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7章 与仙斗
    “是谁干的!”

    陆云有点沉不住气。

    墨依摇了摇头,“我府上的下人被杀了几个,但他们却只是将你的侍女掳走,显然是冲你来的。”

    现在距离玄河大祭还有六天时间,玄州各大势力已经涌入玄州城,为玄河大祭做准备。

    不过这一次,玄州即将重新选取州牧,这其中牵扯甚广,所以还有别的人也来到这里,他们的目标就是陆云。

    “难道是陆远侯?”

    陆云脸色一变。

    若是陆远侯,那就麻烦了。

    上次将陆云凭借九龙大阵将他痛打一顿,又将他身边的四个随从斩杀化作鬼差,陆远侯对陆云可谓是恨之入骨。

    “陆远侯?”

    墨依绣眉微皱,“琅邪天陆族的人?陆族之前经历大难,已经衰败,近百年来才恢复元气,陆族人也敢搀和到这件事情中?”

    “搀和到这件事?什么事?”

    陆云脸色一变,隐隐间,他也觉得事情有些奇怪。

    玄州牧是琅邪天一方大员不假,位高权重,但是玄州却实在是太穷了,而且还有恐怖的禁忌,仙人都不愿意踏足这里半步。

    原本陆云得到煜影的记忆,还没发现什么异常,但是当他融合了斐惗的记忆之后,才发现不对。

    现在的玄州和五千年前的玄州相比,简直就是天地之差,一方城池的城主,都得金仙才能担任。

    玄州牧更是一尊玄仙。

    那时候若是重选玄州牧,怕是整个琅邪天都会沸腾,无数强者势力争相涌入,就算玄州特殊,非玄州仙人无法担任玄州牧,但也会有不少人愿意交好玄州牧。

    可是现在……玄州穷的叮当响,这里更出现恐怖的禁忌,金仙进入其中就会被杀死。

    谁还会在意这小小的玄州?

    近千年的玄州牧更迭,每一任玄州牧都活不过百岁,其他仙人也根本就不在意玄州牧是谁。

    可是这一次……先是仙帝下旨,给陆云半年之期,让他成为修仙者。仙帝闭关之后,那位琅邪天太子干脆改了仙帝诏令,改成比武选举。

    无论半年之后,陆云是否是玄州牧,他都必须要接受他人挑战。

    这一切都太不正常了。

    就算陆云是个傻子,他也发现事情不对。

    ……

    “其实也没什么。”

    墨依见到陆云的神色,脸上也恢复了平静,“能让那些仙人记起这几乎被遗忘的玄州,只能是某件宝物要在这里出现。”

    “宝物?”

    陆云一怔,“阵界?还是那几幅图?”

    “都不是。”

    墨依摇头,“那东西名为剑塔,十万年前的远古仙界十分出名的一件十分出名的宝贝。”

    “那剑塔比阵界还厉害?”

    陆云有些意外,阵界就在万阵山,不少人都推测出它的存在,但也没有引起太大的动静。

    “你最好不要让人知道阵界在你的身上,不然我敢保证你死的会很惨。”

    墨依已经猜到阵界被陆云得到。

    陆云打了一个激灵,不再提阵界的事情。

    墨依继续说道:“阵界是先天级宝物,自然比那剑塔强……但是阵界在万阵山中,看得见,却得不到,果位仙人去了万阵山,都没能找到阵界。但那座剑塔,只要玄州牧以玄州大印调动玄州天地之力,便可以让它出世。”

    陆云眉头微皱。

    “剑塔所代表的,不仅仅是一件古仙器。”

    这个时候,坐在躺椅上休息的卿寒也说话了,“古仙墓中出土的一部古籍中记载,那剑塔乃是远古仙界一位天王的至宝,那位天王战死之后,将毕生传承融入剑塔中。”

    “你要知道,自十万年前,仙界的仙道就断了。仙界的知识和传承都出现了巨大的空白。现在的仙道,还是靠着从古仙墓中挖出来的远古遗物才得以复苏,不过古仙墓中的东西,大多数都是残破的。”

    “那剑塔中,可是有一位远古天王的全部传承。古籍记载,天王可是超越果位的存在……现在的仙界是否有这样的仙人,还是两说。”

    “仙宝有价,传承无价。珍贵的不是仙器本身,而是仙器中的传承。”

    卿寒一口气说完,他的脸色又苍白了几分,显然他现在还没有恢复过来。

    听完卿寒的话,陆云的神色呆滞。

    “我现在把玄州牧的大印交给你,让你的人当玄州牧……还来得及吗。”

    现在陆云总算明白过来,他处在怎样的漩涡当中。

    相比于这个,他之前那些所谓的仇家不过是一群小孩子而已。

    现在的仙界,可以说是在一场巨大的灾难之后,于旧文明的废墟上建立起的新世界。

    一切的一切,都还在起步阶段,凭借着从废墟里挖掘出来的那么一丁点东西缓慢发展着。

    现在的仙界,更多的是凡人和修仙者,而不是仙人。

    但十万年前的仙界,仙道完整,仙界中也全部都是仙人,并没有修仙者或者凡人的存在。

    那个时候,这里的生灵刚刚诞生下来,就是真仙。哪像现在,仙帝的子嗣都要从凡人开始,一步步修炼成仙。

    当然,若是再经过一个漫长的时间,仙界的仙道也会逐步复苏,仙界也会恢复到远古时代的繁荣。

    但现在还不行,十万年,太短。

    而在这个时候,玄州出现了一个完整的天王传承……这对所有仙人而言,都是一个致命的诱.惑,无论谁得到了它,都将获得天大的好处,实力突飞猛进,将他人甩在身后。

    陆云这个小身板绝对不住这般大的风浪。

    仙界不是地球,高高在上的仙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强大的仙人,吹口气都能将陆云吹死。

    现在陆云不禁开始感谢那个超越帝级的古仙墓中的禁忌,让高等仙人望而却步,否则现在的陆云早就被人捏死了。

    ……

    “陆族也参与进来了,并且他们的筹码就是你。”

    卿寒微微的摇头,“若是你敢放弃,陆族绝对不会放过你。”

    “我打了陆远侯,相当于背叛了陆族……”

    陆云的有些无奈。

    “天王传承,与一个小小的陆远侯相比,又算得了什么。”

    卿寒微微的摇头,“陆族刚刚复苏,急需这天王传承,陆族一定会试图将你控制,防止你叛变。”

    陆云想到了之前那枚九窍金丹上的‘傀儡之术’,那才是陆族真正的手段,不过却被煜影识破,陆云也没有吞服那颗丹药。

    “现在就算是你将大印交出来,没有琅邪天庭授命,其他人也用不了这印。一切,只能按照琅邪天的规则来。”

    “不过你放心……我,我会保护你的。”

    卿寒说这句话的事情,语气变得愈发古怪,到最后连他自己都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陆云苦笑着点头。

    琅邪天的规则?

    五尺规不成方圆。十万年来,仙人好不容重新订立规则,建立天庭,形成一个体系。

    他们自然不会因为一个天王传承的出现,便将这个规则大乱……一个规则被打乱,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但是会,仙界势必会再度陷入大乱。

    而陆云的心思,则是在仙界重建摸金一脉,让摸金一脉在这仙墓林立的仙界大放异彩。

    可惜他振兴摸金一脉的大业还未等开始,便遇到了这一摊子事。

    “既然如此,那我就拿了这天王传承!”

    猛然间,陆云一咬牙,“我陆云出生到现在,还没怕过谁,仙人的大坟都被我刨了……区区一个天王的传承算得了什么,老子就得了这个传承,看看谁能拿我怎样!”

    这番话一出口,陆云觉得自己心里,一道无形的恐惧散去。对这未知的仙界的恐惧,对那高高在上,不可力敌的仙人的恐惧。

    太祖有言,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

    那么我陆云就与这漫天仙神斗一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