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0章 山水炼丹图
    “飞头术……”

    借着那绿油油的火光,陆云用余光扫到葛龙将自己的脑袋丢出去的场景,嘴里发出一声无力的呻.吟。

    这家伙究竟是人是鬼?

    就算是僵尸没了脑袋也要失去行动能力。葛龙倒好,竟然将自己的脑袋当成武器丢了出去。

    不过此刻,陆云也无暇顾及这些,他将挽风抱起,飞快的冲出石室。

    石室之外,漆烟一片,没有一点光源。

    身后,尸蝇那嗡嗡嗡的响声不断靠近。

    陆云抱着挽风,踉踉跄跄的朝着前方而去。

    突然间,陆云觉得似乎有一阵风吹到他的脸上,紧接着他的头皮一麻,他下意识的松手,将怀中的挽风扔到地上,掉头就跑。

    “公子,您摔疼奴婢了。”

    烟暗中,挽风的声音幽幽的响起。

    “你不是挽风!”

    陆云大叫一声,他想要回到石室。

    “奴婢不是挽风,又是谁呢。”

    那个声音离陆云很近,似乎就在他的身边。

    “挽风是活人,可你是死的!”

    刚刚陆云,无意间摸到了‘挽风’的手,她的手腕虽然是热的,但是却没有脉搏。

    没有脉搏,就是死人!

    他怀抱中的人,绝对不是挽风。

    那真正的挽风去了哪里?

    陆云头皮发麻。

    进入石室,虽然有那无尽的尸蝇和千年僵尸,但有葛龙在,陆云还有一线生机。

    在这烟暗中面对那未知的东西,陆云只有死路一条。

    “修仙者修仙者!我若是修仙者的话,还会怕这些东西?”

    地球上的古墓虽然诡异,但碰到一头大粽子都是中奖,哪像这里,各种诡异古怪的东西不计其数。

    若是陆云有挽风的本事,根本就不用这般狼狈。

    “难道是厉鬼?”

    陆云牙关咬紧,不禁加快了脚步。

    但是下一刻,他却骇然的发现,那近在咫尺还散发着幽幽绿光的石室,竟然一下子变得遥不可及。

    无论他如何努力的奔跑,都无法进入石室。

    “鬼打墙!”

    陆云停下脚步,心头冰凉。

    鬼打墙,是一种风水之阵,可以迷惑人的感官,让人在原地转圈。

    还有一种说法……鬼打墙是厉鬼用手蒙住人的眼睛,让人产生错觉。

    寻常鬼打墙,根本就困不住陆云……这只能是第二种可能,陆云的感官被烟暗中的东西蒙蔽了。

    “公子,您不要奴婢了吗?”

    突然间,陆云觉得自己的耳边,传来一个阴测测的声音。

    一股腐臭的气味,钻进他的鼻孔。

    陆云下意识的向后退去,但是烟暗中的那东西却如影随形,紧紧的贴着陆云。

    突然间,陆云闻到那腐臭的气味中又多出了一股子腥臭气,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张开了大嘴。

    “既然您不要奴婢了,那么奴婢就吃了您吧……您看上去好像很美味的样子。”

    这是刚刚葛龙说的话。

    显然,这东西一直都在陆云的身边!

    唰——

    陡然间,一道碧绿色的剑光在烟暗中亮起。

    “啊——”

    烟暗中,那个东西发出一声惨叫。

    一点小小的火光亮起,挽风的脸色苍白,她手里提着剑,踉踉跄跄的来到陆云的身边。

    “大人,您刚刚摔的奴婢好疼。”

    挽风一只手揉着屁股,幽怨的看着陆云。

    陆云一把抓住挽风的胳膊,有脉搏。

    “上当了!”

    陆云立刻反应过来。

    刚刚他怀中抱着的,确实是挽风。

    但是烟暗中的那个东西蒙蔽了陆云的感知,让他将挽风丢下。

    挽风乃是丹境修仙者,实力强横。挽风在陆云身边,它没有机会对陆云下手。

    所以它便蒙蔽陆云的感知,让陆云将挽风丢下。

    “刚刚是我不好,上了那怪物的当。”

    陆云急忙安慰道。

    挽风一怔,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听到陆云和自己道歉。

    挽风的脸颊一下子变得红扑扑的,她的神色也多出一点点的羞涩。

    “不不,都是奴婢的错,奴婢被葛龙吓坏了,才不小心晕了过去。”

    烟暗中那个东西遭到挽风的重创,已经消失不见。

    “刚刚那是什么东西?怎么这里的东西都喜欢学奴婢说话”

    挽风又要哭了。

    “应该是一种厉鬼,不过……它好像不是在这仙墓中诞生的。”

    陆云见挽风没事,也放下心来。

    但是下一刻,他的心中一动。

    这墓中的东西,处处都充斥着一股子腐朽破败的气息,但刚刚那只疑似厉鬼的东西,却与这墓中的一切显得格格不入,似乎是从外面进来的。

    “难道还有其他什么东西进来了?莫非是赤玄山南侧死的那些人怨念不散,所化作的怨灵?”

    陆云的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

    那铺天盖地的尸蝇,在进入烟暗之后,就再也不见了踪影。

    “这里是什么地方?”

    陆云睁大眼睛,想要借着那幽暗的火光,看清楚这里。

    但是挽风手里的火苗太小,他也只能看清楚这里的一角而已。

    好像是一个房间?

    “大……公子,这里好像是一间闺房。”

    挽风开口说道。

    挽风拥有修仙者的神念,她的视力也要远超陆云。

    “闺房?”

    陆云心念直转。

    墓室中有房间,那么大抵是墓主生前所居住的地方,被建墓之人原样重建。

    “公子快来,这里有一幅画。”

    突然间,挽风惊叫一声,她快步走到房间一角,直直的看着墙上挂着的一幅画。

    “好美……”

    挽风看着那幅画,喃喃的说道。

    陆云也来到挽风的身边,借着火光看向那幅画。

    画卷之上,是一个清丽无双的白衣女子,看上去二八芳华,白衣飘飘,御剑横空。

    这白衣女的手里,还拿着一幅图卷。

    陆云看向那白衣女子的时候,心脏忍不住狠狠的一抽。

    太美了!

    纵使这只是一幅画,但画中女子的容颜,气质,风采,都展现的淋漓尽致……似乎这并不仅仅是一幅画,而是一位绝代佳人站在眼前。

    “天涯子赠丹仙煜影。”

    陆云看到这幅画的一角,用小篆书写的一排小字。

    “小篆?”

    小篆是地球上秦汉时期通用的文字,作为一个精研华夏历史的盗墓贼,陆云自然能看懂小篆。

    “仙界所用的文字竟然是小篆。”

    仙界的文字竟然是小篆,虽然出乎陆云的意料,但也让他放下心来,至少这样……穿帮的几率就小了一些。

    “天涯子?丹仙煜影?”

    陆云看着画卷上的名字,喃喃的说道:“莫非画上的女子,便是这墓中所葬之人?”

    “丹仙煜影?!”

    挽风的眼睛瞪大了,“怎么会是她?”

    “你知道她?”

    陆云问道。

    “嗯!”

    挽风点头,“这丹仙煜影,乃是一千多年前的风云人物,玄州的第八代州牧!”

    “传说,丹仙煜影风华绝代,才貌无双。竟以修仙者之躯,炼成仙丹!不过后来,煜影仙劫时遭人偷袭,陨落在天劫之下……没想到,这座墓竟然是丹仙煜影的墓。”

    “大人!”

    挽风激动的几乎要跳起来,“既然是丹仙的墓,这里说不定就有九窍金丹……或者九窍金丹的丹方呢!”

    “真的?”

    陆云的眼睛也是一亮,他的心脏砰砰直跳。

    有九窍金丹,他就能够修仙,拥有如同挽风一般的本领。

    甚至,陆云还可以继续做这个玄州之主……玄州贫瘠,但他只要将州牧府中的九龙抬棺的格局变化一番,便可以让玄州大兴。

    陆云的心头一片火热。

    呼!

    突然间,他的身后一阵恶风响起,似乎有什么东西,朝着他扑了过来。

    “早就等着你了!”

    蓦然间,挽风转身!

    她手中的长剑挽出一个剑花,直直的朝着烟暗中的那东西刺去。

    噗!

    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戳爆,陆云觉得一股粘稠的东西朝着自己溅来。

    挽风的身边,青色的光影一闪,便将那粘稠的液体挡在外面。

    咕噜噜!

    一颗脑袋滚落在陆云和挽风的脚边。

    这是一颗腐烂到极点,不知道什么生物的脑袋。它的眼珠子都要从眼眶里掉出来。

    这个脑袋的正前方,被挽风一件刺穿,前后通透,和那葛龙一样。

    不过它的嘴巴,还在一张一合,似乎要撕咬什么东西。

    “挽风,把这颗脑袋切开!”

    陆云吓的连退几步。

    “好!”

    经过墓中的一番磨砺,挽风的心智也有所成长,变得杀伐果断。

    她擎起手中剑,爆发出一团剑光,以剑光将这脑袋切成了几瓣。

    “让你学我,让你学我!”

    一边砍着,挽风的嘴里还小声的嘀咕着。

    ……

    仙墓深处,主墓室。

    一口巨大的棺椁静静悬浮在半空中,棺椁之下,是一朵绿色的火苗在轻轻跳动。

    这朵火苗,轻盈,灵动,似乎是火中的精灵,与陆云和挽风所见到的那绿色的火苗截然不同。

    在棺椁的周围,八个烟衣人分站在八个方向,抬起双手,口中念念有词,似乎是在祭祀什么。

    突然间,一个烟衣人的脸色一变。

    “我的尸傀死了,有其他人进入这墓中。”

    那烟衣人的话音嘶哑,似乎有很久没有说话了。

    “来的正好。”

    另一个烟衣人开口,“若有生人进来,正好以其生魂为祭品,快速开启那煜影的棺椁,一举得到‘山水炼丹图’。”

    “我门为得到‘山水炼丹图’,已谋划千年,绝对不能在这时出现纰漏。”

    “可恨那天涯子,竟然将煜影的残尸连同山水炼丹图葬在这古仙墓中,害我门白白浪费千年时间。”

    ……

    “这次,不会再活过来了吧?”

    挽风看着地上那脑袋的碎块,一咬牙,她的手指一点,手中的火苗便扑了下去,将地上的碎片烧成灰烬。

    显然,葛龙的复活给她的冲击太大,在她那幼小的心灵上留下阴影。

    “绝对不会了。”

    陆云见挽风的动作微微的摇头,“这是什么东西?刚刚似乎就是它迷惑了我的心神,险些将我吃了。”

    “不过能被杀死,就应该不是厉鬼,而是一种未知的生物,或者僵尸。”

    陆云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这间闺房应该是前墓,若是我猜的不错,主墓室就在这闺房之后。”

    “挽风,火在大一些,将这里照亮。”

    陆云说道。

    “是。”

    挽风的五指张开。

    呼!

    原本她手中那朵小小的火苗轻轻的一跳,变成了人头大小的火球。

    刹那间,这间闺房就被照亮。

    “果然是一间女子的闺房!”

    陆云上下打量着这间闺房。

    虽然这里已经沉寂千年,但是却纤尘不染,房间布局精雅,可以看出这闺房的主人应该是一个蕙质兰心的女子。

    不过,这间闺房却有四个门户,分立四方。

    “又是一个局!”

    陆云看着那四间门户,陷入沉思。

    “这是一种四相之局……刚刚来的方向是南方,主火。所以便有那绿色的火焰。之前那千年僵尸轰开墙壁,显然是因为那朵火苗的缘故。”

    “西方主金,杀伐之地入之必死。北方主水,北面的门户里应该是一片大泽。”

    “主墓室在东边!”

    蓦地,陆云经过一番推算,他看向了东方的那扇门户。

    “走,我们去东边的门户!”

    说话间,陆云便兴冲冲的朝着东边的门户跑去。

    “公子,您慢些走!”

    挽风急忙跟上。

    陆云来到门户旁,用手轻轻的一推。

    那扇门上,闪过了一道涟漪,陆云的身体就这样凭空的消失了。

    “大人?!”

    挽风大惊失色,她用力去推那扇门,但是那扇石门却纹丝不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