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5章 祭祀成神
    若是卿寒说出这番话,陆云只会觉得他被某种东西影响了心神。

    但墨依可是上仙,现在的她更是已经释放出她的全力,七颗璀璨的星辰形成北斗之阵,释放出恐怖的威能。

    更重要的是,墨依的目光清澈,思维也是十分清晰。

    “河神……他在哪里?”

    陆云眉头微皱,他什么也看不到。

    墨依没有说话,她已经做好战斗的准备,一口璀璨的仙剑被她持在手中,她整个人都轻轻的悬浮起来。

    “上仙……玄水城主竟然是上仙!”

    綦圣辉等三人看着此刻墨依,相顾骇然。

    这小小的玄水城主,竟然是上仙,而且还不是一个普通的上仙,綦圣辉觉得就算是他们三人联手,都不是墨依的对手。

    “这玄水城主藏的好深。”

    秦先火的眼中精芒闪烁,他沉声说道:“她原本的修为,绝对不仅仅是上仙……她是自废修为,从更高的境界跌落下来的。”

    “自废修为!”

    岛屿之上其他人看向墨依,眼中都流露出一抹难以置信。

    仙人修炼,争天夺道,无不是为了朝着更高的境界而去。

    自废修为?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和毅力才能做到。

    “别动手。”

    尸王少女见到墨依的模样,立刻说道:“有活人墓在,它过不来。”

    活人墓在重新回到这里的时候,便撑起一道结界,并非是想要将陆云等人困在其中……而是抵挡深渊之下的恐怖怪物。

    听到尸王少女的话,墨依才重新落下,她头顶的那七颗大星回到她的身体当中,但那柄仙剑却依旧在她的手中,绽放出夺目的剑芒。

    “活人墓外的结界可以阻止烟暗的中的怪物闯进来,只要不动用仙力破坏结界,这里就是安全的。”

    尸王少女见到墨依还有要动手的意思,立刻解释道。

    尸王少女在这活人墓中不知道停留了多久,活人墓是一种特殊的存在,可以逆死转生,将死灵之物化作生机,不断的滋养其中的尸王少女。

    这里也曾有活物闯入,都被活人墓吞噬了生机。

    那个时候的尸王少女浑浑噩噩,还是僵尸之躯,不知道被谁放在这里,虽然她没有神魂,但依旧被动着记忆这里的一切。

    活人墓之外的结界异常强横,在外界的时候,就算是几个上仙联手都无法将其破开。

    可是到了这里,不但烟暗中隐藏着无穷的怪物,对活人墓虎视眈眈,这里的天地更有一种特殊的压迫,不断的挤压着活人墓之外的结界。

    一旦这里再有仙人大打出手,内外交加之下,极有可能将这变得无比脆弱的结界破开。

    到时候烟暗当中的怪物冲进这里,谁都得死。

    綦圣辉,司徒陨,秦先火三人听到尸王少女的话,急忙将身上的仙力散去,唯恐一不小心毁了那个结界。

    同时,他们也都松了一口气……至少现在他们是安全了,否则无论是尸王少女还是墨依,都能够轻松的将这三人杀死。

    墨依点了点头,将她手中的仙剑收起,但她的眼睛却依旧死死盯着外面的烟暗。

    ……

    “河神果然来了。”

    突然间,陆云看着眼前的烟暗,脸色猛地一变。

    继而,他的目光似乎有些呆滞,一步一步的朝着活人墓之外走去。

    “别出去!”

    尸王少女见到陆云要出去,大惊失色,唯恐他在出去的时候,触动结界,导致结界崩溃。

    “别说话,也别拦着我。”

    突然间,陆云的声音响起,“你将结界放开一角,我的修为弱,不会破坏结界的。”

    “你……”

    墨依和尸王少女刚要出手阻拦陆云,猛地听到陆云的这番话,都愣住了。

    显然,现在的陆云是装出来的。

    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吸引了着陆云,让他走出活人墓,而陆云则是将计就计。

    “小心……”

    这个时候,卿寒那有些虚弱的声音响起,“这个河神非同一般,比以前的玄河河神更危险。”

    “你知道河神是什么?”

    尸王少女看向卿寒,眼中闪过一抹诧异。

    “知道。”

    卿寒点头,“本来的玄河河神已经死了……但是头顶上的玄河因为千年来的祭祀,又诞生了一个河神,就是烟暗中的那个东西。”

    世间本是没有神灵的,祭祀的人多了,也就诞生了神灵。

    祭祀可以换来强大的力量,同样祭祀也会凝聚众生念头,化作神灵。

    最初的神灵,因人族的祭祀而生,思维简单,庇护弱小的人族对抗自然,抗衡其他种族。

    后来,神灵从人族那里获得智慧,并且掌控了祭祀之法,渐渐脱离人族控制,自成一族,号称神族。

    神族不断的壮大,逐渐成为诸天中最强的种族之一,建立神国,奴役众生。

    十万年前诸仙大战之后,神族也迎来巅峰,成为仙界的主宰。

    现在烟暗中的那个河神,便是千年来的玄河大祭所诞生出来的神灵。

    可又因为玄河之下空间错乱,本应该出现在玄河河底的河神,直接诞生在这深渊中,被深渊困住。

    卿寒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就如同,他的脑海中出现了一幅画卷,画卷上绘制出了这个玄河河神诞生的过程。

    刚刚卿寒要走出活人墓,也并非是受到那河神蛊惑,而是被他身体中的某种力量牵引。

    “我跟你去!”

    突然间,卿寒似乎醒悟过来,他对着陆云大声的喊道:“我能对付那个河神!”

    陆云停下,他回头看向卿寒。

    “我真的可以对付那个河神!”

    卿寒踉踉跄跄的站起来,来到陆云的身边,神色坚定的说道。

    “……好吧。”

    陆云看着卿寒坚定的神色,微微的点了点头。

    “让你们两个修仙者通过,已经是结界的极限了……你们这几个仙人谁敢再生出出去的念头,别怪我不客气。”

    尸王少女的眼中,闪现出两道嗜血的眸光。

    斐惗也即将跟上的脚步,猛地顿了一下,尸王少女的杀意已经将她锁定。

    “斐惗,你留在这里,出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

    陆云说道。

    斐惗点了点头。

    ……

    尸王少女将结界稍稍放开一点缺口,一道如同水波一般的涟漪轻轻的闪过,陆云和卿寒携手走出了活人墓。

    刹那间,原本那平静的烟暗当中,便掀起阵阵的阴风。

    一声一声的鬼哭神嚎,在两人的耳畔回荡起来。

    卿寒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面前的河神水宫,散发出幽幽的光芒,将这无尽的烟暗撕裂。

    一条巨大的人面鱼,被一根古铜色的长矛钉死在玄河水宫的墙壁之上。

    “这是上一代玄河河神,他是一条人面鱼!”

    卿寒看着这条已然化作干尸的人面鱼,喃喃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