过,这周围只有孤零零的一座水宫,水宫后面也并没有什么其他东西……

    这里怎么会出现一个怪物呢?

    陆云有些发蒙。

    此刻,煜影也反应过来,她的速度更快,身体几乎都化作一道碧绿色的火焰,将陆云和卿寒卷了出来。

    咔嚓——

    轰隆——

    两个巨型之声接连传来,一张大嘴一口咬下,将整个水宫直接咬碎。

    “哈哈哈哈哈——”

    玄河河神口中发出一声声尖锐的大笑:“来啊,卑微的人奴!你们不是要抓我吗?来啊!!”

    玄河河神站在一张巨大的嘴巴里,她状若疯癫,彻底失去了神智。

    “吼吼吼——”

    那张巨大的嘴巴里,发出一声低沉的嘶吼。

    轰隆隆——

    深渊之下,整个大地都开始颤抖,一道道恐怖的龟裂在大殿之上扩散开来。

    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破土而出。

    “你们,你们到底做了什么!!”

    活人墓也在颤抖,尸王少女尖叫道。

    此刻,活人墓也随着大地的颤抖而抖动,周围的结界之上,也产生一道一道的细微的裂缝。

    尸王少女也慌了。

    “叱!”

    突然间,一声清脆的呵斥声凭空响起。

    紧接着,一条人面鱼从那怪物身下游了出来,它的身上,还插着一根古铜色的长毛。

    正是那个被钉死在墙壁上的上一代玄河河神。

    下一刻,人面鱼的身体开始蜕变。

    她的下半身依旧是鱼身,但上半身却是化作人形……一个美妙少女的形态。

    与之前陆云所见到的那玄河河神一样……眼前这个上代河神,也化作了一条人鱼。

    她的身材丰润,皮肤光泽……淡蓝色的长发就如同在水中一般四散飘舞,此刻这上一代玄河河神,与生前一般无二。

    她那纤细的手掌,一把抓住插在她胸前的那根古铜色长矛,将其拔了出来。

    “回去!”

    人鱼少女一声轻叱,她手中的古铜色长矛之上,绽放出道道霞光,直接将那即将破土而出的巨大怪物镇压了下去。

    渐渐的,深渊之下恢复平静。

    玄河水宫再度出现在陆云的眼前……但此刻,在陆云的眼中,那玄河水宫也变得阴森恐怖。

    “人族不该来这里。”

    人鱼少女转身,那轻盈灵动的声音从她的口中发出。

    “你,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卿寒看着人与少女,瞠目结舌的说道。

    不过此刻,他见到人鱼少女那丰满圆润的身躯,脸颊之上多出了一抹微不可查的绯红。

    人鱼少女轻声叹道,却并未再说话。

    “这是龙宫水族的‘神水符,若是你们可以进入玄河,便能依靠它获得一线生机。”

    人鱼少女的手轻轻一抛,便将一道如水珠一般的符箓交到卿寒手中。

    随后,人鱼少女猛一用力,她将手中那古铜色的长矛重新插入自己的胸膛。

    渐渐的,她的身躯开始发生变化,重新蜕变为一条人面鱼,被钉在玄河水宫之外的墙壁上。

    深渊之下恢复了安静,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那上一代玄河河神,也如同没有出现过一样。

    “玄河河神因祭祀而生乃是正神,纵使她死去千年,也依旧有庇护众生之念……也许,当初真的是她现身出来,封印了那座大墓。”

    煜影看着那条人面鱼,喃喃的说道。

    “若真如此,她怎么会传下那般恶毒的祭祀之法,九十九对童男童女为祭品……”

    陆云看着那人面鱼的尸体,有些不敢相信。

    “我看过当年的记载……玄河河神死前所传下的祭祀之术的祭品,并非是童男童女,而是以草木刍狗为祭品,向天献祭,获得力量。”

    “只是大劫之后的那位玄州牧,认为草木刍狗为祭品所换来的力量有限,不足以封印古仙墓。所以他擅作主张,将祭品换做童男童女,不过祭祀之法却并未改变。”

    卿寒终于说出他所知道的。

    之前,卿寒也认为玄河大祭是一场阴谋,所以也并未在意这些细节。

    但是现在,他亲眼见到了当年的玄河河神,竟然在死后显露真形将他们救下,卿寒这才觉察到一些不对。

    “看来这位玄河河神也是被人算计了……”

    陆云眉头微皱,“当年大劫之后的那位玄州牧是谁?”

    之前的玄州牧在那次暴乱中已经陨落,在那之后,又有一位新的玄州牧继任。

    “天涯子。”

    卿寒说出了这个名字。

    “什么?!”

    煜影的身躯一震,她满是不可思议的看着卿寒,“你说……是谁?天涯子?哪个天涯子?”

    “还能是哪个天涯子……自然是那位妙手丹青,号称画圣的天涯子了。”

    卿寒看着煜影,他已经知道了煜影的身份。

    天涯子与煜影的关系密切,亦师亦友,在许多人看来,两人是一对神仙眷侣。

    若之后的玄州牧真的是天涯子的话,那么这一切的幕后的烟手,包括引发千年前玄州大劫的人,也是他了。

    甚至玄河河神也被他算计死的。

    但陆云依旧有疑问。

    当年所有人都看到,玄河河神力竭身陨,沉入玄河之下。

    那么现在她身上的古铜色长矛又是怎么回事,她又怎么会变成了人面鱼。

    “你们怎么来了?”

    就在这时,陆云见到尸王少女,墨依,斐惗以及那三个上仙竟然从活人墓中走出来,不禁有些疑惑。

    “活人墓的结界碎了。”

    尸王少女面无表情的说道,“我们当然是过来等死的。”

    尸王少女的眼中,闪过一抹嗜血的光芒。

    刚刚若非是人鱼少女现身,她身上的力量将周围的怪物惊退,怕是活人墓中的所有人早就被吃掉了。

    “你先别动手!”

    见到尸王少女要杀人,陆云急忙说道:“刚刚有人送给我们一颗‘神水符,若是我们能想办法进入那条玄河中,便能凭借神水符离开这里!”

    “你说什么?”

    尸王少女的脸上闪过一抹激动。

    “不过在此之前……我还是要将那河神活捉了!”

    陆云斩钉截铁的说道。

    此刻,那玄河河神,正躲在水宫当中,偷偷的朝外观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