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5章 梦
    “你看我做什么?”

    缈见到陆云又转头看向自己,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

    “你终于为我的绝世容所倾倒了?”

    缈羞涩的说道。

    “我宁愿去看绝死之局里的那个小美女。”

    陆云哼了一声。

    卿寒抿了抿嘴唇,他的脸又红了。

    “你要小心了,那里还有一条龙。”

    见到陆云迈步,顺着这根舌头朝着那座浮峰走去,缈提醒道。

    “若是那条龙活过来,一定会吃掉我的。嗯……它曾尝试着把我吃掉,但是都没能成功。”

    说话间,缈也跟了上去。

    浮峰渐渐的出现在陆云的眼前。

    “果然是回生之局……典籍中记载的天地之势!”

    陆云看着浮峰之上的布局,眼中闪过一抹狂热。

    记载中的风水格局有四境。

    风水之阵,风水之局,风水之势,天地之势!

    而这回生之局,则是风水四境中的最高境界……夺天地之造化,逆乾坤之阴阳,让人起死回生!

    作为一个盗墓贼,一个风水师,这样的天地之势对陆云有着致命的吸引。

    当然,风水格局的这四个境界,是地球上的境界……到了仙界,陆云的眼界更为开阔,风水格局的境界,绝对不仅仅只有这四个。

    一定还有更强的格局。

    “那是……”

    突然间,陆云的表情凝固了。

    “青铜椁!”

    陆云的牙缝里,挤出这三个字。

    “那口棺椁,不是我们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吗?”

    卿寒也诧异的说道“是幻境,还是真的?”

    “是真的。”

    陆云深吸一口气。

    煜影立在旁边,没有说话,她手中持着山水炼丹图,时刻警惕的周围的情况。

    也正是因为煜影的山水炼丹图,才将那些活着的局惊走,让它们不敢靠近。

    ……

    青铜椁,静静的躺在回生之局的中央,接受着整个回生之局的滋养。

    “那是你的棺椁?”

    陆云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青铜椁,开口问道。

    这青铜椁,正是在入口处,缈用幻术幻化来的那口青铜椁,上面的花纹都一模一样。

    “不是。”

    缈很委屈的摇了摇头,“我的身体在那边。”

    缈指了指浮峰上,回生之阵外的一个小小的角落。

    那里……一个大约巴掌大小,毛茸茸的小东西正静静的趴在那里,它的身体似乎还有节奏的轻轻起伏着。

    “狐狸?”

    陆云呆住了,他扭头看向缈:“你是狐狸?”

    “狐狸吗?大概是吧。”

    缈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大概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种族。

    “还有,你没有死。”

    陆云睁开幽瞳,发现那只小狐狸并没有死。

    “没死?”

    缈也呆住了,“我若是没死,怎么会站在这里?”

    “你在睡觉。”

    蓦地,陆云仔细看了一眼那只小狐狸。

    没错,它就是在睡觉,身体一起一伏,很有节奏。

    “而且,你在做梦!”

    陆云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

    “你在做梦!”

    “我在做梦?”

    缈微微的呆了呆。

    “对……现在的你只是一个梦,而我们都是你的梦中人,所以除了我之外,其他人感觉不到你的存在,因为……你只是一个梦。”

    陆云喃喃的说道。

    这只小狐狸……缈,既不是元神出窍,也不是魂魄离体,而是在做梦。

    古华夏便有魏征梦中斩龙的传说。

    魏征只是一介凡夫,没有元神,魂魄也无法出窍……但是他却在梦中斩了现实中的真龙王。

    现在的缈与传说中的魏征极其相似。

    陆云之所以能看到缈,是因为生死天书的妙用。但除了陆云之外,就连煜影也看不到缈。

    不,对于其他人来说,缈根本就不存在。

    缈能够在坟中制造环境,迷惑他人……是因为这整个大坟里,都成了缈的梦境。

    “难怪,难怪那棺椁里的龙想要吃我,却总也吃不成……原来我是一个梦,它怎么能吃掉一个梦呢。”

    缈抚掌大笑,随后,他的身体渐渐的消散,不见了踪影。

    “那只小狐狸要醒了!”

    煜影低声说道:“那只小狐狸就是那个看不见的缈?”

    卿寒也有些兴奋。

    “哎……可惜了。”

    陆云有些郁闷的说道:“原本以为他死了,没想到这货竟然是在做梦。”

    既然缈没有死,那陆云也不能将他收为轮回使者了……总不能再将这只小狐狸给宰了吧。

    估计陆云也打不过他。

    “哈欠——”

    那只白色的小狐狸幽幽的醒来,那如同蓝宝石一般的大眼睛,迷迷糊糊的看向四周。

    “嘤嘤嘤?”

    “嘤嘤嘤!”

    它张开嘴巴,发出了几个音节。

    “我好像做了一个梦,梦里遇到了一个奇怪的人,他告诉我,我在做梦”

    紧接着,这只小狐狸的口中传出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

    “缈?”

    陆云试探的叫了一声。

    小狐狸的身体一下子僵直,它的耳朵竖起来,急忙转身。

    “陆云?不是梦,是真的?不对,是梦里的都是真的?”

    然后,这只小狐狸就化作一道白影,扑到陆云的身上。

    “原来梦里的都是真的。”

    小葫芦蹲在陆云的肩头,用两只前爪轻轻的揉着自己的脸颊,奶声奶气的说道。

    “还不如让你继续睡着。”

    陆云抚了抚自己的额头,“现在的你也帮不上什么忙。”

    “谁说的!”

    小狐狸有些不满的抗议。

    随后他从陆云的肩膀上跳下来,一阵梦幻般的光华过去。

    那绝世倾国的缈,再度出现。

    不过这个时候的缈,背后还拖着一条毛茸茸的大尾巴。

    “睡了一觉之后,我还是这般美丽。”

    缈的手里多出一面小镜子,他用镜子对着自己的脸,然后无比自恋的说道。

    “这,这就是缈?”

    卿寒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个美丽到极点的男人,愣愣的说道。

    “怎么样,丑东西,你有没有被我这绝世的容颜所倾倒?”

    缈轻轻的转了一圈,愈发自恋。

    卿寒撇了撇嘴,“一只狐妖而已。”

    卿寒并不在意缈对他的称呼。

    “那你呢?你有没有沉迷在我的美貌中,无法自拔?”

    缈又跑到煜影的面前,在煜影面前摆了一个自以为很帅的姿势。

    “影的眼中只有公子。”

    煜影扫了一眼缈,平静的说道。

    缈深受打击,他无比郁闷说道:“你们都是一群不解风情的怪人。难道睡了一觉,世人的审美都变了吗?”

    “好了,别说这些没用的了。”

    陆云打断缈的自恋:“那口青铜椁是怎么一回事?”

    陆云的语气凝重道。

    “为什么这里还会有一口青铜椁?”

    青铜椁,本身就无比危险……而缈的口中,那青铜椁中,还葬着一条龙。

    “那青铜椁是五千年前,大坟从天上落下的前夕被人放在这里的。现在这整个大坟中,所有死去的生灵的生机,都会被棺椁中的那条龙汲取……要不了多久,那条龙就会复活。”

    缈语气中带上了一抹恐惧,“而且,更为古怪的是,自千年之前开始,每隔百年,就会有一股磅礴的生命精华从外面落下,进入到那口棺椁之中。下一个百年之期,就在七天之后。”

    “如果没有那百年一次的生命精华滋养,棺椁里的那条龙不会复活的这么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