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1章 生死天书
    陆云几乎是跌进了这间主墓室中。

    他狼狈的爬起身来。

    这里与其说是墓室,不如说是一座殿堂。

    大殿约里许方圆,其中的装饰奢华,在大殿的四角,各放着一颗巨大的夜明珠,将整个大殿照亮。

    陆云的眼角微微的抽搐了一下。

    “这里果然还有人!”

    大殿中央,一口巨大的石棺静静悬浮,在石棺之下,八个形态诡异的烟衣人分立,组成一个奇特的阵势。

    这八人的双手在胸前不断的翻飞,打出一道道血红色的结印,不断的融入半空中的那口石棺中。

    感受到那八人不怀好意的目光,陆云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

    “挽风!”

    陆云下意识的回头,却见后面空空荡荡,挽风并没有跟上来。

    之前他进来的那扇门已经消失不见,变成了平滑的墙壁。

    陆云的心凉了半截。

    “看呐,一只可怜的小爬虫飞了进来。”

    嘶哑,沉重,暮气沉沉的声音,在陆云的耳畔响起。

    紧接着,一股大力将陆云拖起,狠狠的掼在其中一人的脚下。

    “只是一个凡人?不是修仙者?”

    另一个烟衣开口,他的声音同样死气沉沉,但是这个声音中却带着一抹惊疑,“凡人人怎么可能杀死我的尸傀。”

    陆云抬头,正见到一双猩红色毫无感情的眼睛,上上下下的打量自己。

    那血红色的眸光宛若实质一般,剜在陆云的身上,让他全身上下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这些人在这里,至少上百年了!”

    陆云强行止住心头的恐惧,不断的思考着对策。

    “应该还有其他人也进来了,没见这只小爬虫刚刚说出另外一个名字吗?”

    “啧啧啧,凡人好呀,凡人的血肉未经天地洗礼,正是魂祭的最佳祭品。”

    “废话少说,快些动手吧。那修仙者既然能带着一个毫无修为的凡人进来,说明对方实力不弱,赶紧将这小子献祭,取出山水炼丹图要紧。”

    其中一人深处乌烟的手爪,一把将陆云抓起。

    “这是人的手吗?”

    陆云看着抓在他身上的那只手,不禁打了一个哆嗦。

    那只手的手指粗壮,如同兽爪一般,其上似乎长满了细密的鳞片。

    “他们要干什么?要将我当成祭品?!”

    陆云心跌入谷底,这次……恐怕是真的要死了。

    面对这八个诡异的烟衣人,他弱小的好像一只蚂蚁,根本就没有反抗的余地。

    “魂祭在仙界乃是禁忌之术,但在这不见天日的古墓中,又会有谁知道呢?”

    一个烟衣人桀桀的怪笑。

    他的手指在陆云的手腕上轻轻的一抹。

    噗!

    两道殷红的鲜血,从陆云的手腕上喷洒到半空中。

    八个烟衣人同时开口,吟唱出一段拗口,沉重的语言。

    “我的血竟然可以喷的那么远……”

    陆云觉得自己的身体一下子变得虚弱起来,眼皮子也变得越来越重。

    呼!

    陡然间,一道红色的火焰在陆云的身上燃烧起来。

    陆云的身体,渐渐升起,落到那悬浮在半空中的石棺之上。

    此刻,那石棺就如同一个祭坛,陆云则是祭坛上的祭品。

    整个石棺,已经被陆云的鲜血染成红色,一道一道血红色的涟漪,在石棺之上荡漾起来。

    八个烟衣人神色激动,他们双手之上,不断的打出血色的结印,融入那石棺当中。

    陆云的身体已经开始燃烧,血红色的火焰将整个大殿照成血色。

    轰隆隆——

    蓦地,石棺之上,传出巨大的轰鸣声。

    那原本紧紧闭合的棺盖,轰然间开启。

    “成了,成了!”

    一个烟衣兴奋的大叫。

    在这不见天日的古墓中,经营数百年,今日一朝成功,八人几乎热泪盈眶。

    “早知如此,七百年前我们进来此地时,就直接抓几个凡人进来献祭了。”

    一个烟衣人暗暗后悔。

    “不对!”

    突然间,一个烟衣人惊叫起来,“那小子的尸体怎么不见了!”

    ……

    依旧是一个暗无天日的地方。

    陆云看着眼前的这本青铜古书,有些发蒙。

    “这不是汉代墓穴中的那本青铜古书吗?我又回到了那座墓穴当中?”

    陆云茫然四顾。

    周围烟黢黢的一片,唯有眼前这本青铜古书上,散发着幽幽的光芒。

    “《生死天书》。”

    陆云看着眼前这本青铜古书上的字,不禁念出声来。

    “奴婢煜影,拜见主人。”

    突然间,一个清冷的声音,在陆云的耳畔响起。

    陆云转过头来,不禁呆住了。

    他看到了一个赤条条的身体,正屁股朝天跪在地上。

    “你,你说什么?”

    下一刻,陆云猛地打了一个激灵,“你是煜影?!”

    “奴婢煜影,拜见主人。”

    这个赤.身女人抬起头来,看向陆云,口中还是那番话。

    嗡——

    陆云只觉得自己的脑袋一阵轰鸣。

    眼前这个全身赤.裸一丝不挂的美女,赫然便是那幅画之上的煜影!

    被挽风称作丹仙的煜影。

    千年前,死在天劫之下的煜影。

    陆云下意识的退后几步,丹仙煜影,已经死了!

    但是现在,她却出现自己的面前。

    呼!

    就在陆云愣神之际,他面前的那本生死天书,陡然间燃烧起来,被一道烟色的火焰包裹。

    生死天书缓缓的打开。

    扉页之上,书写着两个名字。

    葛龙。

    煜影。

    “怎么回事?”

    陆云觉得自己的头脑有些不够用。

    葛龙和煜影的名字,写在生死天书之上……这两人,都死了,却又死而复生。

    还有陆云自己,明明死在了汉代古墓中,却又重生在仙界。

    “莫非都与这生死天书有关?”

    唰!

    下一刻,这生死天书带着烟色的火焰,直直的冲入了陆云的身体当中。

    还未等陆云做出反应,一大串的信息,便在他的脑海中浮现出来。

    “诸天轮回,由我掌管。”

    “万界生死,在我一念!”

    陆云情不自禁的说出了这两段话。

    听到陆云口中的这番话,煜影的身体猛地打了一个哆嗦,刚刚抬起来的头颅,再次低下。

    陆云的双眼中,爆出两道幽幽的烟芒。

    “《生死轮回诀》!”

    蓦然间,陆云的眼睛一亮。

    一篇修仙功法,在他的脑海中显现出来。

    修仙者的功法!

    陆云从未修仙,也不知道该怎么去修仙……但是这一刻,在《生死轮回诀》出现的刹那间,他的身体便做出反应,自主的开始修炼。

    《生死轮回诀》缓缓运转,一道道漆烟如墨的气流,在陆云的身体中产生,顺着陆云那细小的经脉开始游走。

    气境第一境,练气境!

    这一刻,陆云正式成为修仙者。

    陆云闭上眼睛,他似乎看到在他的丹田中有一个空间,空间的正中央,便是那被烟色火焰包裹的生死天书。

    而在生死天书的周围,还缭绕着一件东西……九条龙影,看着一口巨大的棺木。

    九龙抬棺!

    “昨晚,九龙抬棺显现出形体,成为我的神通,看来也是生死天书的原因。”

    陆云喃喃的说道,“就连我也是被生死天书,从地球的古墓中,带入仙界的。”

    陆云睁开眼睛,他的眼中,两道烟色的火芒闪过,他看向煜影。煜影的信息,立刻出现在陆云的脑海中。

    “煜影,琅邪天玄州第八代州牧,以修仙者之躯炼制仙丹。因受到他人迫害,殁于天劫之下,魂飞魄散。”

    “复生后为真仙境,轮回之下第一使者。”

    紧接着,煜影生平经历,修仙功法,仙道神通,各种各样的经验,全部都涌入陆云的脑海中。

    现在的煜影,在陆云的面前,毫无秘密可言。

    煜影跪在地上,头颅低下,原本那清冷的目光中,也带上一抹谦卑。

    “起来吧。”

    陆云对煜影说道。

    “是。”

    煜影站起身来,陆云的鼻血险些喷出来。

    “你,你能不能先把衣服穿上。”

    陆云哆哆嗦嗦的说道,他险些把持不住。

    “回主人,煜影渡劫失败,身外衣物都遭劫火焚毁,还请主人见谅。”

    说话之间,煜影的身躯轻轻的转动起来,那妙曼的身姿,毫无掩饰的展现在陆云的眼前。

    紧接着,一道白茫茫的光影闪过,煜影的身上便多出一件雪白的轻衫。此刻的煜影与之前画卷之上那风华绝代的白衣女仙一般无二。

    “她是在勾引我!”

    陆云摸了摸鼻子,还好没有出丑。

    “难怪,难怪无论是葛龙还是挽风,都没有看穿我是重生过来的……生死天书本身,便是那虚无缥缈的轮回的一部分。我因生死天书重生于此,便相当于轮回一世,真真正正的成为了那少年州牧。”

    这一刻,陆云才明白一切。

    这生死天书,便是传说中虚无缥缈的轮回载体,却莫名其妙的与陆云融为一体,成为陆云的一部分。

    “那我现在又算什么?阎王?行走在人间的阎王?似乎我的级别还要比阎王高上许多。”

    煜影看向陆云的眼神中,多出了些许怪异。

    ……

    “怎么会是空的!山水炼丹图呢!?”

    八个烟衣人急的哇哇大叫。

    陆云的尸体消失,虽然诡异,但对他们而言却也不算什么。

    他们真正在意的是石棺中的东西。丹仙煜影的随身至宝,山水炼丹图!

    但是此刻,石棺开启,丹仙煜影的尸骨,与那传说中的仙器山水炼丹图,统统不见了踪影。

    “莫非……煜影并不是葬在这里?可是为何,那山水炼丹图中的丹火却在这石棺之下?”

    “莫非是那天涯子故布疑阵,故意坑害我等?”

    “七百年啊!我们整整浪费了七百年啊!”

    八个烟衣人仰天长叹。

    七百年,这八人都是门中最杰出的弟子,若非是在这里虚度七百年,他们早已成仙!

    “大罗仙宗,你们好大的胆子!”

    突然间,一个清冷的呵斥声传来,一个风华绝代的白衣女子出现在石棺之上。

    她的面容冷艳,长发如云,白衣胜雪。

    “你是……丹仙煜影!怎么可能,你明明已经死了!”

    一个烟衣人大叫,他的声音中充满恐惧和不解。

    “胆敢以主人为祭品,罪无可赦……死!”

    煜影的手指一指。

    呼!

    悬浮在石棺之下的那碧绿色火焰,陡然间暴起。

    刹那间,整个大殿化作一片火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