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5章 用心险恶
    刚刚落地的一众人,都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寒颤。

    “好恐怖的阵法,我的这艘楼船根本就挡不住那座阵法的威力。”

    卿寒看着那边被撕裂的空间,喃喃的说道。

    能将空间撕裂,至少是超越金仙的力量才能做到。

    一行人从楼船上走下来,卿寒将楼船收起。

    “快看!半空中漂浮着的那些东西,为什么我们刚刚在天上的时候没有看到!”

    突然间,葛龙失声叫道。

    半空之上,处处都是悬浮的碎片和尸体,但这些东西全部都是碎片,没有一个是完整的。

    就算是尸体,也都是残肢断臂,变成骸骨。

    “那些都是之前试图从空中闯万阵山的人留下的。”

    陆云平静的说道:“若是刚刚我们下来的慢了,也会成为它们的一员。。”

    卿寒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冷颤,他无比凶狠的看向李有才。

    “我,我也不知道会是这样啊!”

    李有才要哭了,他的脸色也变得无比惨白。

    乘坐楼船,借助楼船保护横渡万阵山,是李有才的主意。

    “为什么我们在天上的时候,看不到那些东西……我的仙识中,也没有觉察到任何不妥来。”

    这胖子哆哆嗦嗦的说道。

    “因为你的仙识也被那个局迷惑了。”

    陆云一边观察着周围的地势一边说道。

    “是你,一定是你!”

    就在这时,那天河城主指着陆云,大声的说道:“为什么别人看不出这里的异常,偏偏你一个凝汽境的蝼蚁却能看穿这里的一切。”

    “郡守大人可是一位天仙!天仙你懂吗?高高在上凌驾众生的仙人!而你只是一个蝼蚁!”

    “李有才,你可以考虑换一个天河城主了。”

    陆云的脸色微沉。

    这天河城主处处针对陆云,显然因为他和墨依走的太近的关系。

    墨依虽然身穿男装,粉黛未施,但容颜绝世,倾城倾国。

    在李有才将她许配给天河城主的那一刻,天河城主便将她视作自己的私人物品。现在天河城主见到一向对自己不假辞色的墨依,竟然与另外一个男人亲近,天河城主心中妒火熊熊,几乎失去理智。

    “哦?你想剥夺我天河城主之位?”

    天河城主面带狞笑。

    “特使大人,我记得现在所有人都恨不得这小子去死,只是许多人为了维护天庭颜面,才没有对他下手。既然如此……那么就由我来代劳如何?”

    天河城主手中多出一把仙剑。

    卿寒没有说话,显然是默认了天河城主的话。

    之前他便借助墨依之手,想要杀死陆云,结果被陆云逃脱。这一次,卿寒肯带陆云前来,也是存着要将陆云弄死在山中的想法。

    “好好好!反正这里是万阵山,杀了他,就说是他修为太弱,死在万阵山险地中,谁也挑不出毛病来。”

    李有才举双手赞成。

    陆云可是要将一头公猪许配给他,若是现在陆云死了,那么那门荒唐的亲事也就不会有人提起。

    当下,李有才凶狠的看向在场其他几个城主。其他几人急忙说话,纷纷赞成。

    “哈哈哈哈哈哈——”

    突然间,一声大笑在这里回荡起来。

    卿红尘带着手下一众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卿红尘看着卿寒等人,哈哈大笑起来。

    “卿红尘!”

    卿寒的脸色一变。

    “七弟,我们又见面了。”

    卿红尘看着卿然,脸上带着一丝嘲弄,随后他又对陆云笑着说道:“玄州牧看来这里的人都不希望你活着呢。不过若是你现在肯投靠我,成为我的人,我可以保你不死。”

    “很多人希望你死的原因,不过是想要扶植一个新的代言人而已。但与其重新扶植一个新的代言人,不如直接找你这个玄州牧。”

    “五哥,他可是陆族的人。”

    卿寒眉头微皱。

    “陆族人又如何?”

    卿红尘笑道:“我可是得到消息,这位玄州牧将陆族的陆远侯打了一顿,丢出州牧府,让他颜面尽失。就冲这点,我看好陆云。”

    在琅邪天都,卿红尘和陆远侯并称双骄,同是仙人之下的天之骄子。

    不过卿族与陆族不和,卿红尘与陆远侯也势成水火。两人的争斗,也成为琅邪天都所瞩目的焦点。

    卿寒的眼睛几乎喷出火来。

    “既然五公子要保我,那么我便是五公子的人了。”

    陆云的脸皮很厚,但也正是因为脸皮厚,他才能活的十分滋润。

    这位卿家五公子既然要保陆云,陆云也没有理由拒绝他。

    “简直不要脸!”

    卿寒咬牙切齿的说道。

    “识时务者为俊杰。”

    卿红尘哈哈大笑,“胖子,你的意思呢?”

    卿红尘看向李有才,“你的顶头上司玄州牧,现在可是我的人了。”

    “一切听五公子吩咐!只是还请五公子不要计较刚刚的事情。”

    胖子连忙说道。

    “刚刚的事?刚刚有发生过什么吗?”

    卿红尘故作疑惑的问道。

    胖子大喜过望。

    卿寒脸色铁青,他没想到卿红尘竟然三言两语便将他的一切优势瓦解。

    “本大人现在是五公子的人,你们呢?”

    李有才又看了一眼那几个城主,哼哼唧唧的问道。

    落井下石这四个字,被胖子诠释的淋漓尽致。

    “我……”

    那天河城主刚要走过去,猛地觉察到他身后那两道凶狠的目光。

    “我,本城主自然效忠特使大人了!”

    天河城主等人虽然不情愿,但却不得不站在卿寒这边。

    他们可以肯定,若是他们胆敢背叛卿寒,卿寒会立刻动手将他们干掉。在卿寒可是神境修仙者,要杀几个元丹境的城主,还是轻而易举的。

    卿寒的神色稍缓,不过他的眼中却是一片冷漠。

    “好了,总要给我七弟留点面子,他总归是我的弟弟。”

    卿红尘打了一个哈哈,“七弟,这一次就让我们兄弟俩联手闯一闯这万阵山……请吧。”

    卿寒的身体轻轻的颤抖,冰冷,绝望充斥在他的心头。

    如果有机会,卿红尘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杀死卿寒,不会有半点手软。这可不是什么族中争斗,而是卿族绝大多数人的意愿。

    现在卿红尘没有杀他,是因为探索万阵山的过程,需要替死鬼。卿红尘不会让卿寒活着离开这里。

    ……

    现在一行人所在之地,并未进入真正的万阵山,只是万阵山的外围,但是这万阵山的外围,也是凶险重重。

    稍不留神,便被陷入阵法当中,万劫不复。

    “好精妙的阵法,不愧是仙墓中出土的古籍所记载的先天仙器。”

    阵十三一边观察这里的阵法,一边赞叹。一路上,有阵十三指点,一众人才有惊无险的来到山脚之下。

    “停下吧,再往前走,可就真的九死一生了。”

    蓦然间,陆云开口了。

    “嗯?”

    所有人都疑惑的看向陆云。

    “小辈,你怕了?”

    阵十三正在准备破解万阵山第一道阵法,突然听到陆云这般说话,不禁冷笑。

    陆云微微摇头,“万阵山号称万阵,你从山脚一路破阵上去,又能破开多少阵法?”

    “嘿嘿嘿,陆云你大概没有听过这位老先生的名头吧。”

    李有才听到陆云的话,忍不住嘲弄道:“这位老先生名为阵十三,琅邪天阵法排行第十三!”

    阵十三一脸傲然。

    “琅邪天阵法排行第十三?”

    陆云嗤笑道:“排行第十三便这般猖狂,那么排行第十二,或者排行第一的阵法大师,岂不是可以上天了?”

    阵十三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

    陆云懒得理会他,自顾自的说道:“万阵山存在玄州五千年。而在千年之前,玄州可不是高等仙人禁地。但是五千年了,万阵山依旧存在……”

    陆云抬头,看向半空中。

    仙器法宝的碎片,仙人修仙者的残躯,在半空之上静静的悬浮着。

    陆云话中意思很明显,五千年来,无数阵法大师试图破解万阵山,但无一例外,全部都失败了。

    有人全身而退,有人则成为了万阵山外悬浮着的垃圾。

    阵十三的脸色涨红,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玄州牧说的有道理。”

    卿寒点头,面无表情的说道:“刚刚便是玄州牧看穿半空中的阵法,带着我们下来的。”

    “哦?”

    卿红尘的眼睛一亮。

    “那你说该如何做?”

    阵十三老脸涨红。刚刚他们一直跟在卿寒楼船的后面,若非是卿寒的楼船突然降下,他们也得跟着一块陪葬。

    原本阵十三认为那只是一个巧合,却没想到竟然是这个少年州牧看穿了万阵山外面的玄机。

    “这万阵山,其实是一座大坟。坟虽然不是墓,但核心依旧在地下。想要探寻万阵山,找到万阵山中的宝物,必须开出一条通道,进入万阵山地下。”

    陆云没有理会他们的话,而是自顾自的说着。

    卿寒想要在这万阵山中弄死自己,而卿红尘显然也是陆云当成棋子,两人都没安好心。

    陆云既然敢来,又何尝不是在利用他们呢。

    凭借现在的陆云,可没有那个能力单独探索万阵山,所以他需要苦力和炮灰。

    “这怎么可能!?”

    卿红尘失声叫道。

    墨依已经听过陆云这番骇人听闻的话,所以她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但是其他人却是被这番话唬住了。

    大坟?

    这座高耸入云的大山,竟然是一座大坟?

    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你……简直胡说八道,哪有这么大的坟!远古仙帝的仙墓也没有这么大。”

    阵十三大叫道。

    陆云没有理会阵十三,他举目四望开始观察这里的地形。

    “这是‘龙盘虎’的格局,龙虎争锋……布局之人用心极恶,定然与坟中之人有着深仇大恨!”

    陆云心中骇然。

    龙盘虎是一种恶毒的风水之势。

    龙乃帝相,虎为王者,两者水火不容,自古便有龙争虎斗之说。

    这龙盘虎之势,便是龙虎相争,帝王相斗,无休无止,葬在这里的人,不但永世不得超生,更是死了也不得安宁。

    更为重要的是,龙盘虎之势中有龙虎的戾气,坟中所葬之人本就有怨煞,再加上大坟之下压着的真水城中无数往死生灵的怨气……陆云也不知道,这座大坟里会孕育出什么大凶之物来。

    ……

    “距离此地东南方十八里之地,有一处凹下的山谷,从那里挖掘,便可以进入这座大坟。”

    陆云稍稍推算一番,斩钉截铁的说道。

    “十八里外的山谷?”

    卿红尘一怔,“你,过去看看。”

    卿红尘指着卿寒麾下的一个城主,开口喝道。

    显然,他并不完全相信陆云。

    卿寒面无表情。

    “这……”

    那城主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

    刚刚是有阵十三带领,他们才平安到达这里,若是离开阵十三,他一个小小的元丹境修仙者,恐怕很难在这里生存。

    “你闭上眼睛,顺着我所指的这条路,一直往前走,直到距离十八里三丈六尺一寸之地停下。”

    “在这一路上,无论你碰到什么,你听到什么,千万不要睁开眼睛,更不要停下来。否则你必死无疑。”

    陆云看着那城主的眼睛,十分认真的说道。

    那城主猛地打了一个冷颤,然后狠狠的点头。

    十八里外的那处山谷,乃是龙盘虎之势的一个破绽所在,这龙盘虎之势存在了不知道多久,恐怕会孕育出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守护那片破绽。

    当然,这龙盘虎本身也是一座大阵,陆云指出的地方,同样也是阵法的破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