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发难
    ,精彩小说免费!

    毕竟都是孙女,手心手背都是肉,老太太就算是偏心,也不好表现的太明显。见顾夫人看姜瑜的眼睛越发充满“爱意”,招手将一旁的田妈妈叫来,问道,“可打发人去采姐儿那瞧了?今日身子可好些?”

    田妈妈跟了老太太多年,自知老太太心意,忙道,“大夫说,姑娘是从登州一路回京路途颠簸,原就身子疲乏,又兼吹了冷风,染了风寒。只静静调养几日,便可大好。才儿去瞧姑娘的人回话,说姑娘今日已见大好,还吩咐人回老太太话,要老太太放心呢。”

    老太太点了点头,一旁某都督夫人极有眼色,立刻关心道,“我说今日怎么没瞧见二姑娘,原是身体抱恙了。素问二姑娘才貌双绝,如今可说了人家?”

    老太太很是欣慰的瞧了她一眼,心里大赞这位夫人极有眼色。面上却是淡淡的笑道,“如今还尚未婚配,倒也常有人来问,却没有合心意的人家。大家都说我过于挑剔了,几个丫头怕是都让我这老顽固耽搁了。”

    那夫人掩唇而笑,笑声十分明媚。“府上姑娘都是个顶个的才貌双绝,自是要好好挑选夫家才是。”说着又叹了一口气,“可惜我膝下无子,只两个女儿,若不然真是要厚着脸皮来同老太太求亲了。”

    话音一落,许多人也跟上来凑趣谈笑。自也有心仪两位姑娘,试探说亲的。

    顾夫人被这话题一冲,也便不再拉着姜瑜说话。空闲期间,姜瑜便退出了大堂,神情有些落寞。才转过了回廊,便被林姨娘一把拽了过去,神色有些焦灼道,“好端端的,二姑娘如何会病了?”

    姜瑜见到母亲,似是有些慌张。见母亲眼中略有凌光闪过,强压着心里的恐慌,错过目光,“二姐身子娇弱,常常卧病。今日忙着替祖母待客,还未来得及去探望二姐。娘若是没事,咱们一道去瞧瞧二姐罢。”

    林姨娘握住姜瑜的手,将随行婢女屏退,并让心腹丫鬟挡了周遭耳目。面色严肃,“瑜姐儿,娘从前可教过你,做人切不可心生贪念,安守本分?”

    姜瑜手被捏的生疼,脑子却是越发清醒。她知道林姨娘是个厉害角色,自己的小伎俩自是逃不过她的法眼。心里挣扎了一番后,只得承认,“没错,我是在二姐的吃食里动了手脚,她方才将一直闷在体内的火泄了出来,这才病了。”

    林姨娘眼里闪过一丝失望,大概是内心情绪实在难以平复,嘴唇微微有些颤抖的问道,“你为何?”

    姜瑜柔顺的眉目下,忽然生出几分狠戾。“我不甘心。”

    “不甘心什么?”

    “不甘心屈居人下!”姜瑜一字一顿,咬字十分清晰。“同样是父亲的女儿,我才情样貌均不比人差,为何那些上门来求亲的好人家不能是我的。我为什么要处处低人一等。”

    见到女儿如此执念,林姨娘很是无力的松开了手,闭上眼睛缓了缓神后说道,“各人有各人的缘法,我与你讲了很多次。那高门大院并不见得多好,寻常人家却也不见得不和美。先有甄姨娘母女为攀高枝背信弃义,最终落得惨死下场,后有秦氏母女贪慕权势容不下先夫人子嗣身陷囹圄。你素来性子谦和柔顺,知书达理,不睦虚荣,多年来恪守本分,如今有这么多前车之鉴却怎么忽然糊涂了?”

    “哪有人会不喜欢荣华富贵,又哪有人会不想在人之上。从前是因为比我强的人太多,我不敢妄动。”姜瑜声音阴阴冷冷,神情却有几分落寞。“女儿不像同娘一样,给人做妾。”

    林姨娘脚下一软,身子微微晃了晃。眼中已有泪光闪现,想说什么,却张了张口没说出来。

    姜瑜此时却深吸一口气,微微笑了,“娘且放心,女儿断不会做伤天害理之事。若非二姐病气入体需要排解,女儿也不会如此。如今她病这一场,既能使她身体康复,又让女儿有了可以展露的机会,岂不两全其美。”

    林姨娘觉得女儿异常陌生,却不知该用什么话再来引导她。只无力的摆摆手,“你若觉得问心无愧,便去探望二姑娘吧。我愧对先夫人在天之灵,要去佛堂跪一跪。”

    说完,便转身去了。

    姜瑜看着生母背影,一双小手在袖中紧紧握成拳头。

    随行的婢女随玉见主子的样子,并不敢上前多说什么,只远远站着,等了半晌,方才听见姜瑜召唤。主仆二人往姜采的琉璃阁去了。

    姜采此时发了汗,又吃了些清粥,明显觉得身上轻快了不少。自坐在窗边的软榻上,取了一本书来看。姜瑜进门时,正瞧见她云鬓松散,十分慵懒的歪靠在软榻上,虽在病中,脸色苍白,却仍难掩眉目间的秀丽。

    年幼时候只觉二姐姐生的好看喜欢与她亲近,如今渐通人事,也有了爱美之心,这份美丽看在眼中便有几分不同了。

    姜采见姜瑜来,心中是有几分欢喜的,招了招手,让姜瑜坐下,又吩咐人看茶。

    姐妹两人几番寒暄后,姜采道,“祖母鲜少宴客,今日前头自是热闹。这大半年家里也没见有什么喜气儿,妹妹不必为了陪我在后宅拘着,只管牵头寻了相熟的小姊妹玩便是。”

    姜瑜摆手,“姐姐知道我素不喜热闹的,心里又担心你的病情,自是要来瞧瞧。”

    姜采其实早已经查明了前一日吃的糯米粥被人动了手脚,所有证据都指向姜瑜。再瞧姜瑜这与世无争的样子,便觉得心底生出一股寒气来。

    “如今三妹不在了,四妹仍被锁在戒律院。原本姊妹几人虽常打打闹闹却也热闹,如今就剩下你我姊妹二人仍能走动,却是有些唏嘘。”

    姜瑜眸光闪动,轻轻垂了眼眸。“父亲也是一时气恼,方才禁足了四姐,早晚是要放出来的。我们姊妹仍能似从前一般。”

    姜采苦笑着摇了摇头。

    作天作地的姜淮好不容易消停了,素来懂事的姜瑜却开始发难。这英国府真是有毒。姐妹这东西有总比没有好,姜采觉定最后挣扎一下,便将目光落在了碧柳身上,示意她按剧本走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