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9章 七星之局
    “什么?陆云走了!”

    陆远侯听到有人来报,当即站起身来。

    被陆云的九龙护天大阵震慑,城中的修仙者没有再敢去找陆云的麻烦,甚至连监视他的勇气都没有。

    唯恐那家伙一言不合,便将大阵开启,将他们这些人团灭在这里。

    在陆云离开玄州城几天后,玄州城各大修仙世家才觉察到异状。

    此刻,州牧府已经人去楼空。

    “他既然出了玄州城,那就是找死……给我追!”

    陆远侯当即下令。

    不过现在陆远侯手下的那四个仙人都被陆云宰了,成为陆云的阴兵……他所能指挥的人,也只是风离的手下。

    对此,风离不敢有任何怨言。

    在琅邪天都,风离不过是一个不学无术的浪荡公子,若非是抱上太子的大粗腿,这里的事情还由不得他来做主。

    但是陆远侯却是陆族的青年天才,虽然没有成仙,但在琅邪天都也是风云人物。

    换句话说,就算是陆远侯宰了风离,太子也只能乖乖的再派一人过来。

    “陆兄不必如此!”

    风离急忙将陆远侯拦下,“陆云现在还是玄州州牧,琅邪天一方大员,这样明目张胆的追杀他,怕是会惹人非议。天帝大人知道了,定然会降罪的。”

    “嗯?”

    陆远侯眉头一皱,“那你说怎么办?”

    陆远侯并不知道族中长辈在九窍金丹上做的手脚。

    “我们去玄水郡等他!玄河大祭,他不得不去……若是他不去,只我便可以定他的罪,剥夺他的玄州牧之位。”

    风离智珠在握。

    玄河大祭已经得到琅邪天庭的认可,百年一次的玄河大祭,玄州州牧必须要亲身前往。

    玄州的那座超越帝级的大墓中有大凶,琅邪天庭先后派遣数位高等仙人来此探查,但刚刚进入玄州,便被墓中的大凶吞噬。

    自此,玄州也就成了高等仙人禁地。金仙之上的仙人,入之必死。

    玄河大祭,也成为千年来玄州的传统。玄州的历代玄州牧,不敢不去。

    ……

    玄水郡在玄州北方,靠近北海。

    玄河大祭便在这玄水郡的玄河河畔进行。

    玄水郡城的一家客栈中,陆云带着挽风和葛龙住了进来。

    煜影并未跟在他的身边,而是进入鬼门关。

    现在,煜影是陆云的轮回使者,鬼门关里环境对她大有裨益,在鬼门关内修炼,对她的修为恢复也有好处。

    “这位公子,我家大人有请。”

    在陆云刚刚住进来的时候,便有人找上门来。

    陆云的心头一突。

    “这么快就找上门了?”

    出门的时候,陆云乔装易容,就算是挽风站在陆云面前,都无法认出他来。

    却没想到,刚刚来到这玄水郡,郡守的人便到了。

    “你家大人是哪位?”

    陆云眉头微皱。

    “我家大人正是玄水城城主。”

    那人看着陆云,轻轻笑道。

    “原来是玄水城主。”

    陆云点了点头,随后他对挽风和葛龙说道,“挽风,葛龙你们俩先在这里稍等片刻。”

    “是。”

    挽风也想跟着陆云去,但看着陆云的神色,还是点了点头。

    至于葛龙,他根本就不担心什么。

    鬼门关里可是住着四位仙级鬼差,陆云心念一动,四大鬼差便会降临,玄水城中应该没有人能威胁到陆云的安全。

    甚至陆云此次出来,虽然偷偷摸摸,但却也留下一点线索痕迹,为的就是坑几个躲藏在暗中的敌人。

    结果那些人被陆云吓破了胆,虽然一个个都想恨不得陆云立刻去死,但又不敢过多监视他,从玄州城一路走来,也是风平浪静。

    ……

    “好一个玄水城主!”

    来到城主府门前,陆云稍稍观望一下府中风水,忍不住啧啧赞叹。

    “这哪里是什么城主府,这分明是天子贵胄的府邸。玄水城主的来历恐怕十分不简单呢。”

    赞叹同时,陆云心中也提高警惕。

    玄水城的城主府风水布局一片欣欣向荣,比那州牧府的风水布局强了千百倍。

    这玄水城主的势力,绝对要远超陆云这个玄州牧。

    那城主府的下人只带着陆云在城主府正门走了一遭,便将他带到城主府后门,从后门进去。

    城主府的后门直通城主府后花园。

    进入这后花园之后,陆云再度呆了呆。

    “这是……七星之局。”

    陆云下意识的抬头,若是现在是晚上的话,那么陆云一定可以看到天空之上的北斗与这里的风水之局遥相呼应。

    “这应该是一座十分厉害的阵法,不过我现在只是个半吊子阵法师,还看不出这座阵法有什么玄妙。”

    不过陆云看不穿阵法,他却认识这里的风水格局,风水格局的破绽,也就是阵法的破绽。

    “州牧大人,这里乃是玄水城主府的重地,您可不要乱跑,若是因此丧命,可怨不得别人!”

    蓦地,陆云身边的那个下人微微一笑,他的身形一动,便消失在陆云眼前。

    嗡——

    刹那间,陆云身边传出一阵嗡鸣。

    整个天地都变了模样。

    一片一片巴掌大的雪花,从虚空中倾洒而下。

    不过这些雪花并不是真正的雪花,而是一道一道无比锋利的剑气凝而不散,化作雪花之形。

    “玄水城主要杀我?”

    陆云的脸色阴晴不定,“不对,刚刚那人带着我招摇过市,又在玄水城主府大门前晃过,显然是想要所有人都看到我进入城主府……若是我死在这里,这玄水城主第一个倒霉。”

    “不过那人可以轻易带着我来到这里,又对这里极其熟悉,分明又是玄水城主府的人。”

    陆云的身体轻轻的一闪,躲开了一片雪花,此刻他所立之地,正是这七星之局所覆盖的盲点。

    周围的雪越下越大,但陆云就如同闲庭信步一般,在这雪地中漫步,不受任何影响。

    陆云是一个刚刚入门的阵法师不假……但是他的风水造诣,却已经达到宗师级别。

    摸金一门,有史以来最强摸金校尉,可不是吹出来的。

    眼前这七星之局虽然精妙,但不过是一个残局,在陆云的眼中,处处都是漏洞。

    甚至现在的陆云,想要破解这个局,也只需要花费一些手段而已。

    地球上古墓中的风水之局,比这要复杂百倍。

    叮叮咚咚——

    走了走着,剑气所凝化的大雪越来越稀薄,一阵清脆悦耳的琴声从远处传来。

    情不自禁的,陆云顺着琴声便走出那七星之局。

    入眼处,是一片不大的小湖。湖泊中央,有一处小小的湖心亭。

    在那湖心亭中,一个身穿男装的少女正在抚琴。

    这男装少女看似十七八岁,面容姣好,雪白的肌肤吹弹可破,她的头上如云一般的长发束起一个发冠,身穿一袭青衫,看上去英姿飒爽。

    更为重要的是……在这男装少女的身上,陆云感受到了一种熟悉的气息,仙人的气息。

    这男装少女,赫然是一位仙人。

    似乎是觉察到陆云的到来,男装少女将手中琴声停下。

    “不知州牧大人降临,下官有失远迎,还请州牧大人恕罪。”

    男装少女朝着陆云微微欠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