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8章 另一个挽风
    “挽风,你没事吧。”

    陆云见挽风的身体摇摇欲坠,急忙将她扶住。

    “大人,你为什么不走。”

    挽风看着那铺天盖地而来的尸蝇都要哭了。

    这些尸蝇还奈何不了她,但只要有一只尸蝇冲过来,陆云必死。

    “要走一起走。”

    陆云的手心里扣着一枚烟驴蹄子,眼睛死死的盯着那头千年粽子。

    这头千年粽子好似被大火焚烧一般,烟乎乎的一片,看不清面目。

    但陆云依旧能够感觉到那千年粽子冰冷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以及手里的烟驴蹄子上。

    显然,这头千年粽子已经诞生了些许灵智,它也觉察到那能够克制自己的东西。

    “走!”

    陆云见到千年粽子没动,他一把拉过挽风,便朝着那条出口狂奔而去。

    铺天盖地的尸蝇再度扑来,数量比之刚刚多了十倍。

    “叱!”

    挽风轻啸一声,她强提一口真元,又是一道巨大的龙卷风从她的身上爆出,朝着那些尸蝇卷去。

    经历几次战斗,挽风对自己神通的掌握,也愈发娴熟。

    “吼!”

    陡然间,千年粽子发出一声咆哮,它的身体开始缓慢的移动起来。

    挽风如遭雷击,她的脸色苍白,嘴角再次溢出一抹血痕。

    千年粽子那一声咆哮,再度将挽风重创。

    不过在这同时,隐隐约约之间,挽风似乎看到了陆云的身体之外,有九条烟黢黢的龙影一闪而逝。

    陆云拉着挽风,快速的进入那条通道。

    “死路!”

    突然间,陆云打了一个激灵,停住脚步。

    这条通道两边,依旧挂着几盏绿色的油灯。借着那绿色灯火,陆云看到通道的尽头,竟然是一面墙壁!

    陆云用力的在这面墙壁上推了推,墙壁纹丝不动。

    死路,不通!

    嗡嗡嗡嗡嗡……

    后面,那成群结队的尸蝇,已经来到近前。

    再后面,便是那头千年僵尸那沉重的脚步声。

    挽风的眼中,也是一片绝望。

    “不对,不对!”

    陆云强行镇定下来,他的大脑开始飞快的转动,不断的思索着眼前的困境。

    “对,机关!这里一定有机关!”

    蓦地,陆云的精神一震。

    “挽风,你挡住那些尸蝇。若是那头僵尸来了,便将这东西丢给向它!”

    陆云将一个烟驴蹄子交到挽风的手里。

    “好!”

    挽风见到陆云的神色,急忙答应下来。

    她手中的灵器长剑再度亮起,一道道剑华交织成剑网,将那些尸蝇挡住。

    不过现在的挽风已经受到两次重创,剑光也不如之前那般犀利,虽然能够勉强抵挡这些尸蝇,却也难以支持太久。

    “机关,机关……机关在哪里?”

    陆云开始在墙壁之上摸索起来。

    “大人,机关是什么?”

    挽风将一群尸蝇击退,她趁机喘息之际听到陆云的话,不禁问道。

    “嗯?”

    陆云一怔,继而他狠狠的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

    这里是仙界,不是地球!

    作为一个深资盗墓者,随时随地可能遇到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陆云的接受能力极强。

    “没有机关,那么就是阵法……风水格局!”

    陆云瞪大眼睛,观察这面墙壁。

    墙壁之上,光华平整,却又刻录着一道一道细微的纹路。

    “巧夺天工,真是巧夺天工。竟然将一个风水之局的布局手法,变成纹路,刻印在墙壁之上。”

    陆云眼中闪过一抹惊叹。

    风水格局与仙界阵法,一体两面。

    陆云不认识阵法,但他却可以看穿风水格局,格局一破,那么阵法也便会相应破解。

    但是将风水之局变成一条条的纹路,并且绘制在墙壁上,这种手法却是前所未见。

    “不过,这点小门道,又岂能难住我?世间的风水格局,大抵不出一元,两仪,三才,四相,五行,**,七星,八卦,九宫,十方之属。”

    “一切变化,不离其宗!”

    “挽风,剑!”

    蓦地,陆云朝着挽风叫了一声。

    挽风下意识的便出手,将手里的剑抛向陆云,随后,她双手交织又是一道神通打出,将那些尸蝇击退。

    千年僵尸的身影出现,进入通道。

    挽风的神色紧张,她的手里仅仅的握着那枚烟驴蹄子,寸步不让。

    陆云反手间便抓住那柄灵器长剑。

    “唔,好重!”

    陆云的手一沉,险些被那长剑带的摔倒在地。

    陆云强行抬起手中的剑,朝着墙壁上的一条纹路,狠狠的切了下去。

    嗡——

    似乎有一声轻轻的嗡鸣声,伴随着一道小小的青光闪过。

    这一刻,陆云觉得原本压在他心头的一抹沉重,陡然间消失。

    “大人,我们来生再见!”

    就在这时,挽风的口中,发出一声绝望的叫声,她朝着那头千年僵尸冲了过去。

    “挽风!你把手里的东西丢过去就行了,你跑过去作甚!”

    刚刚将那纹路切开,几乎耗尽陆云全身的力气。现在他见到挽风朝着那头千年僵尸冲去,急的哇哇大叫。

    “啊?”

    这时,挽风也反应过来,她急忙止住脚步,并且将手里的烟驴蹄子扔了过去。

    嘭!

    烟驴蹄子在半空中裂开,一颗一颗圆润的糯米,散发出一道道朦胧的光,朝着那头僵尸倾洒过去。

    “没有经过熏烤的烟驴蹄子,果然不行。”

    陆云看着在半空中便炸开的烟驴蹄子,苦笑一声。

    他知道自己有些心急,应该在等几天,做了万全的准备再进来也不迟。

    “吼!!”

    千年僵尸见到那些糯米朝着自己洒来,口中发出一声巨大的咆哮。

    那恐怖的声浪,直接将挽风的身体掀起,朝着陆云狠狠的砸来。

    “又要死了。”

    陆云叹了一口气。

    嗡——

    但就在这时,陆云的身上,陡然间浮现出九条烟色的龙影,扛着一口棺木。

    挽风的身体砸在陆云的身上,就好像一个大棉花一样,温暖柔和,没有给他带来什么伤害。

    “这小丫头年纪不大……身材真好。”

    这是此刻陆云脑海中唯一的

    那巨大的冲击力,依旧将陆云的身体掀起,两人狠狠的撞在那面墙壁上。

    墙壁上,一点小小的涟漪闪过,两人的身体就这样消失不见。

    那条被陆云切开的纹路,也缓缓的愈合。

    那些糯米洒在千年僵尸的身上,让它的行动略微迟缓了一下,却并未给它带来太多的伤害。

    千年僵尸来到墙壁面前,抬起双臂,狠狠的砸向墙壁,那面墙却纹丝不动。

    ……

    夜明珠的光华,将这间石室照亮。

    石室的布局简单。

    中央是一口巨大的炉子,在炉子的旁边,还站着一座人形的雕像。炉子正对着的地方,则是一座关闭的石门。

    除此之外,这里便没有其他东西了。

    休息了好一阵子,陆云手里拿着夜明珠,狼狈的爬起来。

    “挽风,你没事吧。”

    陆云狠狠的咳嗽了几声,才开口问道。

    “奴婢没事。”

    挽风嘴角溢血,脸色苍白,显然受到不轻的伤势。

    此时,她盘膝坐在地上,快速恢复着身上的伤势。

    “大人,奴婢的神念恢复了!”

    突然间,挽风惊喜的说道。

    “挽风,都和你说过多少遍了,别叫我大人。”

    陆云认真的纠正道。

    “是……公子。”

    挽风咬了咬嘴唇,终于改了称呼。

    陆云的脸上闪过一抹笑意。

    “这里很安全,你先疗伤。”

    “嗯。”

    又过了一会,挽风的脸上恢复了一些血色,她站起身来。

    “咦?这座石像好像一个真人。”

    挽风站起身来,走到那石像面前,轻轻的摩擦了一下。

    石像冰凉,好似一座冰雕一般,挽风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这里应该是一个陪葬墓室,陪葬着墓主生前的东西。”

    挽风疗伤时候,陆云已经观察过这间石室。

    发现这里除了那个雕像,与中央的那座大炉子之外,便别无他物,这陪葬品应该就是那座大炉子了。

    “这是丹师的丹炉!”

    忽然间,挽风惊喜的说道:“丹炉陪葬,莫非墓主是一位丹师?”

    “丹师?能炼制九窍金丹的丹师吗?”

    陆云急忙问道。

    “这个……奴婢也不清楚。九窍金丹是失传的灵丹,据传,就算是失传之前,也少有丹师可以炼制。”

    挽风摇头,“不过这座丹炉应该是灵器,一定值钱!”

    挽风一双晶亮的眼睛里,几乎放出光来。

    陆云看了一眼那座丹炉。

    通体古铜色,大约有三四米高,起码也有个几千斤重。

    “挽风,你搬得动吗?”

    陆云苦笑着问道。

    挽风茫然的摇头,“我可以尝试着将它炼化,不过得需要几天时间。”

    “那还是算了,几天……估计我也饿死了,我们去其他地方看看。既然是丹师,那么这座仙墓中应该会有一些灵丹妙药的。”

    陆云手里拿着夜明珠,朝着石室的大门走去。

    在古墓当中,应该有取有舍,若是执着于一件自己得不到的东西,那么有可能就会产生一些变故。

    唰——

    突然间,一道烟影闪过。

    嘭!

    陆云手中的夜明珠,好似被什么东西击中,陡然间碎裂开来。

    原本明亮的石室,被一片漆烟笼罩。

    “大……公子!”

    挽风一步上前,来到陆云的身边。

    “刚刚那是什么?”

    陆云的眉头微皱,他警惕的靠着挽风。

    “不知道。”

    挽风答道。

    陆云只觉得自己全身上下的汗毛,陡然间站了起来。

    “是谁在说话?”

    挽风那惊恐的声音在陆云的身边响起,“怎么说话的声音和我一样。”

    挽风可以听到那个声音……但是在她的神念之中,除了她自己和陆云外,这里没有第三人!

    可是偏偏,却有一个诡异的声音响起!

    “挽风,点火。”

    陆云强行镇定下来,他轻声喝道。

    啪!

    挽风打了一个响指。

    啪!

    烟暗中,另外一边,也有人打了一个响指。

    然后,两朵小小的火苗,在烟暗中同时升腾起来。

    借着昏暗的火光,陆云看到了另一个人……另一个挽风!

    “公子,你身边的人是假的,我才是真的。”

    另一个挽风的脸上,带着诡谲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