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六章 轮生母的重要性
    ,精彩无弹窗免费!

    “五姑娘真是仁善心肠,却不知人和人之间一旦起了嫌隙,怕是再难重建亲密和信任了。”碧柳给姜瑜添了一杯茶,挂着素日里惯常有的笑容。

    听了这话,姜瑜有些愣怔。忙拿眼睛去偷瞟姜采,心里头莫名有些慌。姜采面上和善,却手段严厉,断然不是那心慈手软之人。莫不是自己做的事情已经被她发现了。

    越想越觉得紧张,难免神情有些僵硬。“二姐姐素来宽和,四姐她说到底和姐姐是血脉至亲。”

    “姑娘,您这话说的就实则有些偏颇了。”碧柳抢了话头,语气中带了几分愤恨不满。“我们姑娘却是菩萨心肠,素日里因着是个做姐姐,不与妹妹们计较。可四姑娘次次对我们姑娘下的都是死手,害人的时候可想过血脉至亲?如今想被原谅,又搬出来亲情。奴婢实在不知,这一样的事情两种标准,是什么道理呢。”

    姜瑜被顶的哑口无言,面色有些讪讪的。她虽是庶出,可到底是主子,碧柳一个奴婢实在是有些冲撞了。她拿眼睛去看姜采,意欲参上一本,却见姜采只管在一旁品茶,并不准备参与。观望半天的碧丝此时上前来拉了拉碧柳,“知道的是你因姑娘受了委屈鸣不平,不知道的倒以为姑娘管制下人不周,纵得你如此没有规矩。哪有这般在姑娘们面前大呼小叫的。”

    “我也是一时心急,姑娘这次病的委实蹊跷。却不知又是哪个黑了心肠的暗害姑娘!”碧柳火气十足的顶了回去。

    这手指桑骂槐用得好,姜瑜明显有些坐不住了。姜采微微蹙了蹙眉,将手中的汝窑茶盏放下,轻咳一声,“素日里却是我太娇惯你们了,纵的这般口无遮拦。”一面说着,一面又去看姜瑜。“让妹妹见笑了。也怪我这身子骨不争气,不过是用了些清粥小菜竟连夜肠胃不适,又兼高热不退。她们两个自幼便随在我身侧,名为主仆却情胜姊妹,瞧我病了竟比我还要着急,一时言语冲撞了妹妹,还望妹妹海涵。”

    这清粥小菜四个字,却是叫姜瑜有些心惊肉跳了。很显然,姜采已经查明了背后原因。姜瑜只觉得后背一阵汗津津的,连着里衣都浸透了。脸上的笑容也是越发的僵硬了,“姐姐哪里话,方才是妹妹言语不当了。”

    姜采微微点头,端详了姜瑜片刻,见她越发紧张后,方才一副关心模样,“妹妹此刻为何脸色这般不好,莫不是被我过了病气吧!”

    姜瑜尴尬的扯扯嘴角,忙撤了帕子按按冒汗的额头,“屋里有些热……”

    “快去把窗子打开透透气。”姜采一面裹了裹盖在身上的大红牡丹薄衾,一面命人去开窗。

    碧丝忍不住低头笑了,姑娘这是身体力行的表达屋里很凉快,姜瑜做贼心虚才会紧张的发热。

    姜瑜见姜采这般作为,更觉得脸上**辣的。“姐姐还未大好,莫要吹了风。我……我忍忍便是……”

    姜采笑着拉过姜瑜的手,“几位妹妹里,就数你最体贴乖巧。说起四妹妹,我虽厌恶她处处害我,可到底是亲姊妹,我断然不会反手报复她。不过是日后少走动些,淡了情谊吧。”

    姜瑜似是舒了一口气,正要说什么却听碧柳又道,“四姑娘自是不怕和姑娘淡了情谊,就算日后没有姊妹帮衬,她还有一母同胞的兄弟。”

    姜瑜庶出,无兄弟帮扶。才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她若不与姜采交好,以长兄姜柏维护妹妹的作为和性格,自己很可能也得不到长兄照拂。

    原来别人谋求前程与姜采作对,都是有筹码的。唯独她没有。

    ……

    姜瑜走后,碧柳将屋内茶碗收拾妥当,便返回到姜采身边。仍有几分担心,“姑娘,就这样几句话真的能行得通吗?五姑娘会悬崖勒马么?”

    姜采歪靠在芙蓉软榻上,神情懒媚,“五妹妹是个聪明人,况且有林姨娘在一旁时刻提点,不会出大错的。她所求无非一段好姻缘罢了。祖母如今偏心我一些,却并非不疼她,自也会替她寻一门妥帖亲事。”

    碧柳听了连连点头,一旁碧丝却仍是忧色重重。“人心不足蛇吞象,就怕五姑娘有一念之差。”

    ……

    待姜瑜垂头丧气回了屋,便见林姨娘面向里躺在榻上,纵然是听见了声音也未回过头来。林姨娘岁生的柔弱,性子温和,却自有一股韧劲。姜瑜见此,便知生母必是恼了她的。

    有些颓然的坐在林姨娘身侧,怯诺诺似霜打茄子般道,“娘,女儿知道错了。”

    林姨娘仍不出声,将身子又往榻里挪了挪。姜瑜委屈的瘪了嘴,眼里盛满了泪珠。一旁为林姨娘轻轻打扇的王妈妈做了和事老,“姑娘是最懂事不过的,既然知道错了,姨娘自也不会怪你的……”

    这边话还未说完,林姨娘嗖的睁开眼睛,声音冷冷道,“知错却不知为何错,却不如不知的好。”

    听见林姨娘说话,姜瑜便知生母并未真的生气,不过是想要提点自己罢了。她马上提起精神来,“女儿不该起了妄念,不顾实际去与姐姐攀比。更不该不信任祖母和父亲,为自己的前程筹谋。”

    林姨娘摆了一下手,王妈妈忙上前扶她起身。林姨娘目光沉着镇定的看着女儿,一字一顿道,“这些诚然是你做错的地方,可归根结底,却是你心志不坚,为眼前虚浮名利所扰。你自幼娘便日日督促你勤奋读书,为的不是文采出众博个才女的虚名,而是为了让你在生活中,透过纷繁俗事看破真滴,守住本心不被妄念驱使。平安度过此生。如今,你可知道自己到底错在哪里了?”

    姜瑜字字句句认真听着,忽而觉得万分羞愧。“娘,女儿……女儿不该心生邪念,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起了害人之心。”

    林姨娘点了点头,“人求好前程上进是好事,可却要讲求个方式方法。你虽为庶女,可自幼也是同姐姐们请一样的师父,学一样的学问,吃穿用度一概相同。嫡庶之分不在表,而在于心。你若看轻了自己,就算是嫡出也不见得高贵。你若看重自己,便是庶出也活的骄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