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6章 少吃点
    众人屏住呼吸,看着那城主的身体颤颤巍巍的朝着陆云所指的方向走去。

    “对了!”

    就在这个时候,陆云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我好像还有一件事情忘记说了。”

    就在此时,那刚刚走出去没多远的城主,突然间回头,嘴巴张开,好像是在和谁说话。

    然后……

    咕噜噜——

    他的脑袋就从脖子上滚下来,掉在地上。

    一腔颈血冲天而起,无头尸晃动了几下,便直挺挺的倒下。

    “我刚刚有没有告诉过他不能说话?”

    陆云挠了挠后脑,“好像没有……”

    不过这时,却没有人回答陆云的话,所有人的脸上都流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来。

    那个城主,死的不明不白。

    没有人知道他的脑袋是怎么从脖子上掉下来的。

    “他是怎么死的?”

    阵十三呆呆的看着里许之外那个城主的尸体,喃喃的说道:“难道是踩在了某个阵法当中?可是刚刚并没有阵法发动的波动。”

    “是我的疏忽。”

    陆云微微的皱眉,“我本以为让他闭上眼睛,一直往前走就不会出事,没想到那个蠢货竟然去和阵中的东西说话。”

    “阵中的东西?这里还有其他什么东西?”

    阵十三的眉头紧紧皱起,他开口喝问道:“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第十三阵法师,阵十三大师!”

    陆云看着阵十三,十分认真的说道:“莫非你没有看出来,我们现在是在一座阵法当中吗?我刚刚指出来的地方,是我们破开阵法,进入那大坟的关键之地。”

    那座巨大的阵法,也就是陆云口中的龙盘虎。不过龙盘虎是风水格局,龙盘虎所对应的阵法是什么,陆云就不得而知了。

    让陆云诧异的是,他能够看穿这里的风水格局,但那号称琅邪天阵法第十三的阵十三,竟然没有看穿这龙盘虎所对应的阵法。

    “原来是个江湖骗子。”

    陆云在腹中诽谤。

    “我!”

    阵十三老脸一红,“我当然看出来这里是一座阵法了,可是,刚刚那人死的时候,是没有任何阵法发动的迹象的。”

    “那是因为你是个草包。”

    陆云毫不客气的说道:“你,别说话,别回头,也别停下……一直往前走,走到我刚刚说的那个地方,然后停下。”

    陆云指着天河城主,开口说道。

    阵十三一阵咬牙切齿,他恨不得立刻将陆云宰了。不过卿红尘却是微微的摇头,表示不要轻举妄动。

    “你……为什么你自己不去!”

    天河城主的脸色一变,“难道你想借刀杀人,杀我之后,再强夺我未婚妻?”

    墨依脸色一沉,她咬了咬嘴唇,却没有说话。

    “抢夺未婚妻?有意思。”

    卿红尘早就看到天河城主和陆云有隙,但没想到竟然牵扯出这种事情来。

    “哦?未婚妻?”

    陆云微微的一笑:“玄水城主乃是玄水郡守许配给你的,他既然能将玄水城主许配给你,那我作为玄州牧,自然有权力取消这门亲事。”

    “你……!”

    天河城主咬牙切齿的说道:“夺妻之恨,不共戴天!不过你这个州牧的任期只有不到半年,现在的你无权取消这门婚事。”

    “李有才,你说我有没有这个权力。”

    陆云看着李有才笑着说道。

    李有才沉着一张脸没有说话,陆云可是将一头公猪许配给他,现在那头公猪还在他的府上好吃好喝的供养着。

    “好了,既然天河城主让我去,那么我便亲自走一遭吧。”

    陆云也懒得在这里和那天河城主纠缠。

    李有才将墨依许配给天河城主,这件事本身就极其荒唐。

    但墨依作为一个上仙,竟然没有反抗的余地,只能默默承受……这也表明,这件事并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

    但无论事情有多么复杂,天河城主与李有才死在这里,那么一切也都迎刃而解。

    “不行,你不能去!”

    卿红尘急忙说道。

    陆云看似对这里极其熟悉,陆云这一走,极有可能脱离他的掌控。

    “你去。”

    卿红尘指着陆云身边的葛龙,不容置疑的说道。

    “大人,老奴应该注意些什么。”

    葛龙可怜兮兮的看着陆云。

    “那个……”

    陆云挠了挠脑袋,“少吃点。”

    “好!”

    葛龙答应一声,然后欢天喜地的朝着那边跑了过去。

    “少吃点?”

    卿家兄弟对视一眼,他们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疑惑。

    “呔!我道是什么东西作祟,原来是一个大美味……大美味别跑!看某家飞头术!”

    就在这时,朝着东南方向而去的葛龙,突然间大喝一声。

    紧接着……在所有人那惊恐的目光中,葛龙把自己的脑袋摘了下来,狠狠的扔了出去。

    “他,他究竟是人是鬼?”

    李有才狠狠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不可思议的说道。

    陆云拍了拍自己的额头。

    葛龙这家伙,一见到蕴含阴煞之气的东西,便如同脱缰的野马一样,立刻就失去控制。

    “应该是鬼吧……”

    卿寒也呆呆的说道。

    “其实,那不是头。”

    陆云十分认真的说道:“那是他的法宝,脑袋形状的法宝而已。”

    “哎?墨依你干嘛,你抓我的脑袋干啥?”

    陆云急忙将墨依的小手从他的头上拿下来,然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

    却是刚刚墨依伸出手,在陆云的头上提了提,看看是否能将他的脑袋也拿下来。

    “还好,你是正常人。”

    墨依将手收回,松了一口气。

    “我当然是正常人。”

    陆云没好气的说道。

    嗡——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地方,猛地传来一阵嗡鸣声。

    然后一个欢呼声远远传来。

    “哈哈哈……大人,老奴终于突破,进入丹境了!”

    “哎?又来了一个更大的美味……大美味休走,某家来也!”

    然后葛龙再度欢呼,又不知道朝着什么追了过去。这家伙,完全忘记了陆云交代的正式。

    “咳,其实我这家这老奴正在修炼一种名为‘飞头术’的发书,能将自己的脑袋当成法宝使用,还能吞噬阴煞之物。仙界这么大,什么稀奇古怪的法术没有。”

    陆云哼哼唧唧的说道:“五公子,不会你也这么没见识吧。”

    陆云故作惊讶的看着卿红尘。

    “啊?”

    卿红尘先是一怔,继而打了一个哈哈,他笑着说道:“怎么会,怎么会。我在一些古籍中也曾见过这样的记载,远古仙界有一种名为‘飞头术’的法术……”

    说道这里,卿红尘忍不住老脸一红,口中讷讷,显然是编不下去了。

    卿寒撇了撇嘴,满脸不屑。

    “好了,阵中之物已经被我那老奴惊退,现在我们可以去那里了……记住,依旧不能说话,不能停下,更不能睁开眼睛。”

    “走。”

    说话间,陆云不给其他人思考的时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