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四章 鸳鸯谱
    ,精彩小说免费!

    树下那人,身着一件宽袖白袍,二十出头的年纪,眉心一点红,风起袖摆,竟有几分仙风道骨。

    “道长别来无恙。”顾桓拱了拱手,打了招呼。

    无尘子负手而立,自带一股桀骜。见了顾桓也只是微微点头,“顾公子这般急着将贫道寻来,所为何事?”

    顾桓眉心微蹙,“眼瞧着又到了月圆之夜,我已苦等三年,道长应允的事情却仍未实现。”

    无尘子乃是大齐国清风山上清风宗主的大徒弟,道法超然。人自然也要清高一些,他抿了抿唇,颇带几分清冷。“我等虽为修道之人,可到底**凡胎未得仙法。公子所求可是起死回生之术,本就成功几率极低。如今若是令姐已附体重生,一时半会找不到也是有的。”

    这话说的委实欠揍,思来想去岂不正是推辞。顾桓冷了脸,“你这是诓骗搪塞我?”

    “不敢。”无尘子拱了拱手,“这回生亦有规律。书中记载,还魂之人大抵要附身在与其同一时刻殒命者,且距离不会太远,若有血缘关系几率更大。公子近年来,可有发现身边哪位亲戚性情颇似另姐,若有发现我可前往为公子一探究竟。”

    这话说完,无尘子不等顾桓反应,便拂袖而去。顾桓垂着头思索无尘子的一番话,越发觉得希望渺茫。可无尘子是大齐最负盛名的清风宗之人,太后笃信道教,常年与宗主交好,便是圣上也要敬重三分,他是勋贵也不能拿那无尘子如何。忍着一肚子火,垂丧着头往镇国府走去。

    镇国公夫妇两个素来雷厉风行,办事利落。晚上酒宴之间,镇国公便将将那徐家姑娘的底细探了个究竟。镇国公夫人抻长脖子在府里等着,见丈夫回来,忙端了醒酒汤迎上来。

    “老爷,桓哥儿的事儿如何?”镇国公夫人一脸殷切,心里早已猫抓一样。

    镇国公却是不慌不忙,只端了那汝窑彩绘的小盖盅,喝了大半碗后才缓缓开口。“徐家姑娘怕是不行。”

    镇国公夫人万分失望,“为何?”

    “已许了人家。”镇国公道。席间与徐大人攀谈中,得到这一消息,他也不免有些失望。

    说亲本来就不是一件容易事,要相看门楣,比对实力,还得看看双方有没有什么娃娃亲,或者是不是被人捷足先登。总之说亲这事,委实是靠缘分的。一家女求不成,京城自然还有别家女,镇国公夫人不气馁。自打回京就积极重新融入贵妇圈子。这家坐坐,那家瞧瞧,哪家夫人身边带着可人的女儿,她要去问问,谁家小姑到了适龄她也要上前打听打听。

    唯独一直没有打英国府的主意,偏巧这天英国府老太太却摆了菊花宴,送了帖子来请镇国公夫人。镇国公夫人掰着指头一算,姜老太太能上心的,恐怕就是那个流言满京城飞的二姑娘姜采了。说句实话,她不大看好,可总也不好退却老太太的一番邀请。

    硬着头皮上的镇国公夫人,本应该可以和姜采“重逢”的,可前一日姜采却染了风寒倒在了床上。直到日晒三竿,才缓缓睁开眼睛。

    一直在旁边守着的碧柳见姜采醒了,忙上前扶了起身,扯了一只姜黄色的泼墨引枕垫在身后。姜采觉得喉咙干热发疼,头晕沉沉的十分难受。瞧着桌上的茶壶,哑着嗓子要水。

    碧柳忙去倒了一杯清热解毒的菊花茶来递给姜采,“姑娘,这是一早煮好的菊花茶,里面放了枸杞和蜂蜜。小厨房还给姑娘温着雪梨汁,奴婢这就去给姑娘端一碗来。”

    雪梨润肺,刚刚高烧过的人喝最好不过。姜采点了点头,瞧着外面天光已经大亮,便问此时及时。知道已近午时,不免有些慌了。“今日祖母在府上设宴,请了京中许多故交,我非但没能前去待客,反倒睡到此时。”

    “老太太体恤姑娘今日身子不适,特吩咐了可不叫姑娘起身。外面有瑜姑娘照顾呢。”碧柳扶着姜采起身,招手吩咐小丫头去厨房取雪梨汁。“大夫说姑娘这是许多十日积攒下来的旧火,病这一场,泄泻火总比一直在体内闷着好。您就安心在屋养病吧,府上的事情您就别担心了。”

    “嗯。”姜采点头,其实是想和镇国公夫人叙叙旧,许久未听到长生的消息,她很是担心。

    这场病来的蹊跷,昨夜里睡前还是好端端的,可睡到半夜便开始发热。一直烧到今日,倒是有些令人深思了。

    老太太面子大,亲自请人,大半个京城的女眷几乎都到了。即便前些日子英国府遭了难,可见皇帝高举轻放的架势,自也知道这英国府的荣华并未到头。到底是皇亲国戚,朝廷肱骨,原来巴结的人还是很多的。

    如今英国府遭遇变故之后,姜淮整日闭门思过,姜瑜比往常更不爱言语,姊妹之间越发显得疏离。两个嫡女都不能出面,庶女似乎是更容易博得头筹。姜采被自己心中的想法吓了一跳,揉了揉太阳穴,趴在了桌子上。

    姜瑜素日里沉稳妥帖,且不喜多言。老太太虽不见得多喜欢,却也从不厌烦她。在深宅大院里,庶女不求出彩,只求别出错,安安稳稳凭着老实本分寻个体面人家已经算是最好的出路了。

    老太太一直以为,姜瑜原是个木讷性子,又胆小怕事。可今日几个孙女都不在身边,偏就显出了她的玲珑懂事。重人往常皆知这府上二姑娘美貌无双,三姑娘灵巧善辩,四姑娘明艳掐尖,反倒是很少有人注意五姑娘。今日一瞧,却实乃是个妙人。

    样貌清丽可人,举止端庄得体,谈吐间也颇显有几分底蕴。待人接物温和有礼,不卑不怯。席间到有许多夫人来询问,显然是家中有适龄的小资,觉得姜瑜破得自己心意。

    镇国公夫人瞧着,心里头也是十分欢喜的。便与老太太打听了一番,老太太一听有些着急了。毕竟这顾家的小子,她是相中了要说给采姐儿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